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方式演变催生“生活方式学”

北京大学联手《新周刊》 打造“生活方式研究院”


文/周周
<<新周刊>>第336期



仅仅9天时间,“生活方式学”已经从无到有,从虚到实:11月10日“生活方式研究院”于北京大学挂牌,11月19日早,云南澄江,于丹被礼聘为首席研究员,抚仙湖悦椿度假酒店被确定为生活方式研究院的第一个研究基地,11月19日晚,生活方式研究院启动之后的第一个活动——2010年酒店魅力排行榜暨生活方式论坛盛大举行,诗人于坚被礼聘为研究员,艺术家杨丽萍与歌手李健被礼聘为“生活方式研究院”推广大使。



  2010年11月10日,正是北大“银杏锁深秋”的金黄季节,从北大博雅酒店大学堂望出去,庭院里草青叶黄,阳光灿烂,在落地玻璃窗的内侧,一个跨界新型研究平台——“生活方式研究中心”正式启动了。这是由发现和命名“生活家”这一著名概念的《新周刊》和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联合创立的。

  2010年11月19日早,美丽的云南澄江抚仙湖畔。在两位联席院长张颐武先生和封新城先生的共同见证之下,著名学者于丹被礼聘为“生活方式研究院”的首席研究员,抚仙湖悦椿度假酒店被确定为生活方式研究院的第一个研究基地。是日晚,生活方式研究院参与的第一个社会活动——2010年酒店魅力排行榜暨生活方式论坛于悦椿度假酒店地下游泳池畔华丽揭幕。诗人于坚被礼聘为研究员,艺术家杨丽萍与歌手李健被礼聘为“生活方式研究院”推广大使。“生活方式学”成为现实。

  作为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新周刊》以创造概念、总结社会趋势、引领话题流向而独立于中国期刊之林;而素享盛名的北京大学,是中国乃至亚洲学术界最重要学府之一,在人文社科方面有非常强大的治学力量。

  《新周刊》与北大联合创办生活方式研究中心,将通过一系列课题研究,整合学界与社会资源,使之成为国内独树一帜的研究机构和话语平台。与此同时,双方将通过《香格里拉》杂志推出《生活方式研究院》特刊,将研究成果予以出版、传播。

生活方式学是什么学?


  “我们的一个小野心,就是创立一个生活方式学。”生活方式研究院联席院长封新城说,在创建过程中,还会与国外的机构或智库合作,因为“当今中国人正在丧失自己的生活方式,大量的照搬和抄袭国外人的生活”。

  张颐武作为北大方面派出的联席院长,在启动仪式上,着重从人文角度阐述了生活方式研究的前提:她迎合着中国社会的剧烈变化,中国人对幸福感的关切越来越强烈,大家对找到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需求加大,为了满足这种解决贫困之后的渴望,帮助大家生活方式的转型和结构调整。

  启动仪式由央视著名主持人王凯主持,会场如一个小课堂。包括如凤凰卫视中文台执行台长刘春、新浪网全球副总裁、总编辑陈彤、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社长李栓科、《财经》杂志主编何力、《中国周刊》总编辑朱学东、艺术家岳敏君、歌手李健在内的传媒老总和意见领袖,都整整齐齐坐在课桌前,仿佛回到纯真年代。

  从温润的南方赶来的《新周刊》主管单位、广东出版集团总经理杜传贵,作为《新周刊》主管方的领导,谈了自己对生活方式研究的理解和支持,北京大学派出的阵容同样强大,北大党委副书记校务委员会副主任杨河、北大副秘书长赵为民、北大社科部常务副部长肖群、北大著名教授温儒敏、北大文化资源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张颐武等也分别阐述了对生活方式的理解。

生活方式研究院研究什么?

