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中国榜
   邝新华 图—李伟/新周刊    2014-06-03    第417期

充满危机感的电视人和跃跃欲试的视频客,来,认识一下!

2 0
 


《新周刊》真正关注的不是中国电视发生了什么,而是中国发生了什么。




“冷不丁地发现”《东方时空》前制片人时间“从一个小伙子变成一个白头发居多的中年汉子”时,中国传媒大学长江学者胡智锋感慨万千:“他的头发让我们看到往昔的《东方时空》,也让我们看到二十年前中国电视的景观。二十年间中国电视的风风雨雨瞬间展现在我的眼前,这种感觉特别有趣。”

4月1日,《新周刊》中国电视榜在北京发布,新老电视人济济一堂。《新周刊》执行总编封新城称:“《新周刊》已经把电视作为社会学研究样本,真正关注显示屏背后的这个时代和社会的演变——不是中国电视发生了什么,而是中国发生了什么。”说到同时颁发的第二届“中国视频榜”,封新城表示:“现在视频榜搭了电视榜的车,但将来有一天会是视频榜覆盖了电视榜。”


15年,电视还保持着它的庄严


15年才颁一次的奖隆重开奖,白岩松、窦文涛、孟非、陈鲁豫和何炅,他们获得了“中国电视榜15周年五星荣誉大奖之主持人大奖”。

拿到奖杯后,窦文涛笑称在这个“虚头八脑的一天”领奖,“体现的不是我的荣誉感,而是幽默感”。1998年4月1日正是《锵锵三人行》开播的第一天,窦文涛说:“16年,一年250集,16个250刚好4000集。《新周刊》给我颁奖,不是颁给我的质量,是颁给我的数量,不是奖励我活好,而是奖励我时间长。”

鲁豫说:“其实很多主持人的内心都不是特别自信,关键的时候需要有人肯定。很多人的职业生涯能够这么长,跟《新周刊》关键时候对我们的点评有很大关系。”

刘春戏称:“《新周刊》一手电视榜,一手大棒。一方面他们每年颁奖鼓励电视人,一方面又砸烂电视、糟蹋电视、批判电视,他们的举动导致每年电视榜活动,电视圈的‘敌人’和潮人来得最多。”

江苏卫视品牌推广部副主任刘宇哲回忆起1998年《新周刊》“那篇震惊中国电视的报道《弱智的中国电视》”;当年此文的作者华南理工大学教授李幸表示:“当年还在南师大,文章里很多素材取材于江苏台。十几年后,江苏卫视做出了《最强大脑》这样的节目,似乎是种奇妙的呼应。”

“年度主持人”撒贝宁记得他在2000年的中国电视榜获得了“年度新人”,他说:“那一年奖杯是一只手拿着一只电视遥控器,到了今年这个奖杯变成了手机加鼠标。”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说:“我看未来15年电视榜是越来越难做了。以前曾经问电视剧去哪儿了,去年是视频瓦解电视,现在直接叫‘小屏,你好’,压根儿没有电视什么事了。”去年,《新周刊》推出中国视频榜;今年,《新周刊》与优酷土豆集团联合推出“年度新锐视频制作人奖”,获奖者将得到《新周刊》与优酷土豆集团在视频制作方面的支持。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于丹依然乐观:“电视还在,它占据着我们的客厅,占据着主导的话语权,因为每一个家毕竟还是老人说了算,电视还保持着它的庄严。”


电视榜,独特而怪诞的观察者


15年后,中国电视正在进入一个新时代,而中国电视榜却仍然以其独特的角度保持着观察者的角色。
胡智锋说:“也说不好《新周刊》的电视榜算什么,有那么一点人文,有那么一点调皮,有那么一点怪诞,也有那么一点严肃。到底谁最能体现?我觉得撒贝宁最能体现《新周刊》电视榜的味道,你说他是法制节目主持人,还是娱乐节目主持人?他什么都是,似乎是混合体,这就是我眼中的中国电视榜。”

