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苏静       2018-05-01    第514期

来自星星的生意:躺着看星星,上网买星星

来自星星的故事很浪漫,来自星星的消费很冲动,来自星星的生意很赚钱。让你睡在星空下的酒店火爆到订不上房,还有人花钱找各种商业网站命名一颗属于自己的星星,根本不在乎这是不是一场自我意淫。

新经济 0 0

王纯俊应该是全国少有的会担心“流量”太多的创业者。

一个有400万粉丝的网红主动找上门,合作条件相当简单,只要能在王纯俊的星空酒店免费住一晚,就替他分享到社交平台做推广。“不好意思,实在腾不出房间。” 王纯俊婉拒道,“我们现在还没准备好,暂时不想过多暴露在公共视野。”他同样婉拒了携程、艺龙等多个酒店平台的邀约。

2018年4月中旬,王纯俊感慨,现在明明是酒店和民宿业的淡季,但他的酒店入住率几乎达到100%,有时甚至出现“一房两卖”,白天卖给就近来拍照的,等他们拍完房间挂上网,立马又被另外的人下单。“星空宿”,让人躺在床上看星星的民宿,成了一个网红旅游项目。
      
从南京、厦门到阳朔,莫名走红的星空泡泡屋。

去年年底,王纯俊和朋友一起在南京郊区开发了一个以“星空宿”为主题的“泡泡屋”项目。所谓“泡泡屋”,是一种由再生塑料制成的居住装备,外观圆润透明,通常被放置在森林里或草地上。

这种野趣价格不菲。五年前,王纯俊在法国普罗旺斯地区第一次见到“泡泡屋”,租金大约是每晚700美元(折合人民币4000多元)。南京版泡泡屋要便宜很多,根据房型,每套一晚800元至2000元不等。内部的陈设是高端酒店的简易版,除床品之外,还有咖啡机、天文望远镜等设备。截至2018年4月中旬,“星空宿”正式运营不过小半年,上半年的客房基本被预订完,收益良好。王纯俊算了一笔账,如果按计划两年内在全国开满20家店,年收益应该可以达到6000万至8000万元,“可能还不止,因为我们现在正准备陆续建设的几个店规模都较大,每个店的客房体量都在五十套左右”。 

泡泡屋用五星级酒店标准挑选布品与洗浴用品,“基本上做到了野外的奢华”。王纯俊解释,中国人的生活追求和国外消费者不一样,“老外更在乎‘野外感’,他们把住泡泡屋当作露营,一张床垫就能睡,噪音也无所谓,这样的群体在中国非常少,中国大众还是追求舒适性与‘野趣’并存,所以我们的理念是把城里的五星级酒店搬到郊外来”。

王纯俊瞄准的是一群既有钱又有闲的人。“我们的第一消费群体是年轻女性,90后为主,也有一部分80后,包括情侣、闺蜜、学生。很少有70后,基本没看到,除非是陪女朋友来的,那他的女朋友一定也是90后。”

“90后是激情消费的群体。”王纯俊说,一位东北女孩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3月16日,我记得是周五,她打电话来,说机票都订好了,要订第二天周六的房。她说特地从东北过来体验‘星空宿’。我们跟她说,非常抱歉没房了。”这位长期从事旅游业的70后不能理解激情消费的年轻人。这个女孩还是先飞了过来,在其他酒店住下,等了三天有人退房了才住进泡泡屋。

这正是王纯俊不担心酒店定价高的原因,从外地飞来体验的客户远不止这位东北姑娘,4月18日晚接受采访时,刚有一对从日本飞来的情侣入住,对于这些远道而来的消费者,“星空宿”的价格在整趟体验行程中占比并不高。

“这个群体对价格不是很敏感。但他们也很挑剔,如果体验感不够,他们会提出严肃批评。”王纯俊观察到,一些客户订到房了都会发朋友圈,说“终于要去南京看星星了”。

从去年年底开业至今,“星空宿”成了“网红”,抖音上有现场视频,“小红书”上笔记已近900条。
“毛里求斯泡泡屋周围植物多,私密性好,更有感觉一些。但南京的要便宜太多了。”“我们住的是大泡泡,有浴缸可以泡澡。”一位名为SuperGU的女生在小红书上分享自己的体验,她不仅详细介绍自己住的大泡泡房布局,还用大量唯美文字和语言描述了一个如同世外桃源的体验:晚上看星星,早上被太阳叫醒,头顶有云朵,耳畔有鸟叫,床幔与早餐如何精美,躺在里面看书如何浪漫。