  如果说9天前的北大挂牌仪式解释了“生活方式学是什么”的话,11月19日移师云南澄江抚仙湖畔召开的生活方式论坛则彻底解答了“生活方式研究院研究什么”的课题。

  这一天早上,著名学者于丹被礼聘为生活方式研究院的首席研究员,抚仙湖悦椿度假酒店被确定为首个研究基地,这一天晚上,著名诗人于坚被礼聘为研究员,著名艺术家杨丽萍与歌手李健被礼聘为推广大使。

  从广东远道而来的《新周刊》主管单位,广东省出版集团董事长王桂科向生活方式研究院的成立表示了祝贺,他相信,今后还会有更多的学者与各界精英成为研究员。著名学者于丹也表达了对《新周刊》、对北京大学、对“生活方式研究院”的感谢之情,她绘声绘色地讲起了自己身边的三位生活艺术家:某出租车司机、星云大师与自己5岁的女儿。

  艺术家杨丽萍与李健也对“生活方式学”表示了强烈兴趣,他们更表示,接下来将以推广优质生活方式为己任,呼吁大家回到内心,回到人类最原始的天真状态。




生活家们看“生活方式研究院”


  生活方式是一个值得放在全球化视野下研究的问题,气候变化所带来的环境问题,时尚和消费潮流对人们精神的巨大影响,跨文化的理解和交流存在的沟通困难等,都值得人们共同探索和总结。
——北大党委副书记、校务委员会副主任杨河

  由《新周刊》和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联手创立的“生活方式研究院”更将成为《新周刊》发展史上的重要一笔,著名学者于丹更被礼聘为生活方式研究院的首席研究员。今后还会有更多的学者与各界精英成为研究员。
——广东省出版集团董事长 王桂科

  北京大学与《新周刊》杂志因为生活方式研究中心的成立而走到了一起。一家是最富盛名的学术研究机构,一家是最新锐的平面媒体,两者的强强结合,将一定会产生丰硕的学术成果与卓越的社会影响力。研究现代人生活方式的演变,更是前所未有的创新之举。
——广东省出版集团总经理 杜传贵

  的确,生活方式研究是一个崭新的课题和类别,是社会人文学科的前沿领域。它涉指到人类学、社会学、行为学、消费学、大众文化和心理等跨学科。盖因“一切历史的演进都可归结于生活方式的演进”,生活方式研究中心的成立能独创性地改变“生活方式”无学的局面。同时,实现对当代中国生活方式演进的趋势研究、潮流总览、社会剖析和文化探讨。
——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生活方式研究院联席院长 张颐武

  也许大家会问生活方式研究院研究的是什么,在我个人的理解中,就是研究生活方式,就是要理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物质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通过这些生活方式的研究,我们要树立生活家们优质和健康的生活观,价值观。这是一个可以改变我们生活方式的学院,我们想搭建一个好的平台,构建对生活质量、品质认证的价值体系,以此来提升中国人的快乐指数。
——《新周刊》执行总编、生活方式研究院联席院长 封新城

  研究生活方式的目的是为了有品质地生活,希望在我们美好的大自然里面,有美好的各种酒店,有非常美好的居住环境让我们好好地生活在地球上。
——著名舞蹈艺术家、生活方式研究院推广大使 杨丽萍

  我们研究各种各样的形态,但是我今天第一次觉得我们要研究生活。文化是一种生活方式,没有文化的生活方式是一个没有动力的生活方式。现代化不是唯一的生活方式,我们既应该朝现代化的方向走,但是我们也尊重不同人的生活方式。
——著名云南诗人、生活方式研究员 于坚

  从辛亥革命到现在,过去一百年来,我们中国人其实干了两件事情,一件叫破坏,一件叫建设,破坏这件事情大家都干得比较齐心、到位,该破坏的基本上都没留下,但是在建设这件事情上,好像从一开始就在逻辑上存在问题。因为我们一开始先建设国家、制度、社会、主流文化,最后才想到建设生活,历史上的“新生活运动”好像也是不了了之。所以,一本岭南杂志《新周刊》和北京大学联合研究生活方式,伟大意义就在于我们对生活的建设终于回到正确的逻辑上:先建设生活,然后才去建设社会、体制、国家和主流文化。
——《财经》杂志主编 何力

  我今年去了四个国家,俄罗斯、巴西、印度、朝鲜,坦率说从GDP来说都不如中国,除了朝鲜,其他三个国家的快乐指数一定比中国高,我一直觉得中国的宣传和教育出了问题,我们看到的都是励志成功的书,很少关注普通人的日常快乐,我们过于喧嚣浮华,过于关注经济,连老二都不甘于做,每个人也不甘于人后,所以每个人也都不是很快乐。
——凤凰卫视中文台执行台长 刘春

