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芝麻       2017-11-01    第502期

去阿尔泰打猎

13000 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棕熊、欧亚狼、麝香鹿、渡鸦、马鹿,都可能成为战斗民族的猎物。在俄罗斯,公民可以合法持枪用于自卫,美国的雷明顿700 狙击步枪,捷克的CZ550,俄罗斯的VEPR ( 俗称野猪 ) 、赛格滑膛枪和贝加尔滑膛枪是常见的狩猎用枪。

旅行 0 0

据2015年俄罗斯环保组织的评估,阿尔泰边疆区被列入了“俄罗斯最干净的区域”。政府大力倡导保护大自然,发展旅游业,这里也成了“硬汉总统”普京最喜欢度假的地方。选择横跨亚欧大陆、充满异域风情的俄罗斯,相比飞往欧洲,免去了近半舟车劳顿的时间。广袤无垠的西伯利亚山脉上白茫茫一片,积雪终年不化,间或大片绿植、湖泊星罗棋布。到达托尔马切夫机场后,雪域高原、原始森林等俄罗斯自然人文景观沿着总长295公里的阿尔泰小金环线路层次铺开。没有重工业和大型矿业的污染,一切都是最初的模样。

1893年,随着西伯利亚铁路大干线建立,西伯利亚逐步发展起来,成为仅次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俄罗斯第三大人口城。1926年,城市改称新西伯利亚。这里有全俄最大的芭蕾歌舞剧院,以及西伯利亚大铁路沿线最大的车站,一个你颠簸上60多个小时就可以去到贝加尔湖畔的车站。 

如今,李健歌声中的贝加尔湖畔,已经没有当年西尔万·泰松居住时的平静。在西伯利亚原野上驰骋5个小时,一路丰美的水草和茂盛的丛林呼啸而过后,在素有“东方小瑞士”之称的阿尔泰边疆区心脏,可以找到另一处宁静。莫斯科人喜欢来到阿尔泰地区度假,空气中高于城市平均数数千倍的负离子,洗涤着城里人满身的疲惫。

像“战斗民族”一样去原始森林中打猎。

俄罗斯人被唤作 “战斗民族”并非一句空话。亚健康的城市人平日无处解放的天性,在粗犷原始的西伯利亚原野上重获释放。郁郁葱葱的密林里,窸窸窣窣着战斗民族的身影。他们越野、骑马、钓鱼、狩猎、摇蜂蜜、割鹿茸。在当地人的带领下,游客也可以参与其中,与大自然来一次最亲密的接触,跟战斗民族一起去打猎。

隐藏在卡顿河河岸的“三只熊”度假村,是当地最具西伯利亚特色的度假地之一。游客可以选择入住客房,或者租下度假村主人的小木屋,进屋之前要深呼吸,以免看到打猎爱好者主人陈列于屋里的狩猎战利品时再来倒吸一口凉气。“三只熊”度假村的主人——老绅士安德烈先生就是一位古道热肠的向导,他还特意为中国的客人准备了中文介绍手册,更喜欢亲自带领客人在林间小道一边哼唱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一边探索动物的踪迹,寻找大城市里没有的感官刺激。

正规的狩猎场也是被政府允许的。一年有3个狩猎季: 4月中旬到4 月底主要猎捕各种鸟类、野鸡、鹅、野猪等;8月的第三个周六起,猎人有两周的时间追捕水鸭、鹌鹑;而从12 月份开始一直到来年2 月底是最长的打猎季,麋鹿、熊、狐狸等大型动物于此时成为被狩猎的对象。

如果你心存疑虑,如此狩猎是否会破坏生态平衡,同时也是资深猎人的安德烈先生可是会亲自带你前往阿尔泰边疆区市长办公室问个明白。鸟类狩猎时间之所以短,是为了留出充裕时间让其大量繁殖,保护生物链免受破坏。野猪则是农场主们公认的有害动物,它们所到之处良田庄稼被毁,被糟蹋的土地难以再次利用,因此也需要定时被捕猎。敬畏自然是俄罗斯猎手的原则,他们有“三不打”:青壮动物不打、怀孕的动物不打、雌性动物和幼崽不打。

