初赛:中国哪里的人最能怼?
活动简介


怼,一个两年前很多人都不认识的汉字,近年突然火了起来。


以前流行说“不转不是中国人”,现在大家纷纷在网上怼天怼地怼空气怼得不亦乐乎,又有人说“不怼不是中国人”了。


实际上,“怼”这个流行语,也是中国网民的二次创作。这个词的原义只是“怨恨”,而现在网络上的“怼”已经远远超出“怨恨”的范围了。


在古代各类字典辞典中,“怼”的意思都是“怨恨”。


据不完全统计,网络上的“怼”至少延伸出了五种意思:


(1)骂,喷。如王思聪嘲讽柯洁,结果遭到网友群起而怼。(2)调侃,轻吐槽。如“笑怼”。(3)较劲,竞争。常见于两个品牌之间,如最近菜鸟怼顺丰,苹果怼微信,京东怼阿里。(4)批评,抗议。近日中新社评论《怼监管的正确打开方式》,新华社评论《如何温柔地怼特朗普》,都是这个意思。(5)争辩,辩论。综艺节目的嘉宾们就一个问题争辩起来,就叫互怼。


全国各地的人都在“怼”,能否知道,哪个地方的人更能“怼”?那就要看,哪里的人最能熟练地运用“怼”,将它进行延伸,并且将“怼”变成当地的一种文化。


“怼”得人心服口服,是大本事。图/《九品芝麻官》


为什么华南地区的人最会怼?


这样一来,毫无疑问就是华南的广东了。虽然“怼”在不少方言区都存在,但是像广东应用得这么广泛的,没有第二个。


首先,“怼”字的古意依然保留在日常粤语中,很多粤语歌写到男女之间的爱恨时,用的词都是“怨怼”。如王菲《冷战》:“无声之中将心身踩碎,变成最有趣默剧艺人不怨怼,永远静静的寂寞的演你爱侣。”


除了以上所说的五种意思,在广东的日常生活中,“怼”字还有更鲜活的用法。拿东西指着/顶着别人,叫“怼”。喝酒叫“怼酒”,突出其喝得多、喝得猛、喝得痛快。打人曰“怼”,打死了叫“怼冧”,看过港片的应该都听过了。而污点证人在庭上将同伙指证出来,也叫“怼”,不过事后要提防被对方报复“怼冧”。


酒,不怼不快。图/《东方不败》


有意思的是,在广东话中,对联的“对”作名词时候的读音跟动词“怼”是一样的,《唐伯虎点秋香》里那位师爷的外号“对王之王”,念起来就是“怼王之王”。


这种带着辩论色彩的“怼”,在广东不仅是一种当地文化,也是一种影响所有人的风气,所以广东的媒体非常发达,而广东高校辩论队的水平也是全国一流的,在国际大赛上多次夺冠。


6月18日,由《新周刊》主办、《有间大学》承办,“2017年度华南高校大学生辩论大赛”初赛在广州举行,来自广东各大高校的40位大学生辩手会聚一堂,争夺“怼王之王”的荣誉。这也是《新周刊》“驳击俱乐部”线上辩论赛走向线下后举行的大规模辩论赛。



初赛采取的是演讲制,设三名评委,由《新周刊》副主编唐元鹏、新媒体内容副总监冯璐赟(上午)、新媒体运营副总监陈婷婷(下午)、首席记者张家明担任评委。辩手们有两个题目可以随机抽选,每个人都有五分钟时间陈述自己的观点:


(1)口袋里的钱,你更愿意给强盗还是骗子?


(2)另一半是猪队友,你带不带TA玩王者荣耀?


显然,这两道都是开放性的辩题,无论站哪一方都可以言之成理。


初赛评委。


“强盗”与“骗子”,你选谁?


在“强盗”与“骗子”之间,辩手们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倾向性,选择两个立场的辩手各占50%。由于这个辩题同时涉及到人性与社会,辩手们的演讲,以及他们和评委的讨论,颇有社会学意义。


当一位辩手提到,把钱给强盗等于认同暴力是更有效的手段,结果会吸引更多人成为强盗,从而鼓励了犯罪。而评委唐元鹏提出质问,把钱给骗子,不也同样助长了犯罪行为吗?


其他辩手纷纷从个人伤害大小、社会伤害成本、伤害是否具有持续性、案件侦破难度、“强盗”与“骗子”所代表的社会文化等角度来论述自己的观点,教人大开眼界。


辩手朱子馨,广州大学。


辩手翟欣麟更愿意把钱给骗子,因为人们可以当作花钱买了个教训,吃一堑长一智,避免下次再次受骗,但是面对强盗时却难以学习到什么经验,下次再遇到同一个强盗,仍然只能乖乖地掏钱。他的逻辑完整而合理,演说时如行云流水,赢得了3个PASS。


在表示激赏的时候,评委张家明也指出,假如一味强调面对强盗时只能屈服,那恐怕是一个服从弱肉强食法则的世界,假如史蒂芬·罗杰斯当初不反抗那些孔武有力的流氓,他还会是后来的美国队长吗?


辩手翟欣麟,广州大学。


另一半是“猪队友”,怎么办?


对于热门手游《王者荣耀》中的“猪队友”伴侣,辩手们的心情可谓“非常复杂”。大部分辩友对此题的理解都很准确:它问的既是游戏体验,也是恋爱哲学。


辩手胡新发是反对派,他更关注的是游戏体验,但不仅仅是他个人的体验,另一半也需要在游戏中玩得愉快,如果因为“猪队友”一般的水平而让她自己和大家都玩得不开心,就得不偿失了。作为一名游戏高手,胡新发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带女朋友找到她更适合、更擅长的游戏。他的整个演讲,观点明确,逻辑清晰,具有一种理性而自信的辩论范儿。


辩手胡新发,华南农业大学。


辩手林菁,广东技术师范学院。


不过,如果另一半非要玩《王者荣耀》呢?辩手林菁从女性的角度出发,她认为这个辩题的重点并非游戏体验,而是爱情之间关于付出的终极问题——“你够不够爱她?”男辩手周挺也难得地站在另一半的角度,毫不犹豫就选择带女朋友玩《王者荣耀》,因为游戏的输赢,跟“带女朋友玩游戏”的快乐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坚决带另一半玩《王者荣耀》的辩手,似乎占据了一种极为有利的政治正确。来自香港的辩手张宇从“带女朋友玩游戏”的成就感出发,展现了大方得体的“男友力”;而任祁雨豪令人感动地提到女朋友想要的只是一种陪伴、一种参与对方世界的快乐、一种分享对方快乐的满足感,还提供了一个十分有效的解决办法——大不了开小号带另一半玩游戏。他们将说理与个人情感体验结合起来,赢得了很多掌声。


辩手张宇,暨南大学。


辩论比赛最美妙的地方就在这里:辩手们的脑洞、知识积累、个人体验和演讲能力,给这些辩题带来了更全面的视角,令到评委和场上场外的观众都要大喊一声“学习了”。


这就是辩论的意义,这就是必须在公共议题上举行更多辩论的理由,它可以使我们突破个人的局限,从他人的角度那里,获得更多的理性,对人性产生更多的认同。人类文明得以不断进步,正是建立在这样的交流和开放之上。


7月8日,“2017年度华南高校大学生辩论大赛”将举行半决赛,决出8位辩手,7月9日即举行决赛。如此紧锣密鼓的比赛,各方辩手之间的“驳击”势必怼出更多火花,也更加难以预测谁能夺得年度“怼王之王”。这也是辩论的魅力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