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谭山山       2018-04-01    第512期

地平协会坚信,地球是平的

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麦哲伦环游世界几个世纪之后,还有那么一小拨人坚持认为地球是平的,并成立了国际地平协会,目前约有500名会员。

文化 0 0

当NBA球星凯里·欧文宣称“地球是平的”的时候,他周围的人以为他疯了。


欧文是在2017年2月和骑士队队友理查德·杰弗森、钱宁·弗莱参加一档名叫Road Trippin'的广播节目时说出这句话的。当时弗莱谈到“外星人是否存在”的话题,欧文反问道:“你们相信地球是圆的吗?”弗莱与杰弗森都表示肯定,欧文则抛出“地球是平的”这一说法,并认为,“这甚至不是一个阴谋论”。


这件事一经报道,评论就炸了:有说现在NBA球星素质堪忧的,有说欧文不过是个“各种网络社区里都能见到的小学生,喜欢玩神论,玩脑洞,玩反智和阴谋论”的,也有人用《神探夏洛克》这句台词为欧文辩解——“管他地球是圆的还是平的、是绕着太阳还是一个玩具熊在转,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从后续报道来看,欧文显然不是开玩笑,而是认真的。综合各类报道,欧文的心路历程大致如此:1.我相信地球是平的,这件事就摆在我们面前。“我的观点与主流观点格格不入,一点问题也没有。”2.你们相信地球是圆的,那是被灌输的结果。有一些“特别的组织”、一些神秘的“他们”主导了“地圆说”,为此他们不惜向大众撒谎。3.要证明地球是平的还是圆的,应该自己去找证据。“我觉得人们应该自己去研究地球是不是圆的。很可能,他们要么支持我的观点,要么会把我的观点丢到水里。但是我觉得自己去研究看看是很有趣的。”欧文对ESPN这样表示。


在诸多评论中,知乎用户李沛的猜测也许有点道理:“(欧文)大概是个地平协会的支持者吧。”是的,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麦哲伦环游世界几个世纪之后,还有那么一小拨人坚持认为,地球是平的。

麦哲伦探险队的环球航行,让“地圆说”一跃成为主流看法,“地平说”则遭遇重击。


在麦哲伦的探险队完成首次环游世界壮举的1522年之前,人们是普遍相信地平说的。最有代表性的,一是《圣经·新约》第7章关于大地的描述——“我看见四位站在地的四角……”,一是中国人笃信的“天圆地方”说。科技史专家李约瑟在代表作《中国技术史》里说,“天圆地方”说在中国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直到17世纪大批耶稣会教士来中国传播科学思想后,中国人才逐渐改变这一认知。


而地圆说一度是非主流看法。现存资料显示,古希腊数学家、哲学家毕达哥拉斯是地圆说的创始人,他认为地球的形状应该是最完美、和谐的形状——球形(希腊人真是迷之热爱球形)。两个世纪后,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列举六大证据,以证明地球是圆的。其中有靠谱的,比如“眺望地中海上归航的帆船,总是先看到桅杆顶,后看到船身”“月食发生时,地球投射到月亮上的影子边缘是弯曲的”;也有不那么靠谱的,比如“既然落下的水滴倾向于成为球形,那么诞生于混沌之中的地球也理所当然是球形的”。


麦哲伦探险队的环球航行,让地圆说一跃成为主流看法,地平说则遭遇重击。但其支持者并未退出历史舞台,19世纪,地平说信众里出现了不少强人,他们或著书立说,或舌战群儒,以宣传自己的信念。前者的代表是英国作家塞缪尔·拉伯塞姆。1849年他写了一本名为《天文学调查》的小册子来宣传地平说,书中用绘画中的透视效应来解释船只消失在地平线上这类现象。1883年,拉伯塞姆把1000本《天文学调查》运到纽约分发,还在《纽约每日》悬赏1万美元,任何能证明地球绕轴旋转的人都可以拿到赏格。拉伯塞姆的支持者威廉·卡朋特则于1885年出版了《地球不是球体的100个证据》。后者的代表是美国人M.C.弗兰德斯。1887年,在纽约州的布洛克波特,M.C.弗兰德斯花了三个晚上和持地圆说的科学界人士辩论。最后,担任裁判的五位市民一致认为弗兰德斯获胜。

