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苏马    2017-02-11    第480期

《饭局的诱惑》:直播明星的谎言与心计

0 0
   


    《饭局的诱惑》创造了一个情境:不论明星还是网络红人,来了就要说谎,并且要在游戏里不停地说谎大PK。明星勾心斗角、不正经地爆出正经事,这样的节目设定总能吸引大批吃瓜群众组团围观,更何况还能从节目中揣度明星的脑回路长短。

    最近很多人在追新美剧《西部世界》,马东看了两集后果断放弃。他嫌这剧太复杂,有一开始就想做大事的架势。
 
    《西部世界》是个科幻故事,发生在一座未来乐园,园里很多超仿真机器人,它们根据程序员设定的剧情生活于其中,人类来到乐园后可以尽情放纵。最终,机器与人免不了一场血战。

    在真与假间转换,这和马东正在做的事情有点像。继《奇葩说》后,他创立的米未传媒推出了好些网络综艺节目,其中今年9月底开播的《饭局的诱惑》(下文简称《饭局》)创造了一个情境:不论明星还是网络红人,来了就要说谎,并且要在游戏里不停地说谎大PK。

    但《饭局》和《西部世界》最大的不同在于调性,或者说,在于马东口中那种一个节目摆出的“姿势”。他把《饭局》解读为“只是帮人解决闲得慌的问题,让人在无聊时拿着手机或者iPad看看别人怎么胡说八道”,总之,就是一档娱乐节目而已。

    节目组设计的嘉宾放弃答题惩戒手段——独自吞下黑暗料理,往往能让看节目的人自行领悟答案。

    《饭局》的确很娱乐。每集节目的内容提要劲爆到足够占据娱乐头条:“贾静雯侯佩岑疯狂吐槽婚后生活”“大鹏回应与柳岩绯闻”“胡可表白吴秀波,吐槽老公不能满足自己”“阿娇走心谈感情:想找个好人嫁了”,等等。
   
    当然,观众看过节目后会发现内容提要所对应的视频绝大部分是标题党。开播第一集里,贾静雯确实有说老公修杰楷“长得不帅、身材很烂、非常不体贴,他很过分”,但这些都是根据节目规则在“必须说谎”要求下说的反话。

    《饭局》的规则是什么?乍一看,这档节目有点类似《志云饭局》,都是请来一众明星嘉宾开饭,边吃边聊。但《饭局》的重点显然不在“吃”,而是“耍”别人入坑。电视导演三石一声这样总结《饭局》的节目设计及流程:上半场用真心话大冒险聊天约“饭”,下半场以“狼人杀”游戏组“局”杀人,之间的逻辑纽带是,一个人先接受“谎话课堂”培训,之后出师,进入游戏这个“局”。“谈话+游戏”同时配合“直播+点播”,这样的组合拳,正是《饭局》和以往所有可考节目模式相比最明显的新意。

    但仅有新的形式,并不足以让越来越挑剔的观众心甘情愿每周等着看马东攒局。一场饭局到底有多诱惑,还要看内容是否够好玩。

    略含槽点与“污”点的“谎话课堂”,足以成为节目的“好玩担当”。在这里,贾静雯可以说修杰楷“长得不帅”,撒贝宁也可以在被问到是否为主持界一哥时,端起酒杯不急不缓地把谎言进行到底:“现在活跃在中国电视荧幕的还有谁?我的同学、朋友打开电视都以为电视坏了,屏幕上全是我。春晚有我一人就够了。”

    但不是所有嘉宾都像撒贝宁一样,任何问题都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当《煎饼侠》导演大鹏被问到“范冰冰整过容吗?”,他犹疑了好一阵,还是毅然决然选择放弃回答,然后几乎含泪吃下了眼前大餐——藿香正气水泡毛豆。节目组为每个在“谎话课堂”主动放弃答题者都准备了黑暗料理,除了藿香正气水泡毛豆,还有虫子蛋糕、蜂蜜糖浆配肥肉……

    按照制片人宋梓漪的说法,节目组之所以设计这一“惩罚”手段,在于当嘉宾生怕谎言也会得罪人时,黑暗料理“既化解了嘉宾本身的尴尬,看节目的人也从中得到了他们想要的诉求”。

    观众常常喜欢看别人被愚弄以获得一种智力上的快感,当这个“别人”是明星,他们会更有热情。

    “谎话课堂”不仅考验明星嘉宾的反应,也考验着攒局者马东对现场的掌控:他可能会忽然触碰道具,让嘉宾在真话与谎言中切换。真假之间包袱不断。

    然而,马东一点也不担心观众会被这真与假的转换搞晕。在他看来,《饭局》给了观众一种上帝视角。而这种视角,在节目后半部分,也就是明星们从“谎言课堂”出师后所进入的以“狼人杀”组“局”的游戏环节,体现得更为淋漓尽致:观众能够知道每个嘉宾的游戏角色,并且目睹他们如何一步步胜利,或者从头到尾犯错。

