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中国榜
   邝新华 焦骥 汪沛    2012-05-29    第369期

见天光,接地气,得人心

0 0

  孟非、《非诚勿扰》蝉联年度主持人和年度节目,央视纪录频道首播当年夺魁,最真实的主持人邱启明成为最大亮点,民间电视制作人杀入五年一届的“十大创新电视人” 主流——“2011中国电视榜”是《新周刊》联袂专家推荐委员会,第十三次为中国电视做年度总结,品评褒奖。

  “2011中国电视榜”于2012年4月1日在北京发布。4月1日,“这个时间很有意思”,当央视财经频道《交易时间》的黄永东获知自己将在这个日子领“最佳财经节目主持人奖”时,很多朋友这样对他说。拿到奖后,他说:“我觉得奖是真实的。”

  “真实和虚拟虚幻之间越来越穿越,每一个娱乐的节目都那么的真实,都是很具体;每一个真实的新闻都那么的具有戏剧性,都那么离谱夸张。”这是电视榜推委、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对中国电视的点评。

  2011年是中国电视的穿越剧年,《新周刊》以“我穿越了”为主题盘点了过去一年中国电视人的成绩并于愚人节举办颁奖典礼。时间的错位,让获奖者犹如亲临穿越现场。这种错位感也笼罩了2011年的电视业。

  电视榜推委、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尹鸿把穿越剧的火以及引来的限娱令作这样的比喻:“兴奋剂吃到兴头了,突然从兴奋状态进入半催眠和半焦虑状态。中国电视既极度的兴奋,又极度的焦虑。”
2011中国电视榜分成主榜、十大创新电视人、榜外榜。在颁奖现场,电视榜推委、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院长于丹提倡,中国电视要:见天光,接地气,得人心。这三点正好概括了本年度中国电视榜三大榜单的精神内核。

  主榜是“见天光”。年度电视节目、年度电视频道、最佳时评节目等奖项高来高去,是电视圈的上层建筑。于丹自己解释:“所谓见天光就是按国际规则使中国电视有国际发展空间”。各种年度奖项,正是中国电视业的最高标准。虽然电视环境与国外还有差距,但央视纪录片频道的真实、《24小时》的尖锐、《非诚勿扰》的深入人心,已经成为中国电视业的新标杆。

  创新电视人是“接地气”。制片人、评论员、主持人、栏目创意者、媒体掌舵人,都有可能成为中国电视创新的发起人。创新电视人每五年评一次,本届的创新电视人有崔永元、白岩松、李静等电视名人,他们的粉丝遍布电视机与电脑之前,是人气的代表;有邓康延、刘文、高晓蒙、海天等电视纪录片制作人,他们的作品深入到生活的最深处,记录了波澜壮阔时代万象。纪录片成为本轮创新电视人的关键词,这正是中国电视地气的主源头。于丹如此解释“接地气”:“《新周刊》最终评选的是价值观,我们今天能看到的这些电视人,他们代表一种实实在在的地气。”

  榜外榜是“得人心”,最毒的嘴、最新的人、最帅的脸,百姓赞的骂的,挺的踩的,汇聚一堂。简单一句话:榜外榜青睐金童玉女,也喜欢古灵精怪。古灵精怪是玩笑,但榜外榜确实是以一种冷静刁钻的视角,审视2011年所有为观众倾力奉献的电视从业者。不论台前主持还是台后制作,只要用真心、讲真话、做真事,你就是中国电视的英雄。不论体制内体制外,不论主流非主流,不论固定节目特别节目,榜外榜兼容并包,以最开放的态度还原中国电视的多元生态空间。

  娱乐形式有限制,但不妨碍电视人的娱乐精神;敏感话题不让说,但不妨碍电视人重新发现社会。榜外榜中有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嘉宾,也有被喷得体无完肤的节目,但《新周刊》不在乎,因为他们是最真实的声音,他们都是最真实的人,这才是好节目的衡量标准。做好电视无非两点:人与真。“以人为本”,以人的视角,人的方式,服务人的社会;“以真为纲”,以真的心态,真的态度,构建真的电视。

  过去十三年,《新周刊》主办的“中国电视榜”发榜十三次。从2005年“越草根,越大声”、2006年“创新者生存”、2007年“没有电视只有剧”、2008年“直播中国”、2009年“电视在哪里?”、2010年“上电视演幻觉”、2011年“我穿越了”的年度电视特征定义,可知《新周刊》做电视榜其实不是做电视,而是透过电视这个平台,来看这一年社会的演进,一起见证这一年最有视觉价值的社会文本和社会文本传递者。

