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东京最后的擦鞋人

现代社会留给街头擦鞋人的生存空间非常小。东京最后的擦鞋人之一中村幸子有时候一天只能等来一位客人,但她依旧执着地等候,因为,“这是我干了一辈子的工作”。

唐辛子 2017-07-01 第494期
专栏
造纸发明人到底是不是蔡伦?

出土文物证实,早在蔡伦之前中国已经有纸存在。但这不能抹杀蔡伦在中国科学史上的地位和贡献,蔡伦的改良使纸张的成本、质量都得到了飞跃性的升级。

张发财 2017-07-01 第494期
专栏
为什么西班牙的饭这么好吃?

在西班牙,一切食物价廉物美到极点。可以四分之一份地要,就是所谓Tapas(小食)。小馆子里要一瓶酒,不过是在北欧吃一顿汉堡包的价钱。关键是,一切都是本地产的。

李树波 2017-07-01 第494期
专栏
司南之杓是个什么鬼

中国科学院曾根据《论衡》的记载,造出“司南之杓”。但《论衡》里所说的“杓”,不是实物器皿的勺,而是北斗星。

张发财 2017-06-15 第493期
专栏
拯救蜜蜂

贩卖陈年旧货的,只是在收割人类的无知以及对未知的恐惧罢了。更危险的是,它动不动以“天理”代言人自居,离巫婆神汉、传销邪教也就不远了。

李树波 2017-06-15 第493期
专栏
那个曾经讨厌日本的少年

青春期的宫崎骏讨厌日本。后来他才树立这样的世界观:唯有自然才是人类共同的家园。而国家的界限、民族的高墙在历史长河中都会远去。

唐辛子 2017-06-15 第493期
专栏
为什么《金瓶梅》热爱五短美女?

世事奇妙,那些在当事人眼里、心里视若疮疤的缺陷,却有可能是别人眼中奇异的美。

陈艳涛 2017-06-15 第493期
专栏
九窍

《老子》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本意是说无中生有,以及天地自然万物的起源。从生物的进化角度来看,泌尿、生殖、排便的窍道能很好地诠释这一理念。

徐文兵 2017-06-15 第493期
专栏
传说中的夏王朝

夏朝的真实性“存疑”,不能说一定有,也不能说一定没有。这种不确定性,也是历史的魅力所在。

张发财 2017-04-15 第489期
专栏
影与火写就的浪漫主义

电影出现之前,绘画担负纪事的责任,又因为有种种限制,遂发展出含沙射影的策略。西班牙画家委拉斯贵兹最喜欢以小人物为大故事的主角,以大故事为小人物的注脚。

李树波 2017-04-15 第48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