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中国榜
   宋诗婷 图/受访者提供    2014-03-28    第413期

央视网络春晚:除夕里的另一场Party

0 0


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是阖家团圆的符号,而网络春晚的传播更私人化,多数观众是一个人守着电脑或者移动终端边看边吐槽。

    大年三十下午,中央电视台网络春晚早于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开播,节目全长3小时,全球百家网站互动直播,网友可以通过手机、iPad等移动终端在线收看节目并参与互动。

    “除夕夜前,网友都在准备年夜饭、包饺子,一边干活儿一边用iPad看节目,这是年轻人的生活习惯。”中国网络电视台大型活动部总监胡旭萍说。

    今年是央视网络春晚的第四年,晚会一改以往高大上的舞美设计,演出现场分为主舞台、涂鸦舞台、咖啡厅、小舞台和黑幕舞台五个部分。观众分散在各个区域,每个小场景都是一个相对独立的青年生活社区,时尚元素和网络符号点缀其中,将演出现场变成一场大Party。

    “这也符合年轻人的审美,涂鸦、咖啡馆、小空间……这些都是年轻人喜欢的生活方式。”胡旭萍说,“网聚正能量,青春中国梦”是今年网络春晚的主题,这是一台为年轻人量身打造的晚会。

    2013年的网络春晚曾同样以“中国梦”为主题,一个个舍小我为大我的主旋律故事组成“我爱中国的N个理由”。而今年的网络春晚在故事选取上更个人化,切入点更小,无论是搞科研的油菜花父子,还是坚守海岛近十年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中国梦”的诠释都着眼于每个普通的中国人,寻找草根的“中国梦”。

    中国人有全家一起收看春晚的传统,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是阖家团圆的符号,而网络春晚的传播更私人化,多数观众是一个人守着电脑或者移动终端边看边吐槽。因此,“网络”二字是网络春晚的最大特色。

    今年,为了将网络春晚与互联网生活紧密相联,央视网络春晚联合《新周刊》杂志共同发布了“2013网络热度榜”。榜单评选了“2013网络热度主题”,并将全年的网络关注热点划分为网络热度“词汇” 、“人物”、“影视”、“声音”、“图片”、“文字”、“创新”和“公益广告”八个类别,通过线上线下的网友投票和专家推委评选出最终结果。

    “网络热度榜”不仅为网民梳理了全年的网络生活动态,也是贯穿于整个晚会的主线索。榜单的揭晓和几段小故事共同分割了晚会的结构和内容,将各种新奇特的节目和各种形式的互动环节串联成一体。

    在榜单揭晓环节,今年的网络春晚也充分考虑了网友需求。小米科技的雷军、女航天员王亚平、360科技董事长周鸿祎等互联网行业领军人物和网络名人共同揭晓榜单,他们的加入,加强了网络春晚的互联网内涵。

    在榜单的评选结果中,“中国梦”毫无争议地成为“2013网络热度主题”。2013年底创造收视奇迹的《咱们结婚吧》成为本年度网络热度“影视”。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的同名主题曲,力压《致青春》的同名主题曲和《夜空中最亮的星》、《终于等到你》等高人气歌曲,被评选为网络热度“歌曲”

    此外,光盘行动、王亚平、大黄鸭登陆中国、《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4G网络和《关爱老人——爸爸的谎言》分别从入围选项中脱颖而出,被评选为网络热度“词汇”、“人物”、“图片”、“文字”、“创新”和“公益广告”。

    “网络传播效果的放大主要在首发之后,并不在直播那3小时里”,与直播收视率相比,胡旭萍更看重节目播出后的网络传播效果。

    为了实现有效的二次传播,今年的网络春晚采取提前录制,现场串播的播出形式。这样既保证了节目的质量,又能在当天直播中加入即时的网络互动环节。

    在整台晚会中,韩国人气组合EXO的表演视频,“中国好声音”连线“世界好声音”演唱的歌曲《we are the world》,以及媲美《江南style》的网络神曲《请开门》等节目掀起阵阵高潮。晚会播出后,这些精彩节目被剪辑成独立视频,在互联网的二次传播中收获了更多的点击率。

    从2011年到2014年,互联网技术突飞猛进,网络春晚也在利用新技术创新节目形式和传播方式。待4G来临,它会给下一届网络春晚带来什么,网友还是值得期待的。

对话“2014央视网络春晚”负责人胡旭萍
网络春晚注重碎片化的传播方式

《新周刊》:今年的网络春晚也以“中国梦”为主题,与去年相比,在诠释角度上有什么不同?

