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陈艳涛       2018-04-15    第513期

点赞也要有资格?

点赞有资格,也有艺术。但有一类人,无论多贫贱,都值得回报以最高规格的尊重和敬意。

对照记 0 1

自媒体大V六神磊磊有篇文章说:在职场上,歌唱和点赞也是要有资格的。允许你点赞,其实是一种认可,说明看得起你,还把你当自己人。说到底,在职场中,点赞是有次序、有安排的。六神磊磊提供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思路:关于点赞的资格。

鲁迅的书里有个故事:“我们乡下有个阔佬,许多人都想攀附他,甚至以和他谈过话为荣。一天,一个要饭的奔走告人,说是阔佬和他讲了话了,许多人围住他,追问究竟。他说:‘我站在门口,阔佬出来啦,他对我说:滚出去!’”有一类中国式笑话常以此为笑点,那是一种底层的自嘲式幽默,也讥讽那些不自量力攀附权贵的小人物。其笑点在于阔佬们的不配合、不接纳,连攀附、谄媚的资格都不给。

有些权贵者认为,他们的威严和地位,需要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一种距离感、一种与人群划出的界限才能体现,会所、头等舱、顶级盛宴都具备这种功能。如果随意接受一些不入流人群的攀附和谄媚,就会向外界传递一种低就的信号,会失了身份和威严感,甚至还会成为对方炫耀的资本,甚至以此牟利。如何拒绝别人的点赞?并不是人人都要疾言厉色来一句“滚出去”,拒绝方式可以更从容、更智慧,比如《红楼梦》里王夫人对赵姨娘。

《红楼梦》里,若论情商之低,赵姨娘绝对能排到前三,她几乎开口就惹人厌,不合时宜,永远自取其辱,永远会碰一鼻子灰。第六十七回里,宝钗给众人送礼物时没落下赵姨娘母子,赵姨娘很得意,特意去王夫人那里夸赞礼物和送礼物的宝钗,谁知王夫人头也没抬,手也没伸,只说了声:“好,给环哥儿玩罢咧。”这是对点赞者最深刻的蔑视,会让玻璃心的人一下子就堕入尘埃,足以灰头土脸好一阵。

但《红楼梦》里也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来打秋风的刘姥姥的点赞,让贾母和王熙凤等人全盘接收,而且还很受用。刀光剑影、等级森严的贾府,在刘姥姥这里成了同乐园,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例外?

刘姥姥也不是一开始就掌握了点赞的艺术。初进贾府时,她奉承凤姐的话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凭他怎样,你老拔根寒毛比我们的腰还粗呢!”就连引荐她的周瑞家的尚且嫌粗鄙,更别说出身豪门的凤姐了。凤姐最终以一大篇场面上的套话打发了刘姥姥。

但刘姥姥第二次进贾府的表现和谈吐却让人眼前一亮。面对不同的人,她用了针对性的点赞。比如对贾母,她选择的称呼是“老寿星”,不同于众人平日所称呼的“老祖宗”“老太太”,她的称呼里既有恭维也有祝愿。而对于荣华富贵已极的贾母来说,此时最好的恭维和祝愿就是健康长寿了。刘姥姥给贾母讲故事,讲的是她村子有个九十多岁的老太太,吃斋念佛,最后得了个孙子,喜得贾母直念“阿弥陀佛”。吃斋念佛者必有善报,求仁得仁——刘姥姥这个故事就像“老寿星”的称呼,既是对贾母现状的点赞,也是对其将来的祝福。

对年轻一辈的李纨与凤姐,刘姥姥的点赞是:“别的罢了,我只爱你们家这行事。怪道说‘礼出大家’。”这对于出身名门、年轻守寡的李纨以及要强好胜、深以家族为傲的凤姐来说,特别中听。这一夸赞还引发了凤姐和鸳鸯对于此前宴席上她们拿刘姥姥逗乐的羞愧之心,两人立刻来给刘姥姥赔罪道歉。

对于其他无法揣摩其心思的人,刘姥姥的点赞没法有针对性,她说她带着“头一起”“尖儿”的瓜果蔬菜来,“姑娘们天天山珍海味的也吃腻了,吃个野意儿,也算是我们的穷心”。这番话说得真诚、感恩,很有尊严感,也容易博得好感。所以,高情商的刘姥姥在贾府里一路顺风,赢得了从贾母到凤姐,乃至鸳鸯、平儿等人的赞赏。虽有林黛玉的嘲谑、妙玉的嫌弃,但那是因为她们不懂人情世故,并不理解刘姥姥的高情商和大智慧。

在职场上、在社会阶层里,点赞的确是有区别、有资格的。但说到底,没有人能拒绝刘姥姥这类人:自尊自爱,有强大的生命力,还有着对人性的深刻了解。这样的人,无论多贫贱,都值得报以最高规格的尊重和敬意。


1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