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苏静       2017-11-01    第502期

00后CEO李昕泽:创业就像过家家

00后CEO李昕泽放言三四十岁的老一辈企业家已经不懂互联网,让雷军表示“压力山大”。而许多评论认为,李昕泽和他的公司只是“一本正经过家家”。

新经济 0 0

“他就是小孩子,很喜欢接受采访。”这是李昕泽给媒体人的印象。2017年9月,17岁的洛阳学生李昕泽因为一条短视频在网络走红,他自称是中国首位00后CEO,在15岁时创办公司“崇才科技”。

李昕泽说:“三四十岁的老一辈企业家,已经不理解互联网了,因为他们都老了。”这句话引得小米创始人雷军发微博:“作为老老老一辈企业家,我个人觉得压力山大!长江后浪推前浪,世界未来一定属于00后,加油!”那段时间火起来的话题还有黑豹乐队的“保温杯”,后者被认为掀起了中年人的危机感。

李昕泽注册公司时是在初三暑假,由于尚未成年,母亲肖蓓陪着去当地工商局办手续。  

2000年出生的李昕泽身高一米八,他长着一张娃娃脸,眼睛眯缝着的样子和卡通人物“流氓兔”有几分相似。他平时喜欢穿运动帽衫,乍一眼看过去说他是初中生也不为过。2016年上半年,信念音乐负责人90后杰斌见到李昕泽时也吓一跳,感叹“他们还是小孩”。

崇才科技的确是从“小孩”开始的。李昕泽6岁接触互联网,10岁自购服务器开发游戏论坛,13岁时和在模拟游戏论坛上结识的台湾伙伴Vayk联合成立了工作室。他们年龄小,作品质量在论坛并不突出,一度被论坛里的网友笑是“小学生工作室”。

2014年6月,李昕泽将工作室改名为“崇才工作室”,同时将工作室目标从制作模组转移到App、软件开发上,为此他注册了Cocos(一款游戏开发引擎)。

2014年10月,Cocos向所有用户开放Cocos2014开发者大会入场机会,前3000名点击邮件者可以拿到邀请函。李昕泽成功报名。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李昕泽激动不已:“我无法想象我一个在学校老师眼里不安生的学生,可以受邀来到中国最高规格的会议中心之一。”

会上他看到很多人都在交换名片,都有“高大上”的头衔,参会者大多来自科技公司。当时14岁的洛阳初中生李昕泽,从北京带回一个纪念小布偶摆在客厅的望远镜上,不久后他就在工作室的名字中加上了“科技”二字。

李昕泽注册公司时是在初三暑假,由于尚未成年,母亲肖蓓陪着去当地工商局办手续。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司系统显示,崇才科技注册资本50万元,法人代表为肖蓓,经营范围包括计算机软件开发及系统集成。回忆细节时,肖蓓习惯直接转述儿子的原话:“他说‘要是注册公司,可能会融资,也可能会拉点生意’,他说他年龄小,没有公司别人不信任他。”

肖蓓年轻时曾在国税局工作,早在李昕泽出生前已经下海从事餐饮生意。肖蓓不太懂互联网技术,但她相信儿子是电脑技术领域的行家,念初一、初二时就做了好几个小游戏。李昕泽曾经为母亲定制过一个手机游戏,类似于以人民币为素材的“消消乐”,“我一玩就大通关。我走到哪都特自豪,跟人家说这是孩子给我做的游戏,好多人都很羡慕”。

一本正经过家家?

相比肖蓓的爱子之心,普通网友对这位“00后CEO”的关注要挑剔得多,许多评论认为,他和他的公司只是“一本正经过家家”。

崇才科技对外号称麾下有员工约300名,并且不断增加,员工们基本都是00后,最小的仅11岁,他们遍布全国各地,其中有些身处国外。2015年,受邀加入李昕泽公司的卢驰年仅13岁,当时他人在美国念书,两人因为游戏《我的世界》相识。

《我的世界》是一款建造建筑物的高级沙盒游戏。整个游戏没有剧情,玩家可以在游戏中自由建设和破坏。

肖蓓介绍,李昕泽“几岁就会玩电脑”,和很多小男孩一样,他也爱玩游戏,但他喜静不喜动,对“打打杀杀”的射击搏斗类没兴趣,反倒着迷模型与地图,设计公交车模组在虚拟城市运转,“他就爱建个城市呀,安排点市长呀,那些个需要用脑子的”。

