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孙墨涵       2017-11-15    第503期

战斗吧!巨型机器人

一场美日巨型机器人大战的视频点燃了中国巨型机器人制造者的热情。原来,中国也有很多巨型机器人梦想着有一天成为变形金刚。

新经济 0 0

10月18日上午10点35分,“约架”两年未开打的两台巨型机器人——美国的Eagle Prime与日本的Kuratas正式交手。

美国机器人Eagle Prime,由真人驾驶员坐在机器人“头部”控制。日本机器人Kuratas,采用真人驾驶和网络操控两种模式。战斗安排在日本的一座废弃钢铁厂,机器人可以使用武器装备,胜利条件是:对方机器人率先出现破损、毁坏,或者操作者认输。

Kuratas试图用无人机分散Eagle Prime的注意力,两个巨大的机器人互相打了一拳,却都被对方卡住了,最后Eagle Prime用巨大的电锯将Kuratas割开,美国队获胜。 

这场大战足足约了两年。早在2012年,日本公司“水道桥重工”生产出Kuratas机器人,2015年还放到网上开卖,售价约626万元人民币。2015年,美国MegaBots公司刚制造出巨型机器人就发出战书:“水道桥重工,我有一个巨型机器人,你有一个巨型机器人,一山不容二虎,是时候一决雌雄了。”水道桥重工爽快应战。 

全球首次巨型机器人决战的视频很快传播到世界各地。中国巨型机器人制造者们纷纷表示要向美日这两台巨型机器人下挑战书。

关于巨型机器人,目前还没有准确的定义,从一般的观众视角,巨型机器人的特点就是高、大、贵。美日巨型机器人大战前,为升级机器人,MegaBots发起了一个众筹,筹到55.4592万美元,款项用于打造新装甲、提速、升级动力设备及液压系统。这次美日机器人大战中,生切Kuratas的美方第三代机器人Eagle Prime高4.9米,重量达到12吨,配备430 LS3 V8引擎,最高时速达16公里,开发费用高达250万美元。

中国机器人“参水猿”“大圣号”“大威”准备挑战美日巨型机器人。

“有的机器人,手臂可以动一动,下半身动不了,就那么在地上蹲着,也说自己是巨型机器人。”韩雷伸出右臂、弓着背,比划了一个僵硬的动作,来展示市面上所谓巨型机器人的滑稽。这位智造未来机器人系统技术有限公司CEO, 1983年出生于北京,自称3岁玩游戏机,从小到大热爱游戏、机甲,被父亲认为“走火入魔”。

租下位于北京新发地附近1000多平方米的厂房后,韩雷的巨型机器人有了放置的空间。10月30日,高2.2米、重100千克的外骨骼式机甲NK01“不在家”,去了上海。NK01自推出后,通过商演方式,为韩雷的创业团队带来了300多万元现金流。作为一家“团队很能节省”的创业公司,有现金流才能活下来。几天前韩雷到自动贩卖机买水,卡里只有“五毛九”。

4米高的“参水猿XX21”在厂房中伫立,需要仰头才能观赏。瘦瘦的韩雷想坐在参水猿上拍张照片时,下意识说了句“别给坐折了”。这台由韩雷团队自主研发的大型驾驶舱式机动装甲,有“行驶、机械臂、炮击”三种模式,可以由人形变成炮形,还可以发射一枚用来表演的“螺旋丸”炮弹。韩雷希望参水猿满足大型载人机甲娱乐、机器人竞技赛事、影视剧合作等需求。娱乐与竞技并不矛盾,但与Eagle Prime的凶悍相比,参水猿就显得有些花拳绣腿。韩雷回应,参水猿目前还是“半成品”,要挑战美国的机器人,需要做一些升级。 

