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郑依妮       2017-11-01    第502期

北京人民爱水果

“桃子饱满大气,最具盛世范儿,属于帝王家的必备水果。难怪每年夏天,京城里最畅销的水果非大桃莫属。四九城的北京,谁不得吃一口这大气?起范儿!”

风尚 0 0

北京人最爱吃什么水果?一年网购额过百万元的北京土豪最爱吃的是桃子、柠檬、梨、橘子和苹果。哪个区的北京人最爱买水果?当然是朝阳区群众,排在他们屁股后面的是海淀区群众、丰台区群众、昌平区群众、通州区群众。哪个区的北京人最舍得花钱买水果?东城区群众、宣武区群众、朝阳区群众、西城区群众和海淀区群众。北京大学生最爱吃什么水果?车厘子、芒果、苹果、桃和火龙果。这是天猫发布的最近一年来北京水果消费的大数据。

吃水果是一种享受,自古已有渊源。“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历史学者袁腾飞说:“唐代帝王的奢侈享受就是吃荔枝,为了杨贵妃尝这口鲜,唐明皇让人八百里加急送到长安。这种南方水果,本来就有一定的节令,加之荔枝本身娇贵不经放,从树上摘下来后,一天就会外皮发黑——不新鲜了。所以,古代皇帝什么都有,一般的金银珠宝真不算稀罕,哄不了特级美女。与时间赛跑的美味水果,才叫高级!”到如今,冷链运输的水果如奇异果、无花果等,也比普通货运的苹果、雪梨要贵不少。

紫禁城内的“水果史”,皇帝们吃的就是大气!

不同朝代的帝王,对于水果有着不同的喜好。历史上最有名的“葡萄控”皇帝,就是三国时期的魏文帝曹丕。曹家庄园种植葡萄,曹丕从小就吃,一次能吃三四斤,后来他就成了葡萄的代言人,是有史以来的第一号“葡吹”。曹丕甚至总结了吃葡萄的最好时节是夏秋之际,昼夜温差大,等葡萄上凝结了露水吃起来才是一流的。魏文帝对葡萄也是真爱,人家直接说了:江山可以不要,美人也可以不要,有葡萄就行。

宋朝末年出了一位皇帝画家——宋徽宗赵佶,他是皇帝中最好的画家。赵佶酷爱枇杷,不仅喜欢吃,还喜欢画,画了还不止一幅。其中以故宫博物院藏品《枇杷山鸟页》最出名。因为名气太大,以至于专事画作题词的弹幕狂魔乾隆都在这幅画上题了首诗:“结实圆而椭,枇杷因以名。”

地道的老北京都爱吃梅子,如今在北京大小餐馆里头也经常可以买到酸梅汤。袁腾飞说:“梅子清代进入紫禁城,一开始是作为乌梅汤饮用。但是皇宫贵族对酸梅汤的享用,比一般老百姓高级。御膳房在乌梅汤的基础上,研制出宫廷酸梅汤。酷夏时分,紫禁城里的皇帝后妃都能喝上一口冰镇酸梅汤,这种享受不是普通小民可以得到的。紫禁城里据说有五口冰窖,冬天从海子里采来的冰会藏进去,等到夏天,便拿出来冰镇酸梅汤。在没有冰箱的时代,冰镇酸梅汤便是皇家级的享受。因此老北京人都知道,梅子本身就是一种复古而高级的水果。”

袁腾飞还说:“在众多的水果品种里,我觉得最具有皇家气质的水果就是桃子。桃子是地地道道的中华佳果,在中国已经有三千多年的培育历史。《诗经》里就有提到,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它饱满大气,最具盛世范儿,属于帝王家的必备水果。比如王母娘娘的蟠桃,照理说,天庭里什么没有?而孙悟空大闹天宫、搅起风波,偏偏是为了这桃子,而不是其他水果。难怪每年夏天,京城里最畅销的水果非大桃莫属。四九城的北京,谁不得吃一口这大气?起范儿!”

西瓜如房产,都是生活的刚需。

经济学家李大霄爱吃各种水果,在这位投资老手看来,理财就是柠檬味儿的。“等你学会享受柠檬的清爽,你就能体会理财的美妙了。”柠檬是神奇地同时存在于水果鄙视链首尾两端的水果。柠檬佐以西餐调味,酸中带着清爽的香气;柠檬作为逗乐的惩罚,让人酸得直皱眉吐舌。不会吃柠檬的人,视之为酸涩的陷阱,而真正能挖掘柠檬美味之处的人,却能把它的清爽发挥得恰到好处。说起来,理财也是这么回事啊。如果你月月把钱花得精光,只能承受越来越穷的酸涩滋味;如果你学会理财,巧妙地做各种投资,那就能享受月月“躺赚”的酸爽。

李大霄自己的朋友圈,经常有人“晒”健康餐:变着花样的鸡胸肉、蔬菜、水果沙拉,只有牛油果是永恒不变的主角。不少人很难理解。牛油果其貌不扬、口感软腻,因其价格昂贵,还被贴上了“中产水果”的标签,雄踞水果鄙视链的上游。在李大霄看来,价格门槛加高辨识度,牛油果走红不是没有原因的。他相信总有一天,随着消费升级的完成,人民钱袋也越来越鼓,牛油果就会变得跟苹果、香蕉般寻常,成为客厅的常用摆设。

