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谭山山       2018-01-01    第506期

这个城市最好看的人都在书店里

“书店存在的意义不只是卖书。最重要的是跟周围产生关联,努力成为社区所需要的一分子,让自身具有社会性。”

阅读 0 0

有这样一个说法:一座没有书店的城市,是没有灵魂的。书店作为城市的精神空间、文化地标,其兴废一直牵动人心。数年前人们还在为实体书店纷纷关张而痛心疾首,忽然之间,书店业开始复兴了,新型的书店也变得时髦起来了。“在你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一家书店已经将你包围。上面满是你熟悉的城市的元素:高度密集的知识和智慧,城市里最有意思、最有想法的人都在这里了!(现在,最好看的人也在呢!)”(“衡山和集”创意总监令狐磊语)

既然书店对于城市来说不可或缺,那么讨论书店如何塑造城市风格、城市中的理想书店、以社区书店推动阅读等议题就很有必要。这正是方所主办“2017成都国际书店论坛”的出发点。

今天的书店,不再是一个个纯粹卖书的地方,而进化为一个个“社区”。

每到一个新的城市,有什么地方是必去的?南京先锋书店创始人钱小华的答案是:一个书店、一个博物馆、一所大学。《单片镜》(Monocle)杂志亚洲区主编詹姆斯·钱伯斯的答案则是:一个书店、一个现代艺术展。他们的共同经验是:要感受一个城市的文化氛围,逛书店是一个捷径。

一个城市有没有好书店,是文青们判断这个城市是否有吸引力、值不值得留下的重要标准。2016年,《单片镜》在评选“全球宜居城市TOP25”时,就将独立书店的数量列为衡量指标之一。从这一点上看,连续三年排第一的东京令人向往:它一共有超过1600家书店。

近几年的一个趋势是: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实体书店都在回暖。以连锁书店为例,这几个书店品牌近年来都在快速扩张:截至2017年11月,中信书店门店达到68家,西西弗书店门店达67家,刚完成B轮融资的言几又门店也达到近30家。

年轻人成为书店消费的主力。尼尔森公司2015年的调查显示,在美国,22岁至34岁的年轻人成为实体店购书人数最多的群体,市场占比从2012年的27%提高到了37%。这些年轻人并不在乎买书时是否有折扣,他们更在乎的,是到书店去消费的集体体验——包括参加作家签售活动、参加主题讲座、参加读书讨论会等。

也就是说,今天的书店,不再是一个个纯粹卖书的地方,而进化为一个个“社区”。日本生活家松浦弥太郎希望自己在东京中目黑地区创办的独立书店Cow Books,成为社区的key station或集会所。“这一带(中目黑)晚上人少,所以我们打烊后也会留着灯。这样,这条路上就有了安全感。现在在东京,说到key station,大家只能想到便利店,那就太没意思了。”

松浦弥太郎还说:“书店存在的意义不只是卖书。最重要的是跟周围产生关联,努力成为社区所需要的一分子,让自身具有社会性。”

一个书店必须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创建自己的社群。可能像南京先锋书店那样,成为“南京大学第二图书馆”;也可能像澳大利亚爱书人书店联合创始人菲欧娜·斯塔格所说的那样,让书店成为“人们相识、相遇、相爱的场所”(所以在书店举行婚礼也是顺理成章的)。

“一个书店可以改变、影响一座城市吗?这是否是喜爱书店的人的意淫或幻梦?”

在主持“2017成都国际书店论坛”的第一场讨论“一城一店:书店如何塑造城市风格”时,作家杨照以这句话开场:“一个书店可以改变、影响一座城市吗?这是否是喜爱书店的人的意淫或幻梦?”

洛杉矶“最后一家书店”(The Last Bookstore)的店名得自店主Josh的自嘲——在互联网的冲击下,自己开的可能是“最后一家书店”。Josh还写下这句slogan:“你还在等什么?我们可不会永远在这儿。”

“最后一家书店”和方所成都店的情况类似:都开在市中心,都成为城市地标,老板也都出自其他行业。人们来这里,更多的是为了“打卡”、拍照发朋友圈(方所成都店坐满阅读者的大阶梯是最佳打卡地),买书反而成了次要的事。

实体书店的回暖,跟网络时代人们的需求更多地转向社交、尊重和自我实现有关。要满足这些需求,既需要精神产品,也需要精神空间。书店正是一种提供精神产品的物理空间。虽然亚马逊等电商让人们习惯于在线上买书,但它们提供不了跟活生生的人互动的体验。人毕竟是群居动物,他们需要可以交流的公共空间。

诚品书店的经营秘诀之一,就是擅长经营空间。诚品书店总经理李介修说,1989年诚品在台北开第一家店时,就不打算做成那种屋子里塞满书,只有图书、货架和狭窄过道的传统书店,因为“缺少活力和互动性”。为此,诚品采用了一种新做法:引入英国的瓷器、法国的画作等商品,将它们跟图书混搭,并称之为“生活风格”。

在我国飞速发展的城市化进程中,往往过于注重物理空间的填充(大广场、标志性建筑等),而忽略了城市公共空间的营造。大妈们为什么要跳广场舞?原因之一就是缺乏公共空间。年轻人也需要公共空间,而书店所承载的,就是构建城市文化空间的责任与义务。

至于什么样的书店称得上“理想书店”,其实并没有标准答案。詹姆斯·钱伯斯说,每个城市、每个社区都应该有最具代表性的书店,能满足当地人需求的书店,就是最好的书店。

杨照提出的那个问题,或许可以这么回答:“书店不是装饰城市的幻梦,而是每一个灵魂的归处。”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