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新周刊   詹腾宇、曹园    2017-03-15    第487期

社交网络新族群 野生漫画家

在美术界,漫画家大概最像“野生动物”——大部分非科班出身,野生野长。互联网和二次元文化为他们提供了栖身之地,而微博更是那片沃野。

0 0

在美术界,漫画家大概最像“野生动物”——大部分非科班出身,野生野长。互联网和二次元文化为他们提供了栖身之地,而微博更是那片沃野。

在微博拥有一批铁粉并在前不久上架了微信表情包的毛茸老人,主业是一名码农。他觉得,“野生”创作者的包袱小一点。“没有太多技巧上的束缚,不需要通过作品给自己拉观众,也不需要用来谋生。学院派的人有很多东西要考虑。”

近期蹿红速度最快的左手韩,虽然是学院派出身,但在一次随性却大获成功的尝试后,他发现,抛弃过去主题正统、格调严肃的创作方向,随心所欲,反而走得更远。不过,爆红后他开始感到“画不过来,需要团队的力量了”。

使徒子的路径或许就是野生漫画家的一个成功走向。这个ID现在不再只代表最初的拥有者——清华和哈佛学霸、微博红人榜段子手覃清硖,而是一整支文创团队。

对于使徒子这样的微博漫画家,动漫创意媒体“三文娱”如是总结:他们能挟粉丝以变现,百万千万关注者让广告主垂涎,也对应着数十万人量级的消费号召力。也许他们靠鸡汤、段子和表情火起来,不如踏实讲故事的漫画家们根正苗红,不过这很可能是个体作者在与平台合作、分成之外的一种有效突围尝试。

左手韩  在条漫里当一个熊孩子

文/詹腾宇  图/由被访者提供

左手韩.jpg

作为微博上近期蹿红速度最快的漫画家,左手韩发现,抛弃过去主题正统、格调严肃的创作方向,随心所欲,反而走得更远。

左手韩火了。一个埋头作画、偶尔露脸的非著名漫画作者,成为微博上近期蹿红速度最快的漫画家。

自去年年末以来,从第一篇点赞数过万的《KTV的洪水猛兽》到点赞数过五万的《一个星迷的自我修养》,短短两个月,左手韩的微博粉丝突破五十万。以前,他更多是转发其他漫画家的作品,现在,每天有大量粉丝在留言区向他催更、献段子、插科打诨和表示敬仰。

扎实的脚本和分镜处理、构思巧妙的埋梗和抖包袱能力,以及对人物表情、台词和读者笑点的掌控力,“左手韩”系列条漫成功了。“之前我一直画传统漫画,剧情也是很严肃正能量的那种,所以这次的颠覆,算是一个随心随性的表现吧。”

这让一直潜心创作但郁郁不得志的左手韩看见了希望,并开始有了如何走得更远、活得更好的“烦恼”。

他自己倒还没有“爆红”的感觉,“但明显感觉到有越来越多读者愿意花时间看我的作品,还有就是突然感觉画不过来,需要团队的力量了”。

为什么他的漫画总自带BGM?

左手韩的漫画喜欢用第一人称。他在条漫里的命运,像周星驰演绎的小角色般霉运不断:歌艺好,却在KTV被群魔乱舞的同事反复顶歌,无处献技之余,还被各路神曲污染视听——吐血;爱美食,却总看不穿食堂师傅打不满一勺吃食的套路,还被强行喂食——吐血;单身狗,期待朋友介绍的妹子如照片般美好,但每次都证明了图片仅供参考,怒斥PS害人不浅——吐血;颜值高,但要么被理发师铲成奇形怪状,要么被搓澡工搓到面目狰狞,帅不过一秒,就崩坏成古谷实式呆贱表情包,“校草的事情我承认我撒谎了,我是校草坪”——还是吐血。

人气最高的角色,是让左手韩一天跪七次的小学生外甥,完美展现了熊孩子惊人的早熟度和破坏力。名声在外之后,外甥在元宵时携“女友”小红再次登门拜访,给了还在赶稿的左手韩一记扎透心的回马枪,于是《熊孩子2》应运而生。

无论是条漫中的“左手韩”或其他角色,都实现了“帧帧是表情包”的奇效,写实刻画和鬼畜风格形成反差,更显贱萌入骨。“我会根据角色的感觉去塑造性格。那种感觉就像自己集导演、编剧、演员、摄影于一身,有代入也有抽离,一定要把所有人的情绪调度到最好,”左手韩说,“像星爷的电影,很多角色都很有张力,甚至有点用力过猛,但这些角色的设置和呈现,会给我很多启发。”

