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苏静       2018-04-01    第512期

买几张艺术海报,把家变成美术馆

随着国内装修房子的中产对艺术海报需求的增加,免费海报变成明码标价的艺术品,价格水涨船高。买国外海报“既能提升家庭艺术气息,又能节省开支,仿佛置身美术馆的氛围里一般”。

家居 0 0

美国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有四句话流传甚广:“一切都是美”“我喜欢无聊的东西”“我从不阅读而只是看图”“在未来,人人都有当15分钟名人的机会”。


现在,印着这些句子的海报作为一种“无聊”的图形“美”而价值不菲,一句话一张海报,通过专业的海报代购卖家从欧洲辗转至中国消费者的家中,每张身价200元至1000元不等。


有海报代购店家称,他们代购的某张北欧美术馆海报,原本每个月只有个位数的销量,在2017年年底突然增加数十位买家。

买展览海报其实是在买自我展示渠道。


“很喜欢,每天走进家门都要停下来看看,感觉家里的气质都变了。”80后徐嘉唯在北京家中的玄关处挂着一幅来自瑞典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的展览海报,海报背景是近似莫兰迪色调的风景,一眼看过去模糊而舒缓,其中画面主体部分是几棵高挑的椰树,椰树上方写着一行字母“Klee/Aguéli”,为两位联合展览的艺术家保罗·克利(Paul Klee)与伊凡·阿古艾力(Ivan Aguéli )的名字缩写,椰树下的土地上仅两行字,分别代表展览开放时间2016年1月16日至4月24日,以及展览地点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


“这个展特别有意思,年龄上他俩只相差十岁,但在空间和艺术维度上是两个世界,他们两个人也从没见过面,这个展览把他们的作品放在一起,讨论他们的创作手法和美学,让他们在后代人的假想中相遇碰面。”徐嘉唯谈到的这两位艺术家在中国的知名度远不如安迪·沃霍尔,如果不是他这般耐心介绍,一般人甚至有可能将“Klee/Aguéli”视为一个人的名字,也不知道这个展览的主角都是在上世纪中期已经离世的大师。


徐嘉唯的社会身份与艺术并没有直接关系,他大学学经济,毕业后在北京海淀区的一家金融机构从事证券分析工作。专业或职业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文艺爱好者,这也是他愿意花300多元买这张原本免费的展览海报的原因:墙上总是要挂点东西,相比大众化的名家油画复制品,比如出自大芬村工人之手的梵高《星空》,一幅来自异国的小众海报更能满足自己对“文艺范儿”和“格调”的诉求。


“你挂一幅梵高的向日葵,所有人都知道这不可能是真迹,更不大可能去问你这是什么。”徐嘉唯不避讳自己的真实想法,他希望家中挂的装饰画不仅符合自己视觉上的审美,同时还有内容,最好能给别人“讲故事”,比如他家玄关处选的海报来自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也是在展示他对北欧文化的喜好。


当徐嘉唯花钱买海报时,其实是在购买一个展示渠道,正像哈佛大学社会学教授大卫·里斯曼所说,“今天最需求的,既不是机器,也不是财富,更不是作品,而是一种个性”。里斯曼在著作《孤独的人群》中表示,当代人过分重视其他人对自己的评价,也过分在意自己呈现于人前的形象,于是,如何打理出一个迷人的自我形象成为他们最为关心的问题,具有相应道具意义的消费随之而生。 


 “花钱买东西,一方面是占据,我能够用它;另一方面是让这个东西成为我家里和我的一部分,所以它需要和别人有差异化,对吧?”徐嘉唯希望挂在家中的美术馆海报能成为自己的局部代表,以及被了解的入口。

购买一种高性价比的视觉符号。


“这个地方没有中立的元素,一切都在宣示某个信念,表达某种立场。”英国作家大卫·尼克斯在小说《一天》中借男主角的嘴调侃文艺女青年的房间就是一道宣言,她们通过房间陈设展示自己对文艺的喜好,里面会有“艺术明信片和愤青戏剧的海报”,会有精神领袖的大幅肖像照、夜灯、盆栽。


按上述说法,生活在上海的85后辰琛是标准的文艺女青年。她喜欢摇滚乐、自然风光,也喜欢安静的人物写真,结婚度蜜月时和先生选择了欧洲,“当时去了法国、瑞典和瑞士”,但没有去心仪的美术馆,回国以后,他们找了很多欧洲美术馆的海报画作,“也就很自然地找了代购”。


