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新周刊   史秀雄    2017-11-01    第502期

“吃鸡”背后,战或逃的心理学

对于《绝地求生》的玩家来说,他们可以在一轮又一轮厮杀中,经历生理到心理的巨大波动,体验十分真实的战或逃反应。而各自为战的生存体验,也让孤独又渴望成功的都市人找到了一些情感共鸣。

游戏 0 0

黄昏时刻,你躲在一棵大树的阴影中,紧张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前方草丛突然有些响动,隐约可以看到一个身影在偷偷向前爬行。为了不被发现,你尽最大努力屏住呼吸,可是面对这即将降临的危险,你的手忍不住开始颤抖,心脏在胸腔里疯狂地跳动。你感到自己的理性思考在被肾上腺素一点点淹没,但是此时你只要出一点错误就可能丢掉性命。

你可能会觉得我在描述原始人类狩猎时的场景,但其实这是一个最近很火的在线生存射击类游戏《绝地求生》的玩家体验。

我自己也是一个玩各类视频游戏超过22年的资深玩家,毫不夸张地说,《绝地求生》带来的心理和生理刺激前所未有。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我又可以很清晰地了解这些刺激体验背后的心理成因。

《绝地求生》的娱乐性和刺激性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在没有做任何大规模市场推广的情况下,这款游戏自2017年3月测试版发布以来,已经在全球范围内狂售1300万份,这其中来自中国的玩家更是高达42%,位居全球玩家群体之首。

为什么这款游戏会这么火?它带来的强烈游戏体验有怎样的心理学机制呢?我认为《绝地求生》的成功,应归功于其独特的游戏机制,以及玩家随之体验到的高度生理唤起。

在孤独和求生欲望混杂的复杂心情中,开始“吃鸡”之旅。

《绝地求生》设计者布莱登·格里尼(Brendan Greene)受到2000年上映的日本电影《大逃杀》的启发,设计了《绝地求生》的基本规则:在每一局游戏开始,100位玩家会空降到一个无人岛,一边搜集遍布全岛的武器装备,一边小心地避免自己被其他玩家杀死。

随着时间推移,岛上的安全区会越来越小,从而迫使散布在各处的玩家涌向一个不断缩小的区域,相互厮杀。最后一个幸存者将会获得胜利,也被中国玩家称作“吃鸡”。

“吃鸡”之名,是因为中文版《绝地求生》的胜利画面写着“大吉大利,晚上吃鸡”,译自英文版的“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这是一个十分符合信达雅标准的翻译,也成功激起了玩家们成为“最后生存者”的斗志。

在电影《大逃杀》里,一班无辜的日本中学生在残酷规则逼迫下,以各种方式猎杀他们曾经亲近的同班同学。在《绝地求生》里,类似的机制也导致每一个玩家将处于完全孤立的状态。在荒凉的小岛上,任何一个人的出现都意味着杀身之祸,所以从游戏一开始,玩家就会体验到强烈的孤独感。

为了确保遭遇敌人时你可以在武器装备上更胜一筹,在游戏初期你必须尽快搜刮资源。由于空投路线、安全区的位置以及武器装备的分布都是随机的,所以游戏始终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物资和敌人都可能随时出现,玩家必须时刻处于警惕状态。

不同于其他热门射击游戏,在《绝地求生》中玩家的死亡意味着本局游戏彻底结束,你将无法复生,甚至无法观看其他玩家,只能退出游戏加入新的战局。这种时间成本更高的“死亡”,巧妙地逼迫玩家认真对待自己的生存问题,让任何一个想要随便玩玩的人都变得无比投入。当你在荒野中看到另一个同类时,他却是危险和死亡的使者,那种各自为战的孤独感,像极了现代都市人的生活体验——也许你无法信任任何人,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绝地求生》的“吃鸡”之旅,就在这种孤独和求生欲望混杂的复杂心情中开始。

成功“吃鸡”的那一刻,是整场游戏最嗨的嗨点。

如果说游戏初期你还有时间体会《绝地求生》带给你的孤独感、不确定性以及焦虑,那么后期的激烈节奏将会让你无暇顾及生存以外的任何事情。要理解这种体验,我们首先需要说说人类的生理和心理机制。 

本文开头所描述的那个场景,可能是生活在一百多万年前狩猎采集部落的原始人类每天需要面对的情形。为了适应狩猎和抵御大型肉食动物的攻击,我们进化出了一套被称作战或逃的生理反应机制。

这个最早由美国医学家沃尔特·坎农(Walter Cannon)提出的理论认为,对危险和威胁的感知,会让交感神经系统活化,并触发一系列复杂的生理反应,譬如心跳加速、瞳孔放大、血压和血糖升高。这些反应有利于我们在危险情况下可以不经过过多思考而迅速作出选择,把握生死存亡之间那宝贵的瞬间机会。

时间快进到一百多万年后的今天,生活在城市中的人类几乎不再需要面对任何来自大自然的威胁,《绝地求生》却重新激活了深藏于我们基因里的战或逃反应。许多玩家或许没有听说过战或逃反应,但是每一局游戏结束后都可以注意到,自己的身体处在高度兴奋紧张的状态下。

《绝地求生》中死亡的沉没成本很高,所以这款游戏不允许玩家有任何冒失或随意,可以触发玩家更强烈的战或逃反应。

随着游戏中安全区逐渐缩小,玩家会不断接近彼此,所以每一局厮杀到了后期都会越发杀机四起。在最终的“决赛圈”里,如何杀掉所有人的同时不被发现、不被杀死,在这样的博弈中,玩家会经历一个极端复杂而又精彩的心理过程。

许多《绝地求生》的玩家会发现,游戏进行到了末期的时候,自己会进入高度专注的忘我状态。这其实是因为当人处于战或逃反应中,所有的认知资源都会被聚集到和威胁有关的信息上,和战或逃反应无关的身体机能会被抑制或关闭。

例如我们的边缘视觉会变弱,视野变得狭窄但是集中。我们的听觉也会变弱,因为视觉信息需要被更优先处理。

整场游戏最嗨的嗨点,就在你成功“吃鸡”的那一刻。因为威胁已经全部解除,你的认知资源被释放,情绪感知开始恢复,从忘我状态里回过神来。然后,你才会注意到自己的心跳有多么快,掌心出了多少汗,手颤抖得有多么厉害。

于我而言,这就是《绝地求生》最令人上瘾的地方。激烈的对决在很多游戏中都有,但是《绝地求生》通过游戏规则的巧妙设计暗中激活你的战或逃反应,在决战前夕让你忘掉一切,然后在游戏结束后让你回过神来注意到自己的兴奋程度,并且体验一段漫长的生理和心理平复期。

出色的游戏能让人获得持续的刺激。对于《绝地求生》的玩家来说,在一轮又一轮厮杀当中,经历生理到心理的巨大波动,体验十分真实的战或逃反应,是这个现象级游戏带来的最佳享受。而各自为战的生存体验,或许也让孤独又渴望成功的都市人找到了一些情感共鸣。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人生赢家,但游戏结束时“最后生存者”成功“吃鸡”这百里挑一的成就感,足够让人们在繁忙庸碌的生活中聊以自慰。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