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方式研究院
新周刊       2020-12-04    

生育率破警戒线,但我也不想相亲了

相亲9年后,我写了一本凡尔赛文学大全

0 0

我,

母胎solo人士,

曾经憧憬甜甜的恋爱,

并不抗拒相亲,

于是年复一年地参加联谊大会——

1.jpeg2.jpeg3.jpeg4.jpeg5.jpeg6.jpeg7.jpeg8.jpeg9.jpeg10.jpeg11.jpeg12.jpeg13.jpeg14.jpeg15.jpeg16.jpeg17.jpeg18.jpeg



无论哪个年龄阶段的人,对相亲对象总有持续更新的幻想。

年轻的时候觉得颜值即正义,灵魂伴侣最重要;年岁渐长后,觉得能真心相待,在生活洪流中能彼此宽慰的人更可爱。

但无论哪一种都不好找,特别是在明码标价的相亲市场上。相貌、爱好、收入、学历……通通被精准计算,你排着队拿着相亲的号码牌,看着985相亲平台在PK绩效,白富美圈子在PK家境。

畸形的相亲导向,会导致畸形的婚恋环境。此前有新闻揭露,一些父母为了相亲成功,不敢公开女儿的高学历,把硕士改为“本科”,因为听说学历一般的女孩“出手更快”。

年龄到了就要着急“出手”吗?并不是。相亲最好的时机,是你渴望接近爱情的时候,与多少岁无关。

别让一切都被放在打分簿上衡量,唯独落下了爱情。

 

 

脚本/白鸽鸽

绘画/陈以正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