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冯嘉安       2018-03-15    第511期

超级高速公路,真高级!

到2022年,限速120公里/小时的天花板将被中国首条“超级高速公路”杭绍甬高速打破。在这条充满黑科技的高速上,将实现接近150公里/小时的最高限速、接近零死亡的车路协作自动驾驶、边开边充电的光伏路面、无须减速即可完成收费的自由流收费。

汽车 0 0

对刚领到驾驶证的“菜鸟”司机来说,高速公路像一头难以驯服的怪兽,疾驰的车流会让新手倍感紧张。新手不敢开快车,但如果在高速公路龟速前进或者随便刹车,危险程度反而更高。


交规规定,驾驶人在获得驾照的第一年(即实习期)里驾驶机动车上高速公路,必须有一名驾龄三年以上的老司机坐在副驾驶位置陪同,不允许单独上高速。“前方高能,新手慎入”,实习司机往往对高速公路敬而远之。


别说菜鸟,就连老司机也觉得,以120公里/小时的速度开车,肾上腺素会略微提升。纵观全世界,除了德国的部分高速公路不限速以外,大多数国家都对高速公路的最高限速有所界定:超跑大国意大利部分道路最高限速为150公里/小时;法国、瑞士、奥地利等国最高限速130公里/小时;比利时、西班牙、美国、加拿大等国的最高限速与中国差不多;最高限速最低的国家是印度,只有80公里/小时——稍一腿抖就会超速。


回到中国,在浙江,一条正在建设的“超级高速公路”让人看到,未来中国的最高限速,很有可能突破120公里/小时这个天花板。

未来超级高速公路:更高速、更智能、更高能。


中国的高速公路最高限速120公里/小时,这是根据公路本身特性和人体生理机能而制定的。当车速在120公里/小时的时候,路况可以和车况更好地匹配,交通事故率较低。即使发生爆胎事故,也能使汽车保持可控。当车速超过120公里/小时,由于已经超出路面、防护栏强度的设计标准,容易发生重大事故。


贯穿杭州、绍兴和宁波的超级高速公路名为“杭绍甬高速公路”,预计在2022年杭州亚运会前通车。它借鉴了德国不限速、意大利最高限速150公里/小时的高速公路的相应技术标准,最高限速设定可以高于120公里/小时。


有驾驶经验的人都会留意到,汽车的仪表盘上的最高车速远高于120公里/小时,为什么我们不能把车开快一点呢?除了安全考虑以外,每辆车的最高时速其实都是一种极端状态,到达最高时速行驶的汽车无论舒适性还是燃油经济性都会大打折扣,一辆最高时速200公里/小时的汽车维持在120公里/小时还是相对舒服和经济的。其中原理,和一辆手动挡的汽车,虽然可以但不会挂一挡开60公里/小时一样,极限虽然是可以达到的,但不是一种最优的常态。所以,在超级高速公路上行驶,可以突破120公里/小时,但如果开得更快,对汽车本身也是一个挑战。


虽然我国 很多高速公路都把限速设定在120公里/小时,但受实际路况影响,平均车速只能达到90公里/小时左右。就算我们以一次旅程进入和驶出高速公路收费站为起止算平均车速,也不可能达到120公里/小时(理科盲也知道从静止加速到120公里/小时的平均车速只会低于120公里/小时)。


未来,浙江这条超级高速公路上将构建大数据驱动的“智慧云控平台”,通过智能系统、车辆管控,提升运行速度,实现无须减速的自由流收费。预计可以在目前平均速度90公里/小时的基础上,将车速提升20%—30%。换句话说,这条最高限速高于120公里/小时的高速公路,平均车速可以达到120公里/小时上下。


这条超级高速公路还为未来的自动驾驶打下基础,未来将全面支持车路协作式自动驾驶,有望实现零死亡。此外,它还将铺设先进的光伏路面,让电动车可以一边行驶一边充电。这是续航里程捉襟见肘的纯电动车的福音,未来电动车跑长途将不再是问题。


虽然杭绍甬高速公路还有4年时间才建成,但山东已经出现了全球首段光伏高速公路。这段光伏高速公路位于济南绕城高速南线,尽管全长只有1120米,光伏路面铺设长度也只有1080米,但这段光伏高速公路已经可以实现行车和发电。


这段光伏高速公路采用“透光混凝土+光伏发电组件+绝缘防护”的三层结构,表层为透光混凝土路面,具有高强度和超过90%的透光率;中层为光伏板,可利用路面空闲时间吸收阳光发电;底层为绝缘层,三层结构总厚度不超过3厘米。


虽然目前的技术还不能实现让电动车一边行驶一边充电,但该试验路段已经发电并接入国家电网,实现了为路灯、电子情报板、融雪剂自动喷淋设施、隧道及收费站提供电力供应,剩余电量会收入国家电网。


