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间大学
小新同学       2019-01-02    

为了不参加校运会,我使出了洪荒之力

0 0

微信图片_20181030155609.gif

在中学,开运动会简直是举校欢庆的大事。全班同学一起设计入场方阵、口号班服,搭建大本营,写比赛加油稿……想想都让人怀念。

前两天,重庆一所中学在举办冬季田径运动会时,突然下起了大雪,校长宣布比赛项目暂缓进行,还感叹道,“早知道要下大雪,运动会就可以打雪仗了。”

在看网友们给这位校长点赞之余,小新同学忍不住想起当年那个活力热血的自己,要知道,那时候的运动会,可是大家在紧张备战高考之余,难得的透气片刻。

然鹅,上了大学,不少人一听到要开运动会,内心却油然而生出一种被支配的恐惧。

“大学生时间多啊,开幕式必须排练一遍又一遍,直到让领导满意才行。”

“大学生容易懈怠啊,校运会签到要纳入个人考评,你不参加试试看?”

坐在体育场看台上的同学们,目光呆滞地看着跑道上自己永远也跑不过的特长生,只能在心里暗暗地想:

这么无聊的体育“盛事”,什么时候才能从我的大学生活中消失?


01
我,一个苦逼的“群众演员”

在这项运动比赛里,开幕式要求总是比运动项目报名要早下达。

而一名无运动特长的同学的自我修养,必须包括“收到”并执行辅导员发出的召唤:若无意外情况,每个人必须参加开幕式,保证班级出勤率。同时,做好方阵表演,争当精神文明班。

为此,你必须压缩自己的私人时间,去参加那些莫名其妙的方阵队形动作训练。早课以前,晚上下课之后,时间挤挤总是有的,一刻也不得松懈。

你问一个方阵为什么要花那么多心思?答曰:文体两开花,争做方阵第一名也是精神文明班评选的标准之一。

大学生不敢违抗,因为上次那个翘掉开幕式的人,就被剥夺了奖学金评优资格和保研资格。兰州某高校就曾有10名大学生因未参加运动会,被学校处以警告、通报批评、取消党课培训等处罚。

练习了很久,终于熬到了运动会当日,但最猝不及防的还是开幕式遇上下雨天。

为了保持队形整齐,学生不准打伞。台下观众对可以欣赏几波落汤鸡尬舞一点兴趣也没有,因为台下观众也就只有这些学生。

而若恰逢冬日,寒风萧瑟,同学们更是话都不敢说半句,心灰意冷。

辅导员在群里疯狂支持和夸赞着这些参会的同学,却没有人回复。每个人都心知肚明:

没有那些奇怪的惩罚措施,谁会浪费时间来做这些“表演”?
 

02
竞技?关我什么事?

中学时,一些体育并不突出的同学也会抱着试试的态度参赛。赢了可以为班级争光,即使拿不到名次,至少还有一堆同班同学为自己加油。

可到了大学,班级凝聚力弱不说,就连比赛当天想来看的人也没几个。普通生想想还是算了,这些名次就让体育生去拿吧。

但你以为说不参加就能不参加了?

你还是too young too naive. 和运动员都想参加奥运会不同,大学里的运动会很可能是史上唯一强(求)制(着)人来参加的体育比赛。

由于自愿报名参赛的同学不多,班级里的体育委员表示很头疼,好多比赛项目的人数都报不满。

于是,自愿走不通,便只能换成任务来发配。奖励仍不行,那就只能像征集方阵演员那样——校方出台各种制度,比如把报名参赛换做分数计入体育课成绩,或是直接将运动会的名次等同于平日的学分。

对于那些“觉得很抵”的同学来说,“上了几个月的课还不如参加一个项目学分来得快。”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这一“抵”,也是有界限的。如果要用3学分兑换一次长跑的前三名,估计不少同学只得直呼“打扰了”。

去年4月,在四川师范大学举办的春季校运会上,原本6人报名的万米长跑,在开赛前就定了胜负——开跑前,5人选择弃赛退出。

而据中青报报道的数据显示,“西安十几所高校的校运会已经没有5000米及以上长跑项目,北京、上海、南京等地,也少有高校在校运会中保留此类长跑项目。”

别说5000米长跑,更别说上万米了,每年一度的大学生体测,800/1000米就够这些年轻人受的了。


03
嗓子都哑了,却不知我在为谁呐喊

不管怎么样,开幕式办好了,运动员有了,就差观众了!

为了保证让看台呈现漂亮的“座无虚席”,学生们被要求早上六点半到场,在那儿坐上一整天为运动员加油。

尴尬的是,在大学,班级观念已经弱到无形,同一班的同学,有人四年下来可能都还互相不认识。

比如,那个叫张大明的同学起跑时,你盯着他不停大喊“李小明加油”,而等到比赛结束,你才发现自己认错了人。

为了避免这种尴尬,有的同学干脆直接将尴尬全程“外包”。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陕西某大学一名大二学生小白,由于外出时间与校运会时间发生了冲突,校运会请假无果,只好花200元,从外校找人替自己看了两天比赛,以此来应对签到,保证“不缺席”。

其实,按照教育部2014年印发的《高等学校体育工作基本标准》的要求,“学校每年组织春、秋季综合性学生运动会(或体育文化节),设置学生喜闻乐见、易于参与的竞技性、健身性和民族性体育项目,参与运动会的学生达到50%以上。”

而据南京理工大学动商研究中心主任王宗平教授调查,现在,大多数高校都无法使参与校运会的学生比例达到50%以上。

就算数字达到了要求,大家也心知肚明,有谁是真正想主动地为这达标的50%贡献一己之力呢?

所以,如果你像我一样,在大学校运会里体验过一次起早贪黑的群演,做过一次被怂恿着上赛场的运动员,也充当过一次毫无感情的啦啦队员……

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讨厌它了。

THE END

FohAPVrteeq7U41kCvXU2mrTGSda.jpg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