炎炎夏日,无论是农民工、国贸白领,还是土豪老板,总少不了吃点西瓜解暑。人人都消费得起的西瓜,当然享受不了如车厘子、牛油果、蓝莓般被仰视的待遇。在不少人眼中,地摊上几块钱一斤的黑美人,和水果专门店里小巧又无籽的麒麟瓜之间,绝不仅仅是品种的差别,更是品位的差距。

李大霄说:“其实,西瓜就和房子一样,都是生活的刚需。能力有限的时候,又何必纠结大小、地段、学区,赶紧‘上车’才是关键。在挥汗如雨的夏天里,重要的是有西瓜解暑,何必在意品种?没准在下一个夏天,你就有了更多的资本,尝尝不一样的西瓜,换换不一样的房子。”

编剧史航也爱吃西瓜:“在我心里,西瓜特别能够代表北京。不仅因为北京郊区有很多西瓜很棒,主要还是西瓜是最平民化的水果,买一个西瓜管一家人,而且特别解暑解渴,是特别管用的存在。我偶尔客串做演员,拍戏过程中,最想吃的是冰凉的椰子。拍戏的环境,往往都是很潮湿郁热,不少还很污浊,空气不流通。此时吸椰汁最提神醒脑。一吃椰子,椰林树影就会闪过,仿佛置身富有浪漫活泼气息的热带海滩,心情也会随之好起来。”

因为工作原因,史航经常需要长时间地进行大量阅读,在阅读时经常会在书桌上备好一个果盘。圣女果和香瓜就是他的首选。“我觉得如果要拿一个水果代表自己,那应该是香瓜。香瓜有着很接地气的味道,口感脆甜之外,还有一股清香,交往起来舒服就好。而圣女果吃起来方便,不需要吐核,抓一大把便可以好生安心地吃着,滋味可口,既不会干扰你看书,也可以让你专心手头上的事,嘴上又吃得很开心。”

谁说水果不能烧菜?

对于《舌尖上的中国》导演陈晓卿来说,水果就是美妙的食材,和肉类搭配起来有着意想不到的惊喜。他说:“拍《舌尖上的新年》那会儿去了台湾,我们发现台湾有一种独特的调料叫凤梨酱,有着咸香发酵风味。做法是把凤梨切小块,加入发酵过的黄豆,一份盐、两份糖,充分搅拌。封瓶前加入几片甘草片,密封腌制一个月。用豆豉和凤梨酱一起蒸红秋姑鱼,红秋姑鱼色泽大红,在鱼背上划几刀,把凤梨酱淋在上头,蒸的时候,看着鱼肉慢慢开裂,凤梨酱渗进肉里,好吃得不得了。”

陈晓卿在中国各地的美食中,看到了劳动人民的智慧。说起水果烧的菜,有一道让他印象深刻。“川菜里有一道菜叫甜烧白,在西北地区叫夹沙肉。做法是把猪的肥膘肉(后臀肉)先煮熟,切成薄片,卷上豆沙,然后在碗里码一层龙眼,再放进肥膘肉卷,最后放一层米饭。蒸熟以后把碗倒扣过来,就是甜烧白。龙眼爽滑、清润、多汁,和肥肉的味道配合得天衣无缝。”

中国人习惯吃水果的原味,其实古人早就开始学习烹饪水果了。北京有一道传统小吃叫小吊梨汤,用切块的梨子、梨子皮、银耳、冰糖和乌梅煮汤,再撒一把枸杞,煮成稍有些稠的汤汁。喝的时候只见蜜糖色的汤水,温着喝、冰着喝都好,清润不腻。

杭州G20宴席上的头盘就是蟹酿橙。这道菜在南宋美食家林洪的《山家清供》里有记载。这本书里有很多我们现在很难复原的菜,其中一道就是蟹酿橙。在人民生活质量比较高的宋朝,蟹是很受欢迎的,但橙子还是一个稀罕物,人们最早还是把它当成一个盛食物的器具,但相比热菜,盛蟹这样比较生冷的菜比较合适。做法是先把橙子掏空,最重要的工序是一定要在里头留一勺橙子的浓缩液。然后把橙子放在蒸笼上,将蟹黄、蟹肉、蟹膏分层地码在里头,再加入苦酒。

哪里有“臊”气,哪里就需要柠檬。柠檬就是食物界的万能小助手。陈晓卿说:“柠檬入菜最早在广府十三行,一道西柠软煎鸡,是迁就洋人口味而来的,后来全国各地都有不少柠檬做的菜。柠檬的绝技,就是用果酸替代醋,更加天然提鲜。广西南宁高峰镇有一道名菜柠檬鸭,将鸭子剁成鸡蛋大小的滚刀块,配上蒜子、老姜和姜芽,柠檬去除了鸭子的臊味,提鲜的效果非常明显。”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