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性就是有魅力,“酒店魅力榜”就是“酒店个性张扬榜”

《新周刊》酒店魅力榜三亚揭牌


文/陈旧、朱慧憬
<<新周刊>>第317期



在号称“星级酒店博览馆”的三亚亚龙湾,《新周刊》酒店魅力榜发榜同时,首届“休闲论坛”启动。15位酒店代 表、10 位生活方式趋势观察家共话中国人如何从“创伤”到“创富”再到“创闲”。



  三九隆冬中,哪个城市最火热?非三亚莫属。尘世喧嚣里,什么场所最闲适?家和公司之外,酒店是个可以逃避世事的好选择。

  2010年1月22日,由《新周刊》杂志社主办、《Best Life 香格里拉》协办的“2009酒店魅力排行榜颁奖典礼暨首届中国创闲论坛”在三亚亚龙湾的华宇皇冠假日酒店成功举行。论坛和颁奖礼由著名主持人黄健翔主持。这是个迟来半年的颁奖礼。去年9月,《新周刊》会同《Best Life 香格里拉》,发起并创制了“中国酒店魅力排行榜”,实地探访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云南、三亚及香港等地的代表性酒店,以十五项指标为基准,为其中的最佳者分类排榜。

  如今,《新周刊》选择了在休闲度假酒店最为密布的三亚亚龙湾,邀请来自北京、上海、广州、昆明及三亚当地的15家酒店齐聚海滩椰林。来自两岸三地的生活趋势观察家、时尚达人则就“酒店如何演变成宜居城市和生活方式的一部分”、“酒店生活方式和当代休闲生活潮流之间的关系”以及“怎样的‘创闲观’才是既适合中国当下现实,又合乎人类生活理想的”等问题展开探讨。

  出席论坛并作发言的嘉宾有:香港著名作家、生活家欧阳应霁,香港著名作家、时尚创意人陶杰,著名艺术家叶永青,“太美”全球主题旅行聚乐部创始人、生活趋势观察家梁冬,《GQ智族》编辑总监王锋,泰佶旅馆有限公司创办人张棣,广州茂德公草堂堂主陈宇,知游文化传播公司董事长陈旭军,《Best Life 香格里拉》运营总监靳晶晶,以及《新周刊》杂志社执行总编封新城。他们就中国人的生活观和价值观如何从“创富”到“创闲”转变,酒店生活方式和当代生活潮流之间关系发表了精彩言论。
“2009酒店魅力排行榜颁奖典礼暨首届中国创闲论坛”的总策划、《新周刊》执行总编封新城说:“闲适是生活品质的最高体现,而酒店则是体现我们生活闲适品质的最佳也是最重要的途径之一。”



创闲十人谈封新城:所有的社会改变都是生活方式的改变
(“2009酒店魅力排行榜颁奖典礼暨首届中国创闲论坛”总策划、《新周刊》执行总编)

  《新周刊》做的第一个生活方式的封面专题是在三亚做的。我们当时的题目是《找个地方躲起来》。转眼十年过去了,中国社会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从提倡“创富”,进入到目前少数人提倡“创闲”的社会阶段。我们坚持认为所有社会改变都是生活方式的改变,而酒店生活方式是当代社会最有代表的生活方式的浓缩体现。我总结了一下,酒店在我们生活中的“321”功能,它是除了家和单位之外的第三个生活空间,是我们晚上的第二张床,是什么的第一呢?我愿意向大家求教。


陶杰:把悠闲藏在血液里
(香港著名作家、时尚创意人)

  我一直想强调一点就是,悠闲该藏在血液里,如果一宣扬就会完蛋。

  最近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一次在英国农舍的旅行。我们住在里面,仿佛走入了一段英国乡村历史。农舍里的桌布、床罩、窗帘都是女主人的品味,农舍客厅里可以看到男主人三代人的照片,和祖父买回来的中国清朝咸丰年间的碗。主人不会轻易打扰你的生活,但是会招待你吃他们自己种的番茄、自己养的鸡。闲暇时刻,会把你带到山上去,去看落日,告诉你他们家族就是为了这片落日而选择了乡间的生活……

  在这里,我仿佛觉得人格分裂,钱是照样要付的,不过朋友也可以做。会有种错觉,在这里,你不是消费者,只是客人。在英文中,好客和酒店这两个单词是同词根的,也许,让客人感觉宾至如归,是酒店真正的魅力。
 

欧阳应霁:慢生活就是慢慢快活
(香港著名作家、生活家)

  现代中国社会似乎一切硬件都不缺了,有好的酒店、好的科技设备、好的食物材料……一切都很充裕。所谓“创闲生活”最重要的是心要闲下来,然后才有大家都推崇的“慢生活”。我一直在想快与慢的关系。“慢生活”是写出来的好看,但在纷杂的现实都会中,似乎很难付诸实现。该怎么找到快与慢的生活差距,该怎么解决这对矛盾的融合?我总结的答案是:慢慢快活。


王锋:中国从“创伤”走到“创富”,又步入“创闲”
(《GQ智族》编辑总监)

  新中国成立60年,我们从“创伤”走到“创富”阶段,如今开始讨论“创闲”生活,我们终于从追求物质生活过渡到追求精神生活。人生就是该为悠闲而活。闲时,才有愉悦、思想和自由。我记得一个数据是87%的美国人觉得上帝爱自己,我想美国人一定是懂得休闲的民族,才有那么多人感觉心灵愉悦。