条漫的主题都是很日常的事:熊孩子来袭、KTV乱象、搓澡与饭堂打饭的尴尬、PS后的照片与真人极度不符……这些题材早有大量吐槽漫画,若表现手法不佳或者不具特色,必然流于俗套而迅速湮没。

但左手韩杀出了重围。他把平常的人和事糅进漫画,孕育出新意思。“我脑子里会有很多点子。先把重要的镜头画出来,再展开剩下的画面。”他保留了学院派细腻写实的画风,一改过去主题正统、格调严肃的创作方向,用周星驰式kuso风把琐碎的细节调了节奏,绝不平铺直叙,而是两三格丢一包袱,最后小包袱攒成大包袱,接连不断地击打着读者的神经。随着剧情推进,分镜也相应地鬼畜式晃动,密集的笑点在摇晃中快速释放、扩大、爆炸。

左手韩擅长在故事推到高潮时丢出读者耳熟能详的歌词,让原本静止的画面呈现猫怪麦克(WHAT'S MICHAEL)式集体起舞的生动韵律感,变得快、动、响,最后群魔乱舞——饭堂容嬷嬷的喂食节奏、KTV的神曲大合唱、熊外甥的圣罗兰大合唱,哄闹中笑点满溢。

左手韩在《熊孩子2》的微博回复中写道:“我打算抽时间让老中医号号脉,为什么我的漫画总自带BGM?” 这种把漫画编出动画范儿的分镜方式,成功挠到大量读者的痒痒,深化了幽默效果。一个读者评论:漫画作品让我乐出眼泪的不多。

浑身笑点的角色,猥琐多样的表情,快速衔接的包袱,收放有度的剧情,不断推高的情绪,不断出现炒热气氛的各种神曲……成功的模式可以被总结为各种要点,但左手韩不满足于有套路的复制。“我很反感套路这个词,每一部作品都应该是绞尽脑汁用心创作出来的,如果真的有什么套路可以量产复制,就会失去作品的灵气,读者都不傻。”

“要是能重来,我想做熊孩。”

左手韩原名韩祖政,1988年生于大连,习惯左手作画。他从小折服于周星驰对幽默的独到诠释,敬仰井上雄彦潇洒大气的画风。看了周星驰电影《少林足球》后,他效仿并摸索着完成了人生第一部足球漫画,中间夹杂了充满恶搞精神的诸如“臀部进球”之类的情节,称之“初中时代的自娱自乐”,并许下了做漫画家的梦想。

走红之前,左手韩的经历与做过漫画家梦的人相似:自小痴迷绘画,受人赞叹,矢志考取美院,落榜,复读,然后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创作过体育、社会主题的严肃漫画作品,携得意之作《老马》进京向漫画出版商自荐,遭到漠视。

“那几年日子倒没什么压力……又不是从身家千百万成为街头流浪汉,落差不大,更多的是心理落差。是那种你很努力地花好多年做一件事情,却始终得不到想要的回报的失落。”

蛰伏的日子里,有一次左手韩终于见到了仰慕多时的周星驰。“星爷就是我的指路明灯。”左手韩在复读时重温《喜剧之王》,看不惧嘲讽、卧薪尝胆的尹天仇;失恋时看《大话西游》,画一幅背身而去的孙悟空;《老马》被退稿时,周星驰的脸再次浮现眼前:无论你看不看得起我,我都是一个演员。“那天和星爷见面大概也就十分钟时间,星爷把我的《老马》原稿很仔细地看了一遍,问我画一幅需要多久,和表情的把握、画风的形成,等等。总之那天跟做梦一样。”

画风受井上雄彦影响颇深的左手韩,开始尝试在表达方式上向周星驰致敬,让自己的漫画人生重启“熊孩”之路。成功的漫画乃至文艺作品总以概念先行,这启发了左手韩。独到的世界观和优秀的脚本甚至比画艺更重要,他开始转变思路,画一些以闹腾、恶搞、耍贱为表,以讽刺社会乱象为里的条漫,不再考虑给角色植入严肃的内核,足够好玩就行了。

左手韩曾借漫画中的小外甥之口自白:“现在的漫画大多流行卖腐搞基、帅哥美女、暴力情色,你的画风这么正经死板,谁爱看啊?!”漫画中,左手韩的画作被外甥撕烂,末尾是一句“要是能重来,我想做熊孩”。这一“熊”,反倒带来了他漫画人生的大转机。

