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陈艳涛       2017-10-15    第501期

极品前任

其实,我们都活在前任的余光或者阴影之下,无论是情场还是职场。在每一个转角,都有可能劈面迎上一个叫“前任”的人。

对照记 0 0

在感情和婚姻的世界里,能成为“极品”的前任,通常有两种。第一种是林黛玉这样的,在最美的年华逝去,从此,她成为一个女神,成为“世外仙姝”。

《甄嬛传》里的女人都不是等闲之辈,个个都有十八般武艺宫斗权谋,但任凭她们怎么算计,都斗不过一个人——不是甄嬛,而是故去的先皇后纯元。她在年轻的皇帝最爱、最眷恋她,也是盛放的年华逝去,没有经历年老色衰,也无需与人勾心斗角,永远地活在那个叫“皇上”的男人心里。活着的女人都要经历沉浮、争斗、衰老,永远不是她的对手,未战,就已输。

可惜这些女人不知道那个极品前任的强大威力,用尽心机去和她争夺皇上的爱。继任皇后在纯元的饮食里做了手脚,让她难产而死。但继任皇后只杀死了她的身体,却永远无法夺走活在皇上心里的那个她。

甄嬛得知自己的受宠竟然是因为相貌酷似纯元,自己只是一个替代品时,心底“只求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信念轰然倒塌。她悲愤于自己痴心错付。但即便是几年后她和皇帝再度重逢并貌似重归于好时,皇帝依然认为:能当纯元的影子,甄嬛应当感到万分荣幸,而不是悲愤。

和一个美丽的背影争夺爱人,会是永远的输家。

和那些看似精明的宫里的女人不同,《红楼梦》里要陪着宝玉过惨淡生活的宝钗,就更聪明,更懂得人心。她非常了解宝玉对黛玉的深深怀念之情,她选择的方法是:和他站在一起,纪念她。她深知宝黛相爱的年纪,是青春岁月;宝黛相爱的背景,是贾府“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繁华期——他们的故事里,有着所有美好的元素。她是他床前永远的明月光,他心口永远的朱砂痣。

第二种前任,则是因彪悍而“极品”,比如凤姐。若是那个年代能离婚,而王家又没有那么实力雄厚、虎视眈眈的话,贾琏只怕早已休了凤姐,把她变成前任,甚至前前任。

凤姐引领了另一支极品前任的队伍,那就是对现任或小三赶尽杀绝,也不给犯过错误的丈夫留丝毫余地。

《红楼梦》还有几个隐形的前任,比如尤氏的、邢夫人的前任。她们都是后来扶了正的,她们的前任去世,书里未细说,我们也无从猜想其品貌,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出身、来历要好于被扶正的邢夫人、尤氏,又因为是发妻,陪伴贾赦、贾珍度过年少时光,一起成长,又生育了子女,感情想必不同,即便对方是荒淫无耻的两个男人。

在隐形前任的余光之下,在可能后任的追赶之下,邢夫人和尤氏这样的继室总显得有些凄惶。不被尊重,不被重视,一个满腹怨气,一个小心做人,都不够理直气壮。

对于作为改革者的探春来说,凤姐就是她职场上的前任。在这个前任的位置上,凤姐做得很好。《红楼梦》里还提供了对待前任的反面典型。管厨房的柳嫂子因为茯苓霜、玫瑰露的事情被停职,秦显家的接管了厨房。甫上任,秦显家的就开始大肆调查前任的亏空和疏漏,然后忙着打点各路领导。不料,才一天就风云突变,柳嫂子官复原职,秦显家的不仅没占到任何便宜,还得灰溜溜地自己掏钱把用来送礼的东西补上。

这既是职场之道,也是政治之道。想清算前任,首先要确定自己是不是站稳了脚跟,否则,还没看清前任的水有多深就开始大肆批判清算,喜剧化的秦显家的就是前车之鉴。

其实,我们都活在前任的余光或有阴影之下,无论是情场还是职场。在每一个转角,都有可能劈面迎上一个叫“前任”的人。既然前任是每个人的命运,躲不了也挡不开,惟愿苍天,发配来的那个前任,不是最奇葩、最极品的那一个吧。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