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Junitaille       2017-11-15    第503期

魔都霸都哏都,旧都陪都废都

帝都魔都妖都,旧都陪都废都。兼纳“江河湖海”的霸都,没事“逗个闷子”的哏都。你生活的城市里,藏有多少个“X都”往事?

城市 0 0

1921年,芥川龙之介从九州出发,坐渡轮来到中国。本想以《大阪每日新闻》特派员的身份对中国传统文化和城市风情进行一番走访与调研,但芥川笔下的上海却名不副实,败絮其中,不干净,不讲究,面貌千奇百怪,面庞凶神恶煞。

两年后,名不见经传的日本作家村松梢风受芥川这篇《上海游记》的刺激,决定亲自去上海感受一下海派文化。与芥川截然相反的是,开埠后光怪陆离的东方“小巴黎”散发的魔性让村松梢风觉得不可思议。村松梢风疯狂迷恋上了上海,并在此后写了本叫《魔都》的书。于是上海便成了“魔都”。

同样拜畅销书赐名的还有西安。贾平凹的一部《废都》捧红了“西京城”,也映照出西安在现实中的尴尬:在现代化浪潮的冲击下,西安城的历史遗迹一再被损毁,被排除出主流都市序列外。

给西安贴上“废都”标签后,贾平凹又鼓起梳理古都文学地图的雄心,打量起这座十三朝古都的街头巷陌:

“西安比起北京、上海、广州来并不大,但是,全世界大凡到中国来的人,都要来西安,这里有东方的文明,中国的文化。如果有机会收集一下全城的数千个街巷名称,贡院门、书院门、竹笆市、琉璃街、教场门、端履门、炭市街、麦苋街、车巷、油巷……你突然感到历史并不遥远,以至眼前飞过一只并不卫生的苍蝇,也忍不住怀疑这苍蝇的身上有着汉时的模样还是有唐时标记。”

所有口称自己城市为“废都”的人,心里都为“我城”供奉了牌位。

退去“废都”的昏沉晦涩,来看看“霸都”合肥的由来:合,意为兼并天下;肥,暗指海纳百川。如此看来,安徽除了盛产“蚌埠回旋”,还能出合肥这样一城独大,辖区县市名称连在一起凑得出“江山河湖海洋(阳)”。江河湖海尽入瓮中,霸都确实光芒万丈。

与光芒万丈的霸都相比,嬉皮笑脸的哏都更显亲切。“来到天津卫,嘛也没学会,学会了开汽车,轧死200多。”天津卫的生活就像天津话一样抑扬顿挫,细微处掺杂几句拿腔捏调的玩笑话,把生活过成了“抖包袱”。

于是,在哏都,胡说成了“胡铲”,说大话叫做“吹大梨”,一点正经没有的叫“没溜儿”,性急的叫“火了”,耍贫嘴叫“贫气”,开玩笑叫“开涮”,为人仗义叫“板槽”,磨叽讨厌叫“腻歪”……

“我遇到一切可恨可气之事,都让它归哏。”这是民国时期天津籍作家刘云若的一句名言。归哏有点像世事维艰时的咧嘴坏笑,又暗合了酸甜苦辣后云淡风轻。哏都的精髓伴随着平民意识在城市发展过程中的觉醒而到来,是一种以抖包袱的“哏”起步、在雅俗文化间的率性切换,是高英培相声里的“二他爸”、马三立坏笑的那句“逗你玩儿”。

哏都的最大成就,其实就是为城市和生活增添笑料。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