辰琛的新房面积148平方米,装修花费40多万元,大概花了2500元在海报上。“我一共入手六幅海报,两幅风景类,一幅小野洋子的手写诗,一幅人物肖像,还有一幅抽象类图像和一张星空。海报都是自己装裱,除了海报外,还定做了合适尺寸的画框。”辰琛将它们分别挂在入户门的走廊尽头、客厅皮质沙发后以及电视矮柜与卧室床头。


“希望舒适的同时体现出个人的爱好和对生活的态度。”她说相比内容饱满的画作,观念大于内容的展览海报往往留白较多,因而更容易实现她对家中视觉装饰的需求。


更直接的考虑来自“性价比”。辰琛拿网上的一般成品装饰画作对比,找代购买国外海报看似不便宜,但获得的美感远大于前者,又没有购买真品画作那么贵,“既能提升家庭艺术气息,又能节省开支,仿佛置身美术馆的氛围里一般”。


当上海的辰琛坦诚通过一种高性价比方式让家获得美术馆气质时,生活在长沙的90后摄影师廖斌则说,用海报装饰家也是出于省事的心态:“如果几个房间全部挂画的话,我会觉得整个屋子很单调,而且你买一幅画还得了解它的背景什么吧,不然人家来你家问这是什么,答不上就很尴尬了。”

艺术展览海报如何从零元到数万元?


廖斌与辰琛都说,目前身边的朋友中,像他们这样花钱买海报装饰房子的还是极少数,这是他们喜欢展览海报的原因之一。“中产总是试图通过符号化的姿态去装点自己的居家生活空间,费尽心机制造差别,建立一种属于本阶层的消费文化。”一篇名为《中产之家的符号消费研究》的论文如此写道。


这也符合2017年发布的《新中产品质生活报告》。这份报告称,新中产消费观的最大特征是理性化,他们并不是不在意价格,而是更在意质量以及相应的性价比,从炫耀心理转换到品位心理。这样的转换,让价值飞升的展览海报不乏市场。


购买国外美术馆的展览海报价格不低。一位在上海从事艺术书籍代购的商家介绍,需要在原价的基础上另收邮费、税费以及大约20%代购费,以北京青年徐嘉唯从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购买的安迪·沃霍尔语录海报为例,美术馆当初展览时可能是零元,你在展期能免费拿,事后作为馆内纪念性的衍生品,官方售价210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162元,加上运费、税费等转入国内则至少400元。


“展出期间海报是不要钱的,我们每个展览都会做相应的设计,看展的人可以免费拿。”深圳华·美术馆一位男性工作人员想起,最近有人询问是否可以购买该馆三年前展出的“罗曼·西格纳”(瑞士录像艺术家)的相关海报。对此,他有些意外,说没想到这个东西会有人买,同时表示该馆目前并没有相应的产品——尽管该馆的电商在售别的艺术海报,但性质上应该算艺术家的衍生作品单独售卖,“罗曼·西格纳”这类过去展览的海报并不在此列,无法开价。


显然,深圳美术馆的人并不知道,在海外购物平台eBay上,同样是“罗曼·西格纳”的展览海报,单张商品加运费最高可以卖到1000港元——这是2008年苏格兰爱丁堡水果市场画廊(The Fruitmarket Gallery)举办的主题展览。


从零元到千元,罗曼·西格纳展览海报只是被收藏的艺术海报中的非典型个例。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最贵的展览海报开价15万元,是1957年中苏友好协会总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联合办的版画展览会海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齐白石、陈逸飞等名家的展览海报开价也是数万元。出售它们的藏家介绍,这些海报的珍贵在于年代久远、数量稀少以及本身的历史文化价值——同一个艺术家不同时期、不同地点的展览海报往往不相同,和藏书票一样,展览海报是作为展览的一部分特别设计的。


“我的展览海报有纸质的,也有网页版的,还有表情包(视觉方面的宣传成品),一共请好朋友帮我做了二三十个版本……展览衍生的贴纸买了喜鹊造字的字体。”毕业于旧金山艺术大学的青年艺术家德千惠最近在沈阳忙一个与社交网络有关的个展,在她看来,海报是艺术展览的重要部分,制作优秀的海报需要技术、审美、人工和物料的投入,这是它们本身具有收藏价值的基础。


对于国内部分美术馆正在将展览海报变为付费商品的现象,这位年轻艺术家说:“可能美术馆和画廊跟设计师的合作方式需要再调整吧,免费衍生品都在向数码化靠拢。我个人觉得展览海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当说到“罗曼·西格纳”的海报时,深圳华·美术馆那位员工很大方:“当时我自己收藏了一些,如果有人真的很喜欢,我可以免费送几张。”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