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决赛:杀死那个胖子,还是杀死你自己?
活动简介

你会杀死那个胖子吗?


文/周作鬼


假设你正在天桥上,看见桥下一辆火车疾驰而来,列车前方不远处有五个人被绑在铁轨上,眼看着就要发生惨剧了,而你身边恰好有一位不认识的胖子——胖到足以用身体阻挡火车前进,此时你会不会把胖子推下去挡住火车,拯救那五个人的性命?

 

这就是著名的“电车难题”,原型是1967年英国哲学家菲利帕•福特(Philippa Foot)在《牛津评论》杂志上提出的“岔道困境”。为了将道德困境逼到极端,人们后来还设计了更残酷的场景:你会否牺牲一个健康人,用他的器官拯救其他五个病人?没有开关给你控制岔道,你必须亲手将胖子推下去刹住火车,才能救其他五个人,你会推吗?


岔道困境。


这种两难困境看似荒谬,其实无处不在。1945年,美国是否应该向日本投下两枚原子弹?税收政策和福利政策的制定者,应该如何衡量穷人与富人之间的公平?即使是你的恋爱对象,也可能会问:“我和你妈同时掉进水里,你会救谁?”

 

对路人和吃瓜群众而言,如果掉进水里的是一位像比尔·盖茨夫妇这样有影响力的企业家、科学家或学者,以及一名普通女性,你又会选择救哪个?

 

7月8日下午,广州挂出了雷雨大风蓝色预警,2017年度华南高校大学生辩论大赛在暴雨中进行了半决赛。


半决赛现场。场地提供:混际RemixLab。


《新周刊》主办、《有间大学》协办的这次辩论赛,从广东各大高校的40位大学生辩手中,选出了16名辩手进入半决赛,分成两组,从以下选题中抽选一道题进行辩论,最后决出8强进入决赛。

 

【辩题一】:冰海沉船,此时一个科学家和一个普通女性正等待救援,但船上最后一艘救生艇只剩最后一个名额,你是船长,你会选择救谁?

 

【辩题二】:现在给你一个功成名就的机会——立马成为像比尔·盖茨那样的人生赢家,但代价是你仅剩25年的寿命,你会选择成为比尔·盖茨那样的人生赢家吗?

 


半决赛评审团:周可(《新周刊》副主编),唐元鹏(《新周刊》副主编),张荆棘(《杂乱无章》主编)。摄影刘不雅,下同。


辩题一

功利主义与人本主义的对决

正方:救科学家

反方:救普通女性

 

第一个辩题是经典的“电车难题”。辩论开始前,大众评审先表明立场,结果几乎是五五分,没有哪一方拥有优势。这场较量一开始,便火力十足。

 

正方一辩刘友杰认为:“在这个辩题假设的处境之下,总要有人牺牲,没有公平可言。而作为船长,他要考虑的是谁获救后会对船上其他人的生存更有利?明显是科学家,他可以在获救后用自己的能力帮助别人,使大家渡过危机。”

 

反方一辩张宇则指出:“这并不是考虑投资哪个项目更有利,而是选择谁生、谁死。选择科学家,不就意味着普通女性仅仅是因为她没有渊博的知识和更大的社会价值,就没有资格生存下去吗?帮助弱者,一直是社会认可的伦理道德。”


正方二辩席卓。 


而正方二辩席卓还击道:“对方辩友只看到了女性是弱者,但是在那样的情况下,科学学家和普通女性都是弱者。”她认为,人在那种艰难的选择困境之下,应该具有一种“道德勇气”:不选择救那位普通女性,我们事后同样会终生悔恨,但是在彼时彼刻,必须有勇气承担这样的后果,作出有利于最多人的选择。

 

在随后的辩论中,反方以人性为主张,逐渐取得了上风。反方三辩苏乔拓提到了人类与野兽的区别:野兽到了饥饿时很可能吃掉亲子,但人类不同,人类到了危急存亡之际依然能够坚持人性,正如电影《辛德勒的名单》中的商人辛德勒。反方更指出,在冰海沉船中,科学家是带着身份标签的,救科学家则把他当成一个对社会有用的工具,而不是把他当作“人”。


反方辩论队。左至右:张宇、刘润泽、苏乔拓、翟欣麟。


对正方的功利主义观点“船长应该作出有利于大多数人的选择”,反方的反驳似乎也深得人心:船长的角色等如政府,如果他都不救助弱者,会造成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待双方辩手交锋完毕后,双方导师总结陈词。正方导师周可总结道:“科学家和普通女性在那种情况下都是弱者,所以我们在必须选择的时候就要考虑增量。”而反方导师张荆棘提醒大家,主张强者应该优先获得帮助,其实是主张社会达尔文主义。

 

最终,反方取得了33位大众评审的认可,赢得了比赛。按照赛制,胜方队伍中将有三人进入决赛,负方表现最出众的一位辩手也将晋级。


双方辩手与评委合影。

 

辩题二

如果你有机会变成比尔·盖茨那样的人生赢家,

但条件是寿命仅剩下25年,你愿意吗?

