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于靖园       2018-01-01    第506期

歪果仁2.0:他们可能比你更了解中国

从微信红包、淘宝、中国零食,到中国综艺、国货、表情包,歪果仁研究协会的高佑思团队对中国热点几乎无所不知。他们制作的视频,逗趣的风格、中二的配乐、无厘头的字幕,处处戳中中国互联网用户的笑点和痛点。

文化 0 0

很多刚见过高佑思的人,都很难相信,这个高大帅气的以色列小伙、歪果仁研究协会创始人,仅仅是个出生于1994年的北京大学大四学生。而且,这个年轻的创业者和他的团队运营的“歪果仁研究协会”的微博,从2016年12月起每周上线一期短视频,仅3个月时间就做到了拥有100多万粉丝、每期全平台播放量高于1200万次的佳绩。歪果仁研究协会也在《新周刊》“2017中国视频榜”中斩获“年度自媒体”殊荣。

什么是歪果仁研究协会?顾名思义,这是“外国人研究协会”的音译和有趣的诠释。

微信红包、淘宝、辣条……他们什么都知道。

在歪果仁研究协会上线的每期短视频中,人们都会看到高佑思拿着话筒在街头随机采访外国人。采访话题广泛且无不是中国人所熟悉和热议的,从微信红包、淘宝、中国零食,到中国综艺、国货、表情包等。观众发觉原来很多老外不仅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而且比大多数中国人想象中更了解中国。高佑思也是一样。

高佑思与中国的缘分,要从他的父亲高哲铭说起。高哲铭是国际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和风险投资家,2003年来中国开展业务。2008年他们全家搬至香港,在那里,高佑思读了5年国际学校,其间,他跟随家人一起到中国内地旅游,上海、北京、哈尔滨、新疆、西藏、南京……常来内地之后,他感觉香港和内地有些不同——“香港是一种国际文化,完全没有接地气的感觉”。而他对中国内地的好奇心渐燃,他想要完成中国的发现之旅。

于是,当他国际学校的高中同学毕业后纷纷去欧美留学,他选择来北京,成了全班唯一选择到北京读大学的学生。来到北京后,高佑思开始努力学中文,希望可以申请到中国最好的大学——北大或清华。他还去清华和北大旁听、蹭课,终于在第二年考上北大国际关系学院。谈及为何选择“国际关系”,他认为“最好的了解中国的方式就是了解中国的外交思想和政治思想”。

2016年9月,机缘巧合,高佑思参加了江苏卫视《世界青年说》第二季,该节目由十一国型男代表和一位明星嘉宾出席,围绕当下中国年轻人最关心的议题展开讨论,融首脑会谈的庄重仪式和轻松诙谐的谈话氛围于一体,力求以全球性眼光审视议题,探求答案。

通过这个节目,高佑思开始小有名气。他发现,有那么多外国人热爱中国,这给了他很大启发。节目结束后,他回到了北大校园。他发现身边很多国际学生都很喜欢中国,希望在中国发展。

“这是新兴的外国人,叫作外国人2.0时代。”同时,高佑思和他的北大学长方晔顿通过共同的兴趣爱好——足球相识,并开始探索体育短视频的创业。在尝试的过程中他们慢慢发现,有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来到中国,而且当他们深度参与到中国人的生活时,他们的观点是很值得持续跟踪和关注的。高佑思想帮大家去了解外国人的想法,让中国人了解在中国的外国人、在中国出现的新一代外国人。“最开始就是觉得好玩,觉得这个视角很好,希望让更多外国人了解中国,也让中国人了解外国人。用搞笑、接地气、原创的方式去打破思维定势——外国人对中国的偏见,或中国人对外国的偏见。这就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东西。”谈及创立歪果仁研究协会的初衷,高佑思如此说。

“最精品的中国内容要由我们来打造。”   

在确定创业方向后,高佑思的创业团队推出了第一期“自从这群歪果仁尝试了微信红包以后”,结果该视频超乎预想地火爆——第一期仅新浪微博就达到340万浏览量。

接下来的“自从这群歪果仁入坑了美颜神器、开始逛淘宝、看了国产片、遭遇中国考试以后”,等等,每期短视频的流量都不断攀升,微博粉丝数量仅用3个月就超过百万,每期短视频的点击量达到1200万+。而每一期的选题都来自他们生活中的一些体验,他们每天都在观察中国发生了什么。