脚本是漫画的灵魂,造梗、埋梗艰难而纠结。喜剧人的创作过程通常毫无喜感,左手韩最初转变风格时极不自信:“我第一个转型作品是《没有美颜就没有伤害》,画到一半的时候被我扔进了垃圾桶。多亏我的垃圾桶是干净的,半个月后又把它捡了出来,看了一下,意外感觉还不差,就给完成了。”这沓险些被丢弃的画稿大获成功。左手韩在关注度骤增时保持了谦虚谨慎的姿态,向留言“我快笑死啦”的网友们逐个回复“谢谢支持,下次更新再来捧场”。

在“左手韩”系列条漫爆红的同时,严肃题材的《老马》也逐渐获得了认可:前有“悟空杯”中日漫画大赛金奖,后有第十届日本国际漫画赏优秀奖。左手韩在《一个星迷的自我修养》用一组文图表达了心情:被肯定的喜悦(破茧成蝶的静态画面),苦尽甘来的感觉(周星驰在《功夫》中以一敌百的静态画面),随即表情收紧,画面微晃,左手前指,高喊一声——真TM解气!

《一个星迷的自我修养》是左手韩在爆笑条漫大获好评之后,回归深沉为主、幽默为辅的叙事方法的代表作。这条微博下不再是狂欢式的叫好,而出现了许多感同身受和笑中带泪。左手韩走了五年严肃漫画的路,最后用恶搞条漫成就了自己,也回过头来重新完善了严肃创作的形式——纪实内核,幽默点缀,鲜活感人。

漫画家最初的梦想都不大,长久留存的杰作绝非一蹴而就。日本漫画家鸟山明在画《龙珠》时,念叨的是“还能画下去就好”。漫画从业者的路难走,左手韩目前仍没有做太长远的梦。“可能不是史上经典,也不是传世佳作,但是如果你看了能够嘴角微微上扬,或者体会到一丝丝什么含义,那就够了,我心满意足。”

毛茸老人  在小动物世界窥探人类生活

文/曹园  图—李伟/新周刊(除署名外)

毛茸老人.jpg

毛茸老人,主业码农,副业是热爱小动物题材的漫画作者。对于“野生”的头衔,他觉得包袱会小一点,不像学院派的人,“有很多东西要考虑”。

漫画家“毛茸茸”家里的书架上堆着《Java核心技术》《UNIX网络编程》和《Effective C++:改善程序与设计的55个具体做法》。他的主业是一名程序员。

在公司,午休时间,毛茸茸会拿起笔,“暗中观察”趴在桌上打盹或者用微波炉热饭的同事,将这些场景用图画描绘出来。用他自己的话说,“码农”毛茸茸是一个“业余画漫画的”。

大学读完通信专业,毛茸茸如今在北京一家软件公司做程序员,周末是家务活与电影时间,只有见缝插针的午休和夜深人静的临睡前,他才会用画笔创造另一个世界。

他笔下的动物角色,能说话,爱吐槽。他的作品中,也能窥视人类生活的小趣味、小牢骚。

毛茸茸大学时,女朋友“出题”让他模仿齐白石画虾。临摹过程中,他瞥见齐白石的署名是“白石老人”,于是用笔在自己的作品上手绘了一个“毛茸老人”的章,后来买了入门级的印章石头,刻上专属标记。从此,80后毛茸茸正式以“毛茸老人”的身份和漫画圈打交道。

他的微博账号@丧心病狂毛茸茸发布了众多小动物主题的简笔画,这些动物角色能说话,爱吐槽,会暗恋,有脾气。他创作的第一个形象是只兔子。论坛流行的那会儿,他起了个应景的ID叫“小白免”(当时有“小白免大灰狠”的叫法,即“小白兔大灰狼”中“兔”和“狼”各去掉一个点的笑话)。

“因为有这么一个ID,所以就想画只兔子,看能画成什么模样。”他的微博头像展示了那只张着大嘴、仰天露出两颗大门牙的兔子。

几年前,毛茸老人“移情别恋”,开始画猫。领养了黑猫由美和白猫太郎后,原来不了解喵星人的他大有拜倒在这些软萌肉身下的趋势。两只猫的来历是这样的——2014年,家住北三环的毛茸老人,在小区楼下的树丛里发现了由美,而后想给由美找个伴,在微博上认领了太郎。他记得去领养时,原来的主人用白鞋盒装着出生不到两个月、刚断奶的太郎,“它躲在鞋盒的角落里,身体还没有一只脚大”。