窦文涛很同意《新周刊》电视榜的这种怪诞性格,他说:“其实这也是我很看重的,它每年奖给成功者,奖给先进分子。但是它也奖给很多人眼里的失败者,奖给很多人眼里的落后分子、意见分子和麻烦制造者。我记得有一年有一个电影票房非常差,所有人都觉得不好,结果被《新周刊》评为当年年度电影大奖——见过不靠谱的,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但是也可能正是因为他的这种性格,我对《新周刊》有一种亲切感。”

《实话实说》的制片人时间却没有这种亲切感,起初他并不知道有中国电视榜这个奖项,而且在听到有人“挤兑我说我头发白”时,他甚至想离开现场,但他没有走。因为“崔永元他们觉得应该我来领这个奖”,而且“我现在在卖红酒需要做广告”。

时间创始的《东方时空》和《实话实说》获得了中国电视榜15周年五星荣誉大奖之电视节目大奖,领奖时,时间说:“《东方时空》追求的是说人话,强调有个性的表达。要让老百姓思考才是最重要的。非常感谢《新周刊》还想着我们做过的事情,也许《新周刊》觉得这个社会还需要‘实话实说’。”


发榜现场原声带

胡智锋(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新周刊》版的中国电视榜,如果有一个非常值得我们每年坚持来的理由,就是他给了我们一个别致的视角,跟我们政府不一样的视角,跟我们纯学术不一样的视角,跟普罗大众也不一样的视角。每次的现场气氛都比较宽松自在,但也比较有压力,因为现场有一群聪明人在一起,聪明人之间的智慧碰撞,总会有点挑战性。


尹鸿(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有人问我,每次奖是怎么评出来的,结果你们知不知道?说实话,封总从来没有把评选票数告诉过我们。但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质疑过这个评奖过程,也没有问过封总得奖的人得了多少票。我不是对他们计算票数的数学能力有信心,而是对他们推崇的价值观有信心。不管最终得奖的是不是我们这些推委选出的作品,至少我确信《新周刊》的基本价值观是促使中国电视改变,推动中国电视创新的价值观。


李黎(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

    今天的主题是“小屏,你好”,真的,这让我看到世界敞开了大门开始接受我们了。

    我自己也曾供职于传统媒体,我的体会特别深,没有所谓的新老媒体,没有什么互联网和电视台的区别,只有传统思维和新思维,任何一种媒介只是一个工具,核心的内容都是传递我们想表达的价值观和对世界的看法。只要你有开放的心,有心去做好的内容,一切便不是问题。我们要学会轻松,这是一个轻松的时代,可以试错的时代,也是一个迭代的时代。今天你是1.0,只要有心修改,明天就是2.0。而且新旧媒体也是可以互利共赢的。昨天晚上,CCTV-1十点半播出优酷的一档节目《侣行》,这是CCTV-1在这么长时间来第一次在黄金时段以不小的篇幅播放来自网络的节目,结果今天优酷那一集《侣行》的点播量就增加了200万。


窦文涛(凤凰卫视主持人)

    我觉得颁这个奖,表明在《新周刊》,敬老爱老的传统美德也开始发扬光大。今天确实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说实话本来我今天是不准备来领这个奖的,不是因为不把这个奖当回事,而是受之有愧,当不起。但是我听说这样一个日子可以领这个奖,我觉得它体现的不是我的荣誉感,而是幽默感。

    4月1日不是虚头八脑的一天,对于我也有实在的意义。我的小节目《锵锵三人行》恰好在1998年4月1日开播,也就是说这一天是我小节目的生日。16年,要是按照一年250集来算,16个250到今天就刚好4000集。

    都说《新周刊》有一种怪诞的性格,其实这也是我很看重的。也可能正是因为它的这种性格,我对《新周刊》有一种亲切感,在这个虚头八脑的日子,我们来,一是感谢大家的支持,再也是感谢《新周刊》,谢谢每一个跟这个奖有关的人。


鲁豫(凤凰卫视主持人)

    当年开始做中国电视榜的时候,所有得奖的人未必是做得最好的,包括我,但是都是唯一在做的。所以我们可能赶上了一个中国电视很好的时代,看似很简陋,没有那么热闹,其实很有生命力和原创力。现在的中国电视榜非常热闹,但是我希望原创力能够再加强一些。因为我们有很多真正受欢迎的节目形态其实都不是源自于我们自己,而我总希望能够有一些是我们自己做出来的节目。

