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阿饼       2017-01-15    第483期

“别人家的孩子”是怎样养成的?

出现在荧屏上的他们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有的是随父亲一同旅行的星二代,童真无邪,卖萌无止境;有的是“天赋异禀”的“素人宝宝”,或可以高空走钢丝,或喜欢画怪物、飞龙等种种“重口味”……

0 0

在2016年的最后一天,儿童脱口秀《了不起的孩子》迎来第一季最后一位小嘉宾,他是来自江西瑞金的刘明辉,号称几个小时能包上万个馄饨。

经过现场与厨龄20年的面点师傅 PK,刘明辉以10分钟包193个馄饨完胜。

节目组不仅请来了这个8岁小男孩和他的奶奶,还有他的父母,一家三代在台上为现场观众煮香喷喷的“刘家馄饨”。原来,刘明辉是留守儿童,一年只能跟在外地打工的父母见一两次面。他平时会跟着爷爷奶奶去摆摊卖馄饨。而他的梦想是——希望早点过年,那样就可以见到爸爸妈妈。然而,与《了不起的孩子》整一季12期中其他40多个“了不起”的孩子相比,快手包馄饨似乎并不抢眼。

其实,我们已经看过很多挑战特殊才艺的儿童综艺节目,无非就是展示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神奇技能。《了不起的孩子》中也不乏这样艺高人胆大的孩子,例如挑战水下魔方盲拧的8岁孩子陈玙璇、挑战识别224个国家国旗和国徽任务的3岁半孩子孙振珺、户外高空走钢丝的5岁孩子阿卜杜拉·巴克尔、国内最小牵犬师袁子薰、现场挑战手叠杯任务的8岁孩子林永登,等等。这些听起来都是标标准准的“别人家的孩子”。然而,《了不起的孩子》里却也有刘明辉这样的“普通”孩子,甚至还有以“吃货”著称的一岁半孩子小蛮、喜欢画怪物和飞龙的“重口味”小画家郎朗,还有一岁半跟着爸爸骑行中国的齐艺涵。即便是“记忆小天才”孙振珺,也以搞笑的“胡建”方言惹人注意,在节目现场说睡觉就睡觉,让主持人、观众和工作人员等着他醒过来继续录节目。

而主持人孟非和昆凌在跟孩子说话时,也没有说教,没有套路,没有鸡汤,没有催泪点,完全把孩子当大人对待,反而让这个节目变成孩子们的游乐园。

童年很短,有能力天马行空是多么幸运。

郎朗今年7岁,她有一个令人费解的梦想:长大以后要当兽医、超模和总统。这三个职业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在她妈妈看来,却可以像侦探小说那样找到郎朗的思维脉络。首先,当兽医是为了解决动物的病痛;当超模是为了赚很多钱,救助更多的动物;但是为了让更多人来爱动物,就要当个总统。所以,郎朗的“根本”愿望,是救助更多流浪小动物。 

目前为止,郎朗更让人称道的是画画。家里的纸上、墙上到处是她随手的涂鸦,她3岁就语出惊人:“妈妈,不让我画画我会死掉!”5岁,她办过画展“郎朗的天空”,参观人数逾五千;7岁,她的作品《龙图腾》获得香港国际青少年儿童艺术节金奖,《果冻的快乐假期》获得日中青少年书画音乐交流新闻社奖,受邀到日本参加颁奖及展览开幕式。

郎朗没有正经跟哪位老师学画画,只是受教美术的父母的熏陶,按自己的喜好来画。在她的画里,经常可以看到各种怪兽、龙、恐龙等“重口味”题材,那些千姿百态的奇珍异兽仿佛来自远古时代,或可爱逗趣,或生猛霸气,瞬间便跃然纸上。