崇才科技公司初成立时,李昕泽邀请比自己还小两岁的网友卢驰加入,并任命他为公司“国际总监”。李昕泽为崇才科技核心成员设置的头衔都不小,并且不断更新。原本公司管理层有CEO、COO、交通部总监、新闻部总监等职务,今年9月,李昕泽赴俄罗斯留学之前,公司又进行了“新一届换届选举”,李昕泽卸任CEO,改为担任“崇才科技创始人、全球总裁”,卢驰则当选为CEO。

早在去年年底,崇才科技便进行了第十一次提名高管选举,当时,2000年出生的高二女生戴安然被任命为崇才科技第十任副总裁。崇才科技的官方微博称她是公司史上首位女性副总裁,“创造了历史”。

这家“高管”众多的00后科技公司甚至真有办公地点,是洛阳某地下商场的一家小餐饮门店。一年多前,崇才科技和女团组合Sunshine合作获得一些名气后,当地有商家以门店免租金提供给李昕泽。不过,即使你现在找过去,也无法当面见到任何一名“崇才科技”高管或员工。

“他们都还小,又天南海北地不在一个地方。” 李昕泽母亲介绍,除了以法人身份帮儿子注册公司外,她与崇才科技没有太多关联,公司的管理统筹主要是李昕泽在网上进行。李昕泽给公司建立了许多QQ群,多到他自己也记不太清具体数目,不过每个群里都有他,群成员有公司成员也有慕名而来的普通网友,他觉得这不失为一个防止竞争者卧底介入的好办法,因为群多了他们就分不清孰真孰假。

不论高管还是普通成员,都无法在崇才科技领工资。李昕泽解释,成员们大多未成年,没办法签合同,公司现在资金有限也开不出工资。他套用网络段子开玩笑说,没有钱的老板就先谈谈理想。2015年时,他曾以网络撰文的方式公开承诺:“要把崇才带到和阿里巴巴一样,成为有媒体采访、有融资、在各个行业峰会上都有亮相的公司。”

这些目标什么时候能真正实现,公司成员们不大在乎,他们大多数是未成年人,核心注意力在学业,课外时间在QQ群里讨论一些创业话题,对他们而言和参加兴趣社团差不多。

被李昕泽提名任命为“副总裁”的高中女生戴安然曾在接受采访时说,选择崇才是一种“少年之间的理想”,这种理想在外人看来略显稚嫩。

与崇才科技更新频繁且“高大上”的组织架构相比,这群00后捣鼓的产品相距甚远。崇才科技公司宣称已经开发了不少产品,如萌狼输入法、崇才课表、猫桌面(智能电视桌面)、Bistrot浏览器等。不过一些技术人员通过反向编译或代码分析指出,崇才现有的App、网站多是直接套用他人的模板。一位名叫“墨镜猫”的网友发帖称,崇才科技的“猫桌面”其实是复制、抄袭其作品,他说这款作品不过是自己初中刚学编程时做的,水准并不高,却被崇才科技拿来大力宣传,自己也莫名其妙“被”担任了崇才科技的高管。

“没有人能确定现在在媒体面前,我是真的还是虚伪的。”  

“00后CEO”短视频走红与“墨镜猫”的爆料,都发生在今年9月初,当时李昕泽刚到俄罗斯,正在忙圣彼得堡国立大学预科的入学手续。采访纷至沓来,“至少有二三十家媒体”。正如传闻,他对媒体十分客气,寝室的网线尚未弄妥,还有许多杂事要忙,他就跑到附近的酒店去蹭Wi-Fi,通过微信或QQ接受采访。

他强调,并非对媒体有求必应:“其一,准确来说,一些小的自媒体我是不会接的。其二,任何事都不能过度消费自己。对待这个媒体呀,我个人来说是主动的,就是表达我个人好的一面,遇到对我的一些质疑,我也是比较平稳地回复,不会生气什么的。如果一旦生气,在媒体荧幕上的形象,会改变了。”微信那头传来略带官腔的阐述,17岁的李昕泽说话时老到沉稳。他说完又总结,说媒体是一把双刃剑,利用好了是好事,利用不好可能捅到自己。

“没有人能确定现在在媒体面前,我是真的还是虚伪的。”李昕泽重视个人形象的维护,他的微信头像与昵称都很正式,10月初时,分别是穿西装打领带配徽章的半身照,以及“崇才科技 李昕泽”。