  《新周刊》首创了很多概念,像飘一代、第四城,这本身就是对生活方式的一种总结和发展,这次联合北京大学创立生活方式研究院,是在报道概念的层面上,去更深处挖掘学术意义上的东西,从理性的学术的角度,系统地发展他创造和发现的新概念。我相信中心的成立为改善我们的生活方式,提供建设性的意见,并且指导和倡导一些新的生活形式,在这方面,新浪网和新浪微博非常愿意做出应有的贡献。
——新浪网资深副总裁、总编辑 陈彤

  生活方式研究应该包括文学、社会学、心理学、政治学,甚至经济学。这是一个多学科杂糅的新型研究项目,以后可以利用这个平台,整合很多学术上的资源,促进这个新鲜课题有所推进。
现在是一个传媒非常强势的年代,介入了每个人的生活,这种力量你躲避不了,我曾问过北大新闻学院院长,现在有无人研究传播伦理学,好像没有。现在牵涉到一个问题,我们这个传播时代,过于切入我们的私生活了。我们研究中心应该也可以关注下这个问题。
——北大中文系教授 温儒敏

  我们在往前走的时候,有时候速度可能很快,但是忽略了方向,也许回归本体,回归内心,去研究我们的生活,研究我们的心,找到我们需要的方式,不在乎是不是其他人也需要的快乐,而是我最喜欢的生活方式,更重要一些。
——中央电视台主持人 王凯

  我自己感惬意的地方,不是坐在某个饭桌上,赚了多少钱,不是住在哪个豪华酒店,而是开着我的小黑车,到处走走玩玩。我自己的兴趣是在山里,冰川里,丛林里,那是我最感自豪的生活方式。我对未来户外出行行走,充满信心。室内的中国人的生活,基本上已经开采得差不多了,以后中国人的生活是在户外。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社长 李栓科

  中国人这30年突然爆发了,是不是现代化就是我们唯一的生活方式呢?突然有钱了,怎么样来解决我们的生活方式反而成了难题。
——刘旗辉(《商界》杂志创始人、商界传媒集团董事长)





专访“生活方式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于丹

与其做一个生活方式的研究者,不如做一个生活方式的体验者


  感谢张教授,感谢《新周刊》。我这么多老朋友,一直怀着一个夙愿,在今天得以实践,也感谢李总给我们这样一片明净的湖水,一片明净的天,所以在这样的天地之间,在这样的一个机缘上,我们来探讨生活方式。

  我希望我不辜负张教授将来的期待,希望自己可以多做事情,但是站在今天,我站在这里,我觉得与其做一个生活方式的研究者,不如做一个生活方式的体验者,因为生活到底是什么?大家说,活着跟生活有的时候差一个字可能就会差出十万八千里。

谁是真正的生活艺术家?

  谁是真正的生活艺术家呢?我只想说说我认识的几个生活方式艺术家,某种程度上他们代表了我对生活方式的一种期待。前些天,我在北京打出租车,是一辆很干净的车,车子里面雪白的座套一尘不染。给我开车门的这个师傅,一看就是一个老北京,他热情,但是热情得带一点矜持,是那种有节制的热情。上了车之后呢,他也没有听交通台的广播,也没有放音乐,安安静静的车里,我听到一种很奇怪的声音,就是蛐蛐一直叫的声音。现在北京已经很冷了,我问他什么在叫,他很得意地回头一笑,说在我怀里呢,你要看看嘛,他掏出来一个特别漂亮的葫芦,是养蛐蛐的,上面有不锈钢的嘴,红木底下是油亮油亮的葫芦。他像炫耀宝贝一样地给我,说你看这个蛐蛐是蓝眼睛的,我看了一下吓了一跳,这个蛐蛐的眼睛像蓝宝石,腿粗壮有力,我说为什么冬天可以这样,他说我放怀里养,我用体温养他,他就能好好活着。我白天出车,它在我怀里,我晚上睡觉它也在我怀里。我说,你这葫芦真漂亮,他说,这样的葫芦,我十二个,因为每一个蟋蟀住的葫芦是不一样的。然后他又从怀里掏出两个油亮油亮的核桃,那个核桃完全是由里到外的泛着人的血色,而且最奇怪的是,那个核桃的底座是方的,我说您这核桃为什么是方的?他说我这样的核桃一共有七十个。一路上他给我讲他家里都有什么奇珍异宝,这里边没有一件值钱的古董,没有字画,瓷器,家具,无非是一些核桃和葫芦罐,但是他跟我说了一路,我向这个师傅深深地致敬,我觉得我碰到了一个真正的贵族,这个人的生活很奢华,他带有一种从容。从来不因为他工作的忙碌而忽略自己的这点乐趣,所以,这个人给我的教育很深,就是他身上的那种气派,那种从容不迫,是我在太多太多写字楼白领身上看不见的。