除了参水猿,要挑战美日机器人的还有“世界第一兽型机甲”。这台高4.6米、重约5.5吨的机器人“大圣号”,由前卫艺术家孙世前设计制作。孙世前和吉米客组建了GREATMETAL 战队,今年“五一”期间,在国家体育场和美国MegaBots同台亮相。孙世前放言要挑战美日对决中的两台巨型机器人,称“大圣号”会成为“世界上第三个参加美日机甲大战”的机器人。 

真正给MegaBots下了战书的是“大威”,它高3.6米、重2.5吨,行动速度可达4km/h。大威全名“大威德金刚”,是极战体育公司研发的巨型机器人,第一代原型机在2016年9月15日进行首秀,设计灵感来自咏春拳,身量庞大却擅长近距离格斗。大威已经向美日机器人宣战,极战体育公司创始人张宏飞和美日双方接洽过多次,并计划在2018年四五月份,由极战出资,将美方机器人运至中国,让国人在自家门口看美方机器人“挨大威的揍”,且“一定要直播”。

1984年出生于上海的张宏飞,大学毕业开始创业,因创办并出售一家葡萄酒电商垂直平台获得第一桶金,随后开始做投资,对准的项目正是机器人、人工智能。今年10月27日,极战体育牵头在浙江嘉兴举办“2017国际机器人嘉年华”,把无限制机器人格斗大赛分为三个组别:Uni组、15公斤到110公斤组、巨型机器人组。

吨位虽不如美国巨型机器人,但张宏飞称可以“四两拨千斤”。对于大威的挑战,美国MegaBots曾表示,极战也可以把大威运到美国,美方出运费。但张宏飞坚持自己花钱请美方机器人来中国,因为他对大威的战斗力很有信心。他说,“MegaBots这家公司也是苦哈哈的创业公司”,极战除了出运费,一旦开打,还会支付MegaBots一笔出场费,但是如果被打坏了,美方要自掏维修费。

据张宏飞透露,目前已经和美日双方商议制定巨型格斗机器人赛事的标准,“最积极的是我们和美方,我们都认为日方在某些理念上太过偏执”。 

“我们现在做机器人,就像上帝创造人一样。”

国内大型机器人的制造标准各异,几乎每家都对外称“中国首个”。

韩雷表示,“假如美国没出新机器人,参水猿就是奔着世界第一来的”。制造参水猿的成本“相当于一辆中高端跑车”,几百万元一台的高昂造价,加上维持公司运转、寻找合作方,一度令韩雷觉得“苦”。

“蹚路这事儿,挺难的,”韩雷坦言,“我经常卡里没钱,公司早期成立时去融资,人家不信我们能做出像样的产品,不信我们所做的能有多大商业价值,尤其不相信我们选择的从做硬件切入版权这条路。”最后,韩雷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决定先造出产品。可是没有钱,怎么做产品?

“当时我兜里还剩3块钱,是我全部家当,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尽管有一套自认为考究且缜密的思路,创业初期所遭遇的资金困难,还是令韩雷感到有心无力。巧的是,他正好收到一笔几年前的烂账,虽然赔付款不多,但几十万元人民币还是及时填补了起初要造产品的资金窟窿。“我们把产品做出来,投资人一看,可以啊!然后资金就来了,我们就这样慢慢做起来。人啊,真努力到一定程度了,上帝会帮你的。”韩雷感慨。

同样是创业型公司,极战体育对资金的需求并不焦虑,他们更看重机器人本身的智能。在张宏飞眼里,国内一些巨型机器人只是“钢雕”,不会被认可。他说,机器人必须具备一定智能,可以动,“不是背后金箍棒转两圈,仅头部转动一下,整个底盘焊死在架子上。那不叫机器人,叫钢雕”。

“机器人一定要自动化地完成智能任务,能自主导航,有避障系统。哪怕是突然放置的障碍物,它都可以规避。”张宏飞指出,参水猿也不算巨型机器人,“参水猿就像一辆能动的车,只不过车上装了机械装置,并不具备我们认可的机器人功能,严格上说,和挖掘机没有区别”。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