正方:愿意

反方:不愿意

 

双方队员一上场,大家才发现,赛前抽检抽出了一场“男女互怼”:正方都是女性,反方都是男性。

 

辩论开始前,大众评审的立场出现一边倒的情况——30比21。看来对自己的生活和未来,在场的很多人都感到或多或少的悲观。

 

正方抓住了这一点,一辩朱子馨说:人应抓住命运抛来的橄榄枝,在余下的25年内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否则等你50岁时才挣到钱享受人生,不会感觉太晚了吗?


正方一辩到四辩分别为:朱子馨,胡嘉婕,林菁,蔡慧怡。


而反方一辩张伟鹏则认为,人没有理由拒绝变得优秀,但人应该拒绝成为别人,当你选择成为比尔·盖茨那样的人,你就不再是“你”了,你要拿去换的不仅仅是寿命,还有你人生原本拥有的所有东西。反方二辩胡新发还指出,人们最向往的其实并非做一个有钱人,而是做自己喜欢的事,顺便赚钱。

 

不过在随后的辩论中,反方并没有一直围绕着这个观点来陈述,转而把重点放在对“死亡与人生”的论述上。在这个观点上,反方的辩手进行了颇为精彩的论述:当一个人明确地知道自己的寿命只剩下25年,“阎王要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五更”,他的人生将彻底颠覆,因为他将变成时间的死刑犯,此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死亡,生命将失去“未知”的魅力和可能性,而你很可能从此不再为人生奋斗,投身到纵欲的生活中。


正方一辩到四辩分别为:张伟鹏,胡新发,周挺,任祁雨豪。

这个观点当然深刻,也说到了人性的弱点,只是它似乎太严肃了,很少人愿意承认自己有这样的弱点。所以,这反而有利于正方使劲怼:当生命只剩下25年,我们不一定会恐惧到那样的地步,更常见的情况可能是利用这25年去做更多有意义、有意思的事——退可享受人生、改善家人生活,进可投身公益慈善,造福人类。

 

对于反方“我们应该拒绝成为别人”的观点,正方的反驳似乎也更加扣题:该辩题问的并不是“你是否愿意成为比尔·盖茨”,而是“你是否愿意成为比尔·盖茨那样的人”,换而言之,你依然是你,你只是拥有了跟比尔·盖茨一样的财富、地位或能力,你依然可以保持原来的理想,你还有能力去实现更多的梦想。

 

从辩论技巧上看,正方自始至终都在围绕一个观点来展开论述,而在这个“何以解忧,唯有暴富”的时代,几乎人人为买房而忧虑,他们的观点似乎更能俘获人心。在互怼环节,反方也吃了亏。当反方辩手说:“人生剩下25年,你不会可惜吗,你追不到喜欢的人怎么办?”他马上遭到了正方二辩胡嘉婕的暴击:“25年你都追不到喜欢的女人?”当场哄堂大笑,全场鼓掌。


大众评审进行表决。


到了导师总结陈词时,正方导师张荆棘说,25年寿命其实就像一个闹钟,它提醒你去抓紧时间去做更多的事。但反方导师周可以过来人的经验说,当你的人生活过了两个25年之后,也许你才会知道人生最有意思的地方还是它的未知性和可能性。

 

不过,这依然没有拉到票,正方还是如愿以偿地以“33:18”的大比分取得了胜利。反方三辩周挺对“死亡”的观点虽然没有得分,但是他在辩论中的表现非常抢眼,也将在决赛中与大家见面。


双方辩手与评委合影。


两场比赛结束后,8强辩手立即抽签分组,而决赛的题目就是:从“小确幸”到现在的“小确丧”,是一种进步,还是一种堕落?

 

辩手们开玩笑说,他们现在就有点丧了,因为他们抽到的立场并不理想。

 

7月9日下午三点,我们马上进行决赛,届时《奇葩说》辩手邱晨也将亲临现场,看看今天谁更丧。


决赛名单

朱子馨 席卓 周挺 苏乔拓 

刘润泽 林菁 翟欣麟 胡嘉婕


决赛活动行.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