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中国榜
   昆鸟 钟瑜婷 图—阿灿、李伟/新周刊    2014-02-17    第410期

“这个社会缺的,就是新周刊要表彰的”

0 0



 

 “乌镇·2013中国年度新锐榜”揭晓2013年最具新锐气质的人和事,奖励那些“微小而美好的改变”,“这个社会缺的,就是新周刊要表彰的”(任志强语)。

    2013年12月14日晚,“乌镇·2013中国年度新锐榜”颁奖典礼在乌镇大剧院举行,由江苏卫视“一哥”孟非与央视当家花旦王小丫联袂主持。来自全国各地的300多位嘉宾和50余家国内主流媒体齐聚世界遗产级休闲度假风景区——乌镇,揭晓并颁发“乌镇·2013中国年度新锐榜”的14项大奖、18个“优化生活特别贡献奖”和2个“推委会特别大奖”。

    “2013年就要过去了,我们经历了它,也围观了它,今天我们还将揭晓它,揭晓那些具有年度新锐气质的人和事。”《新周刊》执行总编封新城在致辞中开宗明义,这个新锐榜归根结底是个价值观榜,每一年的榜单都汇聚着中国的创新价值和新锐观念。

    《新周刊》年度新锐榜已历时十三年,对时代风向的精准把握,让每年的榜单都很受关注。主持人孟非说:“每年年底都有很多家媒体发布各种各样的榜单,但是我个人认为,全中国所有的媒体榜单当中,最有品位、最有眼光的榜就是《新周刊》的年度新锐榜。”


奖励“微小而美好的改变”


    “乌镇·2013中国年度新锐榜”最先颁出的,是“优化生活特别贡献奖”,集中在对人们的生活细节产生鲜明影响的产品和人。社会服务类大奖中,有厦门国际马拉松这样的社会活动,也有黄太吉煎饼果子这样的平民品牌,还有打开全民理财可能性的余额宝。这个奖项中唯一的个人奖颁给了颜靖——获奖全靠他做的酱油,他领奖时说自己来纯粹是“打酱油”。

    “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微小而美好的改变。”这是阿里巴巴小微金融服务集团公众与客户沟通部公关经理张雨花的获奖感言,也是新锐榜的价值寄托:穿衣、吃饭、看病、出行,哪一方面的改善都是美好的。2013年新锐榜之“优化生活特别贡献奖”App类,颁给了飞常准、嘀嘀打车、高德导航和春雨医生——也都是很多人常会用到的App产品。

    向往光明,不回避所有形式的黑暗,尽可能接近真相,是为世界带来正面改变的前提。“年度传媒之报纸”《新京报》社长戴自更说:“媒体应该坚持自己的底线,坚守基本的常识,然后做到理性传播。希望人人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2013年的“年度艺术家”大奖颁给了著名诗人俞心樵。眼睛受过伤的俞心樵戴着墨镜上台领奖,自嘲像一个阴谋家。他在诗中写道:“在没有光明的地方,黑暗也是一盏灯。”俞心樵希望自己的获奖成为理性得以彰显的契机:“如果很长一段时期,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以价格来充当价值,那么我们的精神文化领域就不可能有太大希望。”

    “年度图书”得主是木心的《文学回忆录》,陈丹青作为本书的领奖代表登场,而给他颁奖的,是另一个陈丹青——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乌镇是木心的故乡,也是他去世的地方,陈丹青说:“他(木心)现在就在乌镇东栅,现在还不知道我做了这本书,诸位不要告诉他。”


价值观与中国梦

    2013年的两个“推委会特别大奖”,让新锐榜的价值观更加性格鲜明。这两个奖都是群体奖——分别是《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和“呼吁并推动劳教制度废除的公民们”。前者是《南都周刊》总编辑陈朝华力荐的,他作为颁奖人来到台上,调侃自己“长得苦大仇深”,“挖个坑自己往里跳”,推了一个不知道该发给谁的奖。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何三畏代表“呼吁并推动劳教制度废除的公民们”上台领奖。他说自己代表了太多人,但不能代表那些“50多年以来用生命、自由,把自己写在劳教历史上的人”,没有他们受过的苦,劳教制度不会废除。

    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志强获得了2013中国“年度新锐人物”大奖。王小丫称这个奖是“铜豌豆奖”。无论环境如何变化,任志强始终炮性不改,不但毫不收敛,还变本加厉,写了本《野心优雅》,将一部个人史摊在世人面前。无论对追捧自己的人还是骂自己的人,任志强都是一脸严肃。

    孟非称“无论从电视、网络,还是报纸上,都没有看到任志强笑过”。任志强的回答是:“阴阳是平衡的,有不笑的时候一定有笑的时候。如果在公共场合上不笑,一定是把更多的笑留给家人——我希望你们也把更多的笑留给家人。”任志强的获奖感言里没有感谢,因为在他看来,“给你的绝不是一份荣誉,而一定是一份责任。拿了这个奖以后,所有人都知道你得了这个奖,只能鞭策你不停地往前拱”。

    《新周刊》为2013年评选出了年度汉字:梦。这一年,“中国梦”三个字响遍中国。而子曰乐队的RAP《2013,中国梦里见》则唱出了颁奖典礼的主题。中国新闻社社长刘北宪在致辞中说:“中国梦正是要开创新局,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崛起,这种新崛起绝不仅仅以经济发展和GDP的增长为指标……中国梦是文明之梦,世界之梦,中国梦为世界贡献的应当是中国的新的文化与新的文明。”

