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新周刊       2018-02-01    第508期

(第508期尝鲜)云爱

恋爱,无处不文本,无处不云端。脱离这些,现代爱情根本难以发生,也无以为继。

新刊推荐 0 0

志明与春娇的恋爱,是在手机上开始的。

恋爱,无处不文本,无处不云端。脱离这些,现代爱情根本难以发生,也无以为继。人们在社交媒体、真实场景里用文本谈恋爱,甚至信物也文本化了。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木心)

在古代,我们不短信,不网聊,不漂洋过海,不被堵在路上,如果我想你,就翻过两座山,走五里路,去牵你的手。(胡淑芬)

今天,我们的爱情,在微信、QQ、微博里;在贴吧、论坛、二次元App里;在电话、短信、Face Time里;在游戏、直播、相亲节目里;在唱K时点的歌、朋友圈晒的图、直播时打的赏里;在平日斗的表情包、喷的段子、刷的弹幕里……

除了刷弹幕表白,粉丝还可以刷“火箭”“飞船”表白。

云时代的每一个文字、表情、符号和图像,都流淌着我们的欲望和情感纠葛。太多的爱情慢不下来,太多的爱情谋求即时兑现,太多的爱情有了老旧、远近、深浅、浓淡、虚实、灵肉之分,太多的爱情只剩一朵玫瑰、一颗红心、一张红唇,一句“在吗”“约吗”“me too”。

我只拥有此生,只够爱你一个人。

在古代,我只能这样/给你写信,并不知道/我们下一次/会在哪里见面。……在古代,我们并不这样/我们只是并肩策马,走过十里地/当耳环叮当作响,你微微一笑/低头间,我们又走了几十里地。(翟永明)

在现代,沈从文与张兆和的爱情,只能发生在云之上。

吐歌词:感谢永远有歌把心境道破

王家卫曾经问一个演员“I love you”怎么翻译,演员说:“我爱你。”

王家卫纠正:“怎么可以这样讲?应该是我已很久没有坐过摩托车,也很久没有如此接近一个人,虽然我知道这条路不是很远,我知道不久我就会下车,可这一分钟我觉得好暖。”

将一句话从质朴无味说得千回百转,是“云爱”的基本意蕴。歌词是表达爱意的最好方式之一。

陈奕迅唱过无数动人情歌,多让红尘男女借以表达爱意。而《床头床尾》,是他献给太太徐濠萦的歌。为不显老套,剔除了歌词里常见的“你我”,加入了“徐徐”“潮流内人”等双关语,唱的似是普世爱情,又明明只唱给徐濠萦听。反复三次吟唱的“徐徐入眠沉睡,徐徐入眠没眼泪”,恰好讲述了夫妻生活的三个场景,令人动容。

这首歌最感人的莫过于那句“灵魂但求重聚,灵魂淡然没恐惧”,即“当我爱上你之后,这个世界再无生离,只有死别”之意。陈奕迅在《歌·颂》里,唱出了所有情歌的精髓:感谢永远有歌,把心境道破。

2013年,陈奕迅凭《The Key》获得叱咤乐坛至尊唱片大奖,这是他第九次夺得该奖项。图/Tksteven

玩游戏:从虚拟中“奔现”

2017年,《王者荣耀》火足一年。年末,李小璐与PG One的事件,又为这场大火添了把柴。网友只从一款游戏的对战记录中就能扒出“三行情书”等各种蛛丝马迹。比如李小璐曾调侃“我是庄周”,《王者荣耀》的庄周骑的是鲲,不知道的人会看成鱼——而PG One的游戏ID就叫“我可能是鱼”。在云时代秀恩爱,虐狗虐得爽,死也特别快。

美国软件协会最新发布的游戏人口数据调查表明,女性游戏人口数量正在赶上男性玩家。在男女数量趋同的网上虚拟世界,友情因游戏逐渐升温,缘分因交流蔓延不绝,于是各种男女顺理成章地换了CP头像与皮肤,从一起开黑到一起吃饭睡觉……爱情因此发生,生活因此丰富,现实和虚拟因此有了紧密的联合点。

基于此,网游圈里发明了一个新词——奔现,即在网游认识的两个人由虚拟走向现实发展,正应了那句“未曾相逢先一笑,初会便已许平生”。

网游《天下3》举办集体奔现婚礼。图/网易

玩直播:“谢谢宝宝点亮。”

