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曹园       2017-01-15    第483期

李易峰:我的2016,辣得开心、辣得煎熬

演员廖凡把李易峰比作火锅:“外表是金属,看起来冷冰冰,实际上点着了里边是热的、暖的,越品这味儿还越足,老得想着。”巧的是,这位来自成都的“火锅先生”总结自己2016年的“年度汉字”,正是“辣”:辣得舒服、开心,也辣得煎熬。没有只靠天赋吃饭的人,这一点,三十而立的李易峰非常懂。

0 0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李易峰自认为没有遇到过“虹桥一姐”。

“我不火呀!所以遇不到。哈哈哈!”他打趣说。

作为娱乐圈追星的现象级人物,新晋“网红”虹桥一姐在机场蹲过的当红艺人不下百人,但李易峰表示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他对“一姐”的认知来源于微博。“感觉这个女孩成了一个标杆。这个时代,很多你想不到的事都会成为短时间的热点和全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他也很好奇,究竟是谁最先发现了这件事,然后散发出去,“这特别厉害”。

继续拿奖,“放奖杯的陈列柜还有富余的空间,拿满了再盖一个”。

2016年的李易峰依然是各大颁奖礼和庆典现场的常客。2016年12月17日,他飞杭州领取《新周刊》“2016中国年度新锐榜”之“年度艺人”奖。这个奖项名令他有些顾虑,自谦说无法给自己找出拿“新锐”奖的理由。

“‘新锐’一词是不是不太适合我?”他认为的“新”,是刚被大家知道的新人,“锐”又比不上现场各个领域的“老炮儿”们,“跟他们相比,我就占个年轻”。

但一切都不妨碍他成为全场的焦点。江苏卫视总监景志刚和作家蒋方舟为他颁奖。接过话筒的李易峰说:“引用陈队长(他在谍战剧《麻雀》中饰演的人物)说过的一句话,作为一个年轻的演员,多说多错,少说少错,明年继续做好演员份内的事情。”

一本正经之后,他忽然开始调侃:“我看过一份数据,李易峰整个电视剧的播放量有600亿。在座的科学家能不能研发一个App,给我一个账号,输入我的名字,我只要在里面取一分钱就够了,把它折现。”他也没放过当晚的主持人华少:“你就把你说话的速度折合成人民币。”

这位“600亿先生”现在对盛装出席和上台致辞的拿奖已经得心应手,表示没以前那么慌张了,他喜欢言简意赅,“如果有想说的话,希望在短短一分钟时间里和大家分享”。

但他坦言,拿百花奖时有一点紧张。“这是一个很专业的奖项,台下坐了很多在影视上有成绩、有实力的演员前辈。”金鸡百花奖与香港金像奖和台湾金马奖并称为“华语电影三大奖”,2016年9月24日,李易峰首次入围并斩获最佳男配角,和他竞争的演员有段奕宏、张译、张一山和陈晓。

当晚,他与《老炮儿》导演管虎、女主角许晴,在后台休息室里等待入座通知。时间一到,工作人员领他们入场。“刚坐到第一排,还没来得及看下环境,就开始颁发我入围的奖项了。”就像一位被瞩目的首发球员,完全不给他坐冷板凳的机会。

他认为自己的百花奖处女秀不算完美。“虽然我也在想,如果拿奖了要说些什么,但一坐在那儿,哎呀,就有一点懵,上台后准备得不是那么充分。”演员左小青开奖时说:“李易峰在《老炮儿》里面的表演非常准确,很有感染力,很有张力。”

与身旁的管虎、黄晓明拥抱后,李易峰从侧面红毯走上舞台。他接过证书,忍不住打开看了一眼,然后咬了咬嘴唇,高举奖杯,将目光投向舞台下方,开始致谢。

这些年获得的奖杯被他存放在家中卧室的一个陈列柜里。“还有富余的空间。”他说,“拿满了再盖一个。”

