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阿饼   李伟(图)    2017-11-01    第502期

从“税收洼地”到中亚商人淘金热土:霍尔果斯为何这么火?

“五免五减半”税收优惠政策,吸引了中国半个影视圈的资本,催生了数百家财务代理中介,然而这些都是“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的插曲。税收洼地?现在对霍尔果斯下定义,或许为时还早。

新经济 0 0

新疆伊犁的霍尔果斯市无疑是今年政经界的国家级“网红”。

年初就有消息说,在霍尔果斯注册的公司实在太多,工商局营业执照都不够用。霍尔果斯商务和经济信息化委员会的资料显示,截至9月20日,霍尔果斯已累计吸引12740家企业入驻。2017年1—9月落地 8134家,注册资本达1174亿元。影视文化公司就有1847家,注册资本超过150亿元。

9月19日中午12点,厦门。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一区三园”联合招商说明会还有两个半小时就开幕,参会嘉宾及记者围着霍尔果斯政府代表团就霍尔果斯各种企业入驻的相关问题进行咨询交流。

当被问起现今在网上被提及最多的几个关键词——“税收洼地”“影视明星扎堆注册”,霍尔果斯招商局局长许新明说:“过分夸大霍尔果斯的税收政策优势,把霍尔果斯打上‘避税’的标签是错误的!这样片面解读,曲解了国家对霍尔果斯作为西部发展新型经济开发区的综合优势及条件考量,税收优惠政策并不是霍尔果斯独有,它是国家支持西部地区经济发展建设的一项国策,霍尔果斯在国家各项优惠政策的扶持下,它独有的地缘优势、百年通关的积淀、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这个国家级跨境项目的引擎带动作用才应该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一带一路”上的现象级插曲:新晋中国影视圈聚集地?

从伊宁机场到霍尔果斯市,车程约一小时。司机小莫专门给霍尔果斯的中介服务商提供服务,拉的全是中介服务商的客人,要么是来注册的,要么是来实地看看的,几乎每天都在来往霍尔果斯和伊宁机场的路上。

每次客人上车,小莫就会从内后视镜里看多两眼,猜测其来头——从2016年以来,来的人不是明星就是老板。他们全是各地来注册公司或做法人实地检验的。

“万一哪天上车的真是范冰冰、赵本山或吴京呢?”小莫笑了。

众多明星大腕的名字不断出现在当地投资的影视公司的法人名单上,越来越多的热播影视剧后面打上了“霍尔果斯××公司出品”的字样。范冰冰、黄渤、邓超、赵本山、王学兵、张嘉译、陈坤、吴奇隆、胡军、佟大为等20余位明星都直接或间接地担任了“霍尔果斯系”各文化传媒公司的法人或控制人;国内主流的电影公司,如光线、华谊、博纳、乐视、嘉映、华策、欢瑞世纪、耀莱等,超过一大半已经在霍尔果斯注册了公司。

资本的本质是逐利,集体扎堆,必然绕不开“省钱”与“盈利”。首先是所得税的“五免五减半”政策,即从2010年1月1日起,规定的七大产业,在霍尔果斯新注册公司,就能从取得第一笔生产经营收入起的五年内享受免征企业所得税,之后五年则“先征后返”,向企业返还地方财政留存的部分。

根据优惠政策算一笔账,就会明白霍尔果斯为何被贴上“避税”的标签:某影视公司年营业额1亿元,平均利润率10%,增值税实际税负率5.6%,按正常情况,企业所得税+增值税+附加税一年要缴纳8839622元。在霍尔果斯,按最低的15%奖励标准计算,最后税收5538679元,比原来节省了3300943元税收。

花很少的钱、省很多的钱,这是霍尔果斯的魅力。今年1月份,中国证监会又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签署协议,对达到条件的新疆企业上市实行“即报即审、审过即发”的绿色通道政策,这又吸引了更多野心勃勃的影视大佬奔向霍尔果斯。

电影业是现在最受资本青睐的行业之一,霍尔果斯作为全国企业税收最优惠的地方,两者结合,就形成了“一带一路”中的现象级插曲。

“税收洼地”最被人诟病之处,是这些公司大多并未在霍尔果斯实地办公,甚至出现一百多家公司注册的办公地址在同一层楼的怪现状。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瑞对此现象并不担心。他说:“去‘税收洼地’注册给企业自身带来利益,这在全世界都有类似的做法。它给当地也带来了一些好处,比如注册需按照税务征收的属地原则交管理费,即使有优惠政策也要交一定的税。再者,这提高了地方知名度,这对企业和当地经济发展都有正面影响。”

当地税务部门证实了刘瑞教授的看法。数据显示,今年1月霍尔果斯的税收收入突破了3.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16倍还多,其中贡献最多的就是文化、体育、影视娱乐行业。

财税代理公司合法否?价值几何?

