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Junitaille       2018-06-15    第517期

俞孔坚 :拥抱新零售,有前途的城市才能称之为伟大

在俞孔坚看来,提前透支发展力的城市是毫无前途的。在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时代,每个城市、每个人都必须学会拥抱新零售,成为阿里所倡导的新零售之城,这样才会产生走向伟大的可能。

商业 0 0

“北京那么大的公园绿地,放在那太可惜了,如果拿来种地多好。”

20年前,俞孔坚(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教授)被父亲的这句话打动。

这让他开始思索什么样的城市才是动人的。当时他已经拿下哈佛大学景观规划与城市设计专业的博士学位。循着父亲的疑问,他开始了自己“足下文化与野草之美”的景观设计美学,这种强调回归平常、回归土地的城市设计理念,在他看来是平民的、日常的、适宜技术的景观。“亲民的景观塑造亲民的城市,这样的城市才是有未来、有前途的。”

但他满目疮痍。“古人说了,断山断水,是要断子绝孙的。破坏了自然生态系统,我们的城市也将是死的。”俞孔坚的话像根刺,扎进中国城市因高速发展而日益膨胀的肌体。“总体来说,我们如今面临的城市病比90年代更加严重且更普遍化了,曾经城市的拥堵只发生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现在也已普遍出现在各大、中、小城市中,因为我们的城市太依赖小汽车了。”

在他看来,提前透支发展力的城市是毫无前途的。俞孔坚提到了洪涝、水污染、大气污染、栖息地丧失等环境生态问题:“我们的生态资产是有限的,而且一直都在透支状态;在城市文化和社会生活方面,我们的城市还在启蒙阶段,不懂得审美是中国城市普遍的状况,丑陋以及由丑陋引发的各种身心健康和社会问题,将是中国城市面临的最难根治的‘城市病’。”

而当看到中国城市在重蹈西方城市化和城市建设的覆辙时,俞孔坚感叹一切都没变。“16世纪意大利的广场,17世纪法国的景观大道,20世纪美国的摩天大楼,出现在了中国的大大小小城市。”

那么,什么样的城市才有前途?俞孔坚认为,首先必须有可持续的环境(良性的自然资本,如好的空气和水,优美的环境)、充满希望的人群(人力和智力资本不断提高,有充足方便的教育资源,能吸引源源不断的年轻人来创业和生活),其次要有创新的活力(社会文化资本,包括鼓励创新的环境,公平和谐的社会环境和公共服务)、发展的空间(空间资产,包括土地、区位与融入国际和区域的交通条件)。“总之一句话,有前途的城市,就是以人为本的城市。”

北上广深算不算有前途的城市?俞孔坚不愿意对这个问题作出一概而论的解答。“特大城市受发展惯性使然,还会以不可阻挡的方式不断扩大,所以消极地限制不如积极地引导。”他认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大城市,将在未来打破种种行政的限制,而以超越人们想象甚至超过世界任何一个大城市的规模屹立于世界特大城市之林。“大城市无疑是有前途的,甚至可以说是前途无量的。”

除去上述五座体量庞大的城市,俞孔坚觉得其他最有希望、最有前途的中国城市,是能够对这些特大城市互补的生活型、休闲型城市,以及在高铁和航线迅疾可达的生态和文化资产最优良的城市和乡村,这些都将成为最具竞争力的中小型城市,“比如风景宜人的云南大理、海南三亚,地理区位优越的广东中山等”。“当然,那些在大城市附近的、2小时时间距离范围内的生态优良的广大村镇也是在向未来招手的潜力城市。”

但有前途并不一定意味着能够在未来走向伟大。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那些以人为本、注重生态自然保护、形成自身产业特色并不以透支发展的城市可以算得上前途无量,但俞孔坚觉得,能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拥抱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的城市,才能真正走向成熟和伟大。或许可以做一个这样的论断:只有全面拥抱并接纳时代的新特征,有前途的城市才能称之为伟大。

俞孔坚注意到,阿里巴巴目前已经介入城市发展和规划,提出了“打造智慧之城、新零售之城”的口号,这种商业力量参与城市升级的现象开始在中国各大城市出现。俞孔坚觉得阿里“新零售之城”的这种提法,是新时代里必然出现的一种新锐行为。

“阿里看到了新型城市化的机遇,这种行为是对城市的一种再塑造。可以这样说,就算他们不去做,其他人也必然会去做。在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时代,每个城市、每个人都必须学会拥抱人工智能,向阿里提出的新零售之城的方向考虑,否则,将被淘汰而成为‘out’一族。”俞孔坚说。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