王纯俊坦承,产品还在开发中,由于建筑的特殊材质,“星空宿”在舒适度上肯定不如传统酒店,比如泡泡屋本身是全透明的,也不怎么隔音,目前仅通过植物以及泡泡屋之间的物理距离,来减少噪音和保证一定的隐私度。

目前,厦门、阳朔等地都在把泡泡屋作为一项重要旅游项目来开发。

花钱购买星星命名权,仅限该网站内有效。

在王纯俊看好躺着看星星的生意时,一项名为“购买星星命名权”的生意已经占领年轻人的钱包与头条。4月初,《恋与制作人》的粉丝在微博上展示他们为周棋洛购买了一颗位于白羊座的星星命名权:星名“Zhou qiluo”,星座“Aries”,坐标“(RA DEC) = (2:6:4.1 +25:28:17.27)” ,粉丝们的祝福语很梦幻——“今年我们将你的名字送上了星空,一颗只属于你的星星。”

不出所料,三次元人类为二次元虚拟偶像花钱买星星,这样奇特的话题自然要上娱乐头条。2017年9月,偶像组合TFBOYS队长王俊凯18岁生日时,粉丝们在南纬60度买下了18颗星星,连成王俊凯名字缩写“WJK”,每颗星星都代表一个字,连起来是“英镑美元法郎,一路护凯成王,祝你生日快乐”。同年底,知乎上的天文学话题优秀回答者蕉叶用简短的话道出真相:这不过是一个以出售自身数据库中天体命名权为噱头的收取捐献活动,并不能实际获得某个天体的命名权。

“所谓的卖星星命名权,坦白一点说,就是骗钱骗人的。从天文学官方角度来说,能给星星命名的机构只有国际天文学联合会(IAU)。这些网站给消费者颁发的证书,仅限于网站内有效,出了这个网站,其他天文学家、天文爱好者,既不知道也不会承认这种命名,也就是说,哪怕你花钱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某颗星星,也仅限于你自己以及这个网站的数据库知道。”2018年4月,果壳网主笔、科学松鼠会成员、果壳天文领域达人Steed如此介绍。他甚至怀疑,这类证书可能在售卖它的网站内都不一定真正有效。“它会不会同一颗星星卖很多次?”
科普人士的态度或意见并不妨碍源源不断的效仿者。原本,adoptastar、starregistration等宣称提供星星命名的网站大多来自国外,它们以英文提供在线服务,如按照客户的意愿在星空中选定一颗星,客户付费之后为其提供相应的电子证书。现在,代办星星命名业务的中文网站也已诞生。

一家以“创意礼品”为主题的网店提供从169元到12999元不等的星星命名服务。卖家介绍,花钱越多可命名的星星范围越大、等级越优,比如购买369元的精致版套餐可以在南北半球上空的76个星座选择星星,但这76个星座指的是天鹰座、仙女座、飞马座、小熊座等,如果想在常见的白羊座、处女座、狮子座等黄道十二星座内挑选,则需要购买799元的套餐。出钱越多,赠品也越丰厚,399元套餐能得到一份纸质的命名证书加坐标图以及在线查询服务,799元套餐会增加一个水晶相框,上万元的套餐则可获赠一个美国进口的专业天文望远镜。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骗子,反正20美元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买个PDF也挺好玩的。”网友元宝妹妹在知乎上分享自己购买星星命名权的经历,她购买的是最便宜的电子版。在淘宝等代购渠道购买的用户则大多愿意加一点钱买一份实体证书,他们需要将这份心意实体化,用来送人。“男朋友非常感动,说从小到大没有人这么在乎他,把他看成这么特别的存在。他还把证书发给他爸妈看了。”一位淘宝买家在评价中展示了自己白人男友的照片,并给卖家好评。不管星星命名是不是被专业人士承认,通过购买这项服务,这个买家获得了想要的浪漫与关系认同。

“如果不介意不被公认的话,是可行的。”目前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从事近地小行星研究的叶泉志博士用一种委婉的方式评价了这种行为,他说花钱在商业网站上买星星命名权,“确实是购买,但这命名只能在他们的数据库查到,其他人(包括学界)是不认可的”。
来自星星的故事很浪漫,来自星星的消费很冲动,来自星星的生意很赚钱。现代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说:人是受缚于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中的动物。与过去不同的是,现在的人愿意为意义埋单。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