  再说第二个,就是星云大师,我很喜欢去星云大师那里,那里没有这么宁静的湖水,但是那是一片佛光山色。在山里住的时候,我每天都跟他们吃素斋,没吃过素斋的人没法想象,那儿的斋饭有多好吃,我就问星云大师,怎么会那么香,香得下巴都可以掉下来。然后呢,他淡淡地说,你还没有吃过我亲手下的面条。我喝汤的时候,那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浓汤,不亚于任何鱼翅鲍鱼,我问汤的材料,他说无非是蔬菜蘑菇,我说怎么可能这么香,他就淡淡地说,我们出家人那,不用浓油赤酱,也不用煎炒烹炸,无非就是煮一煮,我说煮的东西能这么好吗?他说,我们有的是时间,比如这个菌子,我们从头一天就不同的火在煨它们,熬了整整一天一夜,出锅的时候还要洒一把白芝麻。所有这些,没有味精,没有油炸,也没有香辛料。他说,我有的是时间,就能把食材本来的香味调出来。那一刻我很震撼,大家过去总说苦行僧,他们并没有在今天这个物质生活极度奢华的情况下,超越了它们的规矩,但是在时间里面调出来那种本来的香气,在一个速食的,油炸的时代,让我们知道那种香味是多么沁人心脾,唇齿留香,让人不忘。

  第三个生活方式的艺术家,是我女儿,老封知道,我一直跟他说,从我女儿出生,我就跟她学习长大,她最多的眼神是看着天空的。她一个小小的人,仰望天空的时候,很有气派,她经常指着天上的东西,跟我说,妈妈,我觉得星星是冰凉的,但是那个月亮就比星星要更凉。有的时候她能说出十五六个比喻,开始都比较大众化,像个西瓜呀,像个蛋黄啊,有一次我女儿沉默了很久,说,妈妈,它像一个陷阱的井盖。那一刻古往今来很多关于夕阳的诗都撞在我的心里,我想夕阳是一个多么温柔的陷阱啊,为什么古今这么多人掉进这样一个温柔的陷阱里,都出不来呢,但是她在四岁多的时候发现了这个秘密。到了现在这个季节,大家知道快要过圣诞节了,各个小区的院子里都会拉上一些我们看来很庸俗不堪的装饰,无非是那样一些红红绿绿的电线,可以折成三角形,五角星,或者是圆形,菱形,随便装点在一片灰暗的北方的庭院里。但是我女儿回家的时候就会站在院子里惊喜地说,妈妈我觉得那个红色的三角形是草莓味儿的,绿色的五角星是柠檬味儿的,那个黄色的圆形呢,是一个大橙子。就是那一刻,在那么干冷的空气里,我忽然觉得我站在一个果园中。小孩子对果园有一个基本概念,那些香气随着她的语言慢慢流淌出来,弥漫在整个庭院,变成一个童话。

  在我眼里,这个出租车司机,和我五岁的女儿,都是生活艺术家。我把这些人作为演说的起点,也许我们会有更多的选择,从整个生活方式的潮流上去对中国人进行把握,但是我所做的,只能是从微观上体验,发现,并且把各种滋味向更多的人分享,我希望我保持一个生活方式体验者的身份,我希望这种美好的体验,能够让我跟我所有的朋友们走得更远。

