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期尝鲜)丑陋的中国男人


中国在进步,把过去两个世纪里输掉的繁荣和尊严赢回来。

但中国男人的进化,显然要慢得多。

劣评如潮,来自公共舆论和私语,也来自中国女人和中国男人内部。

三年来,《新周刊》以“男人没了?”、“如何装一个男人?”、“丑陋的中国男人”三期封面专题,构成“男人没了”三部曲,对中国男人进行全方位的持续的社会学观察。

柏杨《丑陋的中国人》的批判,多半在中国男人身上体现。今日公众热议的中国男人之丑,落点不该在外表——价值观丑,才是真的丑;中国男人丑在不自知,陋在不知耻。

在当代家庭生活和公共生活领域,不少中国男人体现的国

更多...

“被文青”的女作家们

在小资泛滥的中国,杜拉斯与伍尔夫被通俗文化供为教母——她们变成了微博上的144个字,所表现的不再是对

更多...

张晨初笔下的“中国脸”

以名人和热点人物为创作对象引来不少争议,但张晨初认为“历史是由关键节点的有名有姓的重要人物创造的,我

更多...

 
大清官员的穷日子和阔日子

一位大清朝的下级京官,如果只凭朝廷的俸禄,很可能陷入连饭都吃不饱的窘况。但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隐形财政

更多...

全世界都在休假,中国人还在上班

一直以来,在中国,夏天是上班而不是度假模式。现在,中国夏天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舒服地工作而不是如何

更多...

 

“艺术家”是怎样发财的?

在老虎和苍蝇一起打的时候,雅贿的江湖里依然有着别样的热闹。一位混迹雅贿江湖多年的“艺术家”,还在忙活

更多...

一个“扶都”的诞生

河南省卢氏县有个“扶人志愿者协会”,试图破解扶人被讹的魔咒,实现“摔倒3分钟内必有人扶”,在全国大街

更多...

语录 QUOTE

更多

什么是好的生活?谁是生活家?哪里才是生活家的家?中国人应该怎样优质地居住,理想地生活?生活方式研究院携手星河湾试图给出答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