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詹腾宇       2018-04-01    第512期

音响应该怎么烧?

玩音响兼考财力和情怀,既富文化趣味又相当保值,是中产家居生活里的重要一环,也是一种值得玩味的人生体验。

0 0

烧耳机和烧音响,是两码事。


烧耳机,门槛低得多:一个大耳或一条耳塞,加中档便携耳放或便携Hi-Fi播放器,不过6000元上下;再如何折腾,万把块足矣,听感已然相当不错,深得娱乐消费主义者和数码低烧青年的心。只是这个“相当不错”的评价,仅限于随身听范畴,且只能独享,呼朋引伴分享音乐趣味是不可能的。无论是器材档次、所需财力还是赏玩难度,玩音响都比买耳机来得更加严肃专业。


玩音响兼有财力和情怀因素,既富文化趣味又相当保值。音响不受摩尔定律影响,升级缓慢且硬件使用寿命长,赏玩老设备(比如古董唱机和黑胶唱碟)别有韵味。热爱数码流行可以追新,喜欢古典风范可以溯旧,玩法多、时间长,也是音响的魅力之一;但是一入烧门深似海,一沾Hi-Fi毁三代,好音响的投资几乎没有上限——土豪们甚至为此要考虑多买一套房子甚至别墅。


玩音响对消费者的要求也更多:首先,玩音响很难公开装腔,不像顶级相机能带出去晃悠,比如在脖子上挂台徕卡大M,直接亮明身价;其次,音箱以6.5寸居多,占地不小,狭窄和隔音不佳的住所基本告别音响;最后,大型发烧级音响系统需要专业人员上门搭配及调试,线材搭配也无一定之规,需要耐心尝试。财力、专业度与热爱,缺一不可。

音响,一代人的“音乐启蒙”。


音响的老祖宗留声机,从进入中国的那天起就被定位为“上流社会专属”,这种初印象也绵延至今,“玩音响等于有钱人”的观念依然深刻。上世纪80年代,有近20年从业经历的专业音响工程调音师车里程,入行近10年的商用音响公司创业者黄一帆,热衷于收藏老式唱机、黑胶碟和音响的画家何坚宁,都开始慢慢接触这个丰饶而有趣的世界。


车里程是70后,邻居家磁带录音机传过来的港台歌曲声完成了他的音乐启蒙。“当时没事就到隔壁蹭着听,觉得音乐真美妙。”那个年代买音响,对平民来说“几乎是遥不可及的事”。车里程做了个比较:“一台录音机要花一千来块钱,在当年能建好几栋房子。”


1992年左右,市面上开始出现CD。中学时代的车里程开始眼馋老师购置的音响设备,并对音响背后的结构原理和科技知识产生了浓厚兴趣。“后来去买电子报,从广州或者汕头邮购一些零件,研究相关的电子技术,然后自己组装。”这种热爱钻研的习惯一直伴随着他走进专业音响圈,为更多人的听音生活助力至今。


80后的黄一帆,在一个中产家庭长大。90年代初家里就购置了全套建伍的音响设备,且听且唱,到世纪之交时他已经习惯“外有量贩式KTV,内有各种组合音响设备”的音乐生活。他在2007年抱着尝试的心态进入音响行业,从代理台湾的卡拉OK音响品牌声皇(Audio King)切入,后来辗转代理西班牙D.A.S品牌音响、吸音隔音材料销售及声场处理、代理灯光和烟雾机械产品,绕了一圈决定创业,为商用场所提供整体音响解决方案,也给买民用音响的朋友们出出主意。


如何搭配一套属于自己的音响系统?


音响是一个需要整体考虑的系统,包括音源(播放设备、拾音设备如话筒)、控制设备(调音台和数字音频媒体矩阵等)、还原设备(音箱、功放)、连接线和周边设备的搭配。音响整体搭配均衡、基本没有短板,才能达到预算内的最好效果,这如果没有长期摸索,很难精通。


 “入门级别,考虑天龙功放搭日本品牌的箱子;预算若是在两万元起,BOSE及一些同档次欧洲品牌可以满足。”黄一帆推荐道。目前市面上主要有美国的BOSE,日本的天龙、马兰士,欧洲的JBL、尊宝、杰士、皇冠等主流品牌,初烧从大品牌的中档产品切入,走弯路的几率会小一些。


音箱,是整个系统最末端却最容易让普通消费者注意到的部分。音箱之所以能营造氛围,首先是低音炮的作用,它能还原100Hz以下的低音,能制造震撼听者的细节;听者左右两侧的主音箱音质要求最高,其余次之。如果希望音箱兼顾动态和细腻表达,价格会极高,需要匹配合适的功放调整到预算内比较好的效果。


音箱品牌方面,以加拿大、美国、英国和丹麦产的音箱最为优秀,而雅马哈、索尼、先锋、天龙等日本品牌以及惠威等国产品牌则更倾向于大众消费品路线,体积小、易布置,价格也相对低些。音源可以用比较便捷轻巧的无损播放器,但更多人选用CD。车里程认为CD经过长久发展,技术成熟,听感也好,无须在格式上纠结。实际上,比特率达到192k以上的声音,一般人是听不出差别的。“至于有人喜欢黑胶唱片、模拟音源和开盘录音机,这都是各有所好,每种音源出来的声音都不同,可以按自己喜好去尝试。”车里程说。