  生活方式是一种坚持,是一种无路可退

  我昨天晚上还在说,李健也在这儿,我和老封都喜欢李健的歌,李健的有一首歌里唱到,哪一个背景不是渐行渐远,匆忙的一生中总有几个瞬间,在某个时段来到我们身边。我在想,我们匆忙的一生中,无非都在重复。我们的工作地点大多数是重复的,我身边的人一般都是重复的,我的生活方式就是简单地备课教书,重复当中是什么让我们走得更远?就是那几个瞬间,不同凡响的瞬间,那些瞬间和奢华无关,只和精神相关,那些瞬间是什么?那个出租车司机告诉我,生活方式要简练,星云大师让我知道生活要用心,用心会让你触摸到底层那些恒久不变的东西,我的女儿告诉我生活方式要天真,用天真的眼神发现和赞美,不去抱怨。这些简约的、用心的、天真的方式,就是我们生活中的几个瞬间,也许我们顺着这几个瞬间往前走,一个大时代会因为我们的小情趣而改变。我会因为在一个承担使命的大时代拥有这么多的小情趣,经常感伤而感到羞愧,这些东西会让我心灵柔软,心灵柔软的时候,意志才能坚强,我们用坚强的意识去承担,但是我们用心灵的柔软去体会爱、美、慈悲,所有的这些才从心里流淌出来,就是一种生活方式。生活方式不是一阵儿一阵儿的热情,它是一种坚持,当你觉得你抵挡不住的时候,小小的天地会在瞬间变成你的救赎。李健的歌词说,有时候,坚持就是一种无路可退,比如大地不能停止绽开花朵,春风不能吹遍所有的原野,但是我蠢蠢欲动的心不能停歇。一个人的心不能停歇,连接在一起,这就是整个社会的生活方式,我觉得,生活方式是轻盈的,生活方式是美丽的,我愿意从生活方式这个感性的点上,去体验,然后,把我作为一个标本,让张教授和封院长去写成生活方式的实验报告。

  首先呢,说到生活方式,我更愿意用一个词,就是发现。我确实觉得生活方式是一件比较个人的事情,我们的工作模式可能会有统一的效率式的推广,但是生活方式各有各的不同。其实什么是个人的生活方式的发现?我觉得在今天,态度的建立是生活方式的起点。就是我刚才说的,把生活方式想得简易一点,不一定非常奢华。另外呢,就是生活方式要真的用心,当你有心在的时候,你这个人的状态是不一样的。还有就是像孩子一样,用天真的眼睛,对世界保持好奇心。好奇是生命的保鲜剂,为什么我们管孙冕社长叫老头,他是最不靠谱的老头,他的着装风格永远在十六七岁,十八岁以上的不屑于穿这样的衣服,他是对世界永远保持天真好奇心的人。我觉得这就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发现,而我们外在的这些人,顶多是一种唤醒,而不是推广。

我们为意思而来,为意义而为之

  我看过一本书,书的名字叫《穷得有品位》,实际上那里边讲的都是住最小的房子,用最少的钱,吃最少的东西,怎么保证过一种有品位的生活。我觉得这本书的名字真的很骄傲,叫穷得有品位,这个社会上有太多人,富得没品位。中国的古人曾经怎么生活啊?像苏东坡,富的时候能把富的日子过得极其奢华,比如说他在杭州的日子,做太守,可以诗词歌赋,看看一些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西湖,可以研究研究东坡肉,可以喝喝茶,和佛印悟道,可以修一条苏堤赏景,这种日子他也可以过得淋漓尽致,不会因为知识分子的清高而回避。但问题是,绝大多数日子他是过不上的,他老要被贬官,黄州惠州儋州,贬到穷山恶水时候怎么办?他可以说,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这样的地方我再来多少次我还是喜欢,因为这样的壮游冠绝平生,要不是发配,那个时候的交通条件,他哪儿能去那儿啊。没有东坡肘子吃了,他可以说,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吃荔枝也行啊!所以真的没有人成天去拎着礼盒找他过节了,他可以说,凉天佳月即中秋,菊花开日满重阳,你看今天有月亮吗?有月亮今儿就是中秋,都喝酒去,你看今天开菊花了吗?有菊花今儿就是重阳,登高去。所以林语堂先生在《苏东坡传》中给了他一个界定,叫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我觉得这个称谓是一个可以担当的最骄傲的称谓,就是人的生活中有没有一种困境,疾病,乃至死亡,都不能挫折他的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

  所以我说,这是中国人的生活。我们说儒道释,其实就是说生活方式。比如喝茶,我刚从武夷山回来,因为武夷山有一个儒道释的茶文化研讨会。我在那儿一点一点地喝着武夷酽茶。你说茶这个字为什么好,茶这个字是人在草木之间。我昨天晚上住在这儿很感动,因为无论是窗前迈出去一步,还是后退一步,都有草木。但是今天的生活,我们住的公寓楼里已经没有草木了,我们是不是真的失去了山林?我们不能天天去隐遁在终南山,但是我们可以在家里泡泡茶,你感觉到草木阴阴之气,是不是和你的生命有一种默契呢?茶长得也很从容,也许它生长的地方有过松风浩荡,到了唇尖,有时候丁香绽放。当它沏出来,金滟滟的那么一小盅的时候,你喝进去的就是松风和丁香啊。