未来人们不再为找充电桩而烦恼。不过,以后边开车边在光伏高速公路上充电时,也许需要一种目前还没有出现的计费和支付方式,为这种移动充电提供方便的“超级移动支付”。


在美国,“硅谷钢铁侠”马斯克与洛杉矶市长埃里克·加西蒂(Eric Garcetti)在上一年进行过一次对话。马斯克向市长介绍了自己的“超级高速公路”设想:在洛杉矶构建大型地下网络,供汽车、自行车以及行人来往。


马斯克的Boring Company,就是为了解决地面交通拥堵问题而成立的。目前,Boring Company已经公布了洛杉矶“超级隧道”地图,全长约为64公里,从北到南连接着谢尔曼·奥克斯街区和长滩机场。


不过,正如马斯克所言,洛杉矶的“超级高速公路计划”技术层面是容易执行的,困难的是清除法律障碍。


当马斯克还在跟洛杉矶官员周旋之际,杭绍甬高速已经准备动工了。

普通高速公路的正确打开方式:不作死就不那么容易死。


功能繁多的超级高速公路还“在路上”,而普通高速公里是目前驾驶者可能每天都需要面对的路况。很多人的总驾驶里程也许过半数是在高速公路上积累的,但未必所有人都清楚一条普通高速公路的正确打开方式。


在老司机的谈资里,流传着“高速公路的四大作”,死不死就看运气了。这“四大作”分别是挑衅大车、倒车逆行、超速行驶和随意变道。在很多地区,驾驶培训的第一课就是看各种高速公路上的交通意外录像,看看各种任性开车如何花式作死。这些血淋淋的交通意外案例可不是看着好玩的视频,如果只抱着围观的心态看看,没有严肃地吸取教训,很可能从此踏出马路杀手的第一步。


高速公路的正确打开方式有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谨慎通过高危地带。这些高危地带包括隧道出口、急转弯处、修路区域和高速公路出口等。隧道出口和急转弯处通常是视觉盲区,隧道出口光线突然变亮,很容易导致炫目甚至短暂失明,如果前方有急刹车或者静止车辆,很容易导致危险。而急转弯处和修路区域也是追尾的高发区。通过急转弯处时应该尽量走外道,这样能够及时发现前方问题。而防止在修路区域发生危险的方式是,在驾驶时注意路上的提醒信息,一般修路路段出现前,都会有标识提前提醒驾驶者。


高速公路出口的危险在于经常会有车辆因为错过了出口而随意倒车,所以在不需要出高速的时候,应该尽量选择左侧车道通过。不过左侧车道是即将错过出口车辆急刹车的高发区。因此,把目光放远,不要跟车太近,这才是避险的关键。为了自己和其他车辆的安全,错过了高速出口的正确解决方式是就近在前方出口离开高速,而不是企图倒车回去。


高速公路如此危险,所以道路设计者在设计时,会在不经意间做出一些安全的考量。例如国内很多高速公路都不会修成长距离笔直状,除了地形因素制约以外,还考虑到长时间的笔直行车容易给驾驶者带来疲劳的感觉,不经意间就会超速驾驶。有些高速公路并没有配备路灯,因为马路上的路灯通常是给行人和非机动车照明的,汽车本身的车灯足以照亮路面。如果路灯间距过大,忽明忽暗的路况反而会造成驾驶者炫目,倒不如整段路都没有路灯。


然而,在高速公路的设计中,也难免存在一些bug,而且是致命的bug。去年8月10日,在陕西省安康市境内京昆高速公路秦岭1号隧道南口处,发生一起大客车碰撞隧道洞口端墙的特别重大道路交通事故,造成36人死亡、13人受伤。这次意外的发生,除了有司机超速驾驶、疲劳驾驶等主观原因以外,还有因高速公路设计存在缺陷造成的客观原因——突然变窄的路面让车辆躲避不及,直接撞到洞口墙上。


国务院批复同意的《陕西安康京昆高速“8·10”特别重大道路交通事故调查报告》认定,“西安公路研究院在2014年西汉高速公路养护中修工程施工图设计时,未按标准设计事发路段加速车道与货车道分界线宽度,也没有对分界线宽度是否符合标准开展核查。此外,陕西高速集团未严格执行技术标准,对上述工程施工图设计审查中,事发路段分界线宽度不符合标准的问题失察,应当承担相应责任”。


高速公路大大提高了现代人的出行效率,但高速带来的是危机四伏。未来更智能的超级高速公路,也许能实现更高速而且更安全的自动驾驶,把人对汽车的控制和人工智能避险结合起来,或许能减低不良驾驶习惯和道路设计缺陷带来的“作死”风险。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