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分子工作室
孤独的修书匠       2019-01-02    

一说 | 新生代小说家:下一个20年,看他们

0 0

蓝色底知道分子版头图.jpg

在2000年初期,新概念作文大赛为中国当代文学引入了一批新人,韩寒、郭敬明、张悦然等名字如今已为许多人熟知,但当时刚踏入文坛的他们,或许不知道,在将近20年后的今天,自己会在文学的道路上还是在文学的岔路上。

如今真正坚持着严肃文学的写作的,只剩下张悦然。2018年年中,张悦然创办的《鲤》系列丛书,联手理想国和腾讯·大家举办了一场“匿名作家计划”,这既是给知名作家的挑战,也是对新生作家的机会。下面介绍的四位新生代小说家,双雪涛、班宇、王占黑和郭爽,前三位都参与了这场活动,将名字隐去,留给读者的就只有最真实的文本。

这四位新小说家有个共同点,即小说中关注的人群多是社会中的小人物,但由于作家们各自的背景不同,这些小说之间就出现了语言特色的差异。

“没得了”
郭爽:西南大厂里的父辈与我辈

郭爽出生在贵州,《正午时踏进光焰》是她的首部小说集,七个故事,关注点落在西南小城的人们身上,这些人之间,她最关注的,又是与父辈的关系。郭爽的小说中那股潮湿的边地气息,将她的作品与其他地域的作家分开。

微信图片_20190104173559.jpg
郭爽 著
新星出版社,2018-11

小说集的第一篇《鲍时进》,人物原型就是郭爽自己的父亲,或者说,是50年代出生的那一批人,他们跟着国家走过发展的路程,经历劳动力的转型,每天上班的厂房面临倒闭,那一批人也不得不寻找新的出路。就如同“鲍时进”这个名字一样,跟着时代前进,那便成为一方的人物,但大浪淘沙,也有部分人被留在厂房下岗工人的名称中。

《拱猪》里的家庭陷入亲子夫妻关系的死结,控制欲极强的卤肉铺女工丁小莉与丈夫伍爱国离婚,想一人占一套房,结果双方关系走向陌生;伍爱国没有正当职业,游走在赌摊之中,想发横财。他们两人都想为女儿伍珊创造好一点的条件,但女儿渐渐长大,沉迷于追星,想脱离控制,亲子之间的不理解造成了沟通的不可能。

除此之外,内心自卑的农村孩子蒋立立,通过在网上虚构人设来自我安慰;程序员符明觉得自己多年对父母逆来顺受,从而在自己的两性关系上也显得游离、毫不用心;幼儿园的方老师,通过对一只橘猫的观察,交叠出人关于婚姻、生育和母子关系的联想……

这部小说集,代表了“我辈”想为“父辈”的人生做些总结,也想为自己的困惑挖个出口。

“不作兴哦”
王占黑:江浙半新不旧的底层社区

近期关注文学圈的读者,对王占黑估计不太陌生。凭借着《空响炮》这本小说集,她获得了首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事实证明,文坛没有败在“佛系”、“啃老”的90后手里。

微信图片_20190104173616.jpg
王占黑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2018-3

王占黑的字句,是江浙一带稍带嗲气的语言,人物一开口,读者就知道ta是哪里人了。如开篇的《空响炮》,赖老板说:“李阿大我晓得的,年轻时候就这副德行……这种事体,我赖明生不做!”还有精心筹备“战衣”,却被女儿告知不办婚礼的美芬,脱口就是一句:“要死噢,这几件衣服还要来做什么。”

口音依旧是江浙一带的口音,但人物已经不是当年海派文学的人物。

或许还有不少读者沉浸在狭窄的弄堂、暧昧的男女关系、精打细算的女主人等符号之中,但不得不说,城市化让这些符号正在消解。王占黑所选择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小区,在褪色,它既残留着原来那层地区的色彩,又正没入21世纪的光影中。其中的人物,每天都是家长里短、鸡毛蒜皮,这是生活的本色吧。

“咱俩之间的事儿”
班宇:东北落寞的工人村

在豆瓣2018年度最受关注图书中,班宇的《冬泳》榜上有名,对一个新作家来说,这是相当大的鼓励。班宇在2016年开始写作,关注的人物多是在风雨中飘摇的底层工人,他们既失业又失意,被逼到绝境后,竟然又生出一点悠长的意味来。

微信图片_20190104173620.jpg
班宇 著
理想国丨上海三联书店,2018-11

和郭爽以及王占黑不同,班宇的叙事没有任何的修饰,几乎就是大白话,但依旧吸引人,因为你很想知道,这些已无路可走的人物,最后会如何收场。下岗的印刷厂工人,被前妻将房子抵押了出去;靠开二手摩托为生的男人,被别人骗走了谋生工具;未婚的男青年,为了给相亲对象出头,打伤了对方的前夫;变压厂的两个工人,一个老去一个死去;年轻的小伙子,为工厂追回尾款后,科长卷款私奔了……

每一个人物,都在各自的绝境之中,而那一点悠长的意味,就在这些短篇的结尾。班宇在每篇的结尾,将描写放在了人物的感官上,放大人物在环境里的体验,进入一种虚无的,放空的状态。这就是他们走到最后的境遇,作者没有给解决方案,人物独自徘徊,不知道人生的出路在哪里。

“我准备好了”
双雪涛:从虚构中寻找出路

相较于上述的三位作家,双雪涛的作品数量已经相当可观,长篇小说《翅鬼》、《天吾手记》、《聋哑时代》,小说集《平原上的摩西》、《飞行家》,更不同的是,双雪涛的不少作品都透着一股魔幻的色彩,即使是短篇小说,他看似与班宇一样,是关于底层工人的叙述,但却用一种虚构的引力将人物故事收尾。

微信图片_20190104173628.jpg

修书匠个人最喜欢的,是《平原上的摩西》,这是一个充满隐喻的名字。在圣经中,摩西带领犹太人逃离埃及,途经红海,他将海水分离,成功去往迦南。这篇小说虽不讲神话,但其中人物以及事件的纠葛,在信念之间得到最终的化解。

《平原上的摩西》用一个出租车司机连环谋杀案,将人物串联在一起,每一小节都换一个人物视角来讲述,故事的完整面目渐渐浮现,构思巧妙。同名小说集的其他作品,添加一些虚构的外力,似乎人物的命运只能通过这样来化解一些不如意了。

我们作为读者,陪伴这些新作家慢慢走向成熟,下一个二十年,会多几个张悦然,还是韩寒和郭敬明呢?

-END-

知道分子版尾.jpg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