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钟瑜婷    2014-05-06    第415期

薛晓岚 像玩乐高积木一样拆建中文

0 0
 



程序员是将人类想法翻译成计算机语言的译者,薛晓岚试图把古老的东方智慧翻译成一种计算机语言,这就是帮助西方人阅读汉字的思维共享软件Chineasy。

    出生在台湾的薛晓岚,在大学学完生物化学后成为一名著名“极客”。1995年,25岁的她与人联合创立了网络创业经典的“资迅人”,手上营运资金曾经高达七亿新台币。

    年少成名的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曾说:“年少成名让人对‘命运’而非‘意志’产生某种近乎神秘的定义。年少得志的人相信,他的愿望之所以能实现是拜头上的幸运星所赐。”但对三十岁不到便爬上人生云端的薛晓岚来说,相比命运,她更看重意志力,或者说是实力。我们很容易能理解菲茨杰拉德和薛晓岚的区别。前者是极具天赋的作家,后者却是在抹去性别色彩、以实力相拼的IT江湖发光发亮。

    不信命运的薛晓岚还是躲不过命运的“戏弄”,三十岁出头的那一年遭逢网络泡沫,她和她的公司一起跌入谷底。

    但她再次证明了意志的力量。借自省这把锋利的刀子,她像报复命运一样背叛了过去的自己,勇敢并成功地颠覆了自我。十多年过去,她利用自己的程序设计知识,创办Chineasy中文学习系统。2013年2月,薛晓岚受邀在TED演讲,一周吸引三百万人点击。今年1月,该系统打败了Google眼镜,获得英国权威设计杂志Wallpaper2014最佳生活革新奖。

    帮助西方人阅读汉字的思维共享软件Chineasy,让人们再次联想起薛晓岚的艺术家父母。至此,她的人生似乎达成了一个奇妙的平衡点:儿时记忆中的传统笔墨和她曾经为之着迷的现代电脑技术相互交融。也正如她说的:“活着,要把理智和情怀合二为一。”


少年成名——她享受以解决问题为首要导向的思维方式

 
    接受本刊采访时,视频对话的另一头是一张漂亮的东方脸,健康的小麦色,黑色长发,舒展的笑容。薛晓岚像隔壁家的大姐姐一样,没有一丝炫耀的口吻,向记者介绍身后墙上,著名书法家谢宗安的一幅书法作品。薛晓岚的母亲是个书法家,谢宗安正是她的老师。从小,薛晓岚在“与泥巴、笔、墨为伴”的氛围里长大。

    可是,大学期间她着迷上了一件与艺术听起来十万八千里的事情——设计程序。当时她在大学里念生物化学,跟艺术讲究直觉不同,科学的思维方式培养的是逻辑感,同时不失想象力、创造性。她突然发现程序设计的乐趣更是如此,她享受以解决问题为首要导向的思维方式,哪里有漏洞补救哪里。1995年,在写出了一本相当畅销的微软指南后,读研究生一年级的薛晓岚和搭档贺元在一间小公寓里创办了“资迅人”公司,该公司的主打产品是“IQ”搜索软件。薛晓岚在几个月里飞遍世界找经销商,一口气推出“IQ”软件的7种语言版本,四年下来在全球卖掉超过400万套。

    在校园里,谁都可以看到薛晓岚被四面八方的媒体追着跑。过早地在社会上显山露水,甚至还做过业余模特的大学女生,应该让人觉得讨厌吧?男生会嫉妒她的冒尖,女性会反感她的幸运。答案是否定的,薛晓岚有让人意外的好人缘。一次课堂上,大学老师实在忍不住地抱怨,薛晓岚怎么又翘课,又去接受记者的采访了吧。结果,课堂上的男生女生都帮她说好话。时隔多年,对于自己与人亲近的能力,她甚为自得。事实上,这辈子,她遇到很多厉害的人,并深受他们启发。

    其中一位鼓励过她的是英特尔公司的高层。在“资讯人”发展的关键阶段,薛晓岚背起行囊直奔硅谷,三个月内说服Intel拍板注入一亿新台币投资,公司总部也随之迁往美国。年仅26岁,她便网罗到Intel亚太区市场总监吴世雄、北京奥美广告公司总经理范庆南这等资深经理人出任旗下要职。

    她把一切归功于“实力”。“我只是如实地介绍了公司的发展情况而已。”薛晓岚为自己在IT界,这个男人战场打拼而感到幸运,她说,“其实我觉得IT界有一点好就是。是靠实力取胜的,人们不会太在意你是男是女。”