  有时候喝茶就是一种小小的仪式,我们的生活,有时候需要一些成本很低的仪式,不需要走很远,花很多钱,不需要呼朋唤友,是一个人的仪式而已。所以呢,为什么我喜欢昆曲,因为它跟我今天这种紧张的工作节奏之间形成一种平衡。为什么我喜欢品茶,因为你会体会到茶在杯中从苏醒到释放到老去,整个那个生命轮回的过程,所有这一切都是一段流光。

  我觉得人的日子是分为有意义的和有意思的,有意义的是我们对社会的承诺,但有意思的是我们对生命的精养。我之所以接受这里的邀请,因为我的这些朋友,是大家都看见他们都在做有意义的事儿,其实他们是非常有意思的人,我们为意思而来。如果能够传达出去,让更多的人体会这种有意思的生活,那就善莫大焉。

外化内不化,守护天真到老


  佛家有一句话叫一念在先,就是人的念头,人的心,是这个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东西,其实,人长大以后,舍弃了什么?都是自己想得到的事情,如果有时候你带有那种天真,横行在一个浊世之间,你会觉得自己是有翅膀的。我不说我女儿,我说我自己,我现在仍然可以做很多大家觉得极其不靠谱的事儿,是吧,老封?我们到一起,因为我们都会有极其不靠谱的事情,大家玩得很高兴。

  我们生活方式研究中心,如果要选择一个个案研究,就从孙冕社长开始。昨天晚上我们坐在一起喝酒,老头不停地给我看他写的诗,大家可以看看他的诗是多么天真,还可以看看他练的书法,写的字,当你想到他的职业,他的年龄,你都会觉得不靠谱,但是人长大是什么?就是向这个世界妥协,终止于放弃,把你变成一个流水线上生产的工业化的标本,一个名片就贴成了你的标签,直到一个一个标签连成了你的墓志铭。我们的生命在哪里?有了生命才有生活,你体会不到生命,你就只是生存。

  所以什么是天真?就是不要老强调人要怎么样。为什么不要鼓励那些天真的孩子?我希望我女儿能够保持这种天真,我经常鼓励她,经常看见她画的千奇百怪的画儿,天上经常有四个太阳,我就请教她四个太阳都在哪儿啊?她说,四个太阳就像天线宝宝一样,早上拥抱一下说早上好,然后四个太阳一起出来,我说妈妈只知道一个是红的,一个是黄的,另一个是什么颜色的?她说一个是深绿的,一个是浅绿的,妈妈的太阳是照在人脸上的,我的是照在大树和小草上的,所以一个是深绿,一个是浅绿。我想,后羿射日的时候,天上有九个太阳,我们不都是从那个时候成长的吗?一个孩子画四个太阳,你怎么能跟她说,违背科学呢?我真的希望,她十五六岁,甚至二十五六岁的时候,她仍然相信天上有很多个太阳。

  其实中国文明在早期都是很天真的,比如千古明月,我们宁可相信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那是嫦娥的心情,有玉兔相伴,还有吴刚一斧子一斧子地砍桂花树。可是现在,人类登月了,我们发现月亮很丑陋,坑坑洼洼都是石头,这个时候,你还能像张若虚李太白那样发问吗?你还能想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你还能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吗?如果我们可以在追求科学的时候,同时爱童话,就可以做到不妥协。李总刚才也谈到了坚持,我喜欢庄子的一个观点,外化内不化,在外面你要融进整个社会,不要磕磕碰碰,但是内心要坚持,我只为我的梦想和理由不放弃。所以我说,在今天做一个理想主义者没坏处。他们问我,在压力之下,理想主义会碰得头破血流,那我们为什么不现实主义点。我说现实主义者来了就是为了妥协的,但是理想主义者在头破血流之后仍然勇于坚持,所以我宁愿把天真保护到老,我的理想是,当我白发苍苍的时候,还能像老头(指孙冕)一样。





