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陈艳涛       2018-01-01    第506期

至亲至疏夫妻

作家笔下让人感觉复杂的婚姻,其痛点在于他们和今天的我们其实没有什么不同。 夫妻之间的关系,是世上最亲近的;但若心与心背离,又是世上最遥远的。

对照记 0 0

《红楼梦》写爱情写到感天动地,让人总有醍醐灌顶般的感同身受和深深共鸣。写婚姻,却总有点雾里看花,需要你在字里行间寻找、感知。比如凤姐和贾琏之间,是如何从“送宫花贾琏戏凤姐”时的甜腻温存,演变到“一从二令三人木”的冷酷、凄惨下场的?同样聪明漂亮的两个人,如何在岁月流逝中渐渐变成了敌人,一个只盼着另一个死,另一个用尽了心机手段去控制对方?

比如秦可卿和贾蓉,在可卿嘴里是“从未红过脸儿”的小夫妻,同样的年轻美好,却一个死于与公公偷情做下的心病,一个眷恋着外面的香艳泼辣女子。面对众人口中言之凿凿的翁媳乱伦,作为丈夫的贾蓉又作何感想?

这些答案,曹雪芹似乎都没有给出,但他又确实给了我们很多细节和蛛丝马迹。本来嘛,婚姻不像热烈绚烂的爱情,不过是平淡岁月里的点点滴滴,两个人在琐屑、争吵、计算、同盟之中一起向前走。

也确实没有答案。夫妻之间,有着最亲近却又最遥远的距离。就像凤姐、贾琏夫妇,聪明强悍如凤姐,用尽手段,至死都不明白,贾琏那样的人最想要的,其实不过是一点家常的体贴和风情。就像贾蓉夫妇,贾蓉虽也悲痛于可卿的死,但她为什么死,她有什么心事,他又何尝能猜到一星半点?

金庸也是写爱情的高手,写了很多让人难忘的情侣,也写了让人感觉复杂的婚姻。身处复杂的婚姻之中,小说里的他们和今天的我们其实没有什么不同。

《雪山飞狐》里的南兰,是貌美温柔又知书达理的女子,但她抛夫弃女,和人品下作的田归农私奔,不顾幼女的眷恋哭泣,也全然不念及堪称大英雄的丈夫苗人凤。苗、南夫妇的婚姻悲剧其实很有现实意义。两人一个是英雄,一个是美人,看似绝配,却在性格和生活情趣上有种种不和谐。在一次大火中,南兰只顾自己逃命而不顾丈夫而去,给两人的关系留下了深深裂痕。

南兰嫌丈夫只知钻研武功,沉默寡言,缺乏情趣和闺房之乐。苗人凤心里也有自己的女神,那就是胡一刀的妻子胡夫人。虽然外表和南兰一样娇柔美丽,但胡夫人性格刚烈侠义,视夫君如性命。胡一刀一死,胡夫人托付了儿子之后,毫不迟疑地横刀自尽,还笑言免了十多年辛苦。

这个最完美的妻子、最不负责任的母亲,其铁骨柔情,一颦一笑,都让人倾倒,这才是苗人凤心中的女神,让他终身感佩。他曾经在胡氏夫妇墓前大醉,并说了一句话:“像这样的女人,要是丈夫在火里,她一定也在火里,丈夫在水里,她也在水里……”这是醉话,却也是他的肺腑之言。

南兰知道,她永远也不可能超越胡夫人,成为丈夫心目中的完美女人。他们都不是对方期盼的那种人。南兰在大火里的怯懦,可以说是正常人的正常表现,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胡夫人那样的奇女子;但也是她爱得不够的体现。南兰不是没有勇气,她也曾经不顾自身安危,为中毒的苗人凤吸出毒液。她为了自认为的真爱而私奔,也并非没有自责和愧悔,甚至在临死前留下遗愿:“死后将尸体火化了,把骨灰撒在大路之上,叫千人踩,万人踏。”但她还是为了心中所爱抛弃家庭,选择了私奔。

在苗、南夫妇的故事里,金庸写出了婚姻里让人无奈的地方。每个人都会在心底藏着一个完美情人,因为虚幻而格外完美,现实中的伴侣无论如何也达不到。每对夫妇也都有无法释怀的“梗”,可能是人,可能是事,横亘在两人之间,成为裂缝。虽然都有爱、有勇气,开始也都愿意相携着走到底,却总有各种误会、情由让彼此在心底擦肩而过。

就如唐代女诗人李冶所写的诗《八至》:“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夫妻之间的关系,是世上最亲近的;但若心与心背离,也是世上最遥远的。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