他甚至把漫画中的兔耳朵直接换成了猫耳朵。相比兔子,猫更具“实践性”,习性和喜好通过观察唾手可得。毛茸老人发现,猫有很多好玩的细节和点子可以在绘画中表现。偶尔,他也会反其道而行之,在作品里给人戴上猫狗专用的伊丽莎白圈。

他的猫咪主题作品大受欢迎,得到了许多“铲屎官”的共鸣。他画过一幅叫《敬棉签》的简笔画,两只猫碰面,像人那样寒暄着打招呼,其中一只抽出根棉签说:“您来一根?”另一只婉拒道:“不来了,刚在家玩过。”

“人见面时会递烟,猫会递棉签,因为猫很喜欢跑来跑去拨棉签。”毛茸老人笑道。另一幅漫画里,他又画了主人带着小猫向两只大猫诉苦:“你瞧瞧这孩子,太淘气了,我管不了,你帮我管管。”

微博网红@大咕咕咕鸡 的段子故事里,有对人物叫老张和老王,毛茸老人觉得有点意思,便给自己笔下的喵咪和兔子起名为王茸和张毛,它们形象相似,只有耳朵表现了物种差别。“它们是虚构出来的双主角,交替出现在不同的作品里,又像是一个角色。”

其他的动物角色也并非凭空捏造。熊猫皮皮和狼狗凤霞的原型来自他微信群里的伙伴们,而棕熊毛勇谐音“毛茸茸”,当作自画像使用。

“大咕咕咕鸡经常描述那种中年不得志的小人物,我借用他的思维,曾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有啤酒肚且秃顶的中年大叔形象。”毛茸老人说。但人的形象在与动物打交道的过程中出现,总归不太合适,他便用熊代替了人。

毛茸老人的作品里能窥视生活的小牢骚与小趣味。人们下馆子点菜总会遇到些问题,菜里有虫或者上错菜的情景时常发生。“如果既有虫又上错菜,那是种怎样的情形?哦,可以画一个吧!”这两种场景在毛茸老人的脑子里碰撞成了简笔画《您好,您的沙拉!》——给兔子端上的沙拉里有虫,原来是隔壁桌小鸡点的。

这幅作品原本只有一格,如今成了四格漫画,在单幅的基础上做了想象和延伸,串联成为故事。毛茸老人认为,讲故事的形式会让大家觉得更有意思。

在标题为《核桃》的连环画里,小猫王茸收到了同事从家乡带来的纸皮核桃,但无论用门缝夹、用锤子砸、用锯子割,采取什么方法,找谁帮忙,它都打不开那颗硬邦邦的核桃,最后一扔了之,第二天却又收到了同事一大袋核桃的热情款待。

想尽办法也解决不了的事情无奈随手弃之,谁知新一波困扰又凶猛涌来。网友@马场秀和图书馆 在毛茸老人的微博下精辟地总结:“被以核桃为代表的当代生活一拳打在脸上。”

这些奇妙的画作是毛茸老人在和朋友聊天时迸出的灵感。“先有标题,然后一边画一边构思,没有大纲,直接上手,也不知道结局会是什么。”他的漫画总给人一种未完待续的不满足。

“这些角色的眉毛都低垂着,很少有笑的时候。人类的生活平时差不多也是这种状态。”

毛茸老人的简笔画大多是黑白线条,作画工具也甚是随意,除了专业的美术笔,他会选择公司发的办公用的黑色中性笔。

人们能明显地感受到,他创作的动物眉毛都低垂着,看起来不太开心,很少有笑的时候。毛茸老人解释:“人类的生活平时差不多也是这种状态,平平淡淡,有时可能还略微有点不开心,加之猫和兔子的嘴天生就垂着,所以画成这样。”

但他觉得这并不是为了展现消极。“世界是悲观的,但做人的态度应该积极。”

从小,自打能拿得动笔,毛茸老人就试着画画。儿时他执迷于画汽车、飞机这一类静物,也会对课本上的插图“再创造”。1990年代,日本漫画大肆流行,他喜欢看《阿拉蕾》《机器猫》和《七龙珠》的开头部分,“这些漫画想象力丰富,能开脑洞”。

后来他发现,美国《花生漫画》中查理·布朗和史努比的生活其实更对胃口。大学时他开始尝试画动物。没有美术相关背景、完全自学的他,也曾认真考虑报个绘画班。

和职业漫画家比起来,毛茸老人觉得“野生”创作者的包袱小一点。“自己画着玩,没有太多技巧上的束缚,不需要通过作品给自己拉观众,也不需要用来谋生。学院派的人有很多东西要考虑,但我想去考虑也不知道该考虑些什么。”