    “狼人杀”是一款推理桌游,近几年在年轻人中非常流行,游戏里有N种角色,比如女巫、狼人、先知、村民等,为了获得所在阵营的胜利,游戏参与者必须不断推理、猜测、伪装。

    《饭局》中的“狼人杀”,是节目组简化过的,名字也变作“狼来了”,其中常设角色为9人。作为资深玩家,马东在“狼来了”环节通常表现得相当机智,以至于当他有一期从头“蠢”到尾,自信满满错杀好人、误导队友时,不少观众怀疑他是故意做效果。对此,马东表示那只是偶尔遭遇滑铁卢,“故意多愚蠢”。
 
    不过马东很清楚,观众喜欢看别人被愚弄以获得一种智力上的快感,当这个“别人”是明星时,他们会更有热情,从头看到尾,一点细节也不肯放过。于是,在“全明星狼人杀”的噱头下,每周日放在直播平台斗鱼上播放的《饭局》录制过程,实时观看人数一度过千万。

    11月12日,《饭局》第一季最后一期节目录制,参与嘉宾有沙溢、蔡康永、柳岩、容祖儿等明星。晚上9点,当天录制的完整版在斗鱼上播放,10点02分,实时在线观看人数已超过520万。打开弹幕,观众对节目的评价汹涌而至:“容祖儿第六感神准”“康永哥好厉害,好像已经知道了”“乔彬跳女巫没问题”“再杀一个就赢了”“沙溢是真的傻”“柳岩胸大无脑”……

    相较严苛的观众,马东对参加游戏的明星打分都很高,“都很好,该装傻的装傻,该充愣的充愣,该真傻的也真傻”。马东觉得:“观众在镜头里目睹一切,但是等他自己玩玩看,也会发懵。好玩就好玩在这个地方。”

    一个真实的真人秀是找到合适的人让他演自己,这是成本最低且效率最高的方式。

    其实和《饭局》的上半场聊天吃“饭”相比,下半场的组“局”杀人,更考验马东团队。这时,节目想要把这场“狼人杀”演绎得出彩,就得在展现明星思维推理能力、人际关系上下功夫。

    但想做到并不容易。为此,节目组特别设计了一个“360度无死角”环形游戏场,最大限度捕捉明星们在游戏中的真实反应。“这个游戏真的没有台本。不是我们不想,而是做台本非常愚蠢。在一个需要察言观色及推理的智力游戏中,每一个小的细节都会影响下一步结局,若做台本,明星玩家们根本不可能记住,即使记住,反应也会失真。”马东觉得,一个真实的真人秀是找到合适的人让他演自己,这是成本最低且效率最高的方式。

    虽然不能给游戏提前设置剧情台本,但就像制片人宋梓漪说的,“我们可以控制选择什么样的人来参与节目,从而产生戏剧冲突”。比如让《奇葩说》选手颜如晶加入,就是因为她智商高,是公司里公认的最聪明的人,“你千万不要跟她玩麻将、斗地主,她永远是第一名”。

    马东则提到了1996年出生、女团SNH48成员之一的陈怡馨:“节目组最初找到她,只是想让她充当节目中的‘傻白甜’,效果不行随时可换,结果陈怡馨很快进入状况。她在发挥超出我们最初预想的那个人设的作用,你会觉得缺了她就不对了。”

    即便做了努力,但从观众的反应来看,大家对后半部的这个游戏“局”并不全然满意。

    除了对节目组改变“狼人杀”游戏规则不满,观众同时有异议的是,《饭局》通过攒“局”,从头到尾直播明星的智商、谎言与心计,那么“局”后的深意,或者说有点深度的人性闪光在哪?马东曾在节目中表示,希望观众看到“谎言”与“游戏”背后的东西。

    它们究竟是什么?节目组曾在知乎专栏以及官方微信公众号等渠道发文,给出这样的解释:做游戏是有梦想的,谎言可以深度挖掘每个玩家的真实内心。

    在米未内部的一场头脑风暴中,大家在微信群里总结米未出品内容的几大关键词。马东个人最喜欢的是:真实、勇敢、包容、善良。他说:“真实不是真诚,真诚是主观的,真实是相对客观的;勇敢,是内心想清楚的事情,都有勇气去实践;开放不是包容,包容是太拿自己当回事了,我包容你,不是那个意思;至于善良,是所有的出发点都基于不作恶,娱乐节目只要不作恶,三观就是正的,价值观就是清晰的。”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