功放会对音源进行加工再输出,是一套系统的心脏,会影响整体声音的风格与品质。功放通常有两种常规类型的选择。已有一百多年历史的电子管(即胆机),声音甜美圆润,有醇厚的“音乐感”,适合听古典乐。古典乐对声音还原要求极为严格,同时因为古典乐音域宽广——比如管弦乐在高频游走,鼓则压得很低,钢琴则是两端兼有,因此需要寻找比较平衡的搭配。另一个选择是有四十多年历史的晶体管(即石机),无论是声音的动态范围和频响宽度都比电子管更好,失真较电子管更低,适合听现代风格的流行乐。而且晶体管不易老化,更适合长久使用。


尺寸方面,国内客厅(10—15平方米)放置6.5寸音箱,其声压(一般在90db左右)已能满足整片区域内的需求。音响的箱子并非越大越好,8寸的除了低频更强之外优点并不明显,而且价格较之6.5寸贵了太多。箱体大小,需要量体裁衣:小于10平方米就别考虑落地大箱,桌面听流行也无需动用10寸单元。


音箱在这种开放式场景中使用,必须依照音箱和聆听空间的关系进行微调,每动一下声音都可能有所改变,音响设备周边的摆设会对声场造成比较大的影响。否则很容易出现“店里听很舒服,回家听再也找不回这种感觉”的落差感,这是整体摆放和空间感的问题。一种普遍的放置方法,是通过轴内线侧位,两个音箱与听者形成45度夹角,音箱间距为3米左右,这样可以有比较好的凝聚效果,不让声音飘散在整个空间。


摆放妥当后,不能忽略的是器材的整体防震系统,包括音箱、CD机、电线、信号线、喇叭线都要做防震,减少共振,提升中低频听感,让整个声音更为集中有力。最后是线材的搭配,搭配准确听感会有明显提升。“摆音箱也有很多摆法,根据客厅形状、摆设有不同的摆法。”车里程说。


全部搭建完毕后,可以用试音碟测试效果。黄一帆的经验是选择慢摇与人声两类:“慢摇是测试低频的包围感和下潜,人声则主要测试中高频的明亮度和穿透力,通过前级效果器或者音频处理器去调试,可以调试EQ的几段甚至十几段,包括测试麦的收集声场等。”

极致复古也是音响的玩法之一。


在音响这个领域,有人追新,就有人复古。知名画家何坚宁就是一个出了名的旧物爱好者,在广州画院的个人画室里藏了上万张黑胶唱碟、大量电影原版拷贝、十几台绝版老唱机和音箱,构筑了一个完整而独特的私人影音空间。


从高中时听到中华唱机里黑胶唱片的悠悠声韵开始,何坚宁便对这些“古朴的带喇叭的大盒子和黑色的圆盘”念念不忘。从一套时值一万八千元的英国天朗贵族系列斯大林喇叭开始烧,一直烧到连唱针都是售价高达一万一千元的瑞士产奔驰美高RUBY2。辗转从台湾淘到的Studer A807母带机,是何坚宁最得意的藏品之一。“好的音响,最深刻的听音体验就是开得再大声也不会突然刺激、压迫你,只会慢慢地震撼你。”


男人都有收藏癖和孩子气。这一点在他们手头宽裕、可以展现自由意志时分外凸显。对何坚宁来说,凭借画艺实现财富自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拼命寻回最初听到黑胶的感觉,找回那份机械与木器带给人的踏实与温暖。“人最喜欢的事物,大概都是少年时想得到却没办法得到的东西吧。”寻觅十余年,何坚宁的得意藏品有TAD2024号角喇叭,麦景图古董前级C22和C4、后级500和1000,德国EMT950唱机等,都是绝版的稀罕藏品。


何坚宁的日常,是上午起床乘公交车去中山五路陶街扫碟,再回画室与友人喝茶、清谈、听音。古董音响并不是拿来当摆设,而是拿来用的——何坚宁在日复一日的淘碟、洗碟、买唱机、搭喇叭、挑线材的过程里,乐此不疲。


成为专业人士或收藏老烧,自然是玩音响的中产可以选择的两条路;若实在不想费心思选购、花时间调试音响和涉足音响收藏,只希望简单提升日常听音体验的人,可以选择单个或一对的蓝牙音箱。


这种轻巧的听音选择(比如档次较低的微型音箱),可能被严肃的音响老烧鄙视。但随着蓝牙技术的飞速发展,这个选择变得非常合理。


早期蓝牙传输速率较低,很难有能兼顾音质、便携和颜值的蓝牙音箱,只能播放低比特率的普通音质。但随着蓝牙4.0的发布和后续升级版本的改善,情况就好多了。车里程介绍,像Dynaudio(丹拿)这种在传统音响界浸淫多年的老品牌,也在蓝牙音箱的研发中下了大力气,因为大众消费向的产品是无法被忽略的。此外,B&O、JBL、博士、马歇尔、哈曼卡顿和猫王等品牌都有价格适中的蓝牙音箱,无须考虑空间约束也可以随时随地分享好音乐。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