他也会无意间开一些“纯良无害”的玩笑。仅在2016年年底国剧盛典录制的一天之内,李易峰就先后三次霸占了微博热搜榜——一次是在红毯上机智地调侃,一次是现场大屏幕捕捉到他故作偷瞄邻座陈乔恩手机的喜感状,还有一次是拍大合影时,他又调皮而无辜地捏了捏前排黄磊的耳朵。

继续努力,“情商60分,没有只靠天赋吃饭的人”。

李易峰曾在一次聚会上遇到导演高群书,赶忙请教:“怎样才能演好一个角色?”高群书说:“你的形象不错,把你心里的感觉表达出来就行,不要想得那么复杂,其实演戏很简单,你怎么想的就怎么演。”李易峰当时使劲点头,内心却在问:“就这样?”

但2016年的他应该已经没有这样的困惑,《麻雀》让他找到了感觉:一名年轻、忠诚又“开挂”了的潜伏者。角色让他入戏。“早上起来,我都不知道自己是陈深还是李易峰了!”

《麻雀》出品人周之光曾经考虑过那些传统的演技派,公认演谍战剧的三大名角——孙红雷、张嘉译和吴秀波都曾被讨论过。“我们希望打破电视剧市场的格局,希望谍战剧的表演方式也能年轻一些,最后选了李易峰。”

拍李易峰的第一个镜头时,周之光就感慨:“长得好就是好,特写怎么拍都没有毛病,颜值和演技是不矛盾的。”

这一年里,他还继续与仙侠剧结缘,一口气拍了两部《青云志》,演绎张小凡和鬼厉的双面角色。但《青云志》可能是最后一部。“我拍的《古剑奇谭》和《青云志》都是一部少年成长史。他们从一种性格变成另一种性格,会有些相同点,再拍就是重复。”

反派角色也许会给他带来新的契机,只是目前还没有这样的剧本送到他手里。“可能大家不会想到让我演反派。”他揣测,但他愿意一试。“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他坏一定有原因,一定有他自己的故事,如果这点能打动我,我觉得可以去尝试。”

小时候去看电影,他总会问爸妈,屏幕上是好人还是坏人。“爸妈回答这个问题要想一下,我当时觉得,是好人就说好人,是坏人就说坏人,为什么还要思考呢?现在就明白了,只有小孩子的世界才有绝对的正反。”

继烧脑的《麻雀》后,李易峰又接了部刑侦电影,在《心理罪》扮演一名叫方木的画像天才。“我一直喜欢看悬疑类型的小说和电影。”此前他曾表示过对《七宗罪》导演大卫·芬奇的好感。

方木在美术上有惊人的天赋,演员李易峰只在幼儿园时入过绘画的门,但这并不妨碍他在面对“美术功底如何”的问题上开启玩笑模式:“我曾拿过中国十大杰出青年画家。”

《心理罪》的先导发布会上,廖凡谈到与李易峰的合作时说:“他给人一种错觉,让人有距离感。实际上,他是一个很随性、很热情、很有主见的小伙子。”他把李易峰比作火锅:“外表是金属,看起来冷冰冰,实际上点着了里边是热的、暖的,越品这味儿还越足,老得想着。”

每有新作品出炉,都会被要求谈谈感受。李易峰有一套标准答案:“每一次都是崭新的。”他还曾说,塑造的那些角色,“他们都是我,又都不是我,但就是我演出来的那个人”。

他不把自己的走红归结为天赋使然。“乔丹、科比、梅西和C罗都有天赋,但最终能成为顶级运动员,还是要靠后天努力。没有只靠天赋吃饭的人。”

他拒绝将天赋和努力作量化分析:“就像做菜,你不可能真的按照书本上说的刻板地放三克盐、两勺味精。”

60分——这是他给自己情商打的及格分,留足了上升空间。事实上,他在人际关系中经常占据“上风向”。粉丝在微博上留言:“今天要是被翻牌,我两天写完暑假作业。”20分钟后,就得到了李易峰的回复:“来呀,互相伤害呀。”

