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
安老板       2018-08-14    

讲个笑话:我们家狗从不咬人

0 0

微信图片_20180725150150.gif

异烟肼(jing,三声),多数人可能连“肼”怎么读都不知道。但短短几天,越来越多人了解到这种肺结核药品另外的“用处”——毒狗。

几天前,在北京的一些地方,宠物狗突然抽搐倒地,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有狗主人调查后发现,宠物狗都食用了扔在路边的香肠。香肠中间挖空,填充了异烟肼——这种药物可以给人治病,对狗却是剧毒。

随着毒狗事件上热搜,一篇题为《遛狗要拴绳,异烟肼倒逼中国养狗文明进步》的文章在网上悄然传播。该文为这种不伤人只杀狗的行为大声叫好,认为其可以倒逼中国的狗主人给狗套上绳子。

在该文章得到受城市养狗问题困扰的普通市民的大量转载之后,爱狗党们也不甘沉默,他们认为这种毒杀的方式非常残忍、违背人性。不久后,文章遭大量举报后被删除。

人们争执不休的养狗问题,由来已久。但处在争论漩涡的狗其实挺无辜的,因为所有人狗大战背后,都是人与人的矛盾。

是谁在支持毒狗?
——————

在毒狗派眼里,对狗是避之唯恐不及的,没有拴绳子的狗简直是行走的恶魔。只要狗稍稍有冲过来的势头,恨不得拔腿就跑。

即使有律师指出,给狗投放异烟肼是一种违法行为:“犬类是私人所有的财产,如果恶意毒杀的话会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但是不少毒狗派还是坚持“只要狗不拴绳,就是恶犬”的观点。

毒狗派的依据听上去似乎也很有道理:随便在网上搜索就能发现,恶狗伤人的新闻比比皆是。

拿最近的来说,四天前,广东东莞一恶犬在小区内咬伤四人,民警围捕时也遭到疯咬,果断开枪将狗击毙。两天前成都一名13岁少年在小区内遭牧羊犬咬伤多处,左耳甚至都被咬穿,涉事犬只不仅是禁养犬,并且没有拴绳。

再加上最近不那么让人放心的疫苗,由不得普通路人不跟着担心,迎面而来的狗狗会不会一时兴起,突然扑上来咬人。尽管狗主人们一边爱怜地看着到处撒野的爱狗,一边向路人反复宣传:“我们家狗从来不咬人。”但是还是无法换取多少人的信任。

狗主人背着手在后面散步,大大小小的宠物狗在前方横冲直撞,路人为了躲狗绕过一道大大的弧线,狗主人瞥见了冷哼一声:“切,有什么好怕的。”这就是中国无数小区的日常景象。

这也就不难理解,那些敢怒不敢言的“中立派”,默默成为了毒狗文章的转发者。

错不在狗,在主人
——————

爱狗党总说狗狗无罪,这句话本身没错,但还少了后半句:犯错的是很多狗主人。

在拴狗之争前,围绕狗最为人瞩目的是吃狗大战。也就是在这场旷日持久的舆论大战中,很多吃瓜群众对爱狗人士开始路转黑。

广西玉林人爱吃狗肉是当地的传统习俗,自从2014年在网络上被“引爆”后,此后每年的玉林狗肉节都会受到爱狗党的极大关注。每到节日临近,“抵制狗肉节,爱护汪星人”的标语被贴满大街小巷,时刻都会感受到爱狗党和食狗族的明争暗斗。

近两年大家都文明了,因狗大打出手的场景不再出现。爱吃狗的当地人在屋里剥着荔枝吃着狗肉,爱狗党们举着牌子高声反对的温和抗议倒是频频上演。情到深处,甚至有人流泪呼吁:“狗狗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掉它。”

随后,拦车救狗的事件屡屡登上新闻:为了狗的生命权利,危害更多公众的权利,极端狗粉的行为引起很多人的反感。无独有偶,这次毒狗事件之后,也很快有人走向极端,提出抵制药店出售异烟肼。

自由最重要的前提是不侵害他人的自由,但是爱狗人士和狗主人的许多行为,一再侵蚀公共领域,漠视规则。“我想不拴绳就不拴绳,又没咬到你,你管得着吗?”这种自由,真的是自由吗?

毒狗是违法,纵狗也是罪,监管不能再缺席
——————

反过来想,毒狗派与爱狗党之争,真的是因为那条狗绳吗?

不全是。

首先,两者并没有相互尊重、不给彼此添麻烦的意识。

不少狗主人为了自己的方便,纵狗在小区内随处排泄,或者干脆甩手不管,放任宠物狗乱跑。更普遍的是因为嫌给狗注射狂犬病疫苗太费事、太费钱,就拖着不打。

中国已经确立养犬登记上牌政策的城市不少,但真正落实严格执行的并不多。既然监管缺位,狗主人一看还有缴纳管理费、出示房产证等繁琐程序,便索性让狗当起了“黑户”。查得严时就把狗锁几天,查得不严就出门遛狗去也。

加上不少狗主人不给狗做绝育、不负责任地将狗故意遗弃,或者不加留意使狗走失,城市里的流浪狗数量日益增加,这部分流浪狗如何看管,又成了城市治安管理的一大负担。而追根溯源,锅还要由狗主人来背。

至于网上那些“异烟肼毒死狗不犯法”的说法,听听就好。狗主人固然违规在先,但恶意下毒致狗死亡,也绝对不能逃脱干系。

说到底,我们不是缺乏制度,而是缺乏执行。城市里大大小小的宠物狗那么多,有几只是正规上牌的?监管部门又是否担负起了城市犬只的管理责任?只有一次次当流浪狗成灾时,才派人用棍棒打杀的方式草草处理,引发又一轮的口水战。

有数据显示,在中国因狂犬病死亡的人数,已经仅次于艾滋病和肺结核,成为第三大传染病。令人惊悚的是,接种疫苗的犬类只占10%—20%,这就意味着80%以上的狗都没有接种过狂犬病疫苗,就问你怕不怕?

怕的人应该不在少数,但是没有管束,狗主人的自觉靠得住吗?大部分人只能小心,离狗远一点,如果摊上了恶狗那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

如此看来,“任人摆布”的狗倒是挺无辜的,而城市管理者们,在狗的问题上,还是应该更深刻地领会“有规可依,有规必依”的内涵。

网上也有人出主意,干脆提高饲养动物的成本,狗售价五千到一万起步。一般人养不起宠物,如此让狗和人和谐相处。

这种说法太低估了中国人民的购买欲望,连几百万上千万的房子,大家都能咬牙贷款买下来,按揭买狗又算得了什么大事呢?要是真有这么一天,但愿他们别忘了买绳子。

                                             THE END Fgw2HrECSE9EIDyjaHD3Bql82WzO.jpg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