  说到底,《新周刊》,是中国电视和中国社会最长情的粉丝。


获奖感言撷英

邱启明(央视《24小时》主持人,获“最佳时评节目主持人”)

  来的路上我看到一个环卫工人,以"尽职尽责"四个字而言,我远远比不上一个环卫工人在每一个城市所干的工作,所以我拿这个奖是诚惶诚恐的。但是我相信今天把这个奖颁给我,是这么多的推委的声音的集中发散,也是封新城所在的《新周刊》价值观的一种体现。我总觉得,再普通一个人,只要在自己岗位上打好那份工,把尽职尽责当成一个底线,这个社会没有不变好的理由。


白岩松(央视主持人,获“十大创新电视人”)

  我作为过来人,N次“被辞职”及“自杀”,但就是不走,也拿我没辙。守土有责,如果你想到我们要做的事情远比恩怨情感来得大的时候,这些就都没什么了。


王长田(光线传媒总裁,获“十大创新电视人”)

  刚才有一个制片人说他不认识《新周刊》的人和评委,在座的评委我也都不认识,我不希望他们跟我认识,然后给我评奖。


李静(独立电视人,获“十大创新电视人”)

  2000年我开始做《超级访问》,我在街上买了一本杂志,发现有我的名字。我写个人履历时,把获奖写出来,一个官方的都没有,都是《新周刊》给的。我希望把美好、正面的能量,通过电视让更多人感受到,看完我的节目感动那么一下,我就知足了。


王涛(央视《天下足球》解说员,《论演员的自我修养》获“最谐趣体育评论特辑”)

  电视编导挖细节陷入接近变态的境地。体育世界发生那么多失误的画面,做完这个专题片以后,看正常比赛都觉得没有意思了,心里只希望场上队员不断失误。


李艾(江苏卫视主持人,获“年度新人”)

  别人说女人三十烂茶渣,但我30岁仍然能拿到代表新锐的奖项,证明人生只要努力,不管在任何时候都会有希望。


金星(东方卫视《舞林大会》评委,获“最具人气电视嘉宾”)

  作为评委我凭良心说话。一不小心进了电视,被人骂、被人踩。希望媒体们开发点新的名词给我,别老说我不是人。媒体最大的职责应该是告诉观众理智地欣赏和接受节目。


黄菡(江苏卫视《非诚勿扰》嘉宾主持,获“最具人气电视嘉宾”)

  颁奖词说我是“物欲时代善良人”,女人不漂亮就被别人夸善良,这是我获奖不自信的地方。转念一想,各路人马厮杀得天昏地暗,在这个社会选择善良,证明我很坚强、很勇敢,这是我获奖之后很自信的地方。


马丁(江苏卫视《职来职往》金牌面试官,获“最具人气电视嘉宾”)

  刚入行时编导说,观众想听什么你就说什么。后来成熟了,我自己想说什么我就说什么。我自己想说的就两个字:真话。后来发现编导和观众都喜欢听我自己想说的,谢谢中国电视环境发展,让越来越多电视嘉宾说自己的真话。


李伦(央视综合频道《看见》制片人,《看见》获推委会特别大奖)

  电视不是一个给人自信的行业,竟然还有人发奖,我们要继续努力。


吕军(北京卫视《档案》制片人,获“十大创新电视人”)

  在2009年一个刮风的早晨,接到一个电话。他说是《新周刊》的记者,说我被评为“全国十大金牌制片人”。我很诧异,我不认识《新周刊》的人。来了记者给我拍照时,我发现确有其事。没想到两年多以后又有记者给我打电话,说《新周刊》给你评了奖,但我还是不认识《新周刊》任何人。我的节目只是讲过去的故事,竟然给我这么高的荣誉,很感谢《新周刊》,一会儿回去多买点杂志存在家里头。


尉迟琳嘉(凤凰卫视《倾倾百老汇》主持人,获“最佳脱口秀主持人”)

  刚开始做这个节目时发了誓,必须拿《新周刊》一个奖。我老婆说,得了吧你,就你的样子。现在,我太太认为我发誓是很靠谱的。来之前她给我一张纸,上面有一张购物清单,逼我再发一个誓。我会继续努力,为了我老婆的购物单。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