    主持人孟非的“中国梦”则是一个个切近的民生之梦。他说:“其实我们表述为一个伟大的民族复兴的梦想,是非常多具体的小的愿望构成的。比如说作为一个公民我们希望我们呼吸的空气更加干净,我们能够接触到的官员也
更加干净,出国的时候不要像空投。”

    2013年,中国的梦实现了几个?至少足球冲出了亚洲。所以,恒大足球俱乐部成了2013年的“年度企业”。恒大浙江区媒体负责人陈超上台领奖时说,球队已经奔赴世俱杯前线,当晚迎战埃及的开罗阿赫利队。

嘉宾语录(节选)


今天,我们为新锐而来,但我们知道,我们的新锐由来已久,我们也知道,今天的新锐一定会凝聚为明天的主流。风起于青萍之末,明天的主流起于今天的新锐。
——刘北宪(“乌镇·2013中国年度新锐榜”推委会主席、中国新闻社社长)

从《新周刊》发的奖可以看到的是,所有社会认为缺少的东西,它都认为是应该得奖的东西。每次得奖的时候很多人都要感谢发奖的单位,感谢《新周刊》。我觉得他们给我们的不是荣誉,而是一种责任。
——任志强(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乌镇·2013中国年度新锐榜”年度新锐人物)

媒体应该坚持自己的底线,坚守基本的常识,然后做到理性传播。希望人人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最近看了朝鲜,想一想我们国家走过的路,作为媒体人来讲,我觉得任重道远。
——戴自更(“乌镇·2013中国年度新锐榜”年度传媒之报纸《新京报》社长)

看到这个奖杯我想起一个人,这个人两周以前离开了我们,他是“共识网”最开始招进来的一名员工,名叫王科力,他死的时候刚过了30岁的生日,他走得非常安静,给我们留下一句话:生命神奇,不要悲伤。我今天站在这儿,想起这样一个新锐榜在这么一个古老的镇上发布,也是非常神奇的事情。
——周志兴(“乌镇·2013中国年度新锐榜”年度传媒之新媒体共识网负责人)

当代中国非常需要支持原创音乐,需要我们自己的音乐。我今天得到这个奖,我想向所有的中国的原创音乐人致敬。
——龚琳娜(著名歌手,“乌镇·2013中国年度新锐榜”年度艺人)

木心先生相信总有一天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读他的心,领教他的智慧,被他的智慧和语言打翻掉,然后被他的思想打开,同时也看见他独自一人的长途跋涉。我要谢谢木心,谢谢他给我们上了5年课,谢谢他在持续将近30年的时间里,保持对我大笑。他现在就在乌镇东栅,现在还不知道我做了这本书,诸位不要告诉他,谢谢大家。
——陈丹青 (当代最具影响力艺术家,“乌镇·2013中国年度新锐榜”年度图书《文学回忆录》笔录者)

“年度新锐人物” 任志强答问录

问:您对于这次获得“年度新锐人物”有什么看法?

答:我觉得我已经很老了。大概因为我说的话大家老是反对,所以他们觉得我“新锐”吧。这么多年来我觉得我是最有理由得(这个奖)的。你看我对(房价)形势判断有多准。他们颁这个奖给我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吧。而我更多的是根据经济规律来判断政策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背后其实有很庞大的班子在专门研究这个。

问:您以后是否会继续发出犀利的言论?

答:什么叫做大V?如果说我是大V,姚晨的粉丝比我多好几倍。而且那些五六千万粉丝的人,没有一个人被抓起来。大V这个词是对社会的一种误导。关键在于你说的东西对不对,做的事情正不正。如果你说的事情是对的,大多数人都会赞成。

问:您预测房价预测得准,能预测一下2014年的房价吗?

答:过去我预测得准,是因为那些人执政已经十年了,我们知道他们会做什么。十八大以后,新政府新出的改革政策跟过去很不一样。李克强总理多次说到政府的手做错了很多事,要回归市场。房价的问题,怕的就是行政手段干预市场,政府干预得越多,房价涨得越厉害。如果2014年3月的两会之后,政府推出的政策是放开市场或者增加市场供给,我想情况就会发生变化,房价会有所放缓。

“年度艺人”龚琳娜答问录


问:现在大家对民乐的理解是不是太保守了?

答:不是太保守了,而是现在的民乐太喜欢模仿西方音乐了。民乐的地位比较低,被看不起,经常被人评价比较土。我希望把好的作品呈现在舞台上,让很多年轻人能为自己的文化骄傲。原创音乐需要中国的“根”。

问:创新有没有标准需要坚守?

答:标准就是框框,当下中国的流行音乐、摇滚音乐乃至艺术都太喜欢追随西方的框框。我们根本不需要这些框框。没有这些框框,中国音乐会发展得更好。

“年度图书”《文学回忆录》笔录者  陈丹青答问录

问:木心先生能在大陆火起来,很大程度是因为受到您的推动。

答:我一个人做不到,这件事得益于有很多其他人一起做。最重要的是年轻的读者。没有这些年轻的普通读者,木心先生不会每年都有这么多书上市。

问:有人说现在的乌镇挺商业化的,您怎么看?

答:你要看到2000年前的乌镇,再去说这句话。这没有什么,整个中国都在商业化,你遗憾吗?不遗憾的话,你跟我一起回到“文革”的时候过日子,真的,很有意思。不只是乌镇,整个世界都商业化,我有什么资格去评价?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