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李树波       2017-10-15    第501期

当代美第奇与风格派

在整个20世纪,平面设计、服装设计、室内设计、广告设计等都深受风格派所确立的范式影响——风格派的原则简直就是为大规模生产、大规模消费的现代社会度身定造的。

北纬59度 0 0

虽然蒙德里安用构成来清除女性在视觉艺术中的影响,但是说到风格派,不能不提一位女收藏家。生于1869年的海伦娜·克罗勒-穆勒是一位德国工业家的独女,嫁给父亲公司另一大股东的弟弟安东·克罗勒。在安东手上,公司迅速发展。但是安东常说:“还是太太的收藏增值更快,把我的业绩比得几乎接近负债了。”

海伦娜在艺术鉴赏和收藏上的指导老师,是艺术评论家、画商亨克·布瑞姆。布瑞姆有一套关于现代艺术的理论,认为梵高就是艺术精神升华到纯粹阶段的产物。海伦娜是个肃穆的人,对于能让人接近超凡入圣的艺术无保留地热爱。她曾经是欧洲最专注于收藏梵高的人,她的这批收藏在数量上仅次于梵高博物馆,在艺术价值、独特性方面也毫不逊色。

那么海伦娜·克罗勒-穆勒和风格派又有什么关系呢?海伦娜在布瑞姆推荐下,大量收藏风格派画家巴特·梵·德·雷克的作品,还跟他学画。梵·德·雷克用图形设计的手法画船员、工人等劳动人民,呼应着俄国革命的风雷。《风格》杂志创刊于1917年11月,风格派成员里,杜伊斯伯格和奥德都是积极投入社会活动的左派。海伦娜支持激进艺术,收藏了很多风格派作品,并提供空间给风格派在海牙做了几次展览。

要改造社会,肯定不能停留在架上艺术上,而是要造出一个全新的生活空间,才能改变现有的社会关系。所以风格派的产品清单里,出现了椅子、家具、室内装修、建筑,从各方面都接近德国的包豪斯。但是风格派的设计比包豪斯要有情、有趣一些,也许就在于创作者心里的这些激情。

去掉细木工家具的繁文缛节,去掉标明家底地位的昂贵材质,里特维德设计的红蓝椅,采用横平竖直的开放结构,构件不是贯通而是搭建在一起的,一目了然到了极点;色彩则是原色或无色,体现了去结构、去材料、重趣味的崭新观念。风格派建筑师们给自己或者主顾设计的新型住宅,也毫不犹豫地去掉代表布尔乔亚文化和趣味的旧风格,以极简、便利、通透为原则来重构家庭空间。里特维德在乌特勒支给寡妇特鲁斯·施罗德设计的施罗德住宅就是这个风格的典范。 

从外部看,它似乎是一件以白色、灰色立面构成,以原色点缀的大家具,内部有好多好玩的动态可变空间。要求是施罗德太太提的,她希望没有墙壁、空间共享,所以里特维德用滑动和旋转面板满足了三个孩子和大人在不同时间段对空间的不同需求。这幢几乎取消了梁柱关系的建筑,似乎永远停留在青年时代,再过几百年看起来也不会过时。不过,风格派设计师心目中为无产阶级打造的乌托邦,只会在资产阶级那里找到知音;无产者朝思暮想的,其实是秀才娘子家的宁式床。

密斯·梵·德·罗1929年设计的巴塞罗那博览会德国馆,也以“自由空间”和“流动性”为核心概念,同时用金属、大理石和缟玛瑙加强材质感,在尺度上也更精确打磨,充分展现德国人的加工智慧。

1910年,考察佛罗伦萨以后,海伦娜·克罗勒-穆勒开始自我定位为当代的美第奇,建一间博物馆势在必行。她起初邀请两位德国建筑师出方案,其中一位就是后来大放异彩的密斯·梵·德·罗。因为时局变化,博物馆的梦想落空,海伦娜也几次精神崩溃。最后,她把所收藏的12000多件艺术品捐给国家,条件是荷兰政府要给她建一个美术馆。克罗勒-穆勒美术馆总算在1938年7月落成。在此之前,荷兰没有收藏现代艺术的博物馆,也几乎没有人收藏毕加索、塞尚,更不用说在抽象道路上走得更远的风格派了。海伦娜守护荷兰现代艺术的历史地位也终于确立。

不过,相对于纯美术,风格派对实用美术的影响更甚。在整个20世纪,平面设计、服装设计、室内设计、家具设计、广告设计等都深受风格派所确立的范式影响——风格派的原则简直就是为大规模生产、大规模消费的现代社会度身定造的。不得不说,视觉文化是时代精神的外化。荷兰的重商文化和民主情怀本来是一把实用的小刀,却屡屡在艺术史的关键时刻割破别家的画布,整出一个新世界。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