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张露萌   李伟(图)    2017-09-15    第499期

城市农夫秦泳东:回归土地,不时不食

一个人生活在钢筋丛林里,内心是浮躁的。到了田野之间,就如同回到“尘归尘土归土”的状态。

0 0

早上起床,秦泳东会在海拔120多米的燕山余脉的缓坡上开始一天的晨练,然后到他的“城市农夫公社”摘些新鲜瓜果、蔬菜,搭配五谷粥做早餐。如果需要进城办事,他便骑自行车到地铁站,开始一天的忙碌。其实他跟妻子在城里有住处,却把创办的体重管理中心开在了明十三陵的思陵边,城里城外两边跑的日子已经过了三年。

45岁的秦泳东,精瘦而有力量。他一直强调体重管理是一辈子的事,所以节食并不是长期控制体重的最佳方法。如果找到了相对安全且富含养分的天然食材,通过合理的搭配,就可以吃得健康又开心,体重也能维持正常。住在山里的这些日子,他春天吃韭菜、香椿、绿叶菜,夏天吃茄子、瓜果,秋天吃玉米、西红柿,冬天吃白菜、萝卜,诸如此类,地里什么熟了就吃什么,不时不食。“用植物的生命滋养我们的生命。”

秦泳东从事体重管理研究和教育已经25年。五六年前,他跟做有机农场的朋友们交流,大家感慨如今的食品越来越不安全,甚至已经蔓延到瓜果蔬菜上。秦泳东思前想后,选择了最笨的方法:自己种。他找到十三陵附近的三套老院子。一处空置三十多年的老院子命名为“城市农夫公社”,用来进行耕读实践;另两处则作为学生宿舍、美食厨房、培训中心和运动中心。秦泳东自己开荒垦田,就这样经营起了“禅享体重管理中心”。 

有人问秦泳东,为什么一家体重管理中心会叫“禅享”这样文艺的名字?他回答道:禅代表自我修炼,免受外界过多不良诱惑;享则是享受修炼,享受美食、运动带来的健康生活。

现在的年轻人生活在焦虑之中,周末,他们排着队、堵着车也要往郊外跑,在苍茫大地间喝酒撸串,“报复式”的放纵之后,未必收获健康。秦泳东想做一个“城市农夫”联盟,建立食品安全的小圈子。他希望人们到田野间并不仅仅是放松,而是跟土地打交道。如果有可能,找到一小片自己的天然有机农场,大家一起分享、耕种。大量农民进城务工,他们留在农村的土地跟老屋被闲置,秦泳东觉得可惜,他想通过公社联盟的方式把这些老房子和耕地利用起来,让更多有意愿到农村过候鸟式生活的城里人享受耕读之乐。

秦泳东说,回归土地就好比“尘埃落定”:一个人生活在钢筋丛林里,像尘土一样四处飞扬,内心是浮躁的。到了田野之间,就如同回到“尘归尘土归土”的状态,这不仅仅是空气和食物带来的美好感受,还包括内心获得的平静。

“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在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更应该做些静的事情。”山间地头的如是思考,秦泳东无比珍视。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