这是一个感恩的年代。你坐在家里,打开镜头,开始洗脸、化妆、吃饭、抽烟、卖萌、跳舞,甚至睡觉打呼,只要你说一句“谢谢宝宝点亮”,就会有人为你刷鲜花、刷跑车游轮……

数据表明,这些“壕”客大多是在工厂流水线里谋温饱的农民工,他们每个月也许只有2000元收入,却可能会投1000块给网络女主播。原因很简单,任何人想在知乎跩一跩,起码得是个海归、博士或双一流,在微博跩一跩,至少要有10万粉,毋论现实世界中呼风唤雨所需的背景与条件。但在直播里,农民工也好,学生党也罢,只需要送出几个“火箭”“卫星空间站”——你就是土豪,你就是配得上女神的英雄,你就是她们俯首帖耳叫唤着的“哥哥、爸爸、老板或总裁”。

打赏换取来的那一点点存在感,也换来了一种卑微又骄傲的爱情想象,让一颗颗脆弱的心灵,在城市里继续苟且下去。

打赏女主播,可以让一些人换取一点成就感。2016年7月28日,上海,2016ChinaJoy数码互动娱乐游戏展,王思聪与尹素婉“同框”。图/视觉中国

斗表情包: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你不能用我发你的表情包撩别人

这年头聊个天,没有什么是一个表情包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个、三个……G?

如果朋友间把这叫作“斗图”,情侣间就叫做“撩图”。“撩”作为一种低成本,少投入并且有可能得到高回报的暧昧技巧,满足了现代人管理情感的方式需求。

这跟恋爱中的两人相处模式有相似之处。首先,你需要丰富的表情包库存,这样才能应各种场景下对方的不同需求——表情包都斗不到一起,如何相爱?语音、斗图和打字都是表达的一种方式,彰显你的性格、品味、趣味和笑点,都是“谈”恋爱。然后,你再顺势站在主导地位,让对方来接你图,慢慢形成默契。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和想法,甚至不需要打字就能够聊上一整天。

“你可以不爱我不喜欢我,但你不能用我给你发的表情包撩别人。”有一些表情包,与情侣间送出的礼物、说过的情话、拍过的合影,都一样是那么独一无二、充满回忆与情感的。

视频博主淮秀帮《表情包大战》。

P美图:自拍艺术与求偶行为之间的深度关联

在某知名社交App有个惊人的数据:稍微漂亮点的女生每天都会收到2000多的“喜欢”。在“左滑无感,右滑喜欢”的设定下,第一眼印象极其关键。如果“照骗”不够有力,左滑右滑,不小心你就被划掉了。

换言之,大多数人对你的兴趣根本撑不到聊天这一步——无论男女都一样可谓是 “右滑”有门槛,“照骗”帮你忙。

抽烟、比中指、杂乱昏暗的背景、半裸且没有半点看头的半身照、摆拍“到此一游”、满屏塞不下的油腻脸部特写……符合这其中任一特质的照片,通常不只是画质归零,还会让你的求偶可能性归零。

当然,那些把自己PS得跟蛇精一样、拍照总是嘟嘴瞪眼,手边务必都是驴牌、马牌和香牌的包,并不忘附上“觉得自己今天好丑”“昨晚没睡好,都不漂亮了”“大家觉得我美么”等配文的女士们也别得意太早。根据吸引力法则,这些在直男眼中就是同一届“培训班”毕业的美皮囊,通常也是有趣的灵魂的质疑对象。

PS有时候比整容还厉害。

晒朋友圈:秀恩爱,婚得快

每一年的最后10天,都是对情侣们的考验:平安夜——秀恩爱否?圣诞节——咋个秀呢?跨年夜——秀啥好呢?元旦节——这也能秀?还没得出结论,除夕夜和春节已迫在眉睫……大概是为了给情侣们多一条“撒狗粮”的解决方案,某社交平台还“助纣为虐”地将5月20日当天的普通一对一红包单个最高金额调整为520元。

那一天,不要打开朋友圈——满屏都是那些晒转账晒红包的截图照和双人大头自拍照。世界上本没有单身狗,秀恩爱的多了,就出现了单身狗。

此时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那句酸溜溜的“秀恩爱,分得快”。讲真,一个人真幸福,多半是不能忍的。他们秀的不是恩爱,是占有欲,是切断所有后路,换一个共度余生的人。若遇到一个不愿在朋友圈和你一起发狗粮的人,大概还是一匹野马,想给自己留下一片草原。所以,还是“胡建人”(福建人)比较可爱,他们一般都说:“秀恩爱,婚得快。”

秀恩爱与晒娃一起,张晋与蔡少芬的爱情羡煞旁人。

讲段子:你以为的爱情段子,其实是段子爱情

“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好。”电话那头爆发哄堂笑声。“你选的是大冒险?”那头的回答冲破层层戏谑:“不,我选的是真心话。”