高佑思团队是中国第一个做街头采访的外国人自媒体,高佑思说:“没想到在这么短时间会有这么多人关注我们……这是令我最惊讶的事情。”但这些成就都离不开团队成员的共同协作和努力。在此前一个视频采访中,他提及每一期节目要做3天的街头采访,采访30—50个外国人,最多的一期他们采访了55个人,最久时长是一天街头采访10个小时。

歪果仁研究协会的每一个视频都在说外国人怎么看中国。做到后面,高佑思知道,这已经不是为了好玩了:“能把中国的现代化更好地解释给更多外国人,让中国人意识到自己祖国的强大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如果说高佑思的父亲高哲铭那一代人是外国人来华创业的1.0版本,那么高佑思所代表的新一代外国人则是在移动互联时代来华创业的2.0版本,他们对中国有更深入的了解,懂得中国人的玩法,也摸准了“互联网+”的时代脉搏,他们更有动力也更有创意。

高哲铭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以色列太小了,没有本土市场,没有可以做生意的近邻,所以你只有创新才能生存……所以我们的核心特质是我们对于未来的判断,以及我们来自创业的国度。”高佑思的创业行动,与他父亲的思考如出一辙——以色列人向来有强烈的危机意识和责任感,这使得他们常常创造奇迹。

他们团队成员的分工,有人负责创意、策划、剧本,有人负责拍摄、剪辑,还有人负责新媒体、翻译等。目前高佑思团队成员有20人,除了高佑思和他的两个朋友外,都是中国人,因为他认为“中国人最懂中国人”,本土化团队让他们推出的短视频更接近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逗趣的风格、中二的配乐、无厘头的字幕,处处戳住中国互联网用户的笑点和痛点,继而令用户产生强烈的共鸣。

“现在一周拍摄视频起码一到三个。每周五会开选题会,一起决定要做什么。”歪果仁研究协会首席运营官张希曼说。她是歪果仁研究协会的元老级成员,她和高佑思及其团队都对自己的创业项目有着非常清醒的思考和认识。

高佑思表示,前两年几家卫视开始做一些外国人节目,当时中国人对外国人的兴趣还是想了解“你们的国家怎么样”。后来,公众号、各种App兴起,中国人对外国人了解的渠道越来越多,大都是中国人讲外国发生什么事。再后来,就有一批很接地气的外国人,吃中国菜、读中文、做一些非常本土化的事情,这些属于“体验式”分享。

而高佑思他们制作的视频,很多主题都是关于“新一代外国人怎么看现在的中国”。像5月20日这天,中国人会发520块的红包,而如今在中国的外国人,他们像中国人一样去发红包,像中国人一样思考问题,高佑思说:“这是我们在突破的新的风口。”

现在,高佑思他们已经从“好玩”向“深度”转变。“我们的概念是,外国人能接触到更深层次的中国文化,希望外国人能更贴近中国本身的生活。当快递员、去乡村支教、做淘宝店主,用外国人的视角更深层次地挖掘中国人的生活。向更深度更有社会责任的方向走,是视频平台必经的道路。”张希曼说。

2016年,高佑思的父亲作为天使投资人参与了儿子的创业项目。2017年,随着歪果仁研究协会知名度的打响,他们又迎来第二轮融资,只是暂时尚未对外公布。

关于公司的盈利情况,高佑思说:“我有做一些代言,我个人的变现做得到,但是我们平台的变现本身更重要。”实际上,他们已经通过一些不怎么明显的植入方式实现盈利:美颜相机、探探、美图、ofo、京东、微信,这些曾在视频中出现的应用或平台,都是商家主动找到他们合作的。高佑思团队通过植入实现变现:“其实我们做的植入有时候明显,有时候不明显,看品牌的需求。目前,我们唯一的植入就是在片头和片尾,从来不特意让外国人说出一些答案,里面没有任何广告语。因为这个不公平。”

目前,微博的“歪果仁研究协会”已经有197万粉丝关注,通过统计调查,高佑思他们发现,粉丝多为年轻人甚至95后,粉丝中有很多是女生,她们喜欢高佑思,叫他“白马王子”,只不过,23岁的高佑思认为,歪果仁研究协会现在依旧不够红。

谈及理想和未来,他说他们最大的理想是做最精品的中国内容,讲中国故事。“把内容传播到整个世界,做最有影响力的关于中国的内容平台,让它成为了解中国的最佳入口。”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