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阿饼       2018-01-01    第506期

一闪Onetake创始人 Flypig:中国人正在拥抱第三波视频浪潮

Flypig认为,这种“我与你一样”“我跟你在一起”的陪伴感非常有市场,短视频恰恰满足了这种心理需求。

2018生活趋势报告 0 0

2017年12月7日下午,Onetake一闪团队的办公室里正忙成一锅粥。突然有个声音传来:“我们入选苹果App Store 2017年度精选了!”正在处理各种bug的程序员们抬头说了一句“好,好,牛”,又埋头继续工作了。

公司创始人Flypig得知这一捷报,在心里默默打了一个勾——被用户量最多、最健康完整的App生态系统苹果App Store评为年度精选,是每一个App开发者愿望清单里的必备任务。2017年苹果App Store官方也称,短视频将是未来开发的方向。

Flypig现在没时间庆祝。一闪App前不久刚推出了3.0版本的视频功能,还有许多bug等着优化和解决,例如闪退、导出兼容性、字幕与声画同步等。那天晚上,他给每个员工发了一包m&m巧克力豆作为奖励,大家还是照常加班到了深夜。

在Flypig看来,帮用户解决bug,积累口碑是更重要的背书。他的To-do-list还有一项任务:国内最重要的Vlogger(视频博主)都在用一闪App。2017年1月11日上线以来,一闪从GIF动图视频、照片到Vlog(视频博客),独立开发技术,小步快跑,版本升级的同时也逐渐实现了将视频内容的流量大头紧攥在手的目标。

除了处理bug和各种运营事务,Flypig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正经事:像一个普通用户那样,用自家的App拍视频、做剪辑、加滤镜、配音乐、发布、接受用户和粉丝的夸赞和diss。作为一个从博客、微博、播客一路走过来,被知乎网友评价为“所有酷的事情(几乎)都做过”的“飞猪老师”,从 Blog 到Vlog,并不如他想象中的轻松。

这位做了很长时间播客的主持人,透露自己从来不听自己的节目:“因为我很讨厌听自己的声音,更不要说看见屏幕上有个自己的脑袋了。我觉得自己头大、脸长痘、发型不美、不会打发蜡……”

其实每个Vlogger新手都会面对同样的问题,即所谓的镜头尴尬症。但是作为一个视频App开发者,自己怎么能不拍视频呢?在家练习对着镜头讲话的第三天,Flypig拿着一个八爪鱼三脚架,在上班高峰期走进电梯,打开手机相机开始对着镜头讲话。当时整个电梯的人都惊呆了,看着他,心想这个人神经病吗?

“你不要怕,就是要放飞自我。”然后,他又花了两天时间循环播放自己的视频,“头半天可能还挺恶心,过了半天你可能就习惯了”。经过这种反复练习的“放飞自我”,现在Flypig可以在任何时候对着冰冷的镜头热情抒发自己的意见。

对着镜头讲话,这在Flypig看来,是Vlog最重要的两个特质之一。某种意义上,在Vlogger将镜头对准自己、按下录像键时,他们便击碎了与观众的第三堵墙,仿佛好客的主人,热情召唤着大家参观他们的学习、旅行以及社交的日常。在YouTube上搜索“one day in my life”(我的一天),会出现多达3800万条视频。在镜头里,他们也许只是三两朋友在家煮着火锅、大声笑闹,或许就是一对小情侣日常拌嘴、猫在家中打打游戏、在超市里采购生活用品……“在那短短几分钟里,你们在地域、阶层、经济实力及生活精彩程度上的所有沟壑都会被抹平。”Flypig认为,这种“我与你一样”“我跟你在一起”的陪伴感,是非常有市场的,短视频恰恰满足了这种心理需求。

也基于此,Flypig在持续发布了14期Vlog后发现,同一个内容,短视频帖的互动量是文字帖的一百倍还多。这种高频次的互动所养成的社交强黏性,成为撬开用户钱包、将流量变现的终极法门。只要持续发布优质内容,尤其是在美食、宠物、数码、美妆、旅行、母婴等知识类垂直领域集中发力,都将成为目前国内所有社交媒体与视频平台极其稀缺的内容资源。

在Flypig看来,Vlog之所以会在这两年流行,有三个因素。首先,大多数中国人错过了前两波世界性的视频时代,即1970年代的8毫米系列家用摄像机浪潮与1990年代的数码DV相机浪潮,如今的中国人大多是在智能手机上完成自己的第一次视频拍摄经历,这也成为第三波视频浪潮——移动互联网的短视频时代。第二,上网流量费用大幅降低,让用户能更多地分享与传播短视频。第三,视频类软件越来越多,操作越来越简易智能。当这三个因素在同一个时期出现,大量优质短视频涌现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Vlog作为一种影像内容,本质是电视真人秀与互联网直播的综合体,是与直播相似的“普通人”属性。但Vlog强调的是内容与创作,绝非简单无意义的娱乐。拍摄内容的选择、剪辑的过程、配乐的选择,都必须通过Vlogger的创作得以成型,是他们表达自我意识的过程。这也是Flypig对Vlog特质的另一个定义:独立创作。在一闪App界面下方,Home键的名字叫作“创造”。按下这个键,你就开始了一次记录日常、感动自己、触动陌生人的创作之旅。

Flypig每天花大量的时间浏览用户上传的每一条Vlog,从中挑出优秀的作品,并为其拟一条吸引人的推荐语,放到一闪App“发现”中给所有用户看。在以高质量图片和GIF动图著称的一闪社区,“好看”这件事变得没那么重要了。这些长度在2—4分钟的精选短视频,大多都是用手机拍摄和剪辑,有一些甚至也没加滤镜,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短时间内让别人明白一个事情。Flypig说,程序后台有大量非常美的风景片,也有可爱的撸猫撸狗片,但他更偏爱那些有故事、有信息量的内容——猫身上的敏感带有哪些,你撸哪些部位猫是爽的;柴犬有多少种,细分种类有哪一些,它的历史是什么样的……说到底,信息密度才是一部作品被大量消费的关键。

Flypig深谙视频的价值所在。在一闪团队为3.0版本创作的短视频广告中,有70%的特效镜头是Flypig自己合成的。而这个技能,就是他在YouTube上泡了一天的视频学会的。如何打一个温莎结?怎么做台湾卤肉饭?如何做惠灵顿牛肉?某产品开箱体验如何?……所有诸如此类的问题,视频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我赋予你在手机上完成创作的能力,满足你巨大的视频表达欲,我会竭尽所能来告诉你怎么样做出更好、被更多人消费的视频。”Flypig说。一闪App里有一个名为“Vlog 大师课”的频道,内容是Flypig从YouTube上收藏的Vlog教程视频,他把它们翻译了配上字幕,让用户更快提升自己。

体会到拍短视频乐趣的Flypig对Vlog相逢恨晚。他提到自己在2013年去了14次美国,经历了很多常人不会遇到的体验,例如身陷无人区完全与外界隔绝、车被砸被盗、参加同性恋派对等。一方面,他想,如果当时用视频拍下来会很精彩;但同时他又觉得,如果没有Vlog,忽然开始拍自己杂七杂八的生活也很奇怪。所以Vlog是个很好的理由,让有视频制作能力的人开始去创作点什么。对他来说,Vlog不仅是一个记录的动作,更是一种创作的意识。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