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詹腾宇       2018-04-01    第512期

杠精 :不管你说得对不对,反正我对

杠精广泛地生存在这个世界,乐此不疲地发现、揶揄、怒怼一切进入他们视野且观点不同的人。他们不在意是否得到真知,只是想要一个“我赢了”的结果。

群像 0 0

杠精,一种性格堪称古怪,无论自己好不好受,都绝不让其他人好受的神奇物种。微博知名音乐博主“耳帝”称杠精为“人性批判家、截图小能手、原意曲解师、文字杠上花”,其能量巨大,切入刁钻,角度离奇,人们避而远之。避不过的人,被杠精气到语塞暴怒是常有的事。


2018年伊始,几位大师相继辞世——纪梵希、霍金、李敖、洛夫,横跨时尚、科技和文艺各界,网络上悼念、缅怀、唏嘘者众,程度浅一点的,说些大白话,如大师一路走好、真乃人类损失、心里莫名难受、告别一个时代,等等;程度重的,则从生涯贡献、研究成果、代表作品、艺术风格之类的角度慨叹一番。


缅怀者当然水平参差,多有悼念不成反露怯的例子,一不小心成了戏精。只是,跟风刷屏的戏精固然可哂,故作高冷的杠精更让人不悦。


在杠精看来,悼念本身就是错的。杠精喜欢一上来就进行资格质问,居高临下,具体到霍金去世,杠精会愤然曰:“你的物理及格过么?霍金的理论看得懂么?你有什么资格悼念他?”
好吧,那我们悼念李敖:“真真可惜了一代名士,学富五车,敢怒敢言,疏狂风流。”杠精们立刻上线,强行做二元片面和极端绝对判断:“你居然悼念他?这种玩弄女性、极端自私的直男癌和花花公子也值得怀念?你一定不是个思想正经的人!”


好好好,我们怀念洛夫。“这位诗风颇似余光中的白胖老者,文字精妙,结构灵动,想象丰富。”我们刚转了一篇悼洛夫的文字,杠精们就闻着味儿游过来,抢占道德高点:“这么冷门的人你也悼念,你就可劲儿装吧,谁不知道你那点爱好,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文艺青年吧?”


算了算了,删掉。不说这些逝者,我们心疼一下刚刚宣布退休的李嘉诚总可以吧?“潮汕富商团的老大,世界华人圈的骄傲,富可敌国又谦逊为人的长者。”杠精们再次杀来,不分析客观事理,执着于让人站队认帮派:“以李嘉诚为首的地产大鳄是让平民挣扎在楼市中无法动弹的罪魁祸首。挺他?谄媚!”


行了行了,还是盘点大师们一生功过得失吧。杠精怎能罢休?一招换位撂挑,强行为评论者和被评论者换位。“你那么头头是道,你试试看做到他们那么成功?为什么你做不成纪梵希,造不出赫本?你行你上啊!”


抬杠本是常事,适当抬杠是种社交情趣,但加一“精”字,事情就不太一样了。杠精就是这么一群人:哪有热点哪有他,恶心你,揶揄你,打击你,以此为乐。


杠精最典型的思维模式,是“不管你说得对不对,要以我说的为准”,以及“你说太阳是热的,我偏说太阳也有几天是凉的”“春江水暖鸭先知,你凭什么说鹅不知道”。前者是自我意识莫名爆棚,后两者是无中生有强行对抗。


“耳帝”的总结毒舌而精辟:远观某个面目全非的讨论,就像化粪池爆炸;近看杠精们的倾情演出,却似一片鸟语花香。人与人的知识、眼界、逻辑、习惯和性格多有不同,网络又是一个讨论双方信息缺失而无所顾忌的平台,许多语言暴力也由此而生。


杠精多是哲人。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展开了一段哲学家间的“高级杠”:庄子说鱼游得真快乐,惠子说你又不是鱼哪会知道,庄子说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惠子说我不是你固然就不知道,你本来就不是鱼固然也不知道鱼的快乐。


最后庄子会心一击:“让我们回到最初的话题,你开始问我‘你哪里知道鱼儿的快乐’的话,就说明你很清楚我知道,所以才来问我是从哪里知道的。现在我告诉你,我是在濠水的桥上知道的。”


哲人最擅迷踪游走,普通人也会这招。只要和对方永远不在一个次元、同一层次上讨论问题,偶尔偷换概念、转移话题,这问题就杠不完了。有总结道:“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讲法制;你跟他讲法制,他跟你讲政治;你跟他讲政治,他跟你讲国情;你跟他讲国情,他跟你讲接轨;你跟他讲接轨,他跟你讲文化;你跟他讲文化,他跟你讲孔子;你跟他讲孔子,他跟你讲老子;你跟他讲老子,他跟你装孙子。”


杠精最可怕的地方,不是抬杠本身,而是成“精”的欲望。一般认为,杠精是表达欲过于旺盛的人,而表演欲旺盛的人通常会选择做戏精。具有杠精特质的人,在思维里的某一块区域总是过于敏感,又恰巧因为某种反应性遗传而热衷语言暴力,习惯与人争执,为杠而杠,以此得到一种畅快感。他们不在意是否得到真知,只是想要一个“我赢了”的结果。


 “陌生网友”是杠精的初级形态,也是许多人厌恶网络陌生人社交(比如新闻跟帖和贴吧)的原因。无实名,无追责,无负担,因此攻击欲望显得特别强烈,日常恶气也随处可见。“对方辩友”是杠精的战斗形态。无孔不入地找茬,步步紧逼地施压,以及“就算我的辩题不合理,我也要说死你”的可怕坚持。顶级“对方辩友”拥有出色的脑力、知识量、反应速度和一颗无畏的心,这让他们的攻击变得很难招架。看看《奇葩说》的马薇薇、周玄毅、肖骁等人就明白了。但“对方辩友”有个好的地方,就是分场合:场上是杠精,场下未必是。但是真正的杠精,从来不挑地方,不看场合,不分时段,不挑话题。


最后,杠精就算说不过了,也要装作没有输。真惹毛了别人就假装无辜,退出战场前还不忘来一招“较真无趣论”回马枪:“我只是随口说说,你这个人也太阴暗了啊,真当回事了?这么认真有啥用,又没钱收!”


明明是你先瞎较真的吧?


拉黑,不送。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