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郑依妮       2017-02-15    第485期

美国“第一女儿”前传:伊万卡的三张面孔

她不是傻白甜富二代,但也不是自由女神,不是“完美人设”。她的聪明和野心,对利益的准确判断与强大的自控能力,某种角度上与闺蜜邓文迪相似,是隐藏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

0 0

到底谁才是美国“第一夫人”?这是最近让全世界吃瓜群众都津津乐道的话题。

特朗普女儿伊万卡无疑成了风云人物,她的名字密集出现在政治新闻里。刚刚过去的中国鸡年春节,特朗普颠覆了历届美国总统给华人拜早年的惯例,延迟到快元宵才“拜晚年”。期间,各界揣测纷纷时,伊万卡又一次担当了父亲的“救火队长”,带着自己的小女儿阿拉贝拉,在大年初五前往中国驻美大使馆拜年。“我属兔子。”6岁的阿拉贝拉说了一句字正腔圆的中文,成功逗乐了在场华人,讨要到不少红包,更萌翻了诸多网友。

1月28日,特朗普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通话时,打的也是“伊万卡”牌。特朗普对安倍客套地说:“我女儿对你评价很高。她一般很少夸别人。”

头条之外,她的花絮同样精彩。但无论是克林顿在特朗普就职仪式上“偷瞄伊万卡”这样的小道消息,还是被忽略的正牌“第一夫人”梅拉尼娅那一言难尽的表情,对伊万卡的形象烘托,总是魅力四射、风头无两,并且指向正确。

美丽、优雅、独立、励志的现代女性——随着特朗普的就职,伊万卡的光环也成功加冕。舆论往往由胜利者定调,然而那些主动包装或者被外界加诸的标签,更多是冲着“第一女儿”,而不纯粹是伊万卡这个独立个体的。

她不是傻白甜富二代,但也不是自由女神,不是“完美人设”。她的聪明和野心,对利益的准确判断与强大的自控能力,某种角度上与闺蜜邓文迪有相似之处,是隐藏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

Daddy’s girl:

渴望自己足够出色,以博得父亲的关注。

伊万卡的高情商在特朗普参加大选时已表现得淋漓尽致。尤其那次在共和党提名大会上,她温柔、坚定而又号召力十足的演讲,不仅身体语言极其到位,更饱含同理心,句句说到选民心坎,为特朗普扳回一局。

如今,就连特朗普自己也承认,女儿简直是自己的“大脑”,如果她不在身边,自己每天至少要打5个电话跟她讨论工作。

伊万卡对特朗普的重要性并非与生俱来。1981年出生的她是特朗普与第一任妻子、捷克模特儿伊凡娜所生的孩子。她继承了母亲的美貌,还有一个身家37亿美元的父亲,住在房价通天的曼哈顿大楼顶层,出入有豪车接送。但超级富二代的生活并非人们想象的一帆风顺和恃宠生娇。8岁时,她的童话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父亲因为性丑闻登上各大刊物。9岁时,父母离婚,双方在新闻头条开撕,父亲的“小三”登堂入室,读小学的伊万卡被狗仔队追问家族丑闻。“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再也不能把父亲视为理所当然。”

伊万卡的哥哥为此和父亲翻脸,几年都不说话。但身为妹妹的她却显示出了与年龄不符的早熟,她深深明白:如果父母给自己的最大财富就是“特朗普”的姓氏,那就把这个姓氏用到极致。

父母离婚时引发了很多争议,分开后反倒和解了。他们甚至把离婚事件拍成了一个比萨广告,既平息了谣言,又赚到了钱。

对于伊万卡的成长教育,特朗普说:“我们给她足够的生活费,但绝不会让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伊凡娜则只肯给她提供学费,其他一切费用都要她自掏腰包,如果她想手头上多几个零钱花,就必须自食其力。”特朗普要求伊万卡从小就必须付出足够的努力,以配得上姓氏带来的名气。一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伊万卡说:“我从上高中开始,不得不去挣钱,因为除了学费,其他一切开销都得自己支付,包括我的电话账单。”

16岁那年,身高180cm的伊万卡成为一名兼职模特。她凭着外形优势和自身的努力,登上了美国少女杂志Seventeen的封面,还担任选美比赛的主持人。她成为Elle、Glamour、Bazaar等知名杂志的模特,并为各大品牌走秀和拍摄广告片。

正当职业道路走得顺风顺水时,伊万卡突然宣布退出模特圈——因为她考上了沃顿商学院,希望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对她而言,模特只是赚点儿零花钱的兼职,她的目标是要成为父亲那样成功的商人。

事实上,在内心深处,伊万卡更渴望的是自己足够出色,以此博得父亲的关注和重视,成为“Daddy’s girl”。作为唯利是图的商人,他的父亲始终最爱自己,而只有带来利益的人,才会被他捧在手心。

精明的生意人:

Women Who Work.