  怎么样的创闲生活符合中国现实,也符合全人类的理想追求呢?我正好在来的飞机上看到尼采的一段话。大致说——我很容易得到快乐,我没有昂贵的爱好;我的工作不累,比较怡人;我的心灵越来越宁静,也越来越强大;我在朋友中感觉有点孤独,我喜欢独处,因为我没有良心谴责的阴影,因此内心能专注而明了……除了孤独这点不太符合中国人众乐乐的民族性之外,其他我觉得这是符合中国现实,也符合全人类理想追求的悠闲生活,也是与我自己的精神气质最吻合的生活方式。
  

靳晶晶:请关注本土财富人群的休闲状态
(《Best Life 香格里拉》运营总监)

  作为一本关注中国高端人群休闲生活的杂志,我们一直关注那群本土生产的、靠30年改革开放发展起来的人群,简称“土财主”的生活(“土财主”一词是客观、中性的描述,没有任何褒贬之意)。他们的生活非常有意思。去无锡住当地的五星级酒店,早餐时餐厅爆满,当地的富豪阶层有去酒店吃早饭的习惯。比如在温州,一个客户告诉我,他和他老婆、孩子经常去酒店洗澡。又比如沈阳万豪的皇朝会,一个很普通、正常的餐厅生意非常火爆,因为富豪们都喜欢去那里吃饭聊天。可见,那些二线城市富豪们只能在当地豪华酒店满足自己对品味生活的追求,除此之外,他们在当地找不到花钱的地方。如何让那些二线城市的富豪过上体面的生活,如何让他们懂得怎么花钱,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梁冬:人生最重要的是那碗白粥和那碟榨菜
(“太美”全球主题旅行聚乐部创始人、生活趋势观察家)

  欧洲有一本旅行书籍《陋室旅行》,就是描述作者以旅行的视角来看待自己家的床、柜子、桌子、杯子……发现一个全新的家,感觉很兴奋。我想大多数人之所以提到住酒店会兴奋,就是因为酒店是一个陌生而神秘的地方,不像一个家。这是人性的吊诡之处吧。如果一个人不像商人,那么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如果一个家不像一个家就让人感觉很有意思,如果一家酒店想做一家有魅力的酒店,那么它必须感觉不像一个酒店,就成功了。

  我本人并不喜欢住酒店,觉得害怕。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住四川的农家乐。其实,目前中国所有中产阶层的祖上都是农民,所以我们的本质就是农民,向往着小农经济的生活。那么我们就该把这种日子好好过下去,明白过日子的本质最重要的是一碗白粥、一碟榨菜、一副杯具。如果一家酒店着重提供给客人如此本质的生活,那么它就有它的独特魅力。
  

叶永青:酒店的魅力在于营造一个小剧场的氛围
(著名艺术家)

  艺术家是让人憧憬的职业,大家总是觉得我们生活自由而悠闲,其实这是错觉。对我们来说,“创闲生活”是奢侈的。我们做艺术的人,都很羡慕我们的老祖宗,那些文人画家。他们游览山水,画了很多山水画,又画花、鸟用来明志,他们才有悠闲的境界。

  说到酒店魅力,我会想到在云南,我参与了设计云南最早的国际青年旅馆。当时根据我的经验提出了几点要求:不设房间、24小时供应热水、在院子里挖游泳池,就这样在一个画廊里建立起了云南最早的背包客场所,聚集起了一群徒步者。我想无论是小旅馆还是大酒店,它的魅力都在于营造一个小剧场,因为地理环境、人文环境、人来人往的氛围构筑了一个酒店的综合魅力,在这里上演一幕幕人生百态的戏。


张棣:静而知,而真知,而知天命
(泰佶旅馆有限公司创办人)

  我曾经在巴厘岛待过12年,巴厘岛的风俗是过年有一天,应该特别安静,所有商店,甚至机场都要关闭。那一天大家可以冥想,总结过去期待来年。有个朋友是台湾来的老板,他来巴厘岛正好在那天,开始他觉得什么都不方便很无奈。后来,他坐在草地上看星星,开始考虑自己的生活,觉得应该有个新的转变。回台湾后,他的人生就发生了重大变化。宁静让他有了成熟的思考。

  我记得有期《泰晤士报》的报道主题就是:闲暇。大致意思是静而知,而真知,而知天命,一切源自闲暇。我理想中的酒店应该有一个静谧的环境,酒店的SPA应该安排心灵的训练和活动,让一切人从安静的环境中找到自我和方向。


陈旭军:不喜欢插入式发展的酒店
(知游文化传播公司董事长)

  现在大多数酒店,都是插入式发展。一个国际品牌酒店,选择在一个有风景的地方,不顾及与当地人文环境的融合,生硬地建造起来。我的经验感受是一个好的酒店设计者应该把心放下,读懂这片土地,了解这片土地为什么现在会这样,将来会怎么样,然后让酒店建筑与土地跳一段双人舞,一起顺其自然地生长。酒店需要营造高贵的精神空间。


陈宇:酒店与闲暇生活是一对矛盾体
(广州茂德公草堂堂主)

  根据我的个人体验,酒店就是一个让人忙碌、身心俱累的地方。我们总是因为出差或者应酬才来住酒店,在这里,总是不断见各种客人寻找各种机会,闲不下来。而真正让我感觉能闲下来的地方是家。
在目前疾步发展的中国,长着一副中国面孔的人,都是不懂得闲的滋味的。“闲”是少数吃饱撑的人在思考的事情。因此,我感觉目前大多数中国人住酒店最在乎的还是床是不是舒服、餐厅提供的饭菜是否美味,而并不在乎酒店的安静程度。作为一个试图去涉足酒店业的生意人,我衷心希望在我未来的酒店版图里,还是该有闹哄哄的酒店,这样我比较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