《青云志》播出在即,他给出的自我宣传是“你们即将见到修仙圈里厨艺最好的樵夫”。百度娱乐年度人物活动现场,主持人问李易峰红了是什么感觉,他“诧异”地说:“我红了吗?都黑了!”《心理罪》发布会现场给廖凡作画时,他还特意加上影子,解释是:“影子投在地上,影帝。”

“我没有想过往段子手的方向发展。”他否定了这种当下不少艺人的“兼职”属性。但他明白,这个时代需要个性,有好玩的东西更容易被大家看到。

如果没有成为艺人,职业会是什么?李易峰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想不到。我小时候想的就是当明星,没有另外一条路。”他曾说:“对于舞台的梦想,6岁时老师问我,16岁时我自己问我,26岁时你们问我,答案都是一致的。”

小时候,他家乡成都的“浓情点歌台”会放一些MV,他羡慕能在荧幕上唱歌的人,后来也在自传写真集《壹刻》中描述过脑海里曾闪现的画面:黑暗的舞台,我一个人站着,有一束光从空旷的高空投射而下,我看不清周围和台下,只知道我在台上,整个舞台就是属于我的。

继续感恩,“2016年,辣得舒服、开心,也辣得煎熬”。

拍照时,原本凹足了造型的李易峰没绷住,避开摄影师的镜头“扑哧”一笑。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又补了一刀:“我们团队玩不了‘假人挑战’那种游戏,笑点太低,全破功。”

2016年,他上了13本杂志封面。他一边承认自己还算有镜头感,一边又自我否定:“其实我不是特别上镜的那种,真的。你没有觉得我现在比镜头上好看吗?”

“除了这颗痘以外,哈哈哈!”他自爆。领奖当天,他的鼻梁正上方不偏不倚地长了一颗痘,遮瑕也遮不住的那种。

“这痘痘怎么长出来的?”

“由内而外长出来的。”

双手稳稳搭在沙发椅的扶手两侧,身体完美地撑起黑色西装礼服,领结妥帖,这是他很容易就让粉丝沉溺的李易峰式气场。“艺人是一类在人前要自信心爆棚的人。”他说。

“人后”的李易峰则是一名球迷,一有空会去打篮球,这成为他为数不多得以保留的兴趣。2016年4月,他飞去洛杉矶见了退役前夕的科比。

为了见面,他“突击”了几段英文。“我希望通过语言第一时间跟他交流,而不是通过翻译。”询问了科比的肩伤之后,他表达了作为一个粉丝的心情——科比永远是一个传奇。末了,献上一把《古剑奇谭》里屠苏的焚寂剑,寓意“宝剑配英雄”。

经常有记者问李易峰,现在的生活和工作是否自己想要的,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2016年,他最想感谢的人是自己。“每个人都要感谢自己,别人帮你出谋划策,最终决定权还是在你手里。”

回想一整年需要点时间,李易峰皱眉思考了30秒,说出了属于自己的2016“年度汉字”——“辣”。他又为自己解词:“辣得舒服、开心,也辣得煎熬。”

2017年是他出道的第十年,计划很多,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肯定比2016年更忙。眼看春节近了,他打算回成都和爸妈在家过年——哪怕满世界跑,他的“春节档期”几乎都给了家里。

最近,李易峰在跟爸爸学做菜,学成了川菜经典的水煮肉片,解锁了“上得舞台,下得厨房”的新形象。对于即将到来的30岁,他用了3组“AABB”式叠词表示期待:平平安安,开开心心,顺顺利利。但他又说:“这太难了,听上去简单,说出来已经很贪心了。”

他希望自己的心态能再好一些,“更从容、更柔和,多冷静、多思考”。谈话中,他的语速很慢,时而思索,时而盯着天花板,好像在寻找答案。

不过,说到外表和造型,那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李易峰又活泛起来了:“开个双眼皮、打个苹果肌,垫个鼻子、下巴和额头,我一出来,大家就疯啦。”话锋一转,他说:“相由心生,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好了,谢谢爸妈给我这么好的条件,不用改变。”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