她的创意来得快,手跟得也快,备好纸,提起笔,几分钟就是一幅,接连画好几张都不会重复。

郎朗很勤奋,每天利用点滴的时间进行创作,目前已有几千幅作品和数十个绘本故事。身为美术老师的郎朗妈妈一直很好奇女儿的灵感来源,但始终不得而知,她觉得也许是“有股奇异的力量”牵着女儿一直向前走。

网上也不乏画画神童,如澳大利亚的艾莉塔·安德烈、英国的基伦·威廉森、美国的玛拉·奥姆斯特德。他们的画有的很抽象,有的很写实,仿佛成人艺术家借助儿童之手来作画。

而郎朗完全不同,她的画虽然在成人看来很搞怪,却容易被身边的小伙伴们理解。郎朗妈妈曾把女儿的作品给自己的00后学生看,她发现郎朗的想象力和审美很受孩子们喜爱。“她的画里没有成人的干预,也没有艺术家们眼里习惯看到的效果,她代表的是一个7岁女孩对画画的理解和感悟,也代表着00后一代的审美。”郎朗妈妈说。

儿童心理学家张梅玲教授也非常认可郎朗的创造力,她认为这是00后的一个普遍特征:求异思维特别明显,不愿意跟别人一样。《了不起的孩子》制片人张玲燕也认为,在互联网时代出生成长的孩子,天生就脑洞比较大,获取的资讯很丰富,也有很强的表达能力,所以节目中孩子们的才艺表演往往出乎成年人意料。

虽然古灵精怪的郎朗从小就举办画展,但父母对她的期待,却只是希望她可以快乐地长大。“这些年幼时期的画作,伴着她一步一步地成长,会给她未来的人生存下最美好的记忆。因为童年很短,有能力天马行空是多么的幸运。”

“别人家的孩子”到底是天赋异禀,还是后天训练有方?

所谓“别人家的孩子”,一直在困扰着无数父母和孩子,说白了,是精英教育的保守思想在作祟。“我认为家长要转变。大人不要认为现在的孩子不好管,其实可能是你管的方法不合适,而不都是孩子的问题。”张梅玲说,要想真正教育出“别人家的孩子”,恐怕还得先学学“别人家的爹妈”。 

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中的育儿观就给了观众许多启示。这些明星爸爸大多平时忙于工作,把孩子丢给妻子或老人照顾,一旦“迫不得已”与孩子朝夕相处时,就展现出力不从心的一面。当然,有付出就有收获。

在《爸爸去哪儿》第四季中,嘉宾沙溢和田亮都是家有二孩的父亲,他们对于两个孩子的教育有自己的看法,也曾遭遇碰壁打脸。田亮的儿子小亮仔,被“村长”问爸爸爱不爱他时,竟然摇头否认,说他心里认为爸爸更爱姐姐。一番话说得田亮心如刀割,忍不住反思自己:“是不是有问题?我错了吗?”

田亮反思自己对两个孩子的教育方式:他对森碟比较温柔,对亮仔比较严格,因为他觉得男孩子不应该被惯着养,应该有所担当。但经过这次,他发现孩子还小,还不懂他的用心。不过,田亮也说,以后会多花时间陪亮仔,跟他一起玩一些男孩子的游戏,陪他去户外参加体育运动。

田亮现在会特别享受和森碟、亮仔在家的夜晚。森碟已经上学,她现在经常教弟弟学习,那种“小老师”的严格与耐心劲儿,会让在一旁看着姐弟俩学习的爸爸非常幸福。“有时我们在孩子旁边玩手机,心没在他们那儿,这不是一种陪伴。我们更多的是要跟他们一起进入他们的世界。”

沙溢也认同把孩子当成朋友的平等教育方式。作为两个儿子的父亲,沙溢并不认为孩子和大人有什么区别,他与兄弟俩交心,亦师亦友。这是他认为最好的父子关系。

在家里,他和妻子胡可的“人设”是这样的:如果说妈妈站在弟弟一方,他就站在哥哥一方,反之如是,总之要让孩子们觉得父母的爱是公平的。

在《爸爸去哪儿》第四季录制过程中,沙溢也坦承,在儿子安吉身上得到了很多启示。安吉很单纯、善良,胆子也很大,做事认真执着,这些个性特质,让沙溢重新回归一种单纯的状态。