    身为程序员,她摈弃了诸多“女性气质”,“不让女孩子的因素影响自己”,“凭实力、专长、判断与决策在做,什么时候要冷静,什么时候要理智,什么时候要对事不对人;还有就是要随时学习,不断进步,IT在不断变化,不仅要实时更新专业知识还有对产业的了解;再下来是你做事要敢作敢当,既然做这个位置,有责任就要扛。”她的随身物品是中关村IT男标配:双肩JANSPORT尼龙电脑袋,内装IBM笔记本电脑、PALM V掌上电脑、护照、机票、手机、财经杂志,和其他IT人并无二致。只是里面的一只袖珍润肤霜透露出她爱美的心。


重构代码——命运害怕的是善于自省的人


    互联网的泡沫破灭速度超乎人想象。2001年1月,薛晓岚与事业拍档在公司营运亮红灯时,因理念不合而分道扬镳。“资讯人”也被贴上了新经济失败典范的标签,这时候的薛晓岚选择的是“重构代码”。

    像艺术家需要不断完善自己的作品一样,软件工程师也要通过可能的最佳方式来持续更新、完善自己的代码,以达到目标。不断更新、重构代码,对程序员来说是一种重要的能力。自我绝不是一成不变的,而命运害怕的正是这些善于自省的人。

    颠覆过往需要匹配一个新的环境。2001年,薛晓岚离开台湾,以香港为基地,到处旅行流浪。之后她再到英国剑桥大学苦读会计专业,把自己投入到完全陌生的文化环境。这还不够,她能够给与自己最大的难关是挑战惧高症。从小站在高处手心都会冒汗的她去泰国学习攀岩,到新西兰学习滑翔伞。挑战惧高症的第三站是到法国学滑雪,滑雪场的教练曾对她摇头说,这女孩没机会了。但每年她都坚持去一次,从最低等级的绿色开始,挑战更高等级的蓝色、红色……

    意料之外的变化发生在她曾经最恐惧的高处。那天凌晨四点,在瑞士阿尔卑斯山脉著名的马特峰上,她和登山朋友一起攻顶。山路陡峭险峻,薛晓岚忽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大声浪持续了一两分钟。雪崩了,两位优秀的登山好手一死一重伤。薛晓岚选择了下山。这件事让她明白,“生命如此难以预测,要活得有意义,而如果当一件事情过了十年还有意义,那才是真的意义。”


四十不惑——程序员是将人类想法翻译成计算机语言的译者


    刚过四十岁的槛,薛晓岚遇上了一件“有意义”的事。2005年,她在伦敦成立Caravel Capital投资公司,扶植新生代科技产业。2010年,她辞去职务照顾孩子,发现出生在伦敦的孩子对学汉语完全没有兴趣,“那些教材太枯燥了”。而从小受母亲影响,深知汉字之美的薛晓岚为此遗憾,只好自己尝试摸索汉字学习方法。

    她没料到曾经掌握的程序技术给了她一臂之力。程序员是将人类想法翻译成计算机语言的译者,薛晓岚试图把古老的东方智慧翻译成一种计算机语言,她先是设计了一种软件,通过这个软件将数千个汉字进行拆解。通过排序后,她发现这些汉字都是由类似的单元组合起来的,其中一些单元的使用频率远高于其他单元。像玩乐高积木一样,她拆解汉字,再重新组合它们,配上活泼的插画。

    她在Facebook上分享这套中文学习方法,反响甚广。传播高潮发生在2013年的TED演讲台上。她穿着白色T恤,黑色皮衣,牛仔裤,高筒靴,典型的西方独立女性模样。五分钟的时间,她介绍了9个基本汉字,包括口、人、火等。即使是懂汉字的人也会被她吸引,她太擅长讲故事了,感染力十足,台下掌声、笑声一阵阵扑过来。

    只有连接起计算机世界和人类世界两个世界,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优秀程序员,因为一个优秀的解决方案需要有了解计算机世界与人类世界的双重技能,显然,这是薛晓岚的强项。

    她明白一个好的方案是知道问题在哪里。“外国人学中文还是有文化隔阂,最好的办法是在讲解中文时融入西方文化。”她说,“如果我讲孙悟空,他们一定不知道,我会更多引用圣经故事来讲解汉字。比如讲解‘囚犯’的‘囚’,我会引用圣经里‘约拿被困在鲸鱼口里’的故事,来说明‘囚’的意思。当介绍‘门’,与其讲述中国传统深宅大院的大门,我不如讲‘西部牛仔的门’。”

    事实上,Chineasy吸引的主要是“数字原生代”:在Facebook上,有两万左右的人“赞”了Chineasy,最大的三个用户群集中在美国、巴西和英国。这些35岁以下的年轻人对阅读汉字感到畏惧。一些外国人告诉薛晓岚,中文的声调太难掌握,她便舍去教学声调的部分,“重要的是鼓励他们,而不是吓走他们。” 最近,薛晓岚的新书《Chineasy:The New Way to Read Chinese》正在进行全球巡表之旅。日程忙碌的她看上去一点也不疲惫。今年43岁的她真正实现了不惑。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