大学期间,伊万卡参加了一个叫Born Rich的纪录片的录制。那个节目有点像真人秀,宗旨是拍摄一群富二代的骄纵、自恋。但里面的伊万卡却呈现出完全不同的一面,在她身上看不到一个19岁青少年的反叛,也不像希尔顿那样流连夜店、放浪形骸。大学生伊万卡思维缜密而成熟,已经开始朝着父亲的商业帝国迈进。

2004年,她在自己父亲的母校顺利毕业,以全A的成绩取得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经济学学士学位。也是从这时开始,更多美国人正式认识了这个“非典型富二代”伊万卡·特朗普。

虽然此前她朝九晚五往老爸办公室跑,竭尽全力展示自己的商业头脑,日积月累地提高存在感,但毕业后的伊万卡并没有理所当然地进入特朗普公司上班,她在一个房地产开发商的公司工作了一年。她不想别人觉得自己是老板千金才获得任何职位。她希望在别的公司试出自己是否适合这份工作。

从小看着父亲如何工作的伊万卡,商业谈判能力很快得到老板认可。有了底气,她在2005年才加入特朗普集团。这么多年一步步向父亲靠近的伊万卡,报到的第一天没有得到特朗普的鼓励,父亲说的是:“在这里你只是我的一名雇员,如果你干得不好,一样会被解雇。”每当她以为又靠近了一点,没想到父亲走得更远了。

要对得起自己的姓氏。伊万卡很快变成特朗普集团的杀手锏,出任公司执行副总裁。虽然只是一个24岁的女孩子,但她负责的工作千头万绪,从全球范围内房地产项目的评估、分析,到项目的建设、行销和租借,她都需要涉足。她的日常生活就是坐飞机奔波各地参加商业会议,经常一天只能睡上4小时。她喜欢谈论的话题不是名牌时装,而是商机或读过的新书。父亲的话就像她的警钟。“如果我干得不好,也会被父亲解雇的。我上班可不会想着朝九晚七,我要比那卖力得多呢。” 

婚前,伊万卡已连续两年登上美国《福布斯》杂志的全球十大未婚女富豪排行榜榜首,个人资产累计21亿美元。她写的The Trump Card上过《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今年又将有新书Women Who Work问世——两则书名所表达的意图,都像她强烈的进取心那样明确。

Lucky的创刊主编Kim France说:“伊万卡像极了她的父亲,做事只为利益不顾他人。这不是女性赋权,而是生意。”她教养良好,举止优雅,说话八面玲珑、滴水不漏,完美得不像有弱点的凡人。有人认为,她是特朗普一手调教出来的商业公关人才,是特朗普商业帝国的一场完美营销。哪怕她做到了九十九分,依然让人感到少了一分真诚。

在父亲长达一年半的竞选中,伊万卡利用巡回宣传提升自己品牌的知名度。在某次一小时的总统竞选电视采访中,她占用了特朗普半小时时间去介绍自己的品牌。出现在公众面前,她穿自家品牌服装,佩戴自家首饰,同时在推特上鼓动粉丝购买,并通知时尚博主们跟进产品信息。

她足够聪明,知道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自己一出家门,就会有人拍照并且分析她的着装。伊万卡发过一千多张Instagram照片,大选间推广了价值1亿美元的服饰。据报道,伊万卡公司2016年上半年销售额比同期增长了近1200万美元,官网订阅量则增长了275%。

《纽约时报》发表过一篇时评,讨论伊万卡到底该不该穿自己的服装品牌。“作为一个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时尚品牌创始人,通过穿戴该品牌的产品来宣传它,想来该是她工作的一部分。”

三个孩子的母亲:

生活是一场马拉松。

从小,伊万卡就知道自己要追随父亲的脚步,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想找什么样的男人为丈夫,她知道自己承载着家族产业,要把家族产业带上更高的境界。在闺蜜邓文迪的撮合下,伊万卡和贾瑞德·库什纳走到了一起。

伊万卡的丈夫贾瑞德是美国新泽西州地产大亨查理斯·库什纳的儿子,毕业于哈佛大学,还获得了纽约大学的法学博士和MBA学位。2015年,贾瑞德·库什纳被Fortune杂志评选为“40位40岁以下最具影响力商业人物”之一。

夫妻俩都是房地产界的富二代,学霸中的战斗机。这对“美国地产界王子公主”的结合,无疑为两个家族建立了比合并更牢固的强强联合关系。当选总统后,特朗普还迫不及待地宣布,他将任命女婿为总统高级顾问,成为白宫团队一员。

伊万卡与贾瑞德结婚8年,有3个孩子。为了融入丈夫的犹太家庭,伊万卡皈依了犹太教,学习犹太典籍,取了希伯来名字Yael。作为家庭的女主人,伊万卡的生活非常规律,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照顾好孩子后,她会一边健身一边听TED的演讲,“运动让我精神更加充沛”。

她每天工作16个小时,怀孕期间也极少耽误工作。美国总统大选中,怀孕9个月的伊万卡依然跟随父亲在美国各州飞来飞去。“如果我在计划一次商旅,出发前我会与家人在一起。和家人一起待上几周要好过其他休息方式。如果有生意,我可能会连续工作 3周。也会有其他的突发事情,比如女儿阿拉贝拉生病,就会改变这种状态。生活是一场马拉松,而不是一场短跑,要有更长远的计划。”

中国的大年初六,伊万卡发了一条推特视频——女儿用中文演唱《新年好》。伊万卡配文说:“阿拉贝拉唱着她从中国新年学到的歌曲,在这节日庆典之际,祝愿每个人都有个精彩的新年。新年快乐!”“新年快乐”四个字还是用中文写的。早在2016年新年时,阿拉贝拉就曾秀过背中国古诗——李绅的《悯农》和骆宾王的《咏鹅》,获网友大赞“几乎没有口音”。人们甚至从伊万卡的育儿方向上揣测,这是特朗普家族重视中国的表现。

尽管伊万卡已经为人妻为人母,特朗普仍多次在公众场合调侃自己女儿的美貌:“这个国家的每一个男孩都想跟伊万卡约会……”

在终于成功地把父亲推销成总统后,伊万卡在自己的Facebook页面上宣布正式离职,放下其在时尚品牌的管理和经营职责,同时辞去在特朗普集团的副总裁职务。

但她依然不忘给自己塑造完美母亲形象,为今后之路铺垫。她写道:“接下来几个月,我将专注于让自己的孩子适应在华盛顿的新生,并且探索如何确定最有效最合适的方式去为国家服务。”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