“五免五减半”政策还在这个地广人稀的西部边陲小城催生出了另一个庞大的群体:300多家财务代理公司。从网络上搜索,轻易就能找到大量代办霍尔果斯企业落户手续的中介公司。它们往往以“税收洼地”“最后的避税港”“中国的开曼”为噱头招揽客户。

阿里财税负责人王辉认为,目前来霍尔果斯投资的客户中,轻资产类型的客户占了50%—60%,他们的实际经营地址大多在北上广深,来一趟新疆不容易。市场有“痛点”,自然就会产生商机。

“从2014年开始,大家都看到了机会,北京、广东、上海的企业在霍尔果斯注册成立新公司的数量出现井喷,代理机构的生意可以说是干不完!”天兴创业是霍尔果斯的第五家代理公司,负责人马岳华很庆幸自己的团队赶上了好时机。

天兴创业的创始人中有一位是传媒人出身,曾就职于某上市传媒公司。2013年,他就陆续听到一些影视巨头来霍尔果斯开公司的消息。当时他也为所在的集团在霍尔果斯注册了公司,体会到了霍尔果斯的税收政策对影视文化行业的优惠力度。第二年,他便与另外三位合伙人创办了天兴创业。

据马岳华透露,今年1月至今,天兴创业的注册量是1300—1500家,在当地代理市场名列前茅。天兴创业与京疆创业、神州顺利办三家代理公司总共占了市场份额的60%—70%,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势。

对于外界对代理服务合法性的质疑,马岳华回应说:“你来霍尔果斯服务大厅就知道了,新疆作为维吾尔族自治区,所有的手续都比内地严格很多,从注册、刻章到领取发票,审核严格,甚至有的业务需要提供公证处的公正函才给办理。无论是我们还是企业,想借着税务筹划钻空子是不可能的!”

通过这些代理公司,在霍尔果斯注册成立公司大概只需10个工作日。从注册、地址、一般纳税人税控机设备、保险柜、后端服务代记账、报税、免税申报、开票、领票、增值税返还等,费用在五千至两万元,就能有一条龙服务。不过,日后公司实际运营的一系列费用才是高昂的成本,这也是代理公司真正收入的来源。

企业一旦注册在当地,包括购买发票、开具发票、报税等一系列事项都要在当地办理,对于大多数在当地并不设办公人员的公司来说,就只能委托给当地的代理公司,而这笔费用通常每月2000多元。这意味着在当地开设公司在运营过程中的这项成本每年至少要2.5万元。

这种依托政策而生的经济现象,对霍尔果斯政府来说也是一个全新的课题。霍尔果斯政府对财税公司及中介代理公司在运营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组织专家进行不断研究,不断规范和加强监管。今年年初,政府出资出人建成霍尔果斯中小企业服务平台,对外开放式办事大厅,帮助各类企业办理在霍尔果斯入驻发展的所有手续,近身解决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各种困难问题,下一步,准备开设霍尔果斯政策讲堂,由主管各部门、行业的政府官员代表政府为企业进行政策解读,把霍尔果斯的各项优惠政策放进透明的玻璃杯,让企业喝得明白,喝得放心。

神州顺利办的负责人郭彦成认为代理公司的价值不只是帮企业跑腿。免税备案完成以后,能不能真正意义上享受优惠政策?风险能不能真正意义上得到控制?注册地和经营地不一致的情况下,不一定能及时了解当地的形势变化,可能会出现决策偏差。这就需要一个长时间段的、专业的财税团队来为企业服务,承担一定的责任。

“霍尔果斯的代理公司是很多,但它们大部分止步于帮客户完成信息采集和工商注册,没有实力和团队去完成第三阶段的财税托管服务。而这才是与客户有最切身利益关系的部分。” 

通过与客户的密切接触,郭彦成也发现,大多有意向来霍尔果斯实体落户的企业,最大的顾虑是两个:人力资源和配套支撑。

他认为,配套薄弱的问题,政府和有实力的企业正在通过建设产业园来打造上下游产业链,“硬件”问题在一定时间内是可以解决的。项目落完后,怎么实现“软件”的跟进?最终还是回到人身上。

据郭彦成了解,霍尔果斯的常驻人口六七千人,加上流动人口不超过2万人。他希望由政府去引导,从伊犁或周边兵团调动人员,解决人才紧缺问题。

“税收优惠肯定不是我们来霍尔果斯投资落户的决定性因素。”

从时间来看,热闹才开始,“五免五减半”政策的截止期限远在2020 年。候鸟式政策红利受益者,是否将随着政策的窗口期而撤资离开?

