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赵渌汀       2017-01-15    第483期

一线城市抢位战:北上广深,还是北上杭深?

到底是北上广深,还是北上杭深?中国一线城市的分布与变局,从未像如今这般变幻莫测。北上广深的旧秩序,会不会像吴晓波预言的那样,渐变为北上杭深的新格局?

0 0

北上广深变北上杭深?这个说法来自财经作家吴晓波,他的理据有两点:其一,以上市公司数量来看,北京、上海、深圳排前三位,杭州排第四位,广州则排到第六位;其二,数字新媒体(TMT)投资法则之一,就是不投给北上杭深以外的TMT公司。

不管怎么说,中国一线城市的近况都难言乐观:冬季的北京正被“霾”藏;上海忙着圈定2040年的2500万人口红线;深圳一边高喊“创业揽才”,一边坐看房价如火箭般蹿高;广州就更别提了,在“失守第三城”的全民大讨论中进退失据,对手从此前的天津、重庆,到如今挟电商生猛之势迅速崛起的杭州……一线城市的格局变动,很大程度上来自广州的“被掉队”。广州原本牢固的第三城位置渐渐不保,让不少后发而上的“1.5线城市”看到了迈入一线的新希望。可以用一个字概括一线城市近几年的拉锯战:乱。北上广深的一线城市旧秩序,会不会像吴晓波预言的那样,渐渐变为北上杭深的新格局?

广州:熟人社会膨胀,契约社会萎缩。

媒体人秦朔曾在题为《从世界城市角度,看中国城市谁更亮》的文章中提到他对近几年广州的印象:“某次,一家在广州有投资的上海民企告诉我,他们在广州签约项目大半年后,当时的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让他们在上海的广州签约会上再签一次。”朋友此后问曾在广州工作过近二十年的秦朔:“广州一直以来不是很务实的吗?怎么现在也玩虚的了?!”

如果改革开放初期广州是“锐意进取”和“敢为天下先”的代表,那么如今的广州则越来越坦然地接受“掉队”“平庸”和“保守”的标签。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竞争力中心主任丁力用“封闭”来形容如今的广州。他还记得自己2002年年初刚到广州时听到的一句话:“很多人告诉我,只要努力,在广州你都能找到自己的饭碗。”

杭州人丁力当时对广州印象极佳。他认为广州无论从就业机会还是城市发展潜力方面,都远远高于杭州。“广州有广交会,杭州有吗?杭州当时只是上海的小弟,处处受上海的限制。”

广州的优势突出,缺点也同样明显。秦朔认为,“后林树森时代”的广州,在打造突出的服务功能方面缺乏想象力、品牌抓手和战略举措。“林树森就任广州市委书记的那个年代,他竭尽全力打造了枢纽型的新机场、广州港以及汽车工业,使广州无论从功能还是产业体量上都保住了全国性中心城市的地位。”

不改革毋宁死,但广州近些年在产业布局和城市包容性方面愈趋保守。对于秦朔的这个观点,丁力表示完全认同。“广州过去是最开放的城市,现在反而越来越保守。”他拿广州网约车新政举例:在广州驾驶网约车,至少应具有本市户籍或取得本市居住证。“广州有大量外来人口,它本来是最有希望成为‘中国的纽约’的城市,但本地人对优质资源的垄断却是难以想象的。现在广州已经不太可能成为‘中国的纽约’了。”

丁力认为传统社会的痕迹在广州越来越重。“说句大白话,就是熟人社会、人情社会不断扩张,契约社会、公民社会慢慢萎缩。广州目前的国有经济比重比一般人想象的大。资源垄断+熟人社会,让广州丢失了曾经引以为傲的改革动力。”

“这座城市对改革正渐渐失去兴趣。”丁力这样总结如今的广州。

深圳:时间与效率指针间挤出个微缩版的中国。

从北上广深到北上杭深,两种一线城市的格局都逃不开“北上深”这三座城市,“政治中心+经济中心+科技中心”的组合看似也是权利资源由北向南的最佳配置方式。除去北京和上海在国内城市中的超然地位,深圳作为特区和全国科技创新中心的一线地位也异常牢固。

除了高房价,近期有个关于深圳的新词很火:微改革。“说白了就是改革的动力没以前那么强了,所以用‘微调’来取代颠覆性的大动作。”丁力说。不过,他认为即便如此,深圳的城市管理者对市场的偏好相比广州来说依然更强。“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中,广州在中南海的话语权最小。这座城市的主官不可能达到政治局委员级别,所以广州在城市发展时相比北上深而言,并没有过多的特权。没有特权的广州依然梦想特权,这点就和深圳不同。早期建设深圳的人都是‘过江龙’,是旧体制的叛逆者,他们利用最初给予的改革空间,逐步对市场经济进行摸索。”

这让丁力更看好深圳的发展前景。依托IT产业,深圳发展出大批华为、中兴式的精英企业,和周边的东莞、惠州等城市形成了一个世界级的IT生产制造基地。“在IT产业领域中,所有创新技术都能最快地得到转化,且能直接得以变现。这对创新者来说绝对是梦寐以求的,所以深圳现在吸引了全国最顶尖的创新人才,它是创客的天堂。”