他创立的崇才科技,三大核心部门之一就包括“新闻”,负责对外宣传。崇才科技在微博、今日头条、网易、创头条等平台创建了自媒体账号,并模仿政府文件、党报消息等方式将公司的大小事编撰发布到网络,《崇才CEO李昕泽发布崇才发展策略报告》《崇才科技:副总裁戴安然对崇才科技自媒体团队提出希望》等标题可见风格。这些信息往往“名不副实”,一则名为《崇才科技交通部举行大型出游活动》的消息,实际上是几位身在山东的00后网友坐火车往返济南与淄博而已,他们通过加QQ群等方式成为崇才科技“员工”。早先,李昕泽得知他们是火车迷,便在公司内效仿国家机构成立交通部,以丰富公司的结构。

李昕泽解释,公司的宣传风格是出于用语准确的需要而确定的。“我们不能像余佳文那样,说‘企业就是玩出来的’,我不喜欢这样。” 从小热爱看央视《新闻联播》与伟人传记,他认为与其用自己想的一些词,还不如借鉴官方文件上的表达。李昕泽经常会主动提起余佳文、王凯歆等出名的90后创业者,并对他们的轻狂言语进行批评:“做人做事,有时候需要这个中庸之道嘛。不能太过狂放。” 

宣传上的“借鉴”主义同样体现在产品开发上。最早与李昕泽合作开工作室的Vayk为此耿耿于怀,他记得李昕泽提出工作室开发软件时,“直接拿现成的软件制作器,加一些东西就说是自己的软件”,Vayk不同意这种做法,李昕泽愤怒之下把他给“开了”。

母亲肖蓓在谈到儿子的电脑技术时,分享了一个趣事,她说李昕泽做过一个叫“拍老李”的小游戏。“老李”是李昕泽讨厌的数学老师,他参考经典游戏“打地鼠”,把地鼠改成“老李”老师的头像做素材,自己玩着取乐。

火起来,资源就会来。

迄今为止,李昕泽与崇才科技最引以为傲的案例有两个。

一个是为洛阳当地一家杂志社开发App,这也是公司至今最大的一笔入账,接近2万元。李昕泽将这个经历写在其“官方简历”中,称“谈判15分钟内拿下融资资金”,不过实际情况是,他是通过亲人引荐拿到订单,对方看中他的重要原因是资金有限,而他的收费远远低于市场。接单时,李昕泽刚学App界面建设不久,当时只会做按钮界面和贴图,新闻的发布与评论系统都是“借鉴”别人的,对此他自称这样能有60%算原创。

另一个是与女团Sunshine合作。2006年年初,由安徽亳州三中5名学生组成的Sunshine组合正式出道,但她们连经纪公司都还没有,也没有钱与人气。彼时,新成立不久的崇才科技正想拓展业务,双方都有需求。回忆合作内容,李昕泽将之概述为“帮忙推广”,而实际上是建议她们上淘宝买粉刷评论,他自称,还帮她们找一些公司,包括信念音乐,“她们那个《两小无猜》的MV也是我们联系制片方的”。

对比他经常主动提起的“王凯歆”时,他认为自己的团队有绝对优势:“她除了靠炒作吸引人投了那么多钱以外,从商业模式、团队建设、团队人数、团队技术,包括王凯歆个人的说话方式上,可能我们的一些成员都更厉害一些。”

肖蓓夫妇对儿子的网络走红开心,却也担心他说错话,“毕竟年龄小”。肖蓓从没在朋友圈转发过一条关于儿子的新闻报道,父亲李继红则说,同事们没有人知道这事,他也从来不说。

如果不去俄罗斯留学,李昕泽现在应该是洛阳市第一高级中学的高三学生,有人将李昕泽的报道扔进学校的家长群,无人回应。李继红理解,在当地人的价值观中,考大学、参军才是靠谱的出路,天天在网上搞东搞西不好好学习总归是不太好。

李昕泽认为事无绝对:“马云不也是创业吗?现在他为中国挣了多少面子,他让中国移动支付这么普遍,他让中国网购这么方便。这些欧洲国家现在都比不了,包括美国现在都比不了,中国的市场现在比美国发达得多。” 

刚在圣彼得堡大学入学不久,李昕泽有很多事情要忙。每天上课3小时,写作业半小时,往返学校与住处的路上两三小时,除去睡觉吃饭,只剩寥寥几小时,“这几个小时里,我们要弄网络,还要招新舍友,还有采访和管公司,总之一天都忙”。但他打算今年11月抽空回一趟国。投资与合作邀请随着名气而来,还有更多他所看重的曝光机会。毕竟,他宣称要让公司在15年内上市,而现在连一个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都没有。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