非科班出身,质疑的声音也不会太刺耳。“从有网络开始,我就被大家鼓励着。”他的微博里,网友总会在单幅的作品下写道“偷来做头像”,在连载的作品下留言“求后续”。粉丝也会叫他“茸师”。“什么师这种叫法,最早出现在王朔书里,”毛茸老人说,“虽是老师的缩写,却也带些调侃意味,在北京流行过一段时期。现在又在微博上被网友用了起来。”

去年11月,毛茸老人创作的微信表情包上架了。虽然自认为做得“不太理想”,但不妨碍人们在微信聊天时不断甩出王茸和张毛的呆萌表情。表情包的介绍栏写着:“在银河系的另一头,有一个小动物们的世界。”

“这句话是生凑上去的,”毛茸老人实诚地交代,“当时根本没有想好,就随便把《星球大战》开头的那句‘遥远的银河系’改写了提交。” 

就像他作品《核桃》里表现的世界一样,在“小动物们的世界”里,所有形象都拟人但不会出现人。“我给这个世界的定位是,一切皆是虚构,不对应到任何国家和城市,于是干脆就‘架空’到另一个星球上好了。”

使徒子  不只是一个人,也不只画过一条狗

文/詹腾宇  图/由被访者提供

使徒子.jpg

使徒子因创意而生,因二次元文化的风靡而成长,在微博完成变现。如今的“使徒子”已不只代表那个ID的最初拥有者,还是一支有规模的文创团队——这大概是野生漫画家的成功走向。

最新出版的《脑洞超市》的作者简介,是使徒子恶搞精神的集中呈现:“虽然有超过600万的微博粉丝,众多网友催更,但依然改变不了他作为一个过气网红的身份。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哈佛大学景观建筑系,却因为画狗而被网友熟悉。”

他自选的配图同样脱线:头部以下正装加身,姿态严肃,符合名校学霸、景观设计师、公司创始人覃清硖的身份;头上则戴着代表作《一条狗》的同款头套,眼角耷拉,表情戏谑,符合资深死宅、重口猥琐并擅长用个性化的幽默解构热点的“使徒子”人设。

将一个人标签化很容易招致反感,但使徒子觉得无妨:“我创作了什么样的作品,读者如何看待它们,就是决定这个ID内涵的因素。很多时候被读者打上的标签,我都觉得是应该接受的。”他对内容制作和ID人设的态度是尽可能向读者期待的方向靠近。“我时刻会想着,创作出来的东西,甚至在网上的言行,都要给公众他们想要的东西。”

“心疼汪峰”系列是使徒子满足读者的一个经典案例。读者不断在微博底下喊着“汪峰哪里去了”“我们要汪峰”,于是使徒子越画越多,后来发展到一遇娱乐圈新闻必然要挂出新一季“心疼汪峰”,“汪峰”被抢风头后呆立风中的悲凉形象深入人心。此外,“汪峰夫妇”也常出现在使徒子多部长篇漫画之中,成为一个久不褪色的彩蛋。

自己创作的角色,希望能多陪他们走一段时间。 

现在的“使徒子”已经不只代表那个ID的最初拥有者、长踞微博红人榜前列的老牌段子手,还是成为一个以覃清硖的三观、学识、才情、脑洞和庞大粉丝数量为基础,与签约画手共同完成绘制并出版画集,向影视、游戏行业提供IP授权及合作的文化创意团队。使徒子对现状保持着审慎的姿态:“成立公司,其实是为了解决我现在很多脑洞没有出口、自己没时间画的问题。”

传统漫画家的变现方式,是通过签约平台招徕读者,形成影响,才有可能谈及“衍生”。而使徒子们已经在微博通过短平快的优质作品培育了大量粉丝,品牌形象更为巩固,授权方式也更多样,同时在公司化运作的前提下,以实现与漫画家合作绘制的形式提高效率。“我们的原则是少开坑,多打磨,尽量保证每部作品的成功率。”

在创作了大量追随热点的条漫短篇之后,使徒子开始尝试长篇。在人气、作品积累和ID价值到了必须扩张时,长篇漫画及其衍生品是“使徒子”品牌持续强化的关键。

他的徒子文化公司目前已授权九个影视开发和两个游戏,使徒子对此有充分的考虑:“以影视改编为出口,需要考虑它是否有明快、吸引力强、悬念持续的商业化节奏,还需气质适合的演员出演。如果出口是游戏,则涉及到是否适合去拓展人物设计、是否适合加入新的任务、是否适合做一个符合游戏核心玩法的大的世界观。”