从另一个角度看,深圳这座城市又有点像微缩版的中国:后发崛起,成长迅猛。时间就是金钱,左一刀IT,右一刀科技;效率就是生命,房价拼命蹿,大楼平地起。与中国在高速发展过程中的利弊得失相似,深圳在城市高歌猛进的同时,社会公平问题也开始渐渐显露,这便是差点要了深圳命的城市公共服务问题。“很多人说深圳是养蛊之城。有心人会发现,深圳是一线城市中公共配套服务水平最低的,无论是教育还是医疗资源,深圳和北上广三座城市都不在一个量级上。”

如果说深圳是养蛊之城,杭州现在则有一点泡沫之城的味道。

来广州工作前,丁力在浙江大学教了二十多年的书。在他看来,杭州和广州在很多方面很相似,比如环境和本地文化都极具魅力,比如优点和缺点都非常明显。“杭州的优点在于目前的发展趋势非常好,市场化的空间也很大;它的致命缺点在于实体经济不强,产业根基比不上广州。”

杭州在新中国成立后出现过部分轻工企业,随后被国务院定位为国家级旅游城市。“旅游城市,通俗点说是没有干货的城市。”丁力认为,杭州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本身的实体经济始终没有取得长足的发展。“大家都知道宗庆后的娃哈哈诞生于杭州,但娃哈哈在本地的产业链其实非常有限。杭州人不擅长搞实体经济,杭州实体经济企业也无非龙井茶、丝绸、手工业等厚重程度不高的产业。”

丁力认为,杭州的崛起必须感谢阿里巴巴。“是阿里巴巴在虚拟世界建立了一个网络中心,让杭州这座城市的地位被平地托起,再加上城市的成熟配套和优越的环境条件,杭州得以迅速领衔‘1.5线城市’,在全国省会城市中一枝独秀。”

不过他还是对老家杭州提出了自己的期待。“杭州现在走向了服务经济、虚拟经济。但我认为实体经济对于一座城市的发展和创新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基础。有了创新技术,如何把它们合理地进行转化和变现,这才是城市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因素,才是衡量一座城市创新与否的最重要条件。我看目前的杭州还远没有达到这种能力,我已经嗅到了一丝关于互联网和技术革命的泡沫味道,我希望杭州在电子商务突飞猛进的漂亮糖纸下,不要在未来发展成为一座泡沫之城。”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竞争力中心主任丁力专访

广州还欢迎你批评吗?

《新周刊》:广州和深圳、杭州相比有哪些优势和劣势?

丁力:广州过去的市民文化和民间力量是一线城市中最好的,但现在广州正在摒弃自己曾经的优势。

深圳为什么竞争力强过广州?因为它早就找准了自己的定位,那就是以IT产业和高新科技产业为主去开拓创新。广州目前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定位,杭州就更没有了。有人会说,杭州的定位不是互联网经济吗?没错,但杭州实体经济的根基太弱。我认为“互联网+”其实就是个工具,“互联网+”的发展本身不能替代实体经济的发展。

《新周刊》:广州是怎样丢失这些优势的?

丁力:长期以来这座城市对自身的定位都不清晰。从世界文化名城、广州教育城到博物馆之城、国际金融城,每次的定位都目标宏大,但其实广州在这些领域里距离全国性平台的差距仍然很大。最近又有人说广州要定义为枢纽中心,即国际航运枢纽、国际航空枢纽和国际科技创新枢纽。

枢纽中心城市并不是比拼楼有多高、机场有多大、火车站有多壮观;枢纽中心城市的关键是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怎样才能流动得更有效率。我认为广州目前市场化的土壤正在逐渐沙漠化,所以现在谈所谓枢纽中心,其实也是很难实现的。

《新周刊》:目前广州城市发展遇到了哪些问题?

丁力:广州现在面临的问题可以用“三个后”来概括:亚运后问题,这座原本自由包容的城市将如何包装和定义自己;汽车产业后问题,汽车产能过剩的时代已经到来,广州如何找到下一个可持续且含金量更高的支柱产业;房地产后问题,广州如何逐渐摆脱土地财政的羁绊,走出一条真正适合自己的道路。

同时,广州如今的实体经济越来越少,民营经济所占比重越来越小。广州曾经最强大也最有意思的一股力量就是民间的力量,但现在政府加大了对各领域的干涉力度,这使得原有的一些优势产业正在迅速“被国有化”,“一铺养三代”的重商时代貌似一去不复返了。广州对于改革这件事,似乎在慢慢失去兴趣。

《新周刊》:2010年广州亚运会前,有媒体曾刊登一篇题为《广州欢迎你批评》的文章。你觉得广州这座城市现在还有欢迎外界批评的勇气吗?

丁力:现在看来好像不太欢迎。我还是怀念曾经的那个广州,一个连接外部世界的桥头堡,大度、自由且包容。从开放的角度看,广州过去一直是走在全国前列的;从宜居的角度看,广州肯定是一线城市里面排名最高的。

《新周刊》:广州会被踢出一线城市吗?未来北上广深的一线城市格局会变为北上杭深吗?

丁力:我个人认为还不会。我对广州还是抱有希望的,但前提是广州必须继续改革,必须破除保守,再次拥抱开放。杭州目前虽然势头很猛,但它因为地理位置因素,还是会受到上海的限制,所以杭州在未来的限制比广州大得多。

广州在华南的中心城市地位是不会变的,再加上本身的产业和市场化基础较杭州来说更好,所以只要城市管理者愿意以开放包容的心态规划和发展城市和市场,广州还是大有可为的。但广州如果还是延续目前的城市发展理念,那恐怕会消耗掉自己仅存的一点发展优势,最后落得个“小姐身子丫鬟命”的下场。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