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
新周刊       2017-12-26    

花不对地方的钞票,也许永远买不来开心

0 0

“当我五岁的时候,妈妈告诉我说:快乐是生活的钥匙。后来我去上学,老师让我们写,当你长大想成为什么,我写道’觉得快乐’。”

“他们告诉我我没明白这道题的意思,我告诉他们,你们没明白什么叫生活。”

相比于鲁迅和村上春树们做梦都没说过的那些傻话,约翰-列侬,真的这么说过。这个利物浦人后来组建了名满全球的披头士,唱了一首唯愿天下没有国家,种族和宗教的《Imagine》,跟小野洋子在旅馆的床上躺了七天,最终被某位狂热的歌迷枪杀。

你很难觉得列侬是个幸运的人。但纵观他的一生,即使你不是一个二十世纪流行乐的专家,你也大概能感觉到:列侬总归是秉持着自己的妈妈五岁时候向他灌输的人生哲理,直至终了。

人生快乐,此之谓好生活的最直接定义。人们为了让自己对快乐的追求更加具象化,因而将愉悦感与金钱建立起某种相关关系,这当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例如,天上掉下五百万的乐透彩,这可能是最快乐的事情了。

有关于此,一个颇有些阿Q精神的常春藤高校做的调查还挺有意思:

“我们调查了那些真的中了乐透彩的普通人,发现一段时间以后,他们的生活反倒会变得大不如前:在中奖后,他们或者流连更大的博彩和赌博活动直至负债累累;或者因为亲朋好友突然之间的过分热情,而感到不堪其扰。其结果是,他们要么背了中奖前没有的债,要么丢了中奖前没丢的朋友。”

这种不合常识的悲剧发生的原因在于:人们一旦有钱了,直觉驱使下,他们会将这些钱全部花给自己。

而按下葫芦起了瓢,永远无法被满足的消费欲望,遇上这样一个物质资源极度过剩的时代,导致的结果是:你发现自己怎么花钱都不爽。

但道理就是这样:其实他们也不必自诩或自嘲自己是佛系少男少女如何如何,人家那篇爆火的推文开头就说了——无非就是找个理由掩饰自己的丧。

人们消费水平的增长速度,已经很难够得上自己心里愉悦感的阈值。

前两天看了一个TED Talk,演讲者是哈佛商学院的诺顿教授。老诺说他们做过这么个实验:给加拿大地区的某高校学生随机分发两种信封。第一种信封,里面有5-20刀不等的现金,以及一份指令:请在今晚之前为你自己花掉这些现金。而第二种信封,同样是5-20刀不等的现金,不过指令则变为:给别人花掉这些现金。

当晚,诺教授通过量表的方式收集数据,测量这些大学生因为这笔小钱而感受到的愉悦值。结果是:那些给别人花了5到20刀的人,觉得更加开心一点。

“对于大学生来说,5刀现金看起来跟星巴克咖啡是一样的。但即使是他们都买了一杯摩卡咖啡,有的人自己喝掉,有的人买给自己的亲朋好友乃至陌生人…我们也发现,后者往往能感受到更大的愉悦。”

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大概在于:“因为给别人做了点什么而产生的积极的心理回馈”,或者说,某种类似因“帮人解围”而产生的满足感和掌控感,在我们当今的社会中,已经悄无声息地变成了“稀缺资源”。因此给予,或赠予这个行为本身,也更容易帮助人们获得心理上的满足,进而获得列侬母亲口中的“生活之匙”。

类似的情况同样发生在那些贩卖宠物用品的商店里。当你看到同一个品牌出的八种不同口味(其中以盐烤三文鱼最为尊贵)的猫罐头时,你真的会由衷地羡慕那些猫主子们的生活。流连其中的顾客们,显然不会自己食用这些罐头。但当铲屎官们瞥到自己的小主望着盐烤三文鱼期待的眼神时,那种爽感自然就来了。

让好生活如约而至,这是个美好的设想。无奈我们对于资源的取用,反倒揭示着人们内心对于生活本身的不切实际的奢望与幻想。因而往往,为了这样好生活的设想,人们该做的不是“再给自己买点什么”,而是帮别人做点什么。

最近,在北京通州万达商场出现了一个特制饮料贩卖机。本以为能品尝到免费特饮的顾客们发现,接到的却是一杯“脏水”。

之后,一段在机身上播放的视频揭示了此次活动的意义:我们手中接到的这杯“脏水”,可能是饮水困难地区孩子们的日常。实际上,这是由宜信指旺财富发起的一项创新公益活动,旨在支持壹基金净水计划。

也许在今天,已经很难有什么神秘饮料可以取悦你我。但这个神秘的贩卖机却告诉你:对于这些孩子们来说,他们的好生活,或许就是喝上一杯清澈的饮用水。

如果你愿意点击阅读原文,分享朋友圈让更多朋友关注净水计划,就会由指旺财富捐款支持一个孩子一天的安全饮水,那么这群孩子对于他们好生活的期望,应该就会变得更加实际。而屏幕对面给予他们这些关注的你,正如指旺财富所言,也将会让好生活如期而至。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