生活方式研究院首个“研究基地”落户抚仙湖

“2010酒店魅力排行榜”揭榜悦椿


文/陈旧 图—阿灿/新周刊

  2010年11月19日晚,由《新周刊》杂志社主办,《Best Life 香格里拉》杂志和生活方式研究院联合主办的“2010酒店魅力排行榜颁奖典礼暨生活方式论坛”在位于云南抚仙湖畔的悦椿酒店隆重发榜。

  这已是“酒店魅力排行榜”的第二年发布,今年又新加入了由《新周刊》杂志社与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联合成立的生活方式研究院的独家学术支持。历时3个月,从全国五星级酒店和特色酒店中筛选出14大类180个奖项提名名单,在新浪尚品频道和到到网,20天内共超过10000名网友参与网络投票。与此同时,27位专家、名流、酒店达人组成的评委会郑重推选。最终加权构成了 “2010中国酒店魅力排行榜”。

  这一夜,新开张不足两月的抚仙湖悦椿度假酒店群贤毕至,包括广东省出版集团董事长王桂科、昆明城建股份董事长李捷、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总裁刘一农、悦榕庄集团中国区酒店运营总监,抚仙湖悦椿度假酒店总经理李善进、著名舞蹈家杨丽萍、著名诗人于坚、著名歌手李健、著名时尚创意人欧阳应霁在内的嘉宾云集抚仙湖畔。颁奖典礼由著名主持人孙国庆与柴金燕共同主持。

  颁奖典礼上,来自国内40多家酒店的代表与传媒界、学术界和文化界的意见领袖们一起,共同展开了一场场别开生面又妙趣横生的生活方式论坛。其中酒店界代表就“酒店应如何更有魅力”展开讨论,传媒、学术和文化界的意见领袖们则就“人人都是生活家,人人都是生活方式研究员”发表意见。
当晚的颁奖典礼在歌手李健诗意流淌的《抚仙湖》歌曲中揭幕,在李健优美平静的旋律中结束。他当晚三度出场,先后演唱了《抚仙湖》、《传奇》与电影《爱出色》主题曲,可以说完成了一个迷你版个人演唱会。

  参与此次颁奖典礼和论坛的还有部分“2010酒店魅力排行榜”的获奖酒店代表,他们分别来自北京的金融街洲际、建国饭店、中国大饭店、瑜舍、红墙花园,上海的贝轩,成都香格里拉大酒店,海口鸿州埃德瑞皇家园林酒店,云南翠湖宾馆,温德姆和平国际厦门大酒店,厦门鼓浪屿林氏府公馆,苏州金鸡湖大酒店,重庆柏联精品酒店,无锡灵山元一希尔顿逸林酒店等以及顶级俱乐部代表如北京香港马会会所、四川成都会馆等。



妙评酒店魅力

  今天我们很欣喜地看到,《新周刊》除了传统的“新锐榜”和“电视榜”之外 ,又多了“酒店榜”这样一个品牌产品。我听说最近几天正在上海召开旅游博览会,今天还有那么多酒店界精英出席我们这个颁奖活动,说明《新周刊》的造榜活动还是得到了酒店界的一致好评。
——王桂科(广东省出版集团董事长)

  我希望无论是哪一种高质量的生活都应该搞得非常优雅,这才是最时尚、最高尚的生活方式。
——张祖望(瑞士洛桑酒店管理学院中国代表,驻瑞士使馆前参赞)

  酒店是人生中的美好的驿站,人生总是和社会联系在一起,今天我们社会人均GDP已经提高,相信以后酒店的生意会如日中天。
——吴必虎(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

  人是高级动物,作为动物来讲,我很羡慕候鸟那样的生活。我想与固定电话相对应的是移动电话,那固定生活相对应的是移动生活。酒店就是为人类移动生活提供乐趣的所在。
——刘思敏(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我希望马会会所的落地能为北京乃至中国引领一种最新的、时尚的高端人人群生活方式。
——唐小尧(北京香港马会会所总经理)

  也许在这个时代我们是要超越同业的,我想未来可能是要超越顾客们的经验。所以我们要互相勉励,将来很需要面临新的挑战、新的开始。
——张棣(荷瑟亚建筑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知识长)

  其实我觉得追求生活方式,就是求一个改变。后来我发觉,平衡也是在不断的摆荡中,每一个状态都是一种改变。不同的酒店,需要住出不同的韵味,这是一个在不断改变中的方式。
——欧阳应霁(著名时尚创意人、专栏作家)