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唐辛子       2017-10-15    第501期

客观性失恋

人生最糟糕的,其实不是被别人抛弃,而是被理想中的自己抛弃,被“想成为的那个自己”抛弃。

日本女事记 0 0

有个年轻男孩失恋了,来对我诉苦:“我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接送她上下班、帮她做饭,甚至帮她洗衣服……我记得她的生日,为她准备生日晚餐和生日礼物;圣诞节和情人节也不例外。可是,她还是对我说: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不要再来打扰我……”

“为什么会这样呢?辛子姐姐,你说说看,为什么会这样?”男孩非常委屈,问:“都说真情可以打动人心,可为什么我的一片真情就是不能打动她?”陷入失恋的男孩很痛苦,他不知道该如何摆脱这份苦恼,脑子里空落落的,垂头丧气,对整个世界都无法提起兴趣。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多情的男孩子。在脑子里拼命搜刮了好一阵子之后,忽然想起这么一个词:客观性失恋。这是“失恋女王”宇野千代发明的失恋专业用语,是她从屡败屡恋、屡恋屡败的爱情人生中总结出来的“失恋宝典”。

作为久负盛名的史诗级失恋专家,宇野千代在随笔中写道,“失恋”这种状态,就是心里变得空落落的,找不到任何东西来填补——也就是内心处于真空状态。而失恋无法根治,通常是因为失恋的人对于能够填补内心真空状态的事物有抵抗力——他们喜欢回忆,喜欢想东想西,并拒绝接受能够填补内心真空状态的任何东西。宇野千代因此说:这种真空状态是最不可取的。想抛除失恋的烦恼,第一件事就是去除抵抗力,让内心填入一些东西,别让你的心空落落的。

可是,如何填补内心的真空状态呢?宇野千代的建议是:先做上一套“失恋体操”——关起门来,像小鸟、虫子一样,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放声大哭。在这样的大哭之中,“不可思议地,身体里某种恍如硬疙瘩之类的东西被散发弥尽,那条失恋的虫子,也随之一下子便被抖落了”。

在歇斯底里的放声大哭之中,一种豁然开朗的情感涌现,你的身体里跳出另一个自己,对正在大哭着的你说:“多么可怜啊!你居然在为了失恋而哭泣哦!”宇野千代将这种内心中自己与自己的对视、对话,称为“失恋的客观性”。她认为这种“客观性”非常重要:只有当你跳出自我,像凝视他人的失恋一样来看待自己的失恋时,失恋的本质才会显露。哭完之后,擦干眼泪,给自己化一个完美的妆容,穿上最喜欢的衣服,走出去试试吧!宇野千代说:一段新的恋情,也许正在前面不远的拐角处向你招手。

宇野千代的“失恋体操”貌似适合女孩,不太适合男孩。不过如果关起门来做“体操”,但做无妨,反正没有人能看到。而“失恋的客观性”也极高明——这种跳出内心,以“他我”来看“自我”的方法,其实适合于任何状态下的自己:成功时的自己、失败时的自己、得意时的自己、失意时的自己、恋爱时的自己、失恋时的自己……各种各样的自己。

例如上面那位失恋的男孩,如果他能用“失恋的客观性”来看问题,能跳出自我的框框,以另一个自己的身份来看“失恋的自己”时,或许就会发现,其实根本不存在失不失恋的问题。因为从那个女孩对他的态度,可以清楚地看到,女孩对他根本没有任何感觉,他不过是自己跟自己恋爱,然后自己跟自己失恋而已。他爱上的,只是自己爱上别人时的那种感觉,跟那个女孩没什么关系。

从“自我”的框框里跳出来,客观审视自己,将那种空落落的感觉摘除就好。要相信一切都会过去,因为时间会帮助你。人生最糟糕的,其实不是被别人抛弃,而是被理想中的自己抛弃,被“想成为的那个自己”抛弃。所以,如果看这篇文章的你,此刻正失恋,那么,就从失恋开始吧——开始节食,开始健身,开始仅仅为了爱好与兴趣去学习一件事物:可以是摄影,可以是绘画,可以是某种乐器,甚至收集漫画或模型或卡片……当你的精力与兴趣开始转移,内心的真空状态被其他事物填满时,你会发现曾经沮丧的自己突然消失了。因为失恋,你开始获得另一种人生经验,甚至因此学会如何更好地爱自己,这便是最好的“得恋”了。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