胡旭萍:去年的整台晚会是一台主题晚会,“我爱中国的N个理由”是它的主题,晚会从主题发布到各个环节的展开都围绕“中国梦”加以诠释。今年的主题是“青春中国梦”,整场节目的定位会更娱乐化。我们希望可以通过一系列对年轻人心态的探究,利用新技术新形态把节目做得更轻松活泼,更接地气儿地去阐释年轻人的“中国梦”。


《新周刊》:从2011年开始,网络春晚已经举办了四年,这四年网络春晚在节目形态和传播方式上有什么进步?

胡旭萍:和传统的春节联欢晚会不同,网络春晚贴上“网络”这个标签就必须不断推出新形式,利用新的传播手段。随着网络技术的不断成熟,随着4G网络的逐渐普及和应用,未来整个春晚的节目形态和传播方式还会发生巨大的改变。第一年,我们还专注于电视画面上的呈现,接下来的几年,我们已经开始注重与网友线上线下的互动。而今年,我们注重的是碎片化的传播方式,注重节目和信息在微博和微信平台的推广。每一年技术的变革都会带来节目内容的更新,我们每一年都会跟着时代的脚步往前走。

《新周刊》:在今年的网络春晚上,“网络热度榜”的发布是一大看点,为什么会在节目中增设“网络热度”评选这一环节?

胡旭萍:一直以来,我们都花费很多时间思考和研究如何在节目中体现“网络”二字。除了在节目中体现外,整体的网络形态也很重要,就像《新周刊》的“新锐榜”一样,我们希望可以打造一个专属于网络生活的榜单,通过这个榜单来展现整个2013年的网络生活和社会生活。我们觉得,这是能充分体现这台晚会的网络特色的地方。所以,我们把这个榜单的发布作为整个晚会的立足点,让它成为串联整台晚会的主要线索。不只是今年要这样做,我们希望“网络热度榜”的发布是一年一次,把它做成一个权威榜单。

《新周刊》:“网络热度榜”的评选结果是怎样产生的?

胡旭萍:首先,我们通过讨论,决定将榜单划分为“词汇”“人物”“影视”等8个类别,并拟定入围榜单。然后发动网友投票,我们与《新周刊》杂志联合,组成一个20多人的推委,进行专家评审。最终,我们结合网友和专家的共同意见形成了最后的榜单。

《新周刊》:似乎,“网络热度榜”的发布形式也与其他榜单发布有所不同?

胡旭萍:我们当然会选择目前这样更网络化的形态。我们在榜单发布中增加虚拟元素,进行更网络化的包装。包括选择雷军、周鸿祎这样的嘉宾来发布榜单,也是考虑了他们的网络影响力的。今年也是我们第一次尝试做这个榜单,所以也会选择《新周刊》这样的权威机构合作。明年,我们可能会根据网友的反馈和专家意见去完善和更新我们的榜单,设计更网络化的发布形态,随时调整和完善。

《新周刊》:近两年,各地区、各种主题和形式的网络春晚越来越多,央视网络春晚如何应对这样的竞争形势?

胡旭萍:各家的网络春晚有各自的特色,存在自然有存在的理由,这无可厚非。但我发现,迄今为止我看到的网络春晚大多在电视上播出,对网络的利用并不深入。今年,我们在电视上只播出了央视网络春晚的精编版,而在晚会播出之后,我们迅速推出了它的点播节目,对节目内容做了碎片化的处理和推广。也就是说,我们在各个网络终端上的发布都是及时有效的,能够为网友提供不同形态、不同市场和不同收看方式的节目。其实,网络传播效果的放大主要在首发之后,并不在直播的那3个小时里,这一点好像我们做得更好。

《新周刊》:中国网络电视台是网络春晚的重要平台,2014年会是视频网站发生重大变革的一年,您觉得,中国网络电视台会做出哪些调整?

胡旭萍:我们一直坚持的战略方针就是我们的台网捆绑战略和一云多频的传播方式。其实,我们一直觉得未来一定要有自己的核心产品与核心竞争力,所以,我们会在原创视频领域进一步发力。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