什么也别带走,最好的都吃掉。

打到猎物,唯一也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把它吃掉。俄罗斯是肉食者的天堂。马鹿肉、野猪肉、狍子肉、野鸭肉于林间生火炙烤,人间美味。如果你枪法够准且运气够好猎到一头熊,找到猎厨,他可以就地为你烹饪熊掌,配上鱼子酱,鱼与熊掌此刻就是可以兼得。

想要吃得讲究些,也难不倒当地人。跟着“三只熊”主人,可以去到专为接待俄罗斯政要所修建的庄园里大快朵颐。俄罗斯金发碧眼高鼻梁的美丽姑娘,纤手舀出新鲜的鲑鱼子酱,放在冰镇银色器皿中和盘端出,再奉上小银勺,让客人根据自己的喜好适量盛出,铺在刚出炉的面包干上,一口吞下。

鱼子吹弹可破的表皮被舌头碾碎,而后瞬间迸发的鲜美汁液盈满口腔,伴着25度的覆盆子果酒入喉,热气腾腾、外焦里嫩的香甜铁板鹿肉也正好上桌,此时此刻,再挑剔的人也仿佛对生活没有更多要求。慢节奏、原生态,正是生活原来的面貌。不过,要是执拗的客人一定要过城里人的生活,好脾气的安德烈先生会告诉你,他的度假村里有泳池、桑拿健身房和游乐场。

户外的阿尔泰,森林墨绿,湖泊深蓝。俄罗斯最深的湖泊之一捷列茨科耶湖延绵在阿尔泰山麓,蓝得沁人心脾。据说阿尔泰山东北部的湖岸,曾经居住着铁列乌特人,他们把此湖称为阿尔湖(蒙语中的“金湖”),把湖周围的山叫做阿尔泰山(蒙语中的“金山”)。捷列茨科耶湖边有众多岩石裂谷以及纯净港湾,构造与贝加尔湖十分相似,被称为“小贝加尔湖”。不过这恐怕只是暂时的。相传由于得到了可以观天、预言、解梦、占星以及穿行到天堂或地狱的萨满巫师的祝福,此处被赋予了超自然神秘力量,捷列茨科耶湖正在不断地扩大中,并有可能于100年后超过贝加尔湖现在的面积。  

在小贝加尔湖畔生活,只需要书籍、雪茄和伏特加。

捷列茨科耶湖汇聚了70条河流,全长78 公里,最宽处与最窄处相差4.4千米。捷列茨科耶湖如同白天鹅丝绒般纯净,领略其全貌最好的方式莫过于湖上游艇。游于湖上可见三面雪山、两岸雪松、漫山野花,空气中弥漫着松香气息,夹杂着清冽的凉风。尘世喧嚣,而此处万籁俱寂,留给内心被倾听的时空。不相信的话,舀一把雪山融化而来的湖水入口,直沁脾胃的冰凉,一个冷不防的激灵,你就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梦境。

2010年,正是在贝加尔湖畔雪松北岬的一座小木屋里,37岁的法国作家、龚古尔奖短篇小说奖获得者西尔万·泰松,用书籍、雪茄和伏特加在此度过了6个月朴素而美好的生活。

在泰松眼里,“巴黎有太多信件要回,有太多人要见。西伯利亚的小木屋暖气更足,能够吼叫、赤裸地生活,并且没有令人厌恶的电话和发动机噪音”。后来,这段生活日记被集结成《在西伯利亚森林中》,他在其书写下:“越过山丘,遇见十九岁的我,他问我幸福与否,是否永别了忧愁。”

在“曾是一匹狼,现在是一头熊”的西尔万·泰松眼中,“松林庇护下的生活简缩为一些根本性的行为。从日常杂物中解放出来的时间被休息、凝视和各种小幸福所占据。需要完成的事项减少了。读书、汲水、砍柴、写作、沏茶成为礼拜仪式。在城市中,每个动作的进程都得牺牲上千个其他行为。森林将城市所分散的集中了起来”。

在西伯利亚的森林生活了6个月后,泰松启程回到法国,在离开前,他又写了一句:“我离开了城市的墓穴,在森林里生活了6个月。6个月,好像一生。”城市是一座巨大的机器,吞噬着孤独、自由和平静,一生注定什么也带不走,但每人都有机会活出不止一种人生。最好还是像个原始人一样生活在阿尔泰吧。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