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钟慧芊       2020-07-15    第567期

2019—2020中国网络生活红皮书

新的十年,中国人的生活观和价值观将再一次伴随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而蜕变、新生。

0 0

在瞬息万变的中国互联网世界,一年一个新风口。

团购、自媒体、大数据、P2P、O2O、直播、共享经济、知识付费、新零售、区块链、人工智能、短视频、直播电商……过去十年,概念扎堆,秣马厉兵,大浪淘沙,风起云涌。

2019年,中国互联网产业的从业者面临新的挑战,“我太南了”表情包成为网民情绪的集体宣泄口。2020年上半年,“黑天鹅”新冠肺炎疫情将全世界卷入“例外状态”。习以为常的线下生活被迫休止,但新的机遇、新的生活形态,正在线上酝酿。


移动互联网的机遇与挑战

在2011年的网络生活价值榜中,《新周刊》预言手机将成为“人际关系、人际传播、人际娱乐、人与社会环境的一切的总和”。今天,我们毫不怀疑,手机已成为我们赖以生存的器官;另一方面,当下移动互联网的一片繁荣景象中,我们依然要面对时代与市场提出的新问题、新挑战。

CNNIC发布的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3月15日,中国网民规模已达9.04亿,互联网普及率达64.5%;QuestMobile的《2020移动互联网全景生态报告》指出,移动用户月人均使用时长为144.8小时,而人均打开App数量不足24个。

移动互联网赛道越发狭窄,巨头们依然在赛道上竞跑,但用户增长渐趋饱和却是不争的现实困境。过去十年高速增长的中国互联网产业,在2019年进入了一轮全新的调整和发展周期。

危机感贯穿2019年全年,表现在个体身上,是脱发、肚腩等外在的身体恐慌;表现在公司身上,是一拥而上寻找新赛道的流量焦虑。

张一鸣、罗永浩、王兴在2019年1月不约而同地宣布进入社交赛道,但其各自的产品始终未能威胁微信的统治地位。

反而是“素人”李佳琦、薇娅在2019年下半年让直播电商火热出圈,吸引了全社会的目光。现在再讨论他们的粉丝量和交易额已经不新鲜了,他们的个人IP几乎是2019年全年线上流量唯一的新增长点;但与此同时,他们也几乎将这一新赛道推至终点。

尽管我们在《小V世代》专题中不无欣喜地宣告,短视频的兴起是人的价值的胜利,但当抖音、快手纷纷设立电商事业部进军直播带货市场,我们就应该对此保持谨慎——我们的网络生活是否只剩下围观主播,然后跟着屏幕“一起拥有”?

阿里、腾讯、百度、京东、网易、美团、拼多多、小米、bilibili、当当等公司对2019年的网络生活亦有贡献,不过最有意思的当数瑞幸咖啡——它在短短一年内完成纳斯达克敲钟和黯然退市,给旁观者留下了丰富的启示。

2019年1月,杭州有赞公司在年会上公开宣布实行996工作制,对此表示不满的有赞员工在社交网络发问:“我们是不是真该反思一下现代社会人与企业的雇佣关系?”而这一讨论,最终淹没在互联网嘈杂的众声之中。

过去十年,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蓬勃发展其实离不开over work over pay(超劳超酬)的职业文化。但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互联网产业进入新周期,中小企业依然倍感压力。



社交网络是否放大了不良情绪?

微博仍然是当前中文互联网信息传播的主要阵地,遗憾的是,它的位置和优势已经不能和从前同日而语。

2019年引发全网围观的“流浪大师”沈巍和主播“乔碧萝殿下”,前者在抖音意外走红,后者因直播时“翻车”出名。微博用户仍然在围观,但围观的第一现场已经不在微博。 

党同伐异,阴阳怪气。反智的修辞破坏对话,泾渭分明的两派互相攻讦。

2020年2月底,明星肖战的粉丝认为同人小说网站AO3上一篇“女化”同人文“侮辱”了肖战本人,于是群起而攻之。

2020年5月,短视频博主papi酱因孩子随父姓被围观谩骂,有网友指责她树立独立女性人设却走上“婚驴”的道路——这是对已婚女性的侮辱性称呼。

以上仅仅是2020年上半年微博乱象的冰山一角。

早在2018年,互联网上的杠精现象就得到媒体关注。如《中国青年报》的一篇评论文章所说:“在网上抬杠是一件低心理成本的事情,可以轻易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然而,问题不在于心理学,而在于传播学:社交网络是否放大了这种不良情绪?

自媒体“沙丘研究所”不无悲观地评论:“在当下的中文互联网世界中,‘作为私人的个体更加遥远地分开了彼此’。”



重塑互联网精神

过去半年,中国互联网行业遭遇了巨大洗牌,但与此同时,中国网民也发展出一套截然不同的网络生活策略:在钉钉里上网课,在腾讯会议里商量工作;在淘宝上买买买,在美团和饿了么上吃吃吃;在《和平精英》里“大吉大利”,在抖音、快手里“云蹦迪”。我们距离完整的云上生活,只差一步之遥。

毫无疑问,钉钉是疫情期间率先崛起的明星互联网产品。根据其CEO无招的说法,在此期间钉钉已经吸引了1500万家企业组织入驻,日服务用户数量达3亿。单从用户和企业规模来看,钉钉显然已经走在前列。

而在2020年5月13日,推特CEO杰克·多尔西向全体员工发送内部邮件,宣布即使结束疫情封锁,也允许部分员工永久性居家办公。多尔西表示,疫情暴发之前,推特便已有计划推进居家办公,而新冠肺炎大流行意外加快了这一计划。

硅谷知名市场研究机构Bond Capital于今年4月17日发布的最新一期《互联网趋势报告》中提到,Zoom的活跃用户从10万增长至200万,仅用了2个月时间。《报告》认为,这次疫情是一个大型的协同实验,改变了许多公司办公的方式。我们将达到生活和工作的新平衡。

云上生活悬置了我们过往的现实感受,也终将造就一种新的生活形态。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重点支持“两新一重”建设。“两新”之一,就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简称“新基建”)。新基建侧重于5G基站建设、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

《瞭望东方周刊》评论,新基建“一端连接巨大的投资与需求,另一端连接着不断升级的消费市场,新基建不仅有利于对冲疫情造成的不利影响,更能寻找到新的增长点,有效应对经济下行压力”。

另一项可能重写我们生活的技术是健康码。6月29日,国家卫健委印发《关于做好信息化支撑常态化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强调完善健康通行码政策标准,“一码通行”、多“码”融合。健康码将成为我们的另一张“电子身份证”。

世界永远在变化,历史的前进不会因疫情而停止,生活仍将继续。我们既要面对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也要面对一个更为丰富多元的网络世界。疫情给生活按下了暂停键,也给为生活而忙碌奔波的人带来一段喘息和反思的时间。

经过短暂调整,相信我们终将迎来一个更为开放、平等、快捷、便利、分享、协作的互联网环境。

重塑互联网精神,也是重塑我们的精神。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