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李树波       2017-11-01    第502期

爱折腾的达米安·赫斯特

全世界都在谈论赫斯特的最新展览“匪夷所思号沉船上的宝藏”。 他表示:“这是一个关于信仰和真实的展览,你信,那就是真的。”

北纬59度 0 0

奥斯陆的阿斯特鲁普·费恩利美术馆也算北欧当代艺术收藏的一粒宝石,颇有几处亮点。在外,是伦佐·皮亚诺设计的三幢建筑,点睛之笔在于形似机翼的屋顶虚虚罩在穿楼群而过的运河上,室外空间顿时就室内化了;在内,颇有当代重要艺术家的里程碑式作品,收藏地理范围涵盖美国、英国、欧陆、南美、亚洲。这里面当然少不了YBA(年轻英国艺术家)的领军人物达米安·赫斯特。

有次去看赫斯特的《母子分离》,不慎带了小儿树苗。四个装满甲醛液的扁柜里各装一扇对半剖开的母牛和小牛,相对而置,观众就从柜子中间的窄道走过。5岁的树苗震惊地问:“这是真牛吗?”得到肯定答案后,他的评论是:“我觉得牛希望它们自己活着!”谁说不是呢。

赫斯特在威尼斯格拉西宫和海关大楼博物馆的最新展览“匪夷所思号沉船上的宝藏”就没有这么儿童不宜。格拉西宫建于18世纪下半期,现任业主是开云集团前任总裁、收藏家、圆明园鼠首和兔首铜像归还者弗朗索瓦-亨利·皮诺。他花了2000万欧元翻修威尼斯海关大楼,把它和格拉西宫变成博物馆。赫斯特为拿下这两个场地,筹备了十年,耗资数百万英镑。这吸引无数媒体目光的展览,究竟是怎样的?

赫斯特出生在布里斯托,艺术启蒙始于妈妈的古董摊位。那些难说真假的杂碎物件奠定了他品位的底子。后来,赫斯特虽然进了精英圈,但他对审美、历史价值、文化价值这些被精英拿来作为文化资本的东西始终是抵触的。他的偶像是弗朗西斯·培根,也是底层出身,靠撕裂再现之经典在架上绘画杀出一条血路。赫斯特的策略则是通过做装置来攻克文化的堡垒。

他的作品,从甲醛泡鲨鱼(《活人心里死是不可能的》,1991)、水钻镶骷髅(《为上帝之爱》,2007)到米老鼠(《米奇》,2012)、风筒吹乒乓球(《上去的总要下来》,2012),通通是对文化资本的捉弄和取笑。但偏偏需要新血的精英就吃这颠覆的一套。赫斯特轻飘飘一跳,跨过文化的消费者—中产阶级,直接成为文化资本的生产方和出品人。给他借力的好风,是广告人萨奇兄弟。萨奇兄弟顺便包装出YBA这一批反叛青年作为英国文化的新增长点,同类产品在萨奇画廊长期有货供应。

爱折腾的赫斯特很快有了自己的厂牌—药房餐馆、画廊以及赫斯特&科学公司开发的“匪夷所思号沉船上的宝藏”。公元前2世纪—公元前1世纪时,一个奴隶给自己赎身,之后成为大富豪,收藏了数不清的宝物。他建起一座太阳神庙,造了艘“匪夷所思号”,准备把所有宝藏运到神庙。不幸,船沉了,而它的传说一直在艺术史若隐若现。2008年,在东非海岸,沉船文物终于被赫斯特&科学公司打捞出水。只消花18欧元,在格拉西宫你就能看到:身上爬满藤壶和珊瑚的米老鼠,六臂印度女神奇塔大战希腊多头蛇海德拉,月亮女神约兰迪·以斯塔,青苔斑驳的法老头和西非铜像,两层楼高的无头巨人铜像,独角兽头骷髅……展品旁边还有录像:潜水员打捞文物的全过程,真真儿的。

艺术评论界对此的反应照例两边倒,对于赫斯特究竟是再创新高还是江郎才尽也难有定论。有评论家认为这个展览太压抑了,能感受艺术家对观众的蔑视,以及对金钱、时间和团队技术人员工作的极大浪费。 

这个事我怎么看?我只想说一说另一家博物馆,就是2013年马伯庸在微博上吐槽过、位于河北衡水的一家博物馆。“三英战赵云”、元青花鬼谷子下山罐、“雍正款金陵十二钗”都不算什么了,人家还有隋青花、汉青花、商代红绿彩以及穿中山装的十二生肖!在文本指涉之广博驳杂、虚构能力之天马行空、颠覆既定历史之水漫三观上,简直全面碾压赫斯特。为什么赫斯特的展览“全世界都在谈论”(《纽约时报》语),要看还得飞去威尼斯,而衡水那家博物馆被全中国取笑一通后,黯然关张?因为赫斯特会说话啊,他表示:“这是一个关于信仰和真实的展览,你信,那就是真的。”毕竟,展品来自 “匪夷所思号”嘛。

你看,能点石成金、颠倒黑白的,到底还是文化。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