“霍尔果斯的发展饱含了我们一代人的心血,我们很珍惜今天所获得的发展机遇,我们将努力把霍尔果斯建设成我国向西开放、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窗口、新疆跨越式发展的经济增长极和沿边开发开放的示范区。” 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常务副书记、管委会主任、市委书记王刚表示。

显然,霍尔果斯政府的理想目标,是投资者能看到霍尔果斯作为向西开放支点城市的区位优势,安下心来做生产经营,通过霍尔果斯走出去,开拓中亚国家乃至欧洲的市场。毕竟,一个地方的经济要发展,还是要靠实体落户来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轻资产或虚拟经营,只能是泡沫经济。

博仕皓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就是霍尔果斯市政府从深圳招商引资来的“明星企业”,来霍尔果斯主要是开发智能机器人。据行政总监王海霞介绍,产品在霍尔果斯通过中欧班列运输,加上转运的时间,直达欧洲不会超过30天,相较之下,从东部走海运到欧洲至少得花上90天。对外贸企业来说,省下的时间一下加快了回款周期,减轻了资金压力。尝到了甜头的博仕皓,计划在后期开拓霍尔果斯周边的中亚五国市场。

伊犁辰农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何德选择在霍尔果斯投资农产品深加工生产线,看中的则是当地的农作物资源甜叶菊。这种新疆已实现规模化生产,且含糖量比其他地区高很多的植物,提取后就是该公司的主打产品:甜菊糖苷。它是一种零卡路里的甜味剂,适用于糖尿病人,比较健康,目前在欧美市场非常受欢迎。

“‘五免五减半’肯定是一个好政策,但对于我们来讲,不是投资的决定性因素。”何德测算过,按照计划明年的年产值是1.35亿元,若在霍尔果斯直接加工,各方面成本至少能节省10%,价值500万到1000万元。

何德也在考察哈萨克斯坦的中药材市场。他发现当地大都没有中药材的深加工技术,常常因为价格浮动而浪费掉。“我们如果能利用好这些资源,可以带动周边地区近5万亩的种植,农户们也有收益保障。”

博仕皓和伊犁辰农生物技术的愿景,正是霍尔果斯政府迫切期望的局面。“全世界想进入中亚市场的企业最终都会看好霍尔果斯。我们将率先从商贸、旅游、会展起步,并且一定要把握一个原则:高水平的企业投1元钱也应让它们进合作中心,低水平的企业想投10亿元也不允许它们进来。”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外经局前局长许承志在多年前这样说。

霍尔果斯之变是中国西部大发展的一个缩影。阿拉山口、巴克图、吉木乃、红其拉甫、吐尔尕特等新疆口岸都可以依此类推,到时候中国向西开放的大格局就全面打开了。

“中国的西部尽头,世界的十字路口。”

美国作家韦德·谢帕德(Wade Shepard)在过去10年里一直记录着中国经济发展。2010年5月,他曾探访霍尔果斯。他眼中的口岸,车仍未通,仓储和制造业需等多一年半才见起色,中哈跨境自由贸易区则是个卖中国廉价货品的小市场,目及之处除了戈壁滩就是雪山,“在谷歌地图也搜不出这个地方,根本没办法告诉朋友我究竟在哪儿”。

这个韦德·谢帕德印象中的“不存在之地”(middle of nowhere),在霍尔果斯无水港商务总监赫沙姆(Hicham Belmaachi)眼中,是“东方与西方相遇的连接点”,赫沙姆认为,霍尔果斯有望成为地区和国际贸易中心,扮演亚特兰大在美国的角色。

这种说法正成为现实。

霍尔果斯已成为中亚商人的淘金之地。哈萨克斯坦商人加吾兰在阿拉木图经营牛羊肉,听朋友说,合作中心人气很旺,今年5月便来合作中心开了一家特色美食餐厅,用本国的牛羊肉、米面制作,饭菜很受中国游客欢迎,每天营业额超过5万元人民币。

今年2月,韦德·谢帕德再次造访霍尔果斯,其后他在美国福布斯网站的专栏发表《霍尔果斯:新丝路的中心驿站已到来》:“现在对霍尔果斯下判断还为时过早。你所要做的,就是过来看看,无需猜测和想象,它会展示在你面前。”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