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中国榜
       2014-03-28    第413期

网络热度榜评委眼中的“1314”

0 0


沈阳:人们的信息视野正被手机客户端掌控
(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2013 年我个人的私密分享逐步转移到了微信,这一年我的眼睛状况也跟着坏了很多,因为使用手机的频率高了很多,我能明显感受到工具对人的异化,但同时人却也不得不去适应工具。这一年也试过一些推荐型的新闻类手机客户端,但后期就放弃了,感觉它们正在掌控我在信息上的视野,我被机器推荐的东西所覆盖,它们禁锢了我的选择,而那些我真正想要了解的东西,却因为没有语义和文字上的匹配关系,不被机器所推荐。于是近期又开始返回一些传统的阅读习惯,偶尔逛逛门户网站、论坛和垂直行业网站,我们在需要碎片阅读的同时,也需要系统阅读,这种趋势的变化今后会越来越明显。

    2013年,在网络上发言的人责任感和分寸感普遍增强了,就我个人来说,现在一般都只在微博上转发比较确定的言论,同时还会关注言论背后可能存在的利益关系或者表达动机。前段时间我坐高铁,发现高铁的取票机坏了一半,便私信当地铁路局以唤起他们的注意,如果是2012年我就直接发微博了,但在2013年就比较谨慎。事情不久就得到了有效解决,这也说明网络言论改变社会现状的力量正在增强。政府对网络的重视也已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现在网上一旦有官员遭到真凭实据的质疑并形成舆论,几乎全部落马,某种程度上意味着网络就是当前公众的最佳舆论监督手段。

    展望2014年,新媒体将会迎来黄金发展时期,同时移动互联网也越来越强调O2O的概念。一个在手机上装了多个打车APP的司机,收入都要高出很多,由此可以看出一旦互联网应用的盈利模式得以确定,网民也会以极大热情投身其中。人类不能活在过去,我们的教育、文化可以是传统的,但技术的进步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擅用新的工具才能获得技术红利,何乐不为。


李亚:网络和传统行业的结合将更为紧密
(凤凰网首席运营官)


    过去一年里,我自己和周围人都逐渐对微信、微博这类碎片化的社交工具养成了节制和平衡的使用习惯。微信5.0改版以后,公众账号被放到了订阅号一栏,有利于大家更好地管理阅读浏览,否则就会时刻被碎片化的信息干扰。微信等网络应用在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巨大帮助的同时,也在通过改善一些产品性能使人们免于网络的奴役,这是在2013年出现的良性趋势。

    随着4G时代的到来,网络和传统行业的结合将越来越紧密,从消费、娱乐、金融到衣食住行各个方面。虽然说过去十几年里,我们已经目睹了网络对整个社会的改变,但现在或许仍然处在早期的发展阶段,还有更多的冲击正向我们走来。伴随着网络本身和硬件设备的提升,以及网络思维的武装,越来越多的领域正在改造其身处的传统行业。

    许多行业都将利用互联网加强自己的竞争力,许多网络企业本身也将牺牲自己的短期利益,以烧钱模式换取后续发展。可以预见2014年里,携程和去哪儿即将展开价格战。在视频领域,无论是凤凰、搜狐还是腾讯,无论是原创还是购买,整个行业在盈利时间表上仍具有不确定性。相对传统行业,互联网企业具有高利润率的基础,但利润水平却受到一定的抑制,电商和视频就是例子。


黄升民:2014将开启互联网寡头时代
(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院长、教授)

    互联网已经不仅仅是过去那个海量信息的获取平台了,它同时还是个交友、社区平台。2013年,我最大的感触就是互联网开始跟我们的实体生活紧密相连,开始从虚拟化向实体化过渡。

    变化过程中一个较大的争议是电商领域,电商的活跃是否会冲击零售业,造成零售业市场的萎缩?不得不承认的是,围绕着电商领域的整个外部环境还很混乱,每每几个促销节日一旦过去,终端便会出现巨大的萎缩,欺诈、快递堆放、货物中毒等乱象层出不穷……毕竟这个行业还没有建立起检测、监管等一系列商业体系,这些都是中国互联网生态引人焦灼的问题。

    从政府的角度来看,互联网产物也将得到越来越大的关注,一系列严厉的管控措施预计即将相继出台。政府考虑的是,网络会不会在舆论上颠覆我们,在实体经济上侵扰我们,在流通渠道替代我们?各种议论之后,制度化的管理也将出现。

    2014年将会是互联网的寡头时代,寡头和寡头之间的碰撞将会产生许多看不见的战争,它的集中度比实体经济更高,绑架的人群更大,无序的状态更具颠覆性。即便是现在,一说起千千万万人都在上的互联网,点起将来也不过那几个人,马云、马化腾、雷军、张朝阳……未来的寡头趋势也将愈演愈烈。从前中国的互联网都是复制海外产品,但现在已经开始创造自己的模式了,微信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这至少是个令人欣慰的开端。


李鸿谷:互联网企业与传统媒体一样焦虑
(《三联生活周刊》执行主编)


    2013年我们所看到的网络产品可能都只有一段非常短暂的寿命,微博已经失去了它过去的活跃度,微信何时会重蹈微博的覆辙还不好说,这让我对新媒体是否会成长为成熟的终端产品形态产生疑惑。

    我们的焦虑在微信取代微博的历史时刻逐步加深。微博已经是一个特别接近成熟终端网络媒体的形态,但三年时间不到,便被技术的新产品所取代,也被政策所约束,某种意义上它仍然没有摆脱作为传统媒体宣传工具的地位。我现在对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所提出的未来解决方案都心存疑问,个人认为是时候回归到传播链去解决问题了,无论是口耳相传,还是电视广播,作为传播链条,它在哪个环节存在哪些问题?

    在互联网时代,传统媒体普遍陷入焦虑的情绪,技术革新带来前景的不甚明朗,但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的工作人员可能会更紧张,他们也不清楚自己的未来。所谓新技术革命,在后来者看来可能是一个狂飙突进的年代,但身处其中的当事人,目前只是感到前路不明。在这个颠覆性技术即将到来的年代,是历史和命运在选择谁将存活下来,这是转折时代的常态。
(采访/孙雅兰)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