《一条狗》主角加盟网易出品的塔防手游《超能动物联盟》,就是这种考虑催生的合作。从满足人类妄想的载体,到游戏中的反派boss,一条狗贱萌兼备的形象找到了更戏剧化的展示方式。“因为里面都是动物,能看到其他原画师和动画师重新演绎自己的角色,还让它动起来,也是很有趣的事情。”使徒子认为,这是一种双赢而有趣的授权方式。

但出售ID毁原作的例子并不鲜见,《盗墓笔记》从万众瞩目走向万人群嘲,无论季播剧还是电影都是灾难级的,《斗破苍穹》动画化之后也收获了“你们继续喊国漫崛起吧,我先走了”的如潮恶评。

使徒子希望自己的心血被保护和放大,而不是被无端损耗。在授权之外,他开设了一间游戏CP公司,以保证一部分优质IP游戏化的自主性。“毕竟,自己创作的角色,还是希望能多陪他们走一段时间。” 

足够轻快新颖的概念、能让人笑到飙泪的脑洞,才是成名王道。

无论是成名前还是成名后,使徒子一贯认为优质内容是所有后续的基础,而内容的基础是概念。

漫画家星也乱的观点是概念最重要:众所周知,《三体》《北京折叠》的文学性都有所不足,《进击的巨人》的作者谏山创曾被痛骂“根本不会画画”,但这些作品设定的世界观非常震撼。“这些概念一打出去就让人眼前一亮,很想看看这个被创造出来的新世界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我觉得世界观很重要,特别是开篇,一个重概念的、有趣的世界观会吸引人读下去。接着,剧情的重要性才能凸显出来,否则留不住读者。”使徒子说,“有些人第一眼就会决定是否要追这个作品。”

他近期最重视的作品是《阎王不高兴》,将由《甄嬛传》《红高粱》《芈月传》的制作公司花儿影视改编成网剧。阎王的传统人设冷峻凶狠,而本剧主角小阎王则是个自尊心强却又极为胆小的年轻人。小阎王被派往人间游历成长,遭遇的敌人是来自西方的神魔,随后与人间伙伴并肩作战,维持世界平衡。颠覆、乱入和融合的脑洞贯穿始终,第一季结尾的台词“黑白无常听令,跟本王一起去把路西法埋的钉子拔干净”代表了整部作品着力表达的概念。

使徒子早期的成名作是效仿日本《文豪野犬》的中国文豪系列,他将中二热血漫的灵魂注入对国人影响深远的文学家,提炼文学家的标志性符号(名作、名言),形成了违和又诙谐的效果,譬如让鲁迅跪地执笔击杀对手,高喊“让我在你的身体上刻一个早”,让曹禺如万磁王般分开双手仰头望天,“让雷雨给予你天罚吧”。这一日式人设+中式国情的清奇思路,为使徒子赢得了最早一批忠实粉丝,“用课文发动奥义,用公式推演攻击”的概念如今更延伸到其长篇漫画《豪学竞技》之中。 

《一条狗》是使徒子的代表作。目前作品全网阅读量已逾20亿,出版物超10万册,影视改编权已授给光线传媒。尽管有“画艺不精、内涵不足”的诟病,《一条狗》仍凭出色的初始创意和成功推演的剧情圈粉无数。

使徒子表示,《一条狗》来自早期画的一个“许愿来年不想一个人在光棍节吃饭结果被变成了一条狗”的段子,平时又看过一些灵魂互换的日漫,而《脑洞超市》是很多超市商品人格化的故事,然后就想到“要是把宠物也人格化会怎么样”,进一步想试试不太涉足的连载漫画,《一条狗》就诞生了。

《一条狗》的出现过程糅合了各种各样的机缘,最后才生成了一个中日混搭,既有死宅恣意妄想特性,又有换身后如何面对日常的推理,这个直白但魔性的概念就印在了单行本的封面,剧情也随概念开门见山:“救命啊,我变成了一条狗!”

网民在资讯发达的时代经受了充分的智识锻炼,口味越发重,笑点越发高,普通的梗已很难满足娱乐所需,足够轻快新颖的概念、能让人笑到飙泪的脑洞,才是成名王道。使徒子深谙此道。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