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赵渌汀       2017-11-01    第502期

每个瞄准故乡的镜头里,都有一道方言的彩虹

普通话能让人走得更远,但方言是原点,它能让人记住自己从哪里来、根在哪里。是方言让我们触摸到家乡的山河故人。

电影 0 0

你有多久没说过老家的方言了?

那些曾经熟悉的音和调,因成长环境的迁移与变化,正在不经意地发生细变,以至于面对方言时,你都已经陌生得张不开嘴。

对于习惯背井离乡的新一代人来说,对于从一个个故乡出发的新都市人来说,方言被留在了村头的泥巴地里、胡同的墙缝间。

而那些年隐藏在银幕中的方言就像一面镜子,映照出这个社会的每个截面:沧桑如《秋菊打官司》的陕西话,厚重如《一九四二》的河南腔,热烈如《火锅英雄》的重庆方言,纠结如《万箭穿心》的武汉口音……

用导演秦晓宇的话来说,方言让我们触摸到家乡的山河故人。在成为足荣村方言电影节的评委后,诗人黄礼孩也吟出了一句关于方言的故乡赞美诗:每个瞄准故乡的镜头里,都有一道方言的彩虹。

“任何方言都不土,不丢人。所有方言都闪动着智慧和某种幽默感。”

方言电影就像一个执拗的孩子,拼命将电影拉回现实。

《有话好好说》的一句陕北乡音“安红,额想你”,吹响了方言电影在影视圈的繁荣号角。上世纪末,光是张艺谋一人,就贡献了《一个都不能少》《秋菊打官司》和《有话好好说》这三部用方言串联剧情的电影。

2006年,方言电影造出了个屏幕盛宴:顾长卫的《孔雀》、李玉的《红颜》、戚健的《天狗》、贾樟柯的《三峡好人》。尤其是贾樟柯,前有《小武》《站台》,后有《天注定》《山河故人》,他甚至被观众称为最懂地方风情的“方言导演”。

当然,那一年最出风头的方言电影是一部喜剧片——《疯狂的石头》,它让“顶你个肺”成为年度流行语,“道哥”的河北鼻音、“黑皮”的青岛土话成了人们竞相模仿的“心头好”。

“普通话能让你走得更远,但方言是原点,它能让你记住自己从哪里来、根在哪里。”主持人汪涵这样形容方言。作为足荣村方言电影节的联合发起人,汪涵对于方言文化的保护颇为上心。这位曾在节目中秀过不下20种方言的主持人,曾策划过“方言听写大会”等保护方言的节目。

“方言就是,我说,你懂,他不明白;也可能是,我说,你不懂,他也不懂。但是没关系,至少我说得很亲切,这就够了。”汪涵认为,现在该是投入时间和精力去寻找这种亲切的最佳时机了。

与汪涵对方言的“亲切”相比,“茂德公”陈宇对于方言的感情,则是一种发自心底的爱。这个走到哪里口头禅都是“我是雷州人”的湛江商人,一直在用并不标准却足够认真的乡音,向合作伙伴和各类朋友介绍自己的出生地——广东湛江雷州半岛的足荣村。足荣村和当地方言并不是他在2004年返乡的唯一原因,但绝对是他推进多元艺术和方言文化保护的两个重要因素。

“这些年我身边活跃着一批草根导演,我发现他们对家乡的一草一木、乡人的只言片语都那么动情。后来我想,能不能创办一个关于方言的电影节,鼓励他们的发展,促进方言的延续?”

找到电影这个载体后,陈宇在2016年11月促成了第一届足荣村方言电影节的举办。导演秦晓宇说,方言电影节,终于让中国人意识到,原来自己的家乡话也这么有意思,“任何方言都不土,不丢人。所有方言都闪动着智慧和某种幽默感”。

“爱电影,爱方言,爱家乡”,这不光是足荣村方言电影节的口号,也是方言保护者的一个共同心愿。足荣村,这个坐落在雷州半岛的村庄,如今已承载起方言文化保护的方言电影梦。这里已经成为刻有“方言保护”字样的新一代文化地标。

“通过在雷州半岛足荣村这个边缘化的处所呈现,方言电影节能够获得电影圈内和社会各界‘中心式’的关注。”

足荣村方言电影节去年共收到279部参赛影片,而根据电影节评委会主席秦晓宇的统计,今年的片源相比去年“翻了一番”。

今年的第二届足荣村方言电影节在奖项设置方面也有一定的变动:去年电影节只设“专业单元”,而今年为个性化表达乡愁的新生代力量单独设置了“学生单元”;与此同时,电影节还新设了两个特殊奖项,一是传递乡音之美、表彰故土情怀的“最美乡音奖”,一是肯定方言保护、乡村保育的“语保贡献奖”。

作为评委会主席,秦晓宇还道出了自己对本届方言电影节的期待:这届电影节的影片类型特别丰富。“纪录片、科幻片,甚至还有黑帮片,只有想不到,没有拍不了。”

陈宇也坦言,如今“根本不愁片源”,且“投片的质量迅速升高”。“好几部片子还都是龙标,一些专业演员也投入到方言电影的拍摄中。”

秦晓宇时常会感慨,足荣村是一个生逢其时的电影节举办地。“方言电影节放在大城市就不对了,因为大城市是抹杀方言的地方,而像足荣村这样一个小村庄,能真正让各地的方言汇聚一堂,能促进方言电影的发展和进步。”

虽然方言电影的发展目前在国内已渐成气候,但这种聚焦城镇甚至县域生态的影片仍然被外界忽视。越是被忽视,就越值得付出全力去抢救和保护。“语言和自然保护不同。自然破坏了还可以恢复,语言完全没有恢复的可能性。”在此前接受采访时,秦晓宇用“提供真实感和呈现鲜活的世界”来形容保护方言的作用和意义。而在足荣村方言电影节评委会的评委、诗人黄礼孩看来,“方言”与“电影”,可谓在雷州半岛“一拍即合”。

在黄礼孩看来,方言是语言的变体,它有地域性,而电视作为一种语言媒介,能够超越本土方言文化的边缘命运,抓住时间中发生流变的方言空间和精神风貌。

“方言电影节就是一个方言中的‘文学地理’,通过在雷州半岛足荣村这个边缘化的处所的呈现,从而能够获得‘中心式’的关注。”黄礼孩说。

从第一届的面面相觑,到第二届的主动筹备,足荣村的村民们也开始对陈宇力推的这个方言电影节感兴趣。“第一届举办的时候,村里多是围观看热闹的看客;现在不同了,很多人会主动问‘要不要帮忙,搞搞卫生也行啊’!” 

正在慢慢改变并重塑足荣村生态的方言电影节,被黄礼孩看作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事业”。资助过《雷歌大全》(雷州当地传统歌曲精选集)、举办过“诗歌与人”国际诗歌颁奖典礼的黄礼孩对足荣村满怀期待。他盼望方言电影节在足荣村的生长,能让更多人听到“遗忘之声的回音,或先于他人捕捉到的新声”。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