    很多时候我觉得坚持是有意义的。《鲁豫有约》是一档做了十几年的节目,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以一直做下去。窦文涛讲的我挺认同的,你把一个奖颁给一个节目,是颁给它的质量还是数量?其实我觉得很多时候是一回事,好像如果你有数量的话,自然而然地就有质量了。以中国电视节目目前这种出现和消失的速度来看,有这样两个节目能够坚持这么多年是有意义的。

    包括我现在做的《超级演说家》,我不知道会做多久。但我有一种感慨,真人秀是秀吗?我觉得它更多的是那个“真”的东西在。那些选手真玩命,真当真的事儿在做,你就觉得电视已经和人的生活密不可分了。我入戏是很慢的,但这档节目搞得我都特别入戏,所以你说要做多久,我不知道。我是一直怀着谨慎、认真的态度去做每一件事儿,哪怕特小的事儿,还是继续谨慎地往下走吧。


白岩松(中央电视台主持人)

    我今天一点都不是为了获奖来的,今天是为了《新周刊》居然走过了将近20年的路程来的。但是这些都有点装,更重要的是居然有很多认识的人做同样的一件事做了这么多年。

   15年前的中国电视一定骄傲得一塌糊涂,但15年后中国的电视一定是找不着感觉的。这很正常,找不着感觉才有方向,牛的时候你以为一切未来都是你的,不牛的时候你能不能做得很好,才很重要。很多人问过我一句话:怎么看待新媒体?我说我见过很多新媒体一出生就老了,我也见过很多老媒体居然突然又新了。我们都是内容供应商,所有人都是。你只要提供最好的内容,永远不过时,没有新媒体,只有新内容。

    我非常期待当我过了50岁的时候,我在一个5英寸到7英寸的屏幕上给大家主持节目,我想一定是我特别开心的时候,因为我还没被抛弃。所以,这四个字,“小屏,你好”,我希望5年后,我可以跟自己说:小屏,我好。


罗振宇(自媒体视频脱口秀《罗辑思维》主讲人)

    其实我们一直不太承认《罗辑思维》是自媒体。从一开始,我们的目标是想通过会员制的方式,做一个去中心化而不是中心化的创业社区。这个社区的群体基于共同的理念在一起,大家虽然素昧平生,但见面会觉得相对亲切。这些共同理念包括自由主义价值观,以及对互联网给社会带来的进步的一致认可,等等。

    2013年火爆的自媒体在最近面临冷却的趋势,在我看来是正常的。现在的自媒体多数是文字的,但以文字为载体的自媒体人格非常模糊,还是停留在传递信息的层次。《罗辑思维》一上线便采取语音的方式,是因为语音有清晰的人格。我们希望这60秒的语音节目能成为用户的朋友,用户会逐渐养成每天听朋友唠叨的习惯。我很难用几个形容词说清楚这个人格是什么。因为“罗振宇”每天在改变,你在《罗辑思维》所感受到的人格也是一直在变化的。


龙梅(《快乐大本营》制片人)

    这次《快乐大本营》拿到了中国电视榜15周年五星荣誉大奖,让我感觉我们还真是老了。我想《新周刊》一直给予电视人很大的关注和支持。不管是正能量还是轻松的娱乐,它都看到了电视人的努力。像《快乐大本营》这样的节目被评上奖是不具备太多话题性的,但《新周刊》仍然给了我们这个奖,我们真的很感激。

    现在真人秀非常多,我们也很重视跟真人秀的互动。《快乐大本营》能够表现出真人秀里的嘉宾更丰富的一面,让观众看到他们丰富多彩的个性和生活。

    我对今天的主题“小屏,你好”也有些感触。我自己也是小屏的用户,它的确更快捷方便。但不管大屏小屏,不管什么样的渠道,核心的问题还是内容。我想未来的媒体也是会朝着新旧媒体相互融合的方向发展,如果小屏和大屏利用好对方的优势,是能在市场上实现共赢的。

(采访/邝新华、张丁歌、钟瑜婷、杨杨)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超烦大师 2017-05-08 11:18
@超烦大师120%
0 回复
超烦大师 2017-05-08 11:18
100%
0 回复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