“父亲的角色,其实我在几年前已经开始了,但是我觉得父亲这个角色是一个你可以用一生去体味的角色,因为孩子在不同的年龄段你的感受是不同的,他对父亲的诉求也是不同的。”沙溢说。

保持尊重、开放的心态和多元的价值观,或许是对他们最好的呵护。

在张梅玲的观察中,如今欧美发达国家对少儿的教育都非常注重价值观的培养。在英国,5岁以上的孩子每个礼拜都要上一堂“幸福课”,学习勇敢地接受失败,培养强大的心理素质;美国的学校也注重培养孩子的公民素质,而不只是一味地追求分数成绩。

“但我们的家长呢?大部分还是重视读书、写字、背唐诗等智力方面的东西,比较忽视孩子的心理成长。特别是在与00后、10后相处时,要特别讲究平等、尊重与自由,无论是家长还是老师,最好像朋友一样与孩子们沟通,而不能像过去的教育者或长辈那样高高在上,以权威服人。”张梅玲说。

这一点,《了不起的孩子》中5岁的齐艺涵和爸爸齐海亮或许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启发。 

小小年纪的齐艺涵有着非常丰富的旅行经验:她曾完成为期400余天的环中国边境线骑行之旅,穿越了新藏线、滇藏线;她也是徒步冈仁波齐峰的内地最小的转山者。她能有这样不可思议的经验,是因为有一个很舍得她去冒险的父亲。

越山峰、穿林海、走江南、跨雪山……父女俩在骑行中国十多个省份、行程超过2.4万公里的路上,无论头顶毒辣日光,还是遭遇风吹雨打,齐海亮任由女儿的小脸蛋由白皙到黝黑。但他会悉心地教女儿各种户外生存技能,例如搭帐篷、认识动植物,不仅让她“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也锻炼了她的意志力。

齐海亮说:“最初,我也怀疑过带着年幼的女儿骑行,这个决定到底对不对。可是,现在我要告诉你,这趟骑行真的很值!”最初决定带着女儿远行,就是因为他一直忙于生意应酬,对女儿疏于陪伴。当他终于有意识地腾出时间在家里,却发现当时一岁半的女儿身上有些“坏毛病”,但爷爷奶奶和妈妈都对她宠爱有加,而女儿对父亲的教育置若罔闻。齐海亮担心女儿长大后会变成骄纵的“小公主”。他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和女儿单独相处一段时间,让自己真正走入女儿的童年。

正是这样的想法,促成了齐海亮带着女儿踏上旅程,这也是父女俩的共同成长之路。在和女儿一起骑行400多天的日子里,齐海亮变身超级奶爸。他每天给女儿洗衣服、哄女儿睡觉、陪女儿遛狗、照顾生病的女儿……这些都是他以前从来没做过的事情。“真的做了奶爸,感觉还挺不错。我付出了很多,收获是:女儿开始依赖我、信任我、需要我这个爸爸。”

回来后,齐海亮问女儿:“还和爸爸骑车不?”齐艺涵回答:“不和你傻了吧唧地骑了。”

“为什么啊?”

“太热了,我都受不了了。”

“那咱们过几天去雪山骑车吧,雪山凉快!”

女儿认真地想了想,回答说:“那好吧,省得你一个人骑车没意思,我陪陪你吧。”

齐艺涵以及“怪物画手”郎朗,还有随父亲一同旅行的星二代……他们在荧屏上为我们生动地展示着孩子与成年世界的互动。孩子的世界,我们其实不太懂。我们要做的,是思考如何与他们相处:保持尊重、开放的心态和多元的价值观,或许是成人对他们最好的呵护。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