从塞缪尔·申顿到丹尼尔·申顿,国际地平协会的命运也是一波三折。


接下来轮到“地平协会”登场了。


1956年,另一个塞缪尔——塞缪尔·申顿,英国皇家天文学会及地理学会会员——在英国的多佛尔创办了国际地平协会(International Flat Earth Society,IFES)。在他看来,地球是个扁平的盘状物,其中心在北极,而南极不过是环绕地面的一堵无法逾越的冰墙。申顿创办国际地平协会之时,正是苏联发射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就在1957年,国际地平协会创立仅仅一年后)、美苏展开太空竞赛的年代,种种太空探索都在证明地球确实是圆的,但申顿置若罔闻,对于苏联那颗绕地球旋转的卫星,他表示:“船只绕着怀特岛(英国一海岛)航行就能证明地球是圆的?卫星也不过如此。”对于宇航员发回的地球照片,他说那是骗人的,“一张图片骗过未经训练的眼睛是很容易的”。


1971年,申顿去世,他指定自己的好友、美国人查尔斯·肯尼思·约翰逊为协会下一任主席。约翰逊和妻子玛乔丽(玛乔丽也相信地平说,因为她来自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在地球的另一个半球,可她回老家时并没有头朝下脚朝上啊)住在加州的莫哈韦沙漠,采访过他的记者表示:“约翰逊所在的莫哈韦沙漠离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阿姆斯特朗飞行研究中心仅一步之遥,却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这可真是难能可贵。”约翰逊对协会作出的重大贡献,一是扩大了社会影响力,协会会员从他接任时的100多人涨到3000多人;二是创办了《地平新闻》,持续宣传地平说。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地平新闻》的一些头条标题颇具煽动性:“全世界的人都被骗了……除了一部分被选中的人”“伽利略是一个骗子”“科学侮辱你的智慧”,诸如此类。


2001年,约翰逊去世,《纽约时报》讣闻版给了他一小块版面:“查尔斯·约翰逊先生,自称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位自由思想先驱,他认为所有的科学家都是邪恶的巫医,妄图构造一个巨大的骗局,用科学来取代宗教。他深深相信《旧约》中关于‘大地是平的’,以及《新约》中耶稣升天的描述。”


约翰逊去世后,协会的会员数量锐减,降到200人左右。此时,另一个申顿出现了:丹尼尔·申顿,生于1978年,美国人,跟塞缪尔·申顿并无关系,只是巧合地同姓。2004年,申顿重建了地平协会,最初以BBS的形式存在,于2009年开始招募会员。


不同于约翰逊这类原教旨地平说迷恋者(约翰逊从小就相信地球是平的),这个申顿原本相信地球是圆的,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他听到歌手托马斯·多尔比的专辑《地球是平的》(The Flat Earth,1984)时,才产生了怀疑。在深入研究地平说和地平协会后,他就此入坑。托马斯·多尔比成为重生的地平协会的第一名会员,编号是00001。由此可以看出申顿的野心,他设想的会员规模以万计,但实际上,该协会目前只发展了约500名会员。

存在即合理,有些人就是会迷恋无望的目标、无用的梦想。


地平说论者并不满足于在网络上出没,2017年11月,他们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搞了一个名为“地平说国际论坛”(Flat Ear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的大型线下聚会,有大约500人参加了这场聚会。不过,聚会并没有提出能颠覆地圆说的新证据,话题也无非是“地平说的科学依据”“主流科学的谎言”之类。他们也深知自己属于小众群体,于是把支持地平说的网红们作为宣传点。比如马克·萨根,他在YouTube上有4万多名粉丝,他的名言是:“没人喜欢这种待在一颗小圆球里的感觉。”


其实,他们应该请欧文的——也许欧文太大牌了请不到,或者,做个翻书党,找虚拟人物当代言人——美国硬汉派推理作家劳伦斯·布洛克笔下的伊凡·谭纳,就是一个地平协会会员。
在“伊凡·谭纳系列”的开篇之作《睡不着觉的密探》里,伊凡·谭纳的设定是一个“收集癖”,不过他收集的东西与众不同——他收集的是各种奇葩组织,包括泛希腊协会、马其顿友谊同盟、世界劳工组织、反加氟运动联盟委员会、苏格兰地平协会等。大概觉得太过颠覆常识,所以审问谭纳的土耳其安全官员忍不住问起“苏格兰地平协会到底是什么东西”,并认为这群地平说论者八成是疯子。谭纳的回答是:“不比你或我更疯狂啊。”谭纳说,一群人全心全意追求一个毫无希望的梦想,“你要不就觉得这美妙得令人心碎,要不就嗤之以鼻,觉得这小撮人根本就是疯子、怪胎”。


谭纳的意思应该是:存在即合理,有些人就是会迷恋无望的目标、无用的梦想;更不要轻易给人下定论,别人笑你太痴狂,你笑他人太疯癫,如此而已。


你找到属于自己的兴趣小组了吗?不管答案是不是肯定的,祝你幸福。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