以上这段故事,很难讲清它究竟是一则爱情段子,还是一个段子般的爱情。因为我们不知道结局,这也是网上流传的大多数爱情段子之所以感人的原因。再好的爱情,有时候也不是时间和空间的对手。只是这些热恋时、失恋时的经历,又成为了下一则爱情段子的素材。

在百度上搜索“爱情段子”,能找到350万条相关的结果。在这个人人都是段子手的时代,一句表白、一场爱情,都可以正儿八经地被当作一场游戏了。好处是大大简化了恋爱的各种仪式。在一起了不必欢天喜地,分手了也不必哭天抢地,微信上的一条消息和手边的一瓶酒就够了。彼此都是开得起玩笑的人,然后大家再继续玩,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都没问题。

《分手合约》剧照。

刷弹幕:刷到999+,表白到处有

2017年“5·20”当天,北京一对小情侣来了一场“弹幕求婚”,当天领证。但在一众网友看来,这种在某首情歌或视频里发送“我喜欢XXX”“XXX我爱你”的行为,是会遭到举报的,因为违背了“弹幕礼仪”,影响其他用户的观看体验。

每次遇到999+的弹幕表白墙,可能大多数人是跟风好玩,但也许有的人是真心。70后在女生宿舍楼下摆蜡烛弹吉他,80后在大学的表白墙写心情,90后则选择了这种高调、公开却需要一点点机缘的弹幕示爱方式——如果你们没有看同一首MV、动漫或电影,那表白就沉寂在其他无数弹幕中成为沧海一粟。但也不重要了,因为不合适。而一旦隔空相遇,那幸福“密码”就会被秒速解开。是的,弹幕表白或许不像奉上鲜花与巧克力、当面说出“我喜欢你”那样有意义,但世上本来就有那么多没有意义的东西,多一个又何妨?——反正这也不花钱。

2017年5月20日,北京一对情侣来了一场“弹幕求婚”。因为女方爱看综艺节目《放开我北鼻》,男方就在视频的弹幕里求婚,随后,女方也在弹幕里回复:我愿意。

唱K:让那些唱的喝的都成为撩妹景深

别看KTV场地小,尽显人生百态、万众性格。在包房里,不管男女都可分成两类:一类是麦霸,以为自己在开个人演唱会;另一类则只顾划拳摇色子喝啤酒,嘴里吼着“劈劈劈”。想在这里撩妹不是不可能,但女人被歌声打动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像薛之谦若不是拿“十年之约”的由头来唱《安和桥》,估计平时唱一百遍也不能打动高磊鑫和众多女粉丝。

很多人要问了:愁死我了,不会唱歌咋办啊?别慌,KTV做人和唱K是一样的:只要选歌时别为难自己的嗓音,多替人着想,多点微笑和掌声,多点鼓励和包容,适当地点唱,适当地喝酒,适当地交谈,就能作为一股难得的KTV清流在喧嚣的人群中脱颖而出。就像电影《志明与春娇》里那样,你反而可以把那些“唱的只顾唱,喝的只顾喝”当作背景景深,把情歌唱给角落里的那位听,在群人喧嚣中找到独属你们俩的静谧一刻。

《志明与春娇》剧照。

拍Vlog:满足观看者对未来恋爱关系的憧憬

虐狗无处不在。比起男女朋友一起瑜伽、常年在世界各地手牵手旅行这种高难度“动作”,把平日里两人的生活故事短视频化,也容易让粉丝产生情感共鸣的记忆点,获得流量与变现。YouTube上早就有一拨这样的成功案例。例如CTFxC这一对情侣播客主,是吉尼斯世界纪录里Vlog日更新时间最长的纪录持有者——六年了。对于大多数网友而言,这个时间足以让人“重新相信爱情”。南加州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亲密感和原创性是YouTube用户关注某个Vlogger时最重要的参考因素。

2018年,中国的短视频也从野蛮生长的时代来到了精耕细作的时代,也出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情侣Vlogger。例如“井越和八哥”就被很多网友称“有毒”。人们期待从他们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或对未来恋爱关系的憧憬:日常就是在家打打游戏,去日本摸摸海豚,主题涣散又悠闲,但就是让人觉得一切都刚刚好。

本文首发于《新周刊》508期,购买请戳→《云爱》

本 期 看 点

2017中国情爱报告

李银河说,最好的爱情全在天上